廣告贊助

   「我到底,在胡思亂想什麼?」  

 

※   

 

   那個女孩。    

     她不會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孩,但她臉上的笑容總是會令我離不開眼神;她不會是 我見過最有權勢的女孩,但她的一舉一動卻有一種令我震懾住的氣質。    

     那個女孩,是別人的女孩。    

     而我卻無法不去想她。      

 

     林艾琳,那個總是令我措手不及的女孩。

 

 ※

 

   「喂!方小祖!」而那一聲有點尖銳但卻不覺的刺耳的聲音,將那個沉浸在神遊 狀態的人喚醒。    

     「阿?」聲音還有一點分岔,方小祖絕對沒料想到永遠氣質翩翩的他,卻總在這女 孩面前出糗。    

 

       只見眼前的女孩白了他一眼。    

       是那個率真的女孩,林艾琳。  

 

  「鏘、」一聲重擊,艾琳將手中的彈珠汽水罐重放在桌上。

    「你說!」噘著嘴,瞪 著眼,她毫不掩飾的露出兇狠的表情,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說、說什麼?」方小祖有點心虛的回應著。

 

   「是你阻止我丟掉這個,你說要怎麼解決它?」艾琳表情還是兇狠。    

     看著這樣的艾琳,方小祖嚥了口水,他可以感覺覺到自己心臟那不小幅度的跳動。    

 

      看著不發一語,又露出那種無法解釋眼神的方小祖,艾琳好像更生氣了。

    「吼!方 小祖!你是以為自己還再假扮陳家寶嗎?你到底在怕什麼?」    

 

      嗯?         

     自己,到底在怕什麼?    

     之前是因為要假扮成陳家寶不能露餡,所以他對林艾琳的感覺就只是謹慎、又無助 ,但現在的他,已經不用再偽裝成陳家寶了,那自己,到底還再害怕什麼?   

 

   方小祖,稍微摸上自己心口,他能感受到心臟的跳動,有些劇烈。                                   

      而心中,似乎有一些聲音正在逐漸放大。       

 

  「算了!我坐在這邊跟你理論我就是愚蠢!」艾琳看著依舊不發一語方小祖,起身 ,正準備甩頭就走。   

  「林艾琳!」一急,方小祖一個下意識動作,拉住了艾琳的手。    

    「你幹嘛?」艾琳有些緊張得大聲吼叫,身邊幾桌的客人瞬間往他們看了過來。   

 

  只見方小祖看著眼前的艾琳,眉頭又微微的皺了起來,眼神中那股不會解釋得小 心翼翼又顯露了出來。   

  「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耶!問你你又不說,要走又不讓我走...」艾琳的怒氣大概已 經衝到頭頂了吧?  

      自己還答應要坐下來好好聽他解釋,自己真是蠢死了!  

 

      方小祖,不理會艾琳的大聲咆嘯,緩緩的,他將視線移開,轉回到桌上那個彈珠汽水罐。    

      然後緩慢的,他拎起那個汽水罐。      

     他將剛剛的眼神移回到艾琳眼前,然後將汽水罐舉到他們倆之前。

 

      「你說,要怎麼解決它?」方小祖,聲音還是柔軟般的溫柔,但剛剛那抹小心翼翼 似乎多了一點其他感受。      

       艾琳睜著眼,稍微偏歪了頭。    

       這個男人到底要幹嘛?

 

      但還不等艾琳預料到,方小祖那拎著汽水罐的手指,輕輕的 ,鬆開......     

      艾琳,睜大雙眼。      

      玻璃,應聲碎裂。          

 

      兩張紙條,散落在碎掉的玻璃之間,顯得格外諷刺。      

    「方小祖!你在幹嘛?」艾琳完全無法置信眼前這個臭男人到底做了什麼事,他大 力甩開方小祖的手,蹲了下來,毫不猶豫的摸上那些碎裂玻璃。    

    「林艾琳!你瘋了嗎?」一看見艾琳的舉動,小祖也迅速動作,想阻止艾琳的行為 。      

    「你走開!」艾琳似乎不理會方小祖的阻止,她直接用手撥開那些碎片,想要拿出 碎片裡的那兩張紙......      

 

      那兩張至今還沒有拆開看過的可笑諾言......        

      方小祖內心,瞬間產生了一股很特殊的激盪,他不會解釋這種感受,酸酸的、緊緊的、很難受,但和以前的心臟病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隨著鮮血,滲出了艾琳的手,染上了那兩張紙條。        

      這個瞬間,他似乎明白了他內心的這種喘動....      

 

     不知哪裡來的力氣,他用了蠻力將艾琳拉了起來,但艾林不服輸的與他拉扯。

   「 我說你給我走開...你沒資格、沒資格這樣做、你怎麼可以把他摔碎了...」    

     方小祖看著這個淚流滿面的女孩,拿出自己的手帕,包覆上艾琳流著血的手。

 

   「是 ,我是沒有資格!我知道我只是一個,假扮成陳家寶的騙子。」看著艾琳,方小祖的聲音有點顫抖。 「但是,我就是無法看著妳難過卻不管妳...」      

     艾琳,將眼神移到了方小祖眼前。

 

      方小祖的眼神,似曾相似般。      

      就是那幾次以為他是家寶時,他看著她的眼神。      

 

     一點點的無助、一點點的憐憫、一點點的羞澀、一點點的愛戀。那種會令人看得入迷到不知所措的眼神......     

 

     方小祖,輕輕的舉起包著手帕的手,「你可以恨我自私的把你和陳家寶的一切摔碎了 ,所以,妳就給我彌補妳的機會......不要把我推到旁邊去就好。」

 

    終於,這個時候方小祖他明白了,自己為什麼總是小心翼翼的看著艾琳。  

 

    以前的自己,只知道保護萬方集團、保護自己的妹妹以及爸爸,除此之外,再也沒 什麼事可以引起他內心的漣漪。    

    但這女孩不一樣。      

    他的心臟正在為了這個愛笑、愛哭、敢愛、敢恨的女孩跳動著。    

 

    所以,他害怕了失去。                 

    他小心捧著的,是他對艾林的這份情感,像一個珍貴的寶物那般,須要去保護。    

    就深怕眼前的她,少了陳家寶的這份連結,便就此離開自己身邊了。    

 

    這是第一次,他出賣了自己那自以為尊貴的靈魂。  

    像個無賴賴在她身邊,只要能求得她的原諒,那就夠了......  

 

  ※

 

       林艾琳,我無法不去在意妳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寫寫畫畫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