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手錶上的秒針持續走動著,方小祖緩淺的嘆一口氣。


     而眼前的電視傳來了新聞的聲音。


     「今天萬方集團前總經理高天誠正式遭到警方扣押,下禮拜將為萬方集團掏空一案出庭審理,目前佔已拘留處分...」
      詳細的內容,方小祖其實沒有很仔細去聽。


      他看著畫面上的高天誠,嘴角苦苦的揚了一下。


      「終於...」他將靠在椅子的背移開,兩隻手合了起來。眉頭,又淺緩的皺了起來。

 

      他所期待的、希望的,那個保護方家的這個使命,似乎已經看的見未來的光芒了。
      內心應該要是充滿期待、欣喜....          

 

      但,為什麼就是開心不起來呢?

 

      他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的那些情形,為了什麼爭權奪勢、為了那些商業利益、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為了讓親人得到最好的保護。

      該做的、不該做的,他都做了。

 

      明知到有些事情完全是無法為社會給容忍的,但他從小養成的人格使然,讓他總是習慣先以自家人為出發點,他也從來都不覺得,「替別人想」這一件事是必須要的。

 

       除了遇到那個女孩之後。


      「唉。」淺緩的,方小祖嘆了口氣。 

 

       說到那個女孩,自從之前說過要死賴在她身邊贖罪之後,她就再也不讓他掌握到行蹤,就像刻意避開這樣...


      幾個月都過去了。

      而現在自己身邊該煩心事情都已經到了一個段落了,自己的內心卻依然停滯不前。

 

      這也是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真沒用。


      方小祖,又嘆了第二口氣,接著起身往辦公室門外走去。

 


  ※


      這豪華的房內,那洋溢著聲音的客廳。     


      「吼──這個高天誠真是有夠夭壽的!竟然想掏空萬方集團...」嘴邊一邊咬著芭樂,一邊大呼小叫的,正是二柱。


      「二柱!你很吵耶!」而向來會這樣大呼小叫的,就是艾琳。
      艾琳看著電視上的高天誠,但她視線所在意的,就是新聞畫面上那四個大字。


      「萬方集團」。

 


      那個傷害她最深得一個家庭。

 

      方小菲和陳家寶已經一起離開台灣了。幾個月過去了,心臟即使偶爾想幾這兩個名字,還是會隱隱抽痛。
      但艾琳自己知道,這不過就是傷口在結痂的過程,會經歷的一些磨合罷了。

 

      至於那個耍著她玩的方小祖,這些日子一直刻意的避開她,即使他在那邊大言不慚說要彌補自己的罪過,但本大小姐怎麼是那種你說我就要照做的個性?


      你就永遠活在罪過中到死吧!

 

      艾琳站了起來。

      「大小姐妳要去哪?」二柱對於已經這麼晚了還要往門外走的艾琳提出的疑惑。

      「現在我連行蹤都要和你報告了嗎?阿公如果找我再打電話吧!」艾琳看上去心情沒有很好。


      二柱知道自己家小姐的脾氣,氣頭上他絕不在白目多話,只好恭送艾琳出門。
                                                                       


     夜裡。


     空氣非常清新。
     艾琳,坐在這咖啡廳裡,點了一杯咖啡。


     她看著眼前那一杯咖啡,默默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還是好難喝...」皺了眉頭,艾琳拿著杯子說著。


     只是一個聲音,緩慢且顫抖著,出現在背後。

 

     「林艾琳?」           

     艾琳拿著咖啡的杯子也震了一下,咖啡還有一點灑出來。


     趕緊放下咖啡杯,艾林有點不敢回頭。
     而剛那個聲音的主人,緩慢的走到了艾琳的面前。


     那個似曾相似,但卻又陌生至極的面孔。

 

     「妳...怎麼在這邊?」是方小祖,沒錯。

     艾琳白了他一眼,到是一點都不想搭理她。

     方小祖是個聰明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遇見眼前這個女孩,就完全不懂她的一舉一動代表著哪些含意?

 

     「妳...還在生氣?」那就只能用猜的吧?  

     「還是妳...想叫我消失在妳面前?」自己幹嘛這麼怕眼前這個女的啊?
     「不然...」


     「方小祖!」艾琳終於按耐不住了,瞪上方小祖。「你以為我不知道這幾個月你一直派人追查我的行程表嗎?我真的不懂你到底想幹嘛?」


     艾琳氣呼呼的說著,方小祖剛剛那猶疑的神情,露出了些許的無辜。
     「沒、沒有啦...因為之前說過會彌補妳...」而這種無辜的表情,似乎只有在艾琳面前才會出現。

 

     「我現在過的很好,只要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就是對我最好的彌補了!」艾琳有點生氣的表情,方小祖看來竟然還覺得有點可愛。


     不行!
     好不容易在這種機會下遇到她了,不可以在這個時候輸給她!

 

     方小祖有點心虛般的揚起自己的下巴,「既然妳、妳說不想看到我,那妳為什麼要出現在這個咖啡廳?」這個掩飾般的質問演的有點糟糕。


     但是,艾琳卻睜大的眼睛,稍微噘起嘴巴。
     「那是方圓百里這麼晚還有營業的剩這間咖啡廳好嗎?」艾琳有些結巴的說著。


     好像成功一半了?

     好,繼續!

     「那為什麼妳明知到那個咖啡很難喝妳還要點?」方小祖指著咖啡,手指還有點發抖

 

     可惡!
     現在是在質問我嗎?


     你這個騙人精有什麼資格跟我質問?
     我只是想避開任何跟家寶有回憶的地方,走著走著,就只剩下這間是跟當時扮成陳家寶的「方小祖」一起來的咖啡廳了...


     為什麼這個男人連她最後得一點自尊都不要留給她?


     內心,感到生氣、又感到對自己很無助。
     艾琳的眼眶,又漸漸的泛紅。


     看見又淚眼汪汪的艾琳,剛剛那個還沾沾自喜佔上風的方小祖,內心瞬間刺痛了一下。

 

     自己到底在幹嘛啊?

 

     瞬間收起剛剛那驕傲般的神情,眉頭皺了起來,露出了那他平常不會展現的無助表情。

   「抱、抱歉啦,艾琳...剛我只是開玩笑而已...」

 

     艾琳看見態度放軟的方小祖,恨意一生,推開椅子,站了起來。

     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瘋狂的朝方小祖身上搥打。


    「開玩笑?很好玩嗎?好玩嗎?說要彌補、還是再拿我當傀儡一樣玩?很好玩嘛?」包包很重,打在方小祖身上毫不手軟。


     雖然這個幾月靜養下來,方小祖身體已經好很多了,但是被包包這樣子打,似乎還是有點受不了。

     但方小祖忍著這些痛,似乎沒有要還手的意思。


     直到艾琳打到累了。

 

     她看見方小祖一直沒有阻止自己,喘著氣,手中拿著包包。

     而在一旁的方小祖,臉色似乎不是很好看。


     「喂!方小祖,你現在是想讓大家以為我欺負你嗎?」艾琳氣喘吁吁的,看著眼前那個嘴唇有些發白的方小祖。

 

     只見方小祖捧著自己的心臟,說話開始變得比之前更加緩慢。
     「沒、沒有、如果打我..妳可以開心點...就當做..」喘著氣,方小祖頭緩緩抬起,看向艾琳,「彌補妳...」一抹,淺淺的微笑,漾在嘴邊。


      緩後,閉上眼睛,身體往旁邊一倒。

 

     「方、方小祖──」艾琳的叫聲,迴盪在這個夜晚裡。

 

       這個不需要行程刻意安排的巧遇夜晚....  
                                                      

===========================================================

 

祝我們海菲悲戀修成正果,一起到美國就再也不要出現囉(啾咪)


雖然此篇文章根本我是完全跳脫現在正在播的劇情寫的
但不免會有這些第一印象加在裡面。


所以文章開端有先幫小祖講了一些話。

 

其實小祖一開始設定就不是好人,但是也不是壞人
他就只是不會替人家想的那種自私的人(所以方小菲跟方小文都是這種個性)


要他因為遇見艾琳就完全變一個人,我想這個才比較奇怪     

(就像是為了漂白某菲刻意要慧心把搶她老公的小三瞬間變成認為她善良一樣的奇怪) 

 

希望大家喜歡與支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