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我知道,世界上有一種東西
      是你想要的時候總抓不住;但當你毫不經意時卻悄然闖入...

 

   ※


      這輩子似乎沒這麼身手矯健過。

      但此時當下,在方小祖內,只有一個字:逃!


      但非常的不幸,他既不是運動健將,反之反應神經非常遲鈍,方小祖睜著眼,才放開艾琳的手,準備往另一邊逃時,艾林纖細的腳一伸──


      「噢!」跌個狗吃屎的,小祖整個人撲在一旁的沙發上。


      「二柱!」林水波的聲音宏亮至極,二柱一聲令下迅速的兩手反扣倒在沙發上的方小祖,用力一拉,把方小祖從沙發上拉起來。  

 

      「痛...你小力一點...」剛剛還沒完全恢復的身體現在又這麼粗魯的被扣住,方小祖的疼痛感知變的非常敏感。


      「你這個垃圾還知道痛?」林水波言語非常諷刺的走到了方小祖面前,艾琳趕緊跑到林水波的後方,抓著林水波的手,顯露出委屈。


      「阿公,你都不知道他剛剛想對我做什麼事...」還假裝哽噎般的,說著。

      看著那裝的委屈的艾琳,方小祖搖著頭,臉上顯露出驚恐。「不、不是、事情不是這樣...」慌慌張張的,正當方小祖想要解釋之際,一拳,毫不留情的往方小祖的肚子上揮了下來。


      「噢...」悶聲,方小祖接了這一拳,疼痛感覺更加劇烈。
       艾琳看著原本臉色就差的方小祖,臉上露出的痛苦表情,原本揚起的笑容,沉了一下。     

 

       林水波看著眼前這個想侵犯他寶貝孫女的男人,一把抓起他的衣領。「你這個陳家寶,都有那個方小灰了,還來這邊跟我們艾琳糾纏!」一說完,又一拳往方小祖臉上揮去!


      方小祖整個人跌到一邊的沙發上,他摸著自己發燙的臉頰。
      轉過頭來,皺著眉頭,驚恐的看向林水波。「不是、我不是陳、」正想解釋時,原本站在林水波背後的艾琳,忽然睜大雙眼。


      「你、你流血了!」艾琳推開檔再他前面的林水波,跑到方小祖旁邊。


      的確,剛剛開始臉色就很不好的方小祖,現在除了神色蒼白、冷汗直流外,發白的嘴邊滲出了血。


      「吼──阿公──你出手也太重了吧──」迅速的抽起旁邊的衛生紙,推上了方小祖的嘴唇。


       在一旁看得霧煞煞的林水波,對於艾琳的指責,到覺得奇怪。 

                         

     「喂,沒想到妳現在竟然還在為陳家寶這個垃圾求情!妳忘記他是怎樣傷害妳的嗎?」


      看著眼前這個快昏過去方小祖,艾琳的內心好像懷著一絲絲的歉疚感。
      轉過頭,瞪著林水波。

     「他不是陳家寶啦!」

 

    ※

 

      林水波,坐在大位上。


      艾琳坐在林水波旁邊,左喬西看了一會;而坐在一旁的方小祖,臉色已經比剛剛好一些,但看上去還是很糟糕的,而嘴角的傷痕清晰可見。


      「艾琳阿...妳幹嘛還要見方家的人?妳是嫌自己被方家的人傷害的還不夠嗎?」林水波瞪著那個唯唯諾諾一臉惶恐的方小祖,更意加強語氣的說著。

     「還是妳真的要阿公把他拖去山上種?」


      「阿公...」其實艾琳也不知道該怎麼跟林水波解釋,難道如果跟林水波說他只是想捉弄方小祖卻反被他捉弄,這不就很糗?


      看著沒有解釋的艾琳,林水波內心那一陣不好的預感,又浮現了起來。
      只是忽然坐在一旁安安靜靜的方小祖,忽然站起身來,將身體面向林水波。

     「其實這一切都是我逼艾琳的。」聲音,有點顫抖,但說的毫不畏懼。


     什麼?
     艾琳疑惑的看向站起來的方小祖。


     只見方小祖推了一下眼鏡,嚥了口口水。
     「是我纏著艾琳要她原諒我,我知道她是個心地好的女孩,所以才沒辦法甩掉我。」方小祖眼神著林水波,非常的堅定。


     聽到這種說法,林水波不以為意的胡亂笑了一聲。 

「不要在這邊裝好人了,你們方家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裝的神聖高貴自以為別人都要侵犯你們,妳兩個妹妹是這樣,你一定也是這樣!」林水波毫不客氣、且非常不留情的抨擊著眼前這個方小祖。

 

     艾琳低下頭,雖然他非常認同林水波講的話,但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就是緊緊的,很不舒服。


     低下頭的餘光,他看見方小祖穩穩的捏住自己的拳頭。

     很生氣吧?你最愛最想保護的家人被這樣毫不留情的批評,很生氣吧?現在你知道了吧?我們之間根本沒所謂原不原諒,而是根本只能當陌生人這樣生活著。


     「林董...」又顫抖著,方小祖又打破沉默。
       艾琳抬起頭,看著方小祖。


     「或許傷害造成已經無法彌補了,但是我方小祖,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握著的拳頭,好像鬆懈了下來。       

       然後,方小祖,臉臉緩慢的疑到艾琳臉上。

      透過鏡框的眼神,對上了艾琳的目光。

 

    「五年前我沒有放棄那僅有的10%存活率,所以現在就算得到妳們原諒的機會只有1%......」

 

     「我就不會放棄。」語調,溫柔的。

 

  ※


     看著艾琳那張情緒多變的臉龐,是這樣美麗又長滿了刺。
     讓人想靠近卻又不得不退縮。


     我忽然想起,那天在河濱公園,你沒有放棄那個已經跑不動的"陳家寶",還說: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絕對不會放棄。


     我知道這樣自私又愚蠢,明知道那時候妳的真心是給陳家寶的,但是我卻想把這句話佔有成是妳對著我說的。

 

     因為我知道,世界上有一種東西
     是你想要的時候總抓不住;但當你毫不經意時卻悄然闖入...


     這種東西,是心動的那一瞬間...

 


     林艾琳,只要有妳在我身邊,我就絕不放棄。   

 


     「叮叮。」簡訊聲。


     就在方小祖離開不久後。
     有點失神的坐在客廳內,林水波看著艾琳拿著手機卻不發一語。

     「艾琳,妳的手機。」失神的孫女,看來林水波內心的不安預感已經越來越明顯了。

 

     回過神來,看著林水波,反到有點心虛的拿起手機。
     發簡訊人:方小渣


     簡訊內容:我有準備向林董道歉的禮物,剛氣氛不好給,放在妳家門口。


     艾琳皺起眉。
     禮物?今天也沒見他去買什麼禮物啊?      

 

     艾琳起身,走到門口,打開大門。
     林水波也跟著過去看。


     「這是什麼?」看著放在門口的東西,林水波跟艾琳同時間疑惑了起來。


      緞帶綁著,翠綠色的葉子,大小是很適合放在桌上欣賞的擺飾。


     「盆栽?」眨著眼,艾琳拿起放在地上的盆栽。
     沒錯,是盆栽。


     「有卡片,看一下。」而盆栽上,有一個小卡片。

 

     字體非常娟秀,是好看的那一種,而上頭寫著:


     「給喜愛種植的林董,獻上我最深的賠禮。           方小祖。」
                                                                

     艾琳與林水波,看著卡片上的幾個字,緩緩的轉過頭,彼此對看了一眼。
     風,呼呼的吹過。


     搖擺著盆栽上的小樹葉。


     而林水波內心的不安感,似乎隨著樹葉的搖擺,正再擺盪著...   

 

=========================================================

 

好吧!

其實並沒有讓波波國王打死祖公主,因為我們王子還是個嘴硬心軟的人。

 

其實祖公主也算是正是像波波國王和王子表態了
所以公主的求愛路程也就此展開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寫寫畫畫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