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思緒清晰的腦袋;好像有點混亂了。
      而我這向來冷靜的人生,為什麼開始會掀起波瀾?


      腦袋,出現了一些很吵雜的聲音,好像是高分倍的吼聲,雖然習慣安靜的自己往往覺得太大聲了,但卻一點都不討厭;還有那些表情非常豐富的面容,但幾乎百分之九十不是瞪著自己、或者就是翻白眼,這麼不顧禮儀的女孩子,卻無法從腦袋抹去...

 

      呼。

      輕緩的,一口氣淺淺的吐了出來。
      拔下自己的眼鏡,揉著太陽穴,一種莫名的壓力壓在身上,似乎有些喘不過去來了。


      方小祖,身為萬方集團的接班人,原本的總裁方黑龍現在又不良於行,無論大小事現在總壓在他身上,兩個妹妹又為了自己的愛情把該丟的都丟掉了...


      他想起五年前,極力的幫妹妹們湊合他們想要的愛情,那時的方小祖,根本不懂,到底這個所謂的「愛情」到底有什麼魔力?


      但現在的他,好像有一點點可以明白?


      呼。

      這次他又呼了口氣,但比剛更深、更長,好像有著許多感嘆似的。

 


      「嘟嘟──」辦公室的電話響起。

      「執行長,有客人...」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害怕。「我不是說把行程安排到下午嗎?」方小祖露出一點煩躁的語氣,這樣嚴厲的說著。


       「但、但對方很堅持...」
       「很堅持?管她是誰,叫她安排好行程再來。」方小祖內心的煩躁似乎有點昇華成憤怒,一點都不懂的商業禮貌的傢伙,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正當方小祖準被掛電話之際,一個聲音,從電話那頭竄出來。


       而正準備掛掉的電話,拿在手上,有點顫抖。
       眼睛有點睜大,因為從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正好就是那一個,讓他整日魂牽夢縈、腦袋混亂的「沒禮貌的壞東西」...

 

  ※


      碰、


      那是重物放到桌上的聲音。

     「妳...」方小祖嚥了口口水,明明開著冷氣的辦公室內竟讓他覺得全身燥熱不舒服。他看著被敲到桌上的東西,沒有意外的話,那是一個盆栽。


     「我什麼我?你送這個盆栽給我阿公是什麼意思?」而在他眼前令他感到口乾舌燥、又不知所措的壞傢伙,就是那的往往對他大呼小叫又擺臉色給他看的女人──


     林艾琳。


     「什麼意思?...就像卡片上寫的,那是賠禮...」似乎一點都不懂艾琳在生什麼氣?方小祖又在艾琳面前面露無辜般的神情。


     「喂!方小祖,你是真笨還是裝蠢啊?」艾琳兇狠的往前跨了一步,「還是你想暗示我阿公要小心一點,不然你隨時可以把他拖去種?」艾琳又往前逼了一步。

      舉起雙手,方小祖急忙的揮著。「不、不是、我聽不懂你說什麼拖去種...上次林董不是有說喜歡種植嗎?」無奈的往後被逼退一步。「而且我是誠意的要道歉,所以昨天早上還特地...」退到無路可退的方小祖,一屁股撞在辦公桌上。

 

     聲音,瞬間停住。


     艾琳看他住嘴了,抬起下巴,偏斜著眼睛。「怎樣啊?早上特地怎樣阿?」
     方小祖望後看了 一眼,確定自己的確已無路可退的時候,轉過頭來看著艾琳,那幾乎像要把他生吞活剝的神情...


      再度嚥了口口水。
      方小祖推了一下眼鏡。「我早上,先特地去挑適合的盆栽...才差點遲到...」


      方小祖才講完,原本氣燄衝衝的艾琳,眼神瞬間放軟。「你說,你一早去挑?」

      看到態度放軟的艾琳,方小祖似乎有了一股信心大增的感覺,將原本皺縮的身體,瞬間一個挺直。「是阿,我可是想了很久怎樣的禮物才適合和林董道歉?」


      然後,他將頭放低,眼神,對上艾琳。

 

 「畢竟我傷害了他最寶貝的孫女,等於是犯了死罪。」語氣,完全不同於剛剛的恐慌,除了帶著一點歉疚之後,還參雜著些許溫柔。


      然後,他拿起剛被重摔在桌上的盆栽。
      看著艾琳,拉起艾琳的手,然後將盆栽小心意義的放在他手上。


      「這個盆栽,不只是因為林董的興趣,更代表,我也會和他一樣,小心翼翼的照顧好這個盆栽,讓盆栽可以感受到我的歉意、和我想釋出的善意。」


      方小祖將兩隻手捏緊,艾琳的手整個捧住了盆栽。


      方小祖的辦公室裡,飄著那屬於方小祖的味道,淡淡的男性香水味以及一點點的藥水味...

 

      但艾琳原本緊揪再一起的心,就在這股味道裡,瞬間散了開來。 

    

       噗通、噗通、
      心臟的聲音,似乎在這安靜的空間內,悅耳動聽。


      而散著柔黃燈光的房內,方小祖的眼神散發出一種奇特的神色,艾琳睜著大眼,卻也無法離開方小祖的眼睛。


     只見握緊艾琳手的方小祖,低下的頭,又在更往下了點,微彎的背,將自己的臉疑到剛好適合在艾琳臉的高度上。


     那鼻尖與鼻尖的距離,近到幾乎不到一厘米。
     方小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水混雜著藥水味,竄進了鼻間,就像迷幻藥那樣,讓艾琳的身體根本完全不聽使喚,一動也不動的任方小祖擺布這樣。


     鬆開一隻手,方小祖將手輕緩的撫上了艾琳的臉頰。

 

     「那個盆栽對我的意義來說,就像妳林艾琳一樣。」語氣,柔到似乎可以化進心坎裡

                                                           


     而輕觸臉頰的手,稍微勾著艾琳的耳朵,將那一厘米的距離完全打破。


     那柔軟又帶著一點藥水般的苦澀感覺,瞬間席上彼此唇間。

 

     這個瞬間,對方小祖而言,他終於可以明白懂得,什麼是所謂「愛情」這件事了...

 


  ※


      不知道幾秒、或許根本不到一秒的時間?

 

      「嘟嘟嘟──嘟嘟──」這辦公室的電話,瞬間響起。 

 

      艾琳睜大了眼,那股原本像窟住她身體的迷魂咒好像瞬間被嚇散一下。
     身體抖了一下,瞬間推開那緊黏在她嘴上的傢伙!


      「啪!」那是一聲響亮巴掌聲,環繞在這辦公室內。

     而方小祖原本白皙的臉蛋瞬間顯露紅暈。
     好像有點吃驚的方小祖,顫抖的撫上自己臉頰,一方面驚訝這個女孩打人不手軟的功力,另一方面吃驚自己不知到哪來的勇氣做這種事情?


      「方小祖,你這個小人!」艾琳一邊說,一邊用手瘋狂的擦拭自己的嘴。「你這個變態!」一直重複做這個動作。「討厭鬼...」


     一邊說,一滴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


     可惡...自己到底都在幹嘛啊?
     明明說好要對這女孩好,但自己總讓她生氣,現在竟然還讓她哭了... 

 

     有點慌了手腳的方小祖,不知手腳該擺哪,想上前安慰這個女孩,明明平常自己很能說服人的,為什麼偏偏這種時候想不出來要怎樣才能讓他好過一點?


     我、我這樣到底算什麼啊?


     「叩叩叩、」很緊急,的敲門聲,傳來。「執行長、執行長你在裡面嗎?」聲音聽起來是秘書的聲音。

     「我在。」看著艾琳的眼淚還是滾滾掉落。


     「總裁、總裁、」門後的聲音,很急促。「剛送加護病房了──」

 

      這安靜的空間剛剛還殘留的哭泣聲,瞬間靜止。     

 

 ※


      如果,假辦成陳家寶時候的你,在那巷子親了我。
      算是為兄弟講義氣。


      那,此時此刻身為方小祖的你,親了我。


      算是什麼?
                                        

===========================================================

 

其實最近看到很多版友有很多所謂的關於原罪或是方家或方小祖本身罪過
其實這些都是存在的事實,所以是實際然無法抹去

那就追尋人類最厲害的動物本能:


將不合理合理化。

 

這將是一條很困難的道路,走不好將會碎屍萬段,但走的好,起碼能得到一些掌聲
可以拼拼看喔!(眨眼)


簡單來說,該給方家或方小祖承擔的琥珀可是一點都不會少喔!


希望大家喜歡!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