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切罪過,來自於最一開始的錯誤,那一切的懲罰,可以讓我一個人受嗎?」


    ※


      方黑龍。


      那個在大家眼中,只看的到權勢、看重利益的商人;那個以自我為出發中心,以富貴權勢來區分身邊人的貴賤。


     那個萬方集團的總裁,方黑龍。

 


   ※       

 


     「封鎖消息了嗎?」腳步很快,方小祖一邊穿上西裝外套,一邊和身旁的保鑣確認現在情況。


     「是,祖少,現在連大小姐和二小姐都不知道這件事。」保鑣一復冷靜的語調說著。
     「小雯下次開庭的時間是什麼時候?」方小祖帶上手錶,一臉鎮定的往前繼續走著。

     「報告祖少,是二十三號。」保標的語調還是冷淡。
     「先別向法院通報,不然小雯一定會讓記者們都知道此事,會對公司會不利。」

     「是。」

 

      也一邊小碎步,跟在方小祖後頭的艾琳,聽著他們之間的對話。

      艾琳幾乎不是很敢相信,現在在她眼前這個方小祖,一點都不像是一個父親命危的人,冷漠的表情、冷靜的態度、還想著如何隔絕記者...


      這一家人到底從小是怎麼成長的?
      為什麼是這種價值觀?          

                     


      「至於小菲...」方小祖,停下腳步。

      就跟在他們幾步遠後面的艾琳,也跟著停下腳步。
      因為一個刺耳的名字,傳進了她的耳裡。


      「幫我傳個訊息給她吧,但叮嚀她不准走漏風聲。」只見方小祖低下頭,推了一下
眼鏡,走在後面的艾琳看不見他的表情。


      「是,祖少。」保鑣點了頭。
      只見遠方跑來另一個保鑣,停在了方小祖前面。


      「祖少,已準備好另一台車。」語氣還是冷漠至極。


      已經將一身裝半都已穿帶完畢的方小祖,接過保鑣的車鑰匙,卻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祖少、祖少、車已經可已開了,也確認過消息目前還是封鎖。」保鑣似乎看出了方小祖的愣步,又再度給了他一記強心針。


      但方小祖又低下頭,然後左顧右看了四周。
      「你們先退下吧。」似乎是對著兩名保鑣說。

      「嗯?但祖少,你一個人...」
      「叫你們走就走!」方小祖依然沒抬起頭,忽然高扯著嗓子,對著兩名保鑣喊著。


      只見兩名保鑣對看了一眼,便明白似的,對著方小祖點了頭,便離開了這個只剩方小祖一人的私人停車場。


      一直躲在後頭的艾琳,不明白的看著保鑣的離去。
      而應該要上車的方小祖,卻一直低著頭,站在原地。


      一動也不動。

 

      他到底在幹嘛?
      不是應該要趕快開車去找方黑龍嗎?為什麼一直站在那?

      喀、

      剩下艾琳與方小祖兩人的停車場,空靈到艾琳只是往前踏一步,高跟鞋便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一聽到聲音,方小祖的肩膀似乎抖動了一下。
     他的臉,微微的往後看,但從艾琳的方向,只見的到她緊有五分之一的側臉,就連他臉上是什麼表情都看不到。


     而正當艾琳想再踏出第二步時。
     「站住。」冷冷的,方小祖低沉的說著。

     但聲音之間,除了冷,好像還多了一點奇怪的地方...像是,哽噎的聲音?


     「你...」艾琳縮回了腳,疑惑的看著他的背影。
     「妳回去吧。」方小祖將剛剛往後轉一點的頭轉了回去。 

                                    


     「我、你以為我會擔心你嗎...」可惡,講的好像我很關心你的樣子.....我當然要回去阿.....管你去死......


     轉過頭,艾琳氣沖沖的剁著腳步,嘴邊只是無意義的嘟著嘴,隨著她越走越遠,但她依然沒聽見開車聲。

     停下腳步,轉過頭。
     只見方小祖整個人靠在車上,將頭埋進手裡,整個人顫抖著。


     他在幹嘛阿?
     難道身體又不舒服了?

     哼,誰知道是不是裝的?可是...都什麼時候了還會開這種玩笑嗎?
     還是真的....


     轉身,艾琳跨開步伐。

     高跟鞋的聲音快速的奔向那個顫抖的背影,纖細的手,拉住了方小祖那寬闊的肩膀。


     硬扯過來的身體,瞬間艾琳眼中。
     一個,眼眶泛紅,淚流滿面的男人。


     「你...」看著,這個方小祖,哭泣的方小祖。


     只見方小祖皺上眉頭,看到艾琳,一把撥開艾琳拉著他肩膀的手。「我不是叫妳走?」聲音,的確是剛剛懷疑的哽噎聲。

     看著眼前的方小祖,刻意背過身,不想讓自己這副模樣被看見,所以才支開保鑣吧?
     也因為不想被我看見你被拿來當成笑柄,才這樣趕我走的吧?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艾琳看著這樣的方小祖,內心忽然有一點揪緊。

     「算我拜託妳,讓我一個人.....」似乎止不住他的難過,方小祖握緊著拳頭,顫抖的肩膀並沒有停住。                 

 

     「什麼一個人...你還想一個人站在這裡多久?」
     「...」方小祖沒有回應艾琳的質問,看上去就像是....逃避?


     「難道你還要為了怕被發現而不敢去?」艾琳覺得有點荒唐,線在他面前有危險的是他爸爸耶...難道真得要為了他這種無謂的擔心...


     「你不知道...」方小祖,聲音依然梗著。「萬方集團是他的心血...一輩子的心血」緊握得拳頭,似乎想把自己捏碎邊的握緊。

     「小雯被判服刑,小菲因為婚外情名聲也拖壞掉萬方...現在好不容易維持住萬方的股價...如果這時候因為我出現在醫院的消息走漏出去...」


     方小祖似乎,已經快要有點喘不過氣了...
     「如果因為我的不經大腦思考就行動,而造成不可挽救的後果...把爸一手打造的萬方集團毀了...」


     此時,站在後方的艾琳,一個跨步,非常大力的,拉過方小祖的肩膀。
     舉起手,一個巴掌、                                         

                                  

     「啪──」怒氣衝天,火辣辣一巴掌揮下,艾琳瞪著眼前的方小祖。


     「妳!」不解艾琳突如其來的舉動,方小祖憤怒的看著艾琳。
     「我不懂你們這些姓方的,腦袋到底是裝什麼東西?」艾琳高分貝的,吼著。

     「妳說什麼?」
     「我說你們這些姓方的腦袋都裝垃圾!」艾琳吼著,聲音迴盪在這停車場內。


     看著眼前這個千金小姐,她所擁有的野蠻已經超出他可以認定的境界了。「林艾琳,妳給我聽清楚...」

     「你才給我聽清楚!」艾琳生氣的拉上方小祖的手腕,抬起臉,看著那高出她許多的方小祖。「今天命危通知的,不是別人,方黑龍,是你爸!」


     方小祖似乎有一點驚嚇到關於艾琳的舉動。
     「今天就算萬方集團是你爸的心血,你必須保護好它,但如果今天和你爸見的這一面,如果不幸是最後一面,你想造成一輩子的遺憾嗎?」   原本緊皺的眉毛,就在艾琳話一說完,好像鬆了下來。

     「萬方集團沒有了,還可以從頭再來;但是如果今天見不到方黑龍最後一面,你有能力和閻羅王討人嗎?」


     眼淚,不知何時停住了。

     鏡框下的,看著眼前這個氣呼呼的艾琳,內心起了一陣一陣的漣漪。


     艾琳,剛剛用力扯著方小祖的手,拉著他的手腕,輕緩的,放到了方小祖的胸前。


     「你不要忘了,五年後你能活著回來見到方黑龍,並不是為了造成這個遺憾的。」說著,一滴眼淚,瞬間滑過艾琳的眼。


     可惡,這不關我的事,我哭什麼啊?
     甩開方小祖的手,艾琳轉過身去,擦掉自己莫名其妙的眼淚。  

    想要化解一下自己的尷尬,艾琳想隨便做的結束掉頭就走,反正這個人渣怎樣樣都不關我的事了!「反正,我話就說到.....啊!」

     只是還不等艾琳把話說完,手瞬間被拉住,身體整個向後傾斜。
     纖細的身體,瞬間被抱入懷中。


     艾琳張大著眼睛,這、這是怎樣?
     但是下一秒,那個抱住她的高大身影,將臉埋進了艾琳的臉頰上。喘息著的聲音,輕淺的復在艾琳耳邊。


     「一下子就好,十秒...十秒後我再讓妳打個夠...拜託...」像是哀求、像是乞憐。


     這僅有兩人的停車場,從背後擁抱著艾琳的方小祖,兩隻看上去哀傷的身影。


     十秒,似乎很長,長到被吞沒在眼淚之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