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烈的,藥水味。
      這是這個地方獨有的味道。


      醫院。


  ※


      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艾琳張著眼睛,眼神有一點發呆。


      兩隻手握著,她不經意的都習慣用手摸著無名指。
      方小祖進去病房裡已經好一陣子了,她也不懂自己為什麼還坐在這裡?

      擔心嗎?擔心那個滿腦袋裝的只有方家的臭男人、擔心那個將一切順序都打亂的臭傢伙?

 

       搖搖頭。         

       腦袋,好像有點思緒錯位了。


       方小祖,那個一切錯誤的起源。
       就是因為他滿腦袋只為了方家著想,才會讓陳家寶、方小菲和自己走到現在這個局面,所以這一切的錯,都應該要是方小祖的錯...


       都是方小祖該承擔的責任...


       腦袋對方小祖的定位,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但是...
       把所有的錯都怪到別人身上的我,不是就跟方家人沒有兩樣了嗎?


       如果我跟陳家寶的感情,堅固到誰都摧毀不了,又怎麼會是這樣子的局面呢?


       輕淺的,嘆了口氣。
       事情都走到這邊了,到底再去追究,意義在哪邊?   

       

       林艾琳,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妳變成這樣綁手綁腳的在活著呢?以前那個隨意任性、開朗樂觀的女孩,跑到哪裡去了呢?


       不過就只是遇到了一個很愛很愛的陳家寶、不過就是遇到了一個讓你知道誰值得愛一輩子的方小菲...


       愛情,不就是這樣。

 

       久了,過去好像也要變成回憶了,在更久了,連一些細節都記不起來了。


       還抓著的,是什麼都不剩了...

 

       鬆開自己握著的手,看著自己的手掌。
       是不是該放開了?           

 


       門,開了。


       艾琳坐在那門前的椅子,沒有起身。


       而那個長得像陳家寶的男人...不、那個叫做方小祖的男人,緩慢的,走了出來。


       他將身體靠上了一邊的門檻,臉色非常的不好看。眼神非常的放空,似乎對不上焦距。從後方,兩個保鑣也跟著走了出來。

       「祖少...」其中一個保鑣面露了擔心的神情。
       只見方小祖緩慢的伸起手,微緩的閉上眼睛。「別說了,你們回去。」


       「祖少你的身體現在我們不能放你一個人。」保鑣的聲音冷漠的很,但很明顯的可 以知道,方小祖手下的人不是沒頭腦的盲從那種。


       方小祖沒有回話,然後他慢慢的張開眼睛,將眼神,對上了那個坐在眼前的女孩,然後,他舉起了手,指向艾琳。


      「我...不是一個人...」

 

  ※


       這裡,非常吵雜。

       人聲鼎沸、到處都是機器發出的音樂聲、吵鬧聲。一堆眼花撩亂的機器擺在各處看上去目不暇給、琳瑯滿目。


       「你幹嘛來這?」艾琳不解的,看著那個男人。

        而這個男人,臉色依舊很不好,稍微推了一下眼鏡。「想平靜一下。」

       平靜?誰會來遊樂場平靜?這個地方吵成這樣,要平靜應該也去個書店這種吧?


       走著,方小祖,停在一個遊戲機台前面。
       艾琳,看著那個遊戲機台,心中有點喘動。


       是那天,艾琳和方小祖第一次見面,也是方小祖第一次扮演陳家寶的那天,玩的射擊遊戲....


       「方小祖?」艾琳知道自己心臟的跳動,不是因為別的,是為了那些她和陳家寶的回憶,即便過了這些時間,想起來,還是會痛...


       只見方小祖沒有什麼表情,只是將目光放在那遊戲機台的畫面上。

       「我一直以為,保護我的家人,是我這輩子唯一的責任。」冷漠的,方小祖那柔弱的聲音,在這吵雜的空間之中。「但保護到最後才發現,好像什麼都保護不了...」他靠在機台上的手緊緊捏著。           

 

    「我造成了一切的錯誤...」緊捏的手,似乎快要把自己捏碎般的不甘。


       然後,他轉過頭來,將眼神對上了艾琳。


       「但為什麼承受懲罰的,不是我?」紅了的眼眶,和他蒼白的神色。

 

      一滴眼淚,落下了他的眼眶。

 


  ※


       腦袋缺氧過久。
       被醫生研判成腦死狀態,簡單來說,是植物人。        

                  

       方小祖沒有說太多,輕淺的帶過一句。
       那關於方黑龍的現況。


       靠再遊戲機台前,方小祖的神色非常的落寞,腦袋可能很亂了吧?
       對方黑龍的病無能為力、對公司的狀況擔心前景、難過到希望把一切病痛跟懲罰都讓自己承擔,果真是腦袋裝垃圾的笨蛋....


       只見艾琳呼了口氣,站起來,轉過身,一把拔起那遊戲機上的槍。
       「吶!」然後將槍,遞到方小祖前面。

       方小祖疑惑的,看向艾琳。


       「看什麼看,拿著啊!」大聲的,吼著,然後將槍丟到方小祖身上。方小祖慌張的拎起那支玩具槍。
       而艾琳抽起另一隻。

       但方小祖又顯露出落寞神情。「我現在沒心情玩。」然後將槍放到一邊。
                                                                      

      艾琳睜大了眼,看到這樣的方小祖,一邊將槍再拿了起來,丟進方小祖身上。「喂!方小祖,現在可是本大小姐叫你玩,你就得玩!」

      「妳怎麼每次都...」方小祖看上去好像有點生氣的,又想把槍放下,但只見艾琳忽然舉起她手中的槍,對準方小祖的胸口。


       「方小祖。」眼神,看著方小祖。「今天這個遊戲,算是一場儀式。」

 

       儀式?

       艾琳清了清喉嚨。
       「重新開始的儀式!」然後她對準槍口,假裝要瞄準方小祖樣。


       「我要打死我對陳家寶的一切,你也打死你那種沒意義的自責。」


       只見方小祖皺上眉頭。「打...死?」    

     「沒錯。然後我們之間,誰也不欠誰,一切歸零,從陌生人當起。」


       吵雜聲,覆在彼此耳間。
       但心臟的跳動聲,似乎快要能蓋過這股喧鬧的跳著、跳著、

 

==============================================================

 

其實這一回有一點像是艾琳在成長自己的心靜。

琥珀是想要艾琳跟小祖重先開始,從朋友,當起。
因為琥珀覺得艾琳跟小祖當朋友一定好笑!(但有會親會抱的朋友嗎)  

 

希望大家喜歡啦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