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我用著自己的方家態度過著日子。

      自以為權貴等於一切、自以為權力等於世界;我的生活中沒有所謂的輸,因為只要
不去放棄,找到了所有轉圜的餘地,我的結局就只會是贏。


      但三十年後,我正在學習用林家的態度來思考日子。

      或許有財,但不以金錢為一切標準衡量;即使有權,也不以力量來壓制一切,輸或
者是贏,一點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這過程中得到的成長和教訓。

 

   ※             

 

   「砰、」槍聲伴隨著人物死亡的聲音。

      一滴汗珠,從耳際旁流了下來,這是我第二次玩這個遊戲。
      很顯然易見的,十槍裡頭難得打中一個。


      然後由戲畫面傳來「GAME OVER」的聲音,還發出了嘲笑般的笑聲。


      我輕緩的放下槍,準備要面對我旁邊這女孩的嘲笑。
      完全猜測無誤的,一轉頭,她正用著一種鄙視的眼神看著我。


      「妳不用這樣看我,我也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的運動天分。」有點不滿的將頭偏移開,反正這林艾琳從以前就是打從心裡瞧不起我。


      反倒是艾琳,也將頭轉掉,露出一副不以為意。「我話都沒說,自己在那邊心虛。」


      看著眼前的她,我稍微撫上了自己的胸口。      

 

     心臟,喘喘的跳動著。


      腦袋,有些畫面,自動的跑了起來。


      偽裝成陳家寶和艾琳的第一次相遇;艾琳和自己說著他與陳家寶心事的那個難喝咖啡廳、在河濱公園被混混追跑然後與艾琳親吻的第一次...


      心臟,動得更是激烈了...

      是從那次開始的吧?不曾接觸過女人的我,或許不是為了這種親密舉動而給束縛,反而,是我從最一開始面對到的艾琳,就是那個義無反顧的愛著他深愛的人、溫柔到令人心軟、堅強到令人心疼的女孩...


      就算之後對我再凶狠、再野蠻,都無法蓋掉我心中那個善良到令人想呵護的模樣。


      所以我像這大概是我活到現在,做過最令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情了?  

     以前或許還懵懵懂懂,但現在我的心臟,似乎可以確認了,這一份心情...

 

      我喜歡她,林艾琳。

 

      艾琳見我盯著他,只是看著,沒有說話,疑惑的皺上眉頭。「喂!方小祖!」然後他往我身上推了一下。

      「怎樣?」我並沒有將眼神移開他,只是冷靜的說著。
      「不然你現在是在看什麼?」艾琳不自在的兩手環繞,身子搖擺不定。


      「妳說『當你打死對陳家寶的回憶、我打死對過去的歉疚,我們互不相欠,從此當陌生人』是嗎?」我推了下眼鏡。


      艾琳疑惑的將眼神回到我身上。
      「對阿,從此互不相欠,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橋。」語氣似乎非常堅定似的。

 

     看著這個非常喜歡和我唱反調的女孩,稍微嘟著嘴看上去真的令人無法移開眼神。「我,我知道了。那妳手機借我一下。」伸出手,和她討手機。

     「幹嘛?」艾琳有點驚慌的抱緊她的包包。
     「既然是陌生人,就不該有對方的聯絡方式。」說著,我拿出了自己手機,按鍵播到了林艾琳。


      按下刪除鍵。


      然後我將手機介面拿給艾琳看,並示意也要她這樣做。
      只見艾琳哼了一氣。「哼、不用你教我也會做!」然後大力的按著按鈕,胡亂的將手機裡的電話刪掉了。

      並將正再刪除的介面拿給我看。


      正在刪除方小渣...完成。

 

     方小渣...這女人腦袋才裝奇怪的東西吧,憑什麼給我取這種綽號?算了,一切不重要了...


     我輕淺的吐了口氣,看著眼前這個女人。

     「從今天起,我方小祖,不會再拿任何補償、或是賠罪的藉口纏著妳,我們將變成『一乾二淨的陌生人』。」說完,我一個跨步。


     我的力氣很輕、很柔,擁上了這個女人。
     「謝謝妳教會我很多事。」

 

    然後,我放開了她,對著還一臉驚嚇的她,輕輕的微笑,轉身,離開這個遊戲區。

 

 ※


    陳家寶和我的回憶,或許打死什麼的,都只是口頭上說說罷了。         

 

   回憶這種東西,如果不讓時間來沖淡,是不可能消失的。


    但我知道自己非常的堅強,因為我是阿公的孫女,如果堅持要做,就絕對可以做到。


    所以,掩埋掉我對陳家寶的一切,關於眼前這個男人,是不是也就掩蓋了?
    還氣他為了掩護陳家寶,是為了什麼?還恨他為了護自己的妹妹,是為了什麼?還在意他為了化解自己內心的過意不去來糾纏我,是為了什麼?


    我想,也不再是為什麼了...


    不再氣了,因為不再重要了。
    不再恨了,因為不再有意義了。
    不在意了,因為一切都回到原點了。


    或許我也該跟你說一聲;               

 

 「也謝謝你教會我許多事,那些人世間最險惡的事。」

 

    然後,我再也沒見過他了......

                                   

============================================================

 

  老實說,一開始會想寫祖琳的理由很單純:


 『我喜歡小祖的不知所措、也喜歡艾琳的愛恨分明。』


編劇一開始的出發點很棒,所以我想很多觀眾會不顧什麼同臉梗、或者是兩家不適合這種
理由,都可以還為小祖和艾琳保留一絲生機。


但琥珀相信,小祖從原本期待的不知所措般的純情,演變成裝模作樣的純真;而艾琳從愛
恨分明的俠女,轉變成鬼吼鬼叫的潑婦。好吧,艾琳鬼吼鬼叫本來就是她的個性之一,所
以有沒有走鐘,到是不想討論,唯一有意見的,就是走鐘祖。


編劇你不能因為觀眾一開始嚷嚷的喜歡吃醋得小祖,而讓他一而在再而三上演吃醋戲碼(
而且還是沒頭沒腦沒有冷靜理解判斷的醋),請別忘了五年前你賦予小祖的生命是:

  『心機、城府有腦袋的病弱男子』


別因為為了硬湊艾琳,把他變成家寶1.0,喪失了他最原有吸引人的特質,這樣硬湊來的
那我不要了!                                                                

      

方小祖應該要拿出他的冷靜來應對,就算是對艾琳沒轍,也不該完全變成無腦的百依百順
!OK?


呼,最後只想說:


  『方小祖你給我振作,敵人嘟軍已經攻到城門啦,你還在自我感覺良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