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陌生人開始,然後呢?」


  ※


      眼神,對上彼此。


      好像很陌生、卻又這般熟悉。
      眼前的兩人,或許他們根本對對方一點都不熟悉,但卻對彼此非常深刻。


      一個人騙了對方、卻對她動心;一個人恨透對方,卻無法割捨。

 

      亂七八糟的情感,就這樣旋繞在兩人的眼神之間,不知怎麼解釋、卻又離不開對方


      是為什麼?
      消失得無影無蹤之後,卻又一聲不響的出現在我眼前?                

 

      是為什麼?
      應該恨之入骨的面孔,如今看來除了雀躍卻又多了一點感慨....

 

      艾琳,原本失神的神色,皺起了眉,闔上了手中的書。
      「呵,我看有人說的大話,都是隨口說說而已。」語氣充滿了調侃,但卻又帶著一些不捨。


      而稍微倚靠在他前面的書檻上的男人,稍微偏歪著頭,那好看的臉龐露出了一絲不解。「抱歉,我不懂你說什麼?」然後,輕淺的掛著一點笑容,在嘴邊。


      不懂?
      還敢給我裝不懂?

      「我說你...」正當艾琳心中又開始憤怒之時,站再他眼前的男人,忽然伸出食指,輕輕的放在自己嘴唇之上。「噓,這邊不要喧鬧,小姐。」
                                                        

 

      什、什麼?
     小姐?


     「你、」
     「我只是想和你借本書而已,不借也沒關係,不用發脾氣。」說完,這個男人輕緩的站了起來,並對艾琳輕輕點了頭,要準備離開。


     怎、怎麼、現在是怎樣?
     忽然出現、又忽然離開?


     還裝作真的不認識?


     看著他即將離去的背影,一種奇怪的感覺縈繞上心頭。


     說憤怒也不是、說酸楚也不是、是一種無法解釋的複雜感受?
     腦袋似乎已經亂成一團了,一個腳步跟上前去,隨著那男人越來越近得背影,艾琳一把拉起那男人的手,緊緊的,把他往書店外拉著。         

 

     拉著人的艾琳沒有說話,被拉著的男人也沒有說話。
     直到他們停在書店外不遠處,這已經入夜的磁磚地上頭,僅剩他門兩隻身影在這路燈下殘留。


     艾琳,甩開了手。

     但她沒有回過頭。
     「你在玩什麼把戲?」冷冷的,艾琳問著。


     後方回應著的,是那熟悉的聲音。
     「我什麼都沒做吧?」


     什麼都沒做?
     「不是說好了,不要再出現在彼此生活裡,當做陌生人...」艾琳稍微握緊了拳頭一種不甘心似乎湧上了心頭。


     但後方的男人,並沒有說話。

     現在是怎樣?       

     不說話就當作沒這回事了?


     我適應的很好,沒有陳家寶以及沒有方小祖的日子,我過的非常好,為什麼你又要破壞這個規律?為什麼又要讓這種感覺出現在我心裡?


     為什麼...


     「妳,為什麼這麼激動?」後方那個聲音,瞬間畫破了艾琳心中的怨恨。


     激動?
     我為什麼激動?

     我為什麼....


     「我已經很努力的不出現在妳面前,就像當初講好的一樣。」那聲音,有點哀傷。

     「甚至我已經說服我自己,要去習慣沒有妳。」我聽見,一聲走向我的腳步聲。

 

     「我常常來這個書店,一個人去看電影,去那個難喝的咖啡廳坐著發呆,但我始終不曾遇到過妳...」另一聲腳步,又更靠近了我一步。


     「當我終於說服自己,妳不曾在我們之間的回憶裡停留過...我想要放棄這一切...」腳步聲了停下來,他的聲音腹在我耳後。


      「但我今天,在書店一看見妳,我就知道,我沒辦法再去逃避...」一隻手,輕輕的牽起我的手,將我的身體拉回過身去。


      一個男人,那好看的臉、那柔軟的聲音、那微皺的眉頭、那溫柔的語氣。

     「老天爺給我這個機會,我也不想放開...」

 

     心臟,好像已經不能制止的跳動了。
     我不知道這種跳動是為了什麼?


     看著我,他放開了手。            

   「妳給我一個機會,我們從朋友當起吧,好嗎?」淺淺的,一抹苦笑,漾再他的嘴角。


     一滴眼淚,瞬間落過我的眼眶。
     或許,當下我可以給這股心跳一個自圓其說的說詞,大概就是,為了一段過去的回憶埋葬。


     和陳家寶那愛到底也心痛到底得愛情,丟掉了。
     和方小祖那恨的深也殘破不堪的情感,不要了。


     我不要秘密基地、我不要瓶中信、我不要難喝的咖啡廳、我不要書店也不要電影院。

 

     放過以前的林艾琳吧,艾琳?


     只見這個男人,伸出了手,擺到我面前。

     「我叫方小祖,可以交個朋友嗎?」一點點苦苦的笑容,輕輕的笑著。

 

 ※


      世界上,有一種人,千萬別跟談條件。


      因為他們油嘴滑舌、腦袋冷靜的分析那些對自己有利的條件、然後舌粲蓮花的來博取你的信任。


      這種人叫做商人。


      尤其最倒楣的就是,遇到那種沉府很深、完全摸不透他腦袋想的是什麼的?臉上總是微笑以待、底下卻會桶妳一刀的。

      這種叫做,黑心商人。

 

      這種人,千萬別跟他們交涉、更別說是交朋友了。

      因為你往往不知道,何時會被他手到擒來?還笑著幫他數鈔票呢?

 

      林艾琳阿,知道嗎?

          

===================================================================

 

陸陸續續都有收到一些支持琥珀創作的讀者來信支持!
(超感動的呀)


其中有讀者提到,如果可以以台語角度來寫台詞會更棒!
其實琥珀一邊寫都會一邊想像真實角色們來幫我演,所以台詞如果可以會近可能以台語方
式呈現。


只是....


琥珀台語真的很爛阿。(就是可以講但事很多音發不出來,很像外省人講台語這種腔)
指前有很認真跟客人講台語講完他竟然跟我說:你剛說什麼?可以說台語嗎?

整個只能傻笑?!


哈哈哈!
總之,如有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希望大家喜歡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