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IP病房,門口站了兩個保鑣,很明顯這絕對是方小祖的病房。

 

  「站住。」很襯職的,保鑣將艾琳擋在門外。

  「讓我進去,我要進去看方小祖。」艾琳的聲音很大,在醫院裡很顯眼。

 

  「抱歉,祖少需要休息,請明天再來。」保鑣冷漠的回應著。

 

  已經睡了嗎?

 

  「你們少爺……情況還好嗎?」艾琳有點慌亂的抓保鑣的手。「他很嚴重嗎?有嚴重到需要住院嗎?」艾琳焦急的聲音似乎帶點哽咽。

   保鑣帶著墨鏡,看不出他眼神中可以傳遞什麼訊息?

 

   只見保鑣稍微拉開艾琳的手。

   「這位小姐,你在這邊吵只會吵到祖少休息。」就像在教訓人一樣,保鑣態度兇狠說著。

 

   艾琳原本還焦急的手舉在空中,肩膀卻喪氣地垂下。

   一種無力感繞在胸前,一種無奈又著急的感受束縛著自己。

 

   「不然……你至少告訴我,你們家少爺有沒有大礙阿……」聲音從一開始的迫切變的幾近乞求……

    至少要安然無恙,我才能放心回去阿……

 

      

      忽然,那緊閉的門開了。

      一個穿著打扮一樣的保鑣站在門後。

 

  「進去吧,林大小姐。」是一個熟面孔的保鑣。

  「謝謝……」艾琳的臉上終於出現一點笑容,保鑣讓他進門後,緩慢的又將病房門關上。

 

 

 

  VVIP病房,理所當然的很豪華,華麗的沙發、精美的大理石桌,要不是有一堆醫療儀器,這大概會以為是在飯店。

 

  這偌大的病房內,空無一人。

  只有藥水味清楚的覆在鼻尖。

 

  艾琳朝著病床走過去,心跳不知為何的越跳越快?

  只見方小祖安穩的躺在那張病床上,閉著眼睛,就像是深深睡著一樣。

 

  臉上沒什麼血色,但他本來就是不是個有血色的人,只是搭配上這病房的場景,看起來就是有種揪心的感覺。

  她看了一下病床上的病歷表,一堆英文專業醫學術語她是看不懂,也無法隨便猜測到底現在是什麼情況。

 

  艾琳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看著方小祖。

 

  「方小祖,你躺在這邊幹嘛?」艾琳的語氣很柔和,柔到自己都覺得不適應。

  「你知道嗎?我聽到你說你住院了我有多緊張?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今天中午我打你太大力,你才被我害到住院的……」一邊說,艾琳雙手緊握。

  「可是你不是說你已經好很多了嗎?怎麼可以隨便被我打幾下就送醫院了……你自己說不會放我一個人的欸……」不爭氣的,眼淚滾出了眼眶。

  「你知道我最討厭說話不算話的人了……」雙手緊緊握著,頭低下,看見眼淚滴在自己手上。

 

  忽然,一隻蒼白的大手,蓋上了艾琳的手。

 

  艾琳抬頭,看見那個剛剛還深深睡著的方小祖微微張著眼睛看著她。

 

  「方、方小祖……」艾琳一臉緊張又喜悅的顯然在臉上。

 

  「我想說,我在睡覺旁邊為什麼一直有人在講話……還以為見鬼了……」聲音雖然虛弱,但欠揍的成分完全不減。

 

  艾琳馬上把被他握住的手抽起來。

  「說我是鬼?你想再被揍嗎?」聲音雖然暴跳,但臉上卻不見憤怒。

 

  「嗯……」小祖撐著自己身體,從床上爬起來。

  艾琳馬上去扶住他的身體。「你幹嘛爬起來?不是身體不舒服嗎?」

 

  被攙扶住的小祖,將臉轉向艾琳,臉上沒有戴著他標準的眼鏡,但眼神卻是只有方小祖才獨有的迷幻……

 

  「爬起來看看我的愛哭鬼阿……」聲音很弱,但很好聽。

 

  艾琳倒吸了一口氣,心臟好像不是自己的似的狂跳動著。

  「都這樣了還要開玩笑……」艾琳刻意將臉轉走,順便避開他那雙容易令人失神的眼眸。

 

  那隻冰涼蒼白的手沒經過艾琳的同意,就輕輕撫上他的臉蛋,將他轉過來。「我說過了,我的每一句話都不是開玩笑。」

 

  艾琳看著方小祖。

  那似曾相似的五官,卻不曾再令她想起他曾經熟悉的那個人,單就可以從這個專屬於方小祖的眼神可以知道,現在眼前這個人,就只是方小祖,不是誰的替身……

 

  「我……」艾琳不知道該說什麼?該說什麼才能繼續欺騙自己早就動的心?

 

  另一隻手也沒有經過同意撫上了臉頰。

  「這次,可以讓我把話說完了……」想起那昨天在休息化妝室就應該說完的話,卻莫名其妙一直被打斷……這下應該是逃不掉了……

 

  艾琳僵著身體,看著方小祖。

  方小祖雙手柔和的撫在艾琳的臉蛋上,看著艾琳……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看著……

 

  要說什麼?說要把話說完,但卻不講話了是怎樣?

 

  「方……」正當艾琳想要打破這尷尬的安靜之時。

 

  一張感覺乾澀的嘴,直接覆蓋了上來。

 

  那股藥水味,清楚的繚繞在艾琳的鼻間,那方小祖身上永遠夾帶著一點的藥水味,藉由嘴唇間的傳遞,清楚顯現。

 

  艾琳睜大了眼睛,眨了眨。

 

  一秒、兩秒、三秒……還不到三秒,艾琳瞬間推開方小祖。

 

  「喂!方小祖!你說要講完我,我才那麼認真要聽你講……你幹嘛……」艾琳的臉顯然灑上了紅色。

  「我就差這一句話沒告訴妳……」一邊說,方小祖又揉著自己胸口,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妳……」然後發出了痛苦聲……

 

      艾琳馬上湊上前去。「抱歉、我不是故意推你的……你還好嗎?要不要叫醫……。」

   還不懂艾琳說完,方小祖將臉一轉,又將一個吻啄在艾琳的嘴邊。

 

  艾琳馬上站起來,雙手摀著嘴。「方小祖……」

 

  「演技……不錯吧?」還是捧著胸口,方小祖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

  「演的?所以全都是演的?方小祖!你……你太過分了!」習慣性的,艾琳又準備一個掌風甩下來。

 

  但這次,居然被那個肢體動作永遠慢半拍的方小祖給接住了!

  方小祖抓著艾琳的手。

 

  「你這個人,害我一直為你擔心、還以為是我害你住院……你還是樣捉弄我……」一邊說,一股委屈卻忍不住地讓眼淚流了下來。

 

  一看見艾琳的眼淚,方小祖剛剛那股戲謔似乎有點跑掉。

  「那個……只有剛剛是演的,其他是真的。」

  「我不管啦!你就只是想看我輸給你,看我這麼沒用、看我……」還不給艾琳說完話,小祖將艾琳雙手一拉,扯進自己懷中。

 

  方小祖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緊緊抱著艾琳就怕她又把他推開一樣,將臉埋進艾琳的脖膀間。

 

  「是我輸了……是我輸給妳……我已經沒有招式了,死纏爛打我也做了、裝的雲淡風輕我也忍了,可是妳就是不願意承認妳對我的感覺,我真的沒轍了,剛好我下午不太舒服進來做例行檢查,才想說故意叫秘書說嚴重一點,看妳會不會承認自己在意我……」

 

  方小祖就是將自己的臉埋在艾琳身上一個勁的說。

  而艾琳被她緊緊抱住的身體,就在方小祖說完後,漸漸軟化下來。

 

 

  原來是這樣子嗎?

  從頭到尾,真正自欺欺人的,其實就是自己……林艾琳,是不是已經完全找不到理由說服自己了?

 

  他不是陳家寶,雖然他曾經那麼像陳家寶,但是現在旋繞在我們之間的一切都是方小祖和林艾琳的……

 

  那些爭吵、那些家族憤恨、那些糾纏、那些彼此間說過的一字一句。

 

  那些只屬於我們的回憶……

 

  原來,我早就不在意什麼陳家寶,我只在意方小祖你是不是在我身邊打轉……

 

  原來,我比我自己知道的,還要更在意你……更喜歡你……

 

  

  原來,是我輸了……

 

 

  「我阿公說……方小豬不可以……」艾琳,就在小祖那番感人肺腑的告白後,回了這一句。

 

  慢慢的,小祖將臉離開艾琳的身邊。

  他微微皺起眉頭看著艾琳……

 

  「還是要我多送幾個盆栽給林董?」

  艾琳看著方小祖,原本充滿複雜情緒的臉,瞬間笑了出來。

 

  「那你有幾條命都不夠啦……」艾琳笑著,好久沒有這樣笑著……

 

  方小祖看著艾琳,也笑了。

  他輕輕地拉起艾琳的手……

 

  「就算我只剩半條命,妳也不可以,再推開我了,知道嗎?」聲音真的很好聽。

 

  艾琳看著這個男人,不再是死皮賴臉、也不再是用乞求的方式說,而是用他大少爺的方式,命令般地說著。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肯定是繼續跟他槓上……

  但感受著自己砰砰不已的心跳,艾琳眨了眨眼,不自覺的噘了自己的嘴唇。「我知道啦……」刻意說的很小聲,但聲調是那麼甜。

 

   唇,這次是合拍的覆蓋上。

 

   少了剛開始的乾澀,多了一股剛萌芽的滋潤。

   愛情,或許很難……但,卻可以很勇敢……

 

   我愛你,方小祖。

 

 

  為什麼是妳?

 

  我問過自己這個問題非常多次?

  妳對我很差、對我很兇、把我排拒於千里之外,妳用一根根的刺包圍著自己,不讓任何人接近妳。

 

  但我後來終於了解了。

 

  因為在我剛認識妳的時候,那時候妳身上沒有任何刺,妳是那樣溫柔、那樣的為愛的人著想、那樣的迷人……

 

  後來妳因為我和他,妳再度用刺將自己偽裝,妳只是不希望自己再因為任何人而受傷……

 

  我懂……

  我也考慮過放過自己也是放了妳……

 

  但我放棄了好多次,最後總是敗在妳告訴我的那一句:「妳不會放棄我。」即便妳是對著陳家寶說的。

 

  愛情,真的很難……

  但,我想要比誰都還勇敢……

 

  我愛妳,林艾琳。

 

======================================================

 

這下總算是!

不再彎彎繞繞的兩人!

在醫院互許承諾啦(為什麼要在醫院啦!)

 

想來想去

總覺得醫院最適合兩個人了(喂!!!

 

也謝謝大家喜歡琥珀的文章!

至於大家有再敲的番外篇~~~隔幾天有空我會在寫一寫的!

謝謝這七年來所有對琥珀不離不棄的讀者

 

(既然都弄一個部落格,來把我寫過的文都放上來好了啊哈哈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魚
  • 好感動!!
    這兩天常來逛這裡,
    就是為了等心碎22啊~
    總算讓我等到了!

    不得不說,琥珀的文筆真的很好!
    不論是場景的描繪抑或角色的個性和說話方式甚至是劇情編排,
    都掌握得如火純青,太厲害了!
    艾琳和小祖之間的情感糾葛更是描寫得細膩、動人~
    讓兩人之間的劇情張力擴張到最大!

    印象中兩人的戲也滿多在醫院的啊(笑)
    所以在醫院定情也是很OK的!
    小祖雖然沒談過戀愛,但有時他也滿強勢、聰明的,
    一旦認定,絕不輕易罷手,
    記得有幾次都強吻艾琳啊=///=
    心碎之後裡的小祖也很會撩妹喔!
    說的話、做的事都別有含意,我喜歡(笑)

    時隔七年還能看到這麼棒的祖琳戀文章,真的好幸福,謝謝琥珀大!
    好崇拜你的文筆技巧,很適合當作家喔!
    謝謝你百忙中願意抽空寫番外文,
    我會很期待、很期待、很期待的!(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XD)
  • 寫完了就是給自己一個交代(很好
    謝謝小魚對琥珀如次肯定和給我這麼多鼓勵!
    我覺得寫文章最開心的莫過於收到這些給予支持的聲音!!

    想過一些到底要在哪結束這場戲?
    家外面的柵欄前?外面的咖啡廳?但最後還是給最適合方小祖的醫院(被說最適合醫院感覺滿慘der

    雖然說小祖兄是戀愛初體驗,但是天分極高,在加上擁有商場上的實戰經驗,不怯場敢勇於往前才是成功的不二法門!
    哈哈哈哈哈~真會亂掰!!

    時隔七年才寫完也很謝謝你們的不離不棄!
    另外翻外我也一定會有水波大的考驗(?)但絕對不是爛透了的天堂路
    (又讓我想到寶菲......)

    有機會我會寫的~~
    希望你們可以繼續支持~~

    amber0324 於 2018/04/23 19:52 回覆

  • 小魚
  • 天堂路真的是經典中的經典啊~
    那時批踢踢可說是一片罵聲
    記得後來艾琳還一一燒掉和家寶的回憶...

    請給小祖多一點考驗!
    最好難一點(喂)
    我會一直支持的! \ 0 w 0 /
    有空再寫就好,
    不要太大壓力啊~~

    好戲不寂寞
    好文有人讀

    好奇琥珀大是平常喜歡閱讀嗎
    您的文筆不知是如何練出來的?
    抑或是本身就有的天分(崇拜)
  • 那真是我最吞不下去的一段天堂路!
    編劇明明是要折磨寶菲,但被折磨的是觀眾阿阿阿阿阿(怒吼!!
    走完天堂路瞬間一到清流劃過~白帥帥~~從此幸福快樂
    我真是(翻白眼

    小祖的考驗當然是會有的(琥珀剛剛已經稍稍構思了一下下////
    如果有人看,琥珀有機會就寫(讀者難得要把握機會啊!!

    我...其實不喜歡閱讀欸(糟糕
    我記得一開始哈利波特出來時因為大家都太熱愛了,為了不被排擠我看了第一集,光第一頁我就看了好久....

    因為字太多我都會跳行....(想說欸欸這句剛看過了啊!
    所以我幾乎沒真正看完一本小說過...(唯一看完的好像是以前藤井樹的...我連書名都忘了,有紅斑性狼倉的##完全暴露年紀

    想以前我讀書都還要拿尺墊在每一行下面
    不然我也是都跳著看(所以成績都....

    曾經懷疑難道我本人是閱讀障礙?(認真
    只是很多天馬行空如果是自己逐一字句的寫出來,可能是一個字一個字自己用心感受過,所以才能夠靜下心來閱讀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什麼天分?
    但我真的天生就很會爭辯(欸?)
    所以特別會亂掰吧?哈哈哈哈

    謝謝妳的崇拜~~我真感動~~

    amber0324 於 2018/04/23 23: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