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啾啾──

    麻雀的聲音,清楚的繚繞大這屋牆外。

 

    抖動的嘴角,清楚地表現在那張美麗的臉蛋上,但她的表情不怎麼美麗。

    她站在大門口,只見自家的圍牆大門外,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高大卻顯得纖細的身形,穿著一身半正式的襯衫皮鞋,完全襯托一股適合他的斯文氣質,招牌的細框眼鏡懸在他高挺的鼻樑上,甚是好看。

 

   「方小祖!」氣沖沖地,艾琳也顧不得自己還穿著睡衣,衝到圍牆邊。

   「早安,艾琳。」方小祖一臉輕鬆的,伸出手來像艾琳打招呼。

  

    一手拉下方小祖打招呼的手。

   「現在是那麼輕鬆的時候嗎?我不是叫你不要來!」艾琳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一派輕鬆的方小祖。

   「但我答應了林董,不能失約。」一副理所當然似的,方小祖似乎完全忘記昨天晚上也答應了艾琳不會赴約。

 

   「你昨天答應我了,你說你不會來。」艾琳整個臉擠上前去,離方小祖的臉很近。

    只見方小祖伸出手,輕輕拍上艾琳的雙頰。

 

   「至於這個……之後我再讓妳懲罰,好不好?」聲音柔到令人覺得酥麻。

 

   什麼嘛!這個傢伙!

   他絕對是最奸詐的商人了!

 

   「方小豬你做什麼!」忽然一聲喝令。「放開我孫女!」是剛走出門來的林水波。

 

    二柱馬上衝過來拉下方小祖的手。

    「欸欸欸,我們大小姐的臉是你可以摸的嗎?」力氣有點大,他搋著方小祖的手腕。

    「你幹什麼?放開我們少爺!」而方小祖的保鑣箭步立馬上前,一人一邊拉下二柱的手。

 

    「現在是怎樣,帶人來嗆聲嗎?」二柱立馬回嗆。

    「不是,是誤會,他們只是盡責而已。」方小祖試圖解釋著,但怎麼聽起來像是再嘲諷?

 

     林水波走了出來。

 

    「方小豬,我是叫你自己來,你還帶人來,現在是不給我面子嗎?」很有林水波式的問候。

    「不是,林董,那都是誤會,他們確認我抵達後會遠離我,我不會讓他們靠近。」方小祖還是不疾不徐解釋著。

 

   「阿公!你不要故意找麻煩啦!明明是二柱先抓住他的手。」艾琳急忙得想為方小祖說說話。

    林水波稍稍瞥了方小組一眼。

 

   「不管現在是誤會還是六會,反正現在方小豬,你跟我走。」很有氣魄的,這樣命令著方小祖。

 

  走?要去哪?

  「阿公,你要方小祖去哪?」艾琳緊張地,看著穿著一身輕便的林水波,有種不祥的預感。

 

  只見林水波伸起腳,拍了一下他的運動鞋。

  「穿成這樣,當然要去爬山。」聲音是這樣蓬勃有朝氣。

  

  「爬……爬山?」聲音,是來是那個有點出乎意料的方小祖。

 

  所有人目光都移到方小祖身上,不,應該是移到那個穿著「一身半正式的襯衫還有那雙擦得發亮的皮鞋」的方小祖身上。

 

  「阿公!哪有叫一個剛出院的去爬山啦!」艾琳驚慌地扯開嗓門。

 

  只見林水波跟方小祖同時稍微瞇了一下眼睛,可能同時被艾琳的高分貝給嚇到了。

 

  「妳也小聲一點,現在才七點,是要把鄰居都吵醒喔!」林水波教訓了一下艾琳。

 

  「不是啊!阿公你!」

  「艾琳。」還不等艾琳繼續抗戰,方小祖伸出手拉住了艾琳的手,阻止了她。「沒關係,我去。」

 

  艾琳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個擺明要去赴死的方小祖。

 

  「等一下!方小祖!你現在跟我阿公去爬山,是想要心臟病發死在山上讓阿公直接埋起來嗎?」艾琳說著好像是一個很合理會發生的事情一樣?

 

  方小祖看著艾琳,又看了林水波一眼;他推了一下眼睛,雙手輕輕攙住艾琳的手。

 

  「艾琳,首先我已經沒有心臟病了,我開刀過了,所以我不會因為心臟病死在山上;再來,如果我真的昏死在山上,我相信林董會幫我叫救護車而不是直接埋掉我。」方小祖說回應著更顯得合理的分析。

  「這很難說喔!」二柱雙手插在胸前,一臉跩。「我們董欸的氣魄可是不減當年,尤其是你這個像陳家寶的,看到你的臉,董欸很有可能一口氣就把你種掉了。」

 

  「二柱!」艾琳轉過去狠狠瞪了二柱。

 

  「好啦!不要五四三那麼多廢話,現在方小祖你到底有沒有要跟我去?」林水波不耐煩地問著。

 

  「不行……」「我去。」方小祖馬上截斷艾琳的話,然後伸出手輕輕地握住艾琳的手心。

 

  接著緩緩地將臉靠近艾琳的耳邊。

  「我早餐想吃班尼迪克蛋加兩片丹麥吐司,還要熱拿鐵不加糖。」輕柔的氣音環繞再艾琳的耳邊,一陣酥麻感從腳底抖到頭頂。

 

  然後方小祖放開握緊艾琳的手,走到林水波身邊,作勢要捲起襯衫的袖子。

 

  「林董走吧。」聲音依然不溫不亢。

  然後頭也不回地坐上林水波的車離開。

 

  留下站在原地被剛剛那股酥麻感繚繞的艾琳……

  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二柱站在艾琳旁邊,看著那個感覺怪異的大小姐。「大小姐剛剛方小祖是跟你說什麼?你看起來心情很差。」

 

  艾琳瞪了二柱一眼。

  「不要問,你會怕!」然後用力地哼了一聲,轉身看了方小祖身邊的保鑣。「發什麼呆,還不跟上去!」

  只見保鑣對著艾琳點點頭,也馬上開車緊跟在後。

 

  二柱看著原本熱鬧的大門口前瞬間冷清,搖了搖頭。「我看那個方小祖,這次是凶多吉少了……」順便發出嘖嘖嘖的聲音佐證。

 

  一掌風瞬間打了下來!

  「不要隨便講話啦!有時間在這廢話還不快去準備早餐!」艾林惡狠狠的對著二柱罵著。

 

  艾琳雖然是女生,但完全沒有減少力道的掌勁是很可怕的,連二柱這種每天都在鍛鍊身體的身體也是感受到火辣的疼痛。

 

  「噢……要買什麼大小姐……」當然他也不敢有任何怨言。

 

  「丹麥吐司、班尼迪克蛋、拿鐵總共兩人份,阿公幫他準備跟平常一樣就好,你自己隨便買啦。」即便生氣,艾琳似乎也沒有忘記剛剛方小祖在他耳邊的囈語。

  「等一下大小姐,你確定買這麼多你們都會吃嗎?」二柱似乎對於食物有一種陰影。

 

  「不然買來給誰吃的?」艾琳沒好氣地問。

  「嗯?很難說喔!昨天晚上我被董欸逼吃掉兩人份的晚餐還有三人份的滷味,今天早上起來我胖了1.5公斤欸,這樣我要多做200下伏地挺身還有仰臥……」二柱滔滔不絕的唸著。

 

  「等一下。」不給二柱發完牢騷,艾琳想到什麼似的。「等一下,你不要買現成的好了。」

 

  「什麼?」二柱不解。

  「反正班尼迪克蛋還有吐司,上網查一下做法應該很簡單,咖啡也是泡一下咖啡就好了……」艾琳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大小姐,你該不會要親手做早餐給方小祖吃吧?」二柱似乎一眼就看穿了。

  「要你管喔,還不快去買蛋還有吐司!」艾琳說完刻意轉過身,想隱藏自己被看穿得滿臉通紅。

 

  「等一下大小姐。」二柱又叫住了艾琳。

  「幹嘛?」

 

  「那董欸要吃的稀飯還有那些配菜呢?也要自己做嗎?」二柱不虧是林水波忠心的部下。

 

  艾琳皺起眉頭,似乎在思考……

  「阿公的買現成的就好了啦,時間哪有那麼多,我要去查怎麼做班尼迪克蛋了,你快去買!」艾琳嚷嚷著,然後關了門走進去。

 

  留下二柱站在門外搖搖頭。

  「果然,嫁出去的女人,就是潑出去的水……」一邊搖著頭,二柱出發去買那些做早餐的材料了。

 

 

  氣喘吁吁。

 

  不要說爬山了,我連走路走超過十分鐘都會喘;以前是身體不允許,現在是即使手術後還是盡量維持身體不要過分勞累的狀態,才能讓身體盡量保持在最佳狀態。

 

  而且最慘的是,我腳上那一雙皮鞋。

 

  別說爬山,我連進辦公室都覺得太咬腳,誰叫今天為了特地來拜訪林董,害我想說要穿著正式一點……特地拿這雙鞋出來。

  但是再痛苦,勢必也得忍下去……

 

  「你還可以吧?」關心,是來自於一旁那個臉不紅氣不喘的林水波。

  「可、可、可以、」喘氣,是來自於看不見臉色有多蒼白的自己。

 

  林水波挑了一下眉毛,走到一邊的石頭斜坡上稍稍靠著。

 

  「這裡坐一下,再不給你休息,真的要幫你叫救護車了。」一邊說,林水波拿起水喝了一口。

 

  看著林水波喝著水,我也跟著吞了一口口水。

 

  「要喝嗎?」林水波把那瓶水遞到我面前。

  「不、不用了。」但是我沒辦法喝人家喝過的東西啊。

 

  「你們這種富二代,就是不懂得適應艱難環境,你就渴死吧。」林水波搖一搖頭,又大口的將水喝下。

 

  是嗎?

  林董說的或許正確吧?

 

  雖然我身體不好,但的確從小在物質生活上是養尊處優,別說和別人共用水瓶,即便是不夠溫熱的水放到我口裡我可能還會要求傭人重新換一杯。

  但我想,沒什麼是不能改變的。

 

  我伸出手,輕輕接過林水波的水。

 

  「林董。」我看著那瓶水,眨了下眼睛,又推了一下眼鏡。

  「幹嘛?」林水波看著我。

 

  我看著水,那平靜的水面因為我手的震動激起一些震盪。

 

  「我姓方,我爸爸是方黑龍,我妹妹曾經狠狠傷害過你的孫女,我的家庭不是什麼正派的財團,我身體不好,我城府有點深……」就像是再細數自己的罪過一樣,我只是用著自己一如往常的平淡語調說著。

 

  然後我抬起頭,眼神對上林水波。

 

  「這些都是我不會否認的過去,但是從遇見艾琳之後,我想變成更好的自己……雖然我依然姓方,依然是方黑龍的兒子,那些過去不會消失,但是未來,我會去改變。」堅定的口氣,我一說完,轉開水瓶,一口口的喝下。

 

  水,順著喉嚨滑落。

 

  咕嘟──咕嘟──

 

  一種清爽舒暢感隨著水灌落全身……我想這大概是所謂的,重獲新生了吧……新的人生,就從喝下別人的水開始,也是挺不賴的。

 

  「你以為演講一下就可以讓我接受你嗎?」林水波無情地打斷了我內心的清爽感。

 

  「嗯?」我看著林水波。

 

  「不管你是方小豬還是方小狗,只要是你,就不可以。」林水波搶過我手上的水瓶。

 

  我看著林水波,或許,我可以了解他的擔憂是什麼……

 

  「林董。」 我伸出手,拔下了我臉上的眼鏡。

 

  林水波只是稍微偏過臉來,沒有直接看著我的臉。

  

  「我的雙眼皮有時候會因為睡不好變成三層眼皮,我的鼻梁有一點偏左邊,我的嘴巴沒什麼血色,當然我的皮膚也是比較蒼白……」我說著自己臉上的特徵。

 

  「你是在說什麼?」對於我無來由地說著自己的臉,林水波轉過頭來看著我。

 

  「仔細看我的話,你看我的眼球比較偏淺咖啡色,而且我有耳洞……」接著我將眼鏡帶回自己的臉上。

 

  「因為我是方小祖,不是陳家寶。」語氣中,除了肯定,還帶有一點怒氣。

 

  其實我也受夠了。

 

  受夠了全部的人都把我當成陳家寶的替代物,沒錯,我們的確是很像,所以當初我才有機會靠近艾琳接近她、欺騙了她,但再看仔細一點,我們其實一點都不像。

 

  我有的細心是他沒有的、我有的才氣是他沒有的,我有的未來還有前瞻性也是他沒有的,最重要的是,我對艾琳的心是他不配有的。

 

  「我是方小祖,對艾琳來說,陳家寶不過是一個長的很像我的前男友而已。」這才是我認為的。

 

  我看著林水波,只見林水波臉上的情緒,我自己解讀成從疑惑,到眉頭深鎖,到覺得無奈,然後他打開那瓶水,也順口喝了下去。

  就像我剛剛再為自己人生重啟的清洗儀式一樣,我想林水波大概也要重新洗滌一下自己的想法了……

 

  「明天,一樣七點集合。」然後,喝完水的他是這樣說。

  「嗯?明天嗎?」等一下,我以為照我的盤算,他會有點心軟,然後開始嘗試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我和艾琳來往才是……

 

  「不然你以為你再演講一下我就會饒過你嗎?」沒想到,薑還是老的辣。

 

  「不……我知道了,明天我會記得穿運動服的。」算了,他山之石,總有一天能夠鑿開……

 

  沒有一蹴可幾的成功,更何況還是我這種背負著前男友原罪的愛戀。

 

  至少,我明天記得要帶水壺還要穿運動服,也算是一個很大的進展了。

 

 

  我推了一下眼鏡,只能故作冷靜的這樣想著……

 

  未來,似乎還很遙遠。 

 

======================================================

 

原來二柱胖了1.5公斤(筆記)

艾琳真的是永遠都摸不透城府很深的方小祖阿阿阿阿

都要被埋起來了還點什麼班尼迪克蛋!應該點蘇州賣鴨蛋才對(欸

 

然後我特別喜歡方小組跟水波大這一段。

因為特別用了方小祖視角,可以把他內心無限的OS寫出來

不然不這樣我想我這個作者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這樣(到底城府有多深。

 

關於到底是方小祖像陳家寶這件事,我個人覺得我深為天之驕子(?)的方小祖,肯定超級不爽!

拜託我人生勝利祖,要也是他像我,憑什麼都說是我像他?

他不過就是一個乘龍快婿然後拍屁股遠走高飛而已~

 

就是這股自己意識高的氣魄,才是霸氣總裁方小祖

(總裁系列要開始了嗎?

 

總之,有人看我再寫哈哈哈哈

好期待下一集艾琳親手做的早餐(誰要打賭會不會火燒廚房?

 

謝謝大家觀賞文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魚
  • 琥珀大~請繼續寫下去啊,我一定大大支持!

    琥珀大筆下的方小祖完全原汁原味不走鐘,
    好喜歡他的個性,這才是真正的方小祖啊~
    遙想當年後來因編劇的腦殘在小祖身上常看到家寶2.0的影子(怨念)

    和水波大的那段對話也很有方小祖式的思考,
    的確,一直以來大家都說小祖像家寶,
    可是其實沒有人會希望自己老是被說成他人的替代品,
    方小祖的智慧、貴氣、才華和真心在陳家寶身上是沒有的,
    所謂''像''也只是那張臉而已,
    其他的都是屬於方小祖獨有的特點,模仿不來。
    所以我也很喜歡小祖說的那句''因為我是方小祖''
    生氣的好啊,是該生氣XD
    和水波大承認自己的一切那裡也很棒,
    不推託、勇於面對,同時也表明自己的立場心情,

    ''因為艾琳,我想要變成更好的自己''
    方小祖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人,
    但因為艾琳,他願意也一直在試著努力讓ˋ自己改變,
    說的好啊!
    雖然對水波大來說這就要把他寶貝孫女追走可沒這麼容易~
    現在想想如果冠霖哥當時檔期夠,
    就可以多看一點祖波對手戲了(嘆)一定很有趣!

    艾琳要二柱買早餐材料要幫小祖做早餐那裡也很好看,
    心裡最在意的人__早餐要用做的,
    心裡覺得重要的__早餐要用買的,
    心裡覺得普通的___早餐要怎樣隨你XD
    也難怪二柱要搖頭了哈~
    我看二柱乾脆用跑的去買早餐和材料好了,
    可以再多瘦一些以免後續又被林氏祖孫餵養變胖哈哈~

    小祖的那句「不是,是誤會,他們只是盡責而已。」
    表現得不卑不亢,即使踩在林家地盤上,
    不得罪對方但也懂得保護下屬,
    不是一味討好或選擇退縮,
    而是堅定的站穩腳步,好讚!

    面對艾琳這個例外,可以為她做許多的改變,
    但心中還是有一把尺存在,
    即使不聽艾琳的話,照著自己的決定走,
    也看得出來他還是很在乎艾琳,
    只是換一個方式達成他自己的目的,
    真的如他所言是個有城府的商人啊~
    但這個商人就是很有魅力讓人無法討厭他,
    甚至容易掉進他製造的迷幻漩渦中,
    這就是方小祖吧(笑)

    好期待下集艾琳做早餐喔!
    就算是暗黑料理對小祖來說也是五星級米其林吧~

    再次謝謝琥珀大,我發現這篇有比較長耶,看得好滿足!^ ^

  • 看見小魚兒的超長留言心得琥珀也看得好滿足啊~~
    (我想創作就是最期待得到讀者想一起討論的感覺了~灑花

    我覺得讀者最棒的地方在於
    可以解讀筆者每一句話每一個詞的感受
    每個人的想法雖然不一定會一樣
    但卻會帶給別人看文的另一種觀點跟出發點

    我想這也是寫作的人期待的火花(放煙火啦!!!

    其實有時候寫一寫
    總是會感到一點點疑惑
    其實,小祖是一個城府深的商人無誤
    但當初大家會陷入這對CP就是因為小祖的公主反差萌
    (但當初的反差萌是因為基於對艾琳的愧疚)

    所以當拿掉愧疚重新開始後
    慢慢將小祖寫回正軌後,又擔心少了一開始的病嬌公主的感覺
    (小祖:明明我一直都是詮釋霸氣總裁,病嬌公主都是你們在說的

    反正不管病嬌還是總裁...絕對不可以是家寶2.0就是了....

    哈哈其實我寫文章也沒在管文章長短
    寫到一個我覺得可以就好(富奸
    所以不小心寫多了也是很有機會的

    接下來艾琳黑暗料理界的對決即將展開
    消失的醬汁該怎麼拯救總裁!
    讓我們看下去

    amber0324 於 2018/05/08 20:44 回覆

  • 小魚
  • 琥珀大的祖琳文總是很能引發我的共鳴~
    所以常常不知不覺心得就打很多哈哈,
    誠如您所說,能夠這樣互相交流、分享觀點真的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我覺得寫文章的人厲害的地方就是能夠透過文字,
    將他心中所想像的畫面豐富、完整的呈現給讀者,
    其中更厲害的就是牽引出讀者內心喜怒哀樂的各種感受。
    所以對我來說,您的祖琳文就帶給我這樣的感受喔!
    但是希望琥珀大不要有壓力嘿,
    自然寫、快樂寫就好!

    小祖在遇到艾琳前的確不曾展示他嬌弱(?)的一面,
    我也認為他當時對艾琳的反應會那樣,
    確實包含愧疚和自己身體也才剛好沒多久,
    現在既然解開心裡那個結又戀愛中,
    當然要漸漸找回原來方小祖的行事作風囉!

    附帶一提,獵人真的很好看~~
    所以富奸常讓我很難過但同時又佩服他,
    每一次構思出的故事情節其世界觀和資訊大得驚人啊...
    尤其其人設之設計也是很有意思!
    我還走在等待復刊的路上~
  • 謝謝小魚每次都可以給我的文章一個好的評價~
    有你真好~~~

    其實有時候寫文章到最後
    真的往往會有一些惰性
    尤其是靈感忽然離家出走時,寫一個字卡一個字
    莫名自然就忽然棄文(我之前沒寫完大概就是這樣種狀態)

    所以滿理解獵人的作者哈哈哈哈
    說實在的,當你累積出一堆觀眾
    你不想放棄這一塊,但是你又很厭惡一直重複畫這樣的內容這樣的劇情...所以真的只能給作者時間了
    (但其實真的也拖太久了!!!!他之前不是有說要繼續連載嗎?)

    說到小祖的行事作風,現在似乎漸漸把他塑造成我自己想要的樣子
    希望不會太偏離原本小祖的設定和中心思想~

    其實雖然這是腦補文
    寫久了真的會私心把這些角色人物變成自己的
    寫出感情真糟糕(哈哈哈哈

    希望小魚可以繼續鎖定!!

    amber0324 於 2018/05/08 22:53 回覆

  • 訪客
  • 推樓主大大更新番外!有更新就支持 題外話:小祖咖啡應該都喝美式不加奶精不加糖吧 哈哈哈,實在是因為祖琳的剪輯看的超不多能倒背如流了
  • 謝謝你的留言支持!有留言都超開心的!
    至於小祖為什麼要點拿鐵⋯⋯
    顆顆顆,下一回告訴你~啦啦啦
    我也很希望有忠實的祖琳粉和我說哪邊不太合理喔!(畢竟好多年前了,細節也很多會忽略)

    但三立的編劇可能自己都會忘記自己的設定了哈哈哈哈!也謝謝你特意和我說小祖愛喝美式(但這邊拿鐵是有原因的)

    amber0324 於 2018/05/10 01: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