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不敢置信,我看著出現在我們家客廳的那個人。

  「早安。」聲音,那樣好聽。

 

  我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鐘,指著七點整。

  「你為什麼又在這?」我的聲音有點顫抖。

 

  只見那個高大的身影一臉輕鬆的看著我,指著自己身上一身輕便的運動衫。

    「來爬山。」然後淺淺笑了。

 

  好看的臉又試圖讓我分心,但是很容易因為小事就憤怒是我的習慣。

  「方小祖!」我緊張地跑下樓梯,站在他面前。「你為什麼又要來?」

 

  「林董約我,我一定得赴約。」他居然一副理所當然地回應著。

  「阿公他只是要捉弄你,你不會跟阿公說要開會要忙新城的事嗎?」氣急敗壞的,對於總是把自己推入土裡的方小祖覺得心急。

 

  方小祖忽然將身體靠向我,嘴巴貼在我耳邊。「妳以前也一直捉弄我,我也沒找藉口逃避阿。」又是一陣酥麻傳向全身。

 

  這傢伙為什麼老是喜歡用著好像是在嘲諷但聽了又覺得心跳加速的話……

 

  「幹什麼!還不快分開!」忽然,林水波的聲音阻斷兩人間的距離。

  緊張的,我馬上彈開,看著從房間走出來的阿公。

 

  「阿公早安。」然後黏到阿公旁邊。「阿公你今天又要運動喔?為什麼又叫方小祖來。」

  「嗯?不只今天,以後每天,他都得來和我運動。」林水波的口氣跟態度,都表明了他絕對會執行到底。

 

  「阿公,你每天都有在運動,但是方小祖每天要處理那麼多事,還要一大早陪你運動,這樣子會太累啦!」我又急著向方小祖求情。

  「我就是要讓他知難而退,要他知道我林水波的孫女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得到!」阿公指著方小祖大聲罵著。

 

  「可以有機會一起和林董運動,我也覺得是我的榮幸。」方小祖很熟練的官腔說著。

      「榮幸?我看是我的不幸啦!」阿公大聲咆嘯。「要不是艾琳一直為你求情,我早就直接拖你去山上埋起來了,還要浪費時間在這邊跟你爬山!」

 

  「我知道,林董你對艾琳的愛是無法隱藏的,我也知道你對我很多不滿,但我不會放棄艾琳,我會繼續努力。」就像是演講一樣,方小祖流暢地說出那一字一句。

  「我聽不下去了!快點出發了啦!阿鴻山勒?」阿公忽然叫了叔叔的名字。

 

  「我在這。」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樓梯上的叔叔,出聲了。

 

  方小祖一看見叔叔,整肅自己身體,輕微的點了點頭。「叔叔你好。」

 

  只見叔叔露出他招牌的嫌惡臉龐。「誰是你叔叔?」語氣跟態度還是一貫的冷漠。

 

  「叔叔!」我緊張的看著叔叔。「你不要跟阿公一樣都要故意找小祖麻煩啦!」

  依美姐這時也從樓梯上下來。「不是啦,艾琳,你叔叔是太久沒一早去運動了,還沒睡飽。」

 

  叔叔看了依美姐一眼,依美姐對我笑了一下。

 

  「好了!今天男人組去爬山,女人組來準備早餐吧!」很有朝氣的,依美姐拍擊手掌這樣說著。

 

  「所以……我今天要跟林董和叔叔一起去爬山嗎?」剛剛語氣還顯得自信的方小祖,忽然多了一股畏懼。

 

  「懷疑啊?」叔叔看著方小祖。「如果要放棄現在還來的及。」叔叔轉了轉自己手中的戒指,擺明就是在激方小祖。

 

  方小祖看了我一眼。

 

  「出發吧。」然後搖了搖手中的水瓶,「今天我可是準備好了。」

 

  即便方小祖每次都表現出一副很有信心的模樣,但是同時跟阿公還有叔叔一起去,我真怕他沒死也半條命……

 

  看著他們一起出了門,依美姐走到我身邊來,勾起了我的手。

 

  「放心吧,妳阿公和叔叔,這一年多來收斂很多了,方小祖的改變他們也看在眼裡,不然他們也不會只是約他去爬山,可能會帶他去吊橋邊推下去。」

 

    帶去吊橋......依美姐微笑說著好像是很有可能會發生的話似的,而且根據我對阿公還有叔叔的了解,他們真的很容易因為一點小事就爆氣,尤其是方小祖常常會語出驚人,如果真的不小心惹怒……

 

  「好了艾琳,我們先來準備早餐吧……」依美姐似乎想轉移我的擔憂。

  「等一下依美姐!」我喘了口氣。「早餐可能先麻煩你了,方小祖請你幫他準備美式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精,其他的跟我們一起吃就好。」

 

  「妳不一起準備要去哪?」依美姐緊張的看著我。

  「我要去,暗中保護。」斬釘截鐵地,我說著。

 

  沒錯,與其在家擔心他會不會遭遇什麼不測,還是在後面偷偷觀察以便隨時行動!

 

  我的男人,我要自己保護。

 

 

 

  氣氛感覺有一點尷尬。

 

  方小祖走在兩位長輩後面,臉色似乎已經有點發白。

  氣喘吁吁的,與其說是爬山,不如說是登高大賽?比起昨天只是走一些階梯步道,今天根本是直接跳級,一直往高處走。

 

  「我說鴻山,是要到了沒?」聽起來,林水波也有一點喘。

  「快了,就在前面。」但林鴻山到是面不改色。

 

  他們到底是在說什麼?感覺像是已經計畫好一個目的地要帶著自己去一樣?方小祖即便內心升起了上千萬的擔憂,但還是只能硬著頭皮走。

 

  「到了,叔叔。」林鴻山停下腳步,指著那爬坡的結尾處。

 

  方小祖喘著氣,睜大眼睛,看著他們所指的目的地。

 

  「這是……」方小祖聲音很喘,而且驚慌。

  「瞎了嗎?這是吊橋!」林水波大聲斥喝著。

 

  方小祖吞了一口口水。

 

  「我知道這是吊橋,但我們為什麼要來吊橋邊?」聲音似乎顯得顫抖。

  「為什麼?要帶你來欣賞優美的風景。」林鴻山輕蔑的笑了一下。

 

  「看風景?」方小祖緊張的用眼角看了一下吊橋旁,很明顯那高度是自己完全無法用正眼看的高度。

  「讓你看看,山有多高?水有多深?」林水波說著,走到方小祖旁邊,拉起他的手。「怎麼樣?不是說為了艾琳,什麼困難都會克服?」

 

  「林、林董……」用手撥開了林水波的手,即便到現在自己還是不習慣被碰觸。「我是說可以我會克服,但是……吊橋我真的……」

  「真得怎樣?難道你是怕我們把你推下去嗎?」林鴻山用悠悠的口吻說著,一副就是沒錯我們就是準備推你下去的態度。

 

  「我相信林董跟叔叔你……應該不會對我這樣……」方小祖吞了口口水這樣說,一滴滴的汗珠滴了下來。

  「我看你臉色那麼蒼白,你不會有什麼懼高症吧?」林鴻山似乎說出了方小祖的弱點。

 

  方小祖眨了眨眼,腳往後退了一步。

 

  「我……我的確、的確有很嚴重的懼高症,所以我真的沒辦法……陪兩位一起看風景……」

  「哼!你這個方小豬,真的比一個女人還不如,不是膽小就是力氣小,現在還說自己懼高症,我實在不知道我們艾琳是看上你哪裡!」林水波憤怒的嘲諷著方小祖。

 

  「好啦,叔叔,不用跟他廢話那麼多。」林鴻山朝方小祖走了一步。「就是知道你有懼高症,我才刻意帶你來考驗你。」

  「考驗……」方小祖的聲音好像越來越顫抖。

 

  「你只要可以單獨自己走完這座吊橋,算給你通過第一關。」林鴻山還是悠悠的說著。

  「要我……單獨……走完?」冷汗一直不停地冒出。

 

  「不然要我們兩個扛轎子送你過去嗎?」林水波大聲咆嘯。

  「不、不是……」方小祖看著眼前兩個長輩,擺明了今天他們是刻意準備好要刁難他……要他知難而退,要他不要再出現在艾琳面前……

 

  艾琳……

  為了艾琳,我應該要狠下心來……

 

  死神我都不怕了,高度一定也可以戰勝的……吧?

 

  事實證明,高度感覺比死神還要難對付。

 

  站在吊橋的起點處,那吊橋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雖著山間的風,吊橋會隨之晃動,仔細看,還有幾塊板子不見了……

  普通人看起來或許是一般的吊橋,但對方小祖來說,根本就是一座奈何橋。

 

  腳,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還在等什麼?方小豬,還不快過去。」林水波大聲咆嘯著。

  「不然你就承認辦不到,放棄艾琳回去當你方家大少爺就好。」林鴻山拿起手帕擦了一下自己臉頰邊的汗。

  「還是你要我推你下去!」林水波一個腳步準備往前。

 

  「不用!」方小祖大聲阻止了準備往前的林水波。「我自己走就好了……」聲音越說越小聲。

 

  吞了一口口水,方小祖閉起眼睛,緩慢舉起他不聽使喚顫抖的腳,停在半空中一直不聽使喚的無法放下……

 

  方小祖,商場上的廝殺爭鬥你都沒在怕了;和死神爭搶生命你也沒有輸,你不能輸在懼高症上面阿……

  嘴邊一直喃喃自語,方小祖正打算強迫自己放下那隻腳,忽然間,流滿手汗的手心,傳來一陣溫熱。

 

  一隻柔嫩纖細的手,緊緊的握住了方小祖的手。

 

  方小祖全身震動了一下,他張開眼睛,看著那個不應該出現,但卻出現在他身邊的身影。

 

  「艾琳?」方小祖聲音好像是得到救贖那樣,聽起來有些喜悅。

 

  是林艾琳。

  就在方小祖打算硬著頭皮走出去的那刻,艾琳衝了出來,一手握住了方小祖的手。

 

  艾琳看著臉色已經慘白的方小祖,微微彎起眼睛,展現那林艾琳獨特的笑容。

 

  「小祖,不要怕,我在這。」這一句,大概是方小祖這輩子聽過最有力量的話了。

 

  方小祖,或許你就像個女人一樣身體弱、一堆弱點,但是你真的很好運,遇到那一個不顧一切,願意陪在你旁邊的女人。

 

  「艾琳阿!妳怎麼偷偷跟我們來!」林水波氣急敗壞地對著艾琳大喊。

  「因為我真的不放心放小祖跟阿公還有叔叔一起來,而且依美姐還跟我說到吊橋什麼的,我就更放心不下!果然你們還是想要捉弄他!」艾琳對著林水波回應。

 

  「欸,你是不是有跟依美說我們今天的計畫?」林水波一臉被抓包的臉,偷偷在林鴻山身邊咬耳朵。

  「可惡,忘了還有依美……」林鴻山也皺著眉頭,但他的確沒料到依美居然會直接跟艾琳說。

 

  「你看你看!阿公跟叔叔你們明明已經說要收山,結果還是這樣子恐嚇別人!」艾琳大聲嚷嚷著。「要不是我出現,你們是不是打算等一下推他下吊橋!」

 

  方小祖忽然皺起眉頭看著艾琳。

  「他們不是開玩笑嗎?真的會推我下去?」即便自己商場鬥爭是身經百戰,但這種流氓式的殺人方法自己還真沒有親身體會過。

 

  艾琳緊張地靠近我身邊。「你不要說話啦,等一下阿公以為你在挑釁他,他真的會推你下去。」手還是緊緊牽著方小祖的手。

  「艾琳,反正這是我給他的考驗,他只要可以走過去,我保證少找他一點麻煩!」林水波說著。

 

  嗯?只是少找一點麻煩嗎?

  看來自己獲得同意的那一天,好像還滿遙遠的……

 

  我拉了一下艾琳的手。

 

  「我會走過去的,林董。」方小祖勉強笑了一下。

  「等一下!」艾琳阻止的喊著。「讓我陪他走過去,阿公。」斬釘截鐵的說著。

 

  「嗯?是小朋友校外教學喔!還要老師牽著不要跌倒嗎?」林水波大喊。「他只能自己走過去,不然這輩子不要想再見到妳。」

 

  「阿公!」艾琳急了,想上前去跟林水波理論。

 

  忽然,原本要往前的身體,被一雙大手一拉,一個反作用力被拉回來,一個回身,臉直接湊近在方小祖的面前。

  鼻尖碰著鼻尖,臉色還是顯得慘白的方小祖,雙手捧上艾琳的臉。

 

  「可以了,我有勇氣了。」聲音輕柔的,輕輕說出。

 

  艾琳眨了眨眼睛,看著眼前那個方小祖,墊起腳尖,一個吻直接貼上方小祖的唇。

 

  眼鏡有點擋路,但是擋不住滿滿的勇氣。

 

  「欸!你這個方小豬!」林水波馬上上前去把兩個人拉開。「每次都在我前面吃我孫女豆腐,我真的要把你推下去!」

  「阿公!」艾琳拉住林水波,然後擋在方小祖前面。「你如果把他推下去我就跟著跳下去喔!」

 

  「艾琳妳!」林水波瞪大雙眼。

 

  咿──拐──

 

  忽然,一陣爭吵聲下,從後方傳來向是吊橋繩索發出的聲音。

  方小祖,抓著繩索,踏出步伐了!

 

  對很多人來說,或許這一步很簡單,但對於有著嚴重懼高症來說的方小祖來說,就跟阿姆斯壯登月球一樣值得恭喜和喝采。

 

  「小祖,要不要我陪你走?」艾琳有點緊張。

  只見方小祖雙手抓著繩索,聲音有點顫抖。「不用,我答應林董要自己走完。」然後,跨出了第二步。

 

  正所謂,只要勇敢跨出第一步後,後面就沒什麼好怕的。

  雖然這句話說得有點太志得意滿了,但方小祖最終還是完成了林水波還有林鴻山的考驗。

 

  花了大約四十三分又五十七秒。

 

  林艾琳拿著扇子幫林水波搧著風,看著那大約還有五步就可以回到原點的方小祖。

 

  「我真是生眼睛沒看過這麼懦弱的人!」林水波怒喊著。「一座短短的橋要走快一小時!還要我們在這裡曬太陽!」

  「阿公,人家肯為了我去嘗試了,你應該要鼓勵而不是找他麻煩。」還剩三步。

 

  「我看妳眼睛真的是沾到屎,先是陳家寶,再來是這個方小豬!」沒好氣地林水波又提到陳家寶。

  但艾琳到是沒什麼反應,站了起來,朝方小祖跑去。

 

  「小祖,恭喜你成功了!」他伸出手攙扶住那個臉色慘白的方小祖,方小祖一踩到吊橋與陸地的交界處後,一身癱軟的倒了下來。

  「艾琳,我……我成功了……」但是看起來已經快要昏過了的樣子,倒在艾琳懷中。

 

  「小祖……但是你臉色不太好,要不要去醫院……」艾琳緊張的問著。

  「沒關係,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方小祖按著自己的胸口,覺得疼痛感襲來。

 

  「好,我們就在這邊休息一下。」艾琳抱著方小祖,方小祖原本緊皺的眉頭,似乎漸漸放軟了。

 

  而在一旁的林鴻山走到林水波旁邊。

 

  「叔叔,我看你現在要把他分開,只有兩個方法。」林鴻山又擦了一下汗。

  「什麼方法?」

 

  「等艾琳不注意把他推下去,讓他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林鴻山冷冷地說著。

  「鴻山啊!我們已經金盆洗手了,而且這樣不就變成第二個陳家寶?還要艾琳再等方小豬五年嗎?」林水波沒好氣的說。

 

  「不然,就是把艾琳關起來,讓他不能出家門一步,關個幾年,方小豬應該就娶別人了。」林鴻山悠悠的說著。

  「你當艾琳是三歲小孩喔?我看她一天都關不住,還關個幾年!你的方法都很爛!」林水波沒好氣的說著。

 

  「不然只剩最後一個方法了。」林鴻山從石頭上站了起來。

  「什麼方法?」

 

  「讓她們在一起。」然後默默的,林鴻山開始往山下的方下走去。

  「喂!鴻山啊!」林水波不理解林鴻山幹嘛講一個他最不想選的路,起身也準備要往山下去。

 

  「你們兩個起來了啦!還抱!再抱我叫二柱把你們兩個直接推下去!」指著那邊還抱緊緊的艾琳和方小祖,林水波哼了一聲準備下山了。

 

  看著林水波和林鴻山都走離開了,艾琳轉過頭看著懷裡的小祖。

 

  「你還可以走嗎?」擔心的問著。

  「不行。」說著,方小祖把艾琳的手拉緊。「我要再躺一下。」

 

  艾琳笑著看著在她懷裡耍賴的方小祖,和平常看見的形象完全不一樣的男人,沒有難以理解的城府、沒有令人膽戰的腹黑,唯一僅存的,是只想獨佔這僅有的相處時間的男人。

 

  幸好自己今天有跟來,幸好自己再他身邊陪著他。

  艾琳內心是這樣慶幸著。

 

  「方小豬!你再不走你一輩子都別想走了!」只是,難得的獨處僅維持不到幾分鐘就被折返回來的林水波給打斷了。

 

  看來,愛情真的很難。

 

 

===============================================================================

 

歡樂爬山記,多爬山有意身體健康

走吊橋也要注意安全喔

(現在每一回後面都要宣導哈哈哈哈

 

這次吊橋的場景,借用正劇裡的吊橋景

雖然沒有正劇那麼可歌可泣(艾琳不小心摔下去,方小祖勇敢跳下去然後溺水

但畢竟是自己寫的番外,不用太三立的風格,希望大家可以接受哈哈哈

 

最近補看正劇的剪接版

看到方小祖知道自己得到肺動脈高壓剩五個月...我又棄劇了

因為我先上ptt看了以前人家寫的懶人包

真的不喜歡這種生病一定要死命傷害愛的人的戲碼.....

 

但這都好像是偶像劇或八點檔不變的定理

(以前我也是看到這邊就棄,所以一直都不知道後面演成怎樣了)

 

這也有個好處

自己寫腦補文不會被那些劇情給影響了

只是再考慮偶爾還是可以加入其他角色

(像我之前幾乎忘記家裡還有住林鴻山跟依美....這集剛好拿出來當魔王)

 

關於小祖的嚴重懼高症

因為我本人也有懼高症,我從不走吊橋

因為我真的會一步都踏不出去哈哈哈哈,所以一邊寫一邊覺得帶感

 

感謝艾琳感到保護了她的所愛

給了愛的人勇氣(親親傳送

 

希望他們可以早一點突破重圍

真正的再一起。

 

波波:想都不要想!

(其實波波說歸說,林鴻山給他的提議他又一直打槍,感覺林鴻山是來助攻的嗎!

 

謝謝大家收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