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第九天。

 

  這是第九天,在早上七點看見那個穿著運動服的男人出現在客廳,除了林水波之外,林鴻山偶爾也會跟著去。

  三個男人的早晨約會,持續到了第九天。

 

  約莫八點半他們會坐在餐桌上,享用早餐,大部分都是林水波在大聲咆嘯、林艾琳尖銳的高亢回應,二柱的隨時跟隨嗆聲,林鴻山的冷言嘲諷,依美姐的適時緩頰,以及方小祖話都沒說完就被四面八方的聲音蓋過。

 

  林家好像很久,不曾那麼熱鬧過。

  或許因為大家炮口幾乎都對著方小祖,你一言我一語,互動多了,就熱鬧了許多。

 

  「我說方小豬阿!每次你來吃個飯就拿手帕一直擦那些餐具一直擦,我家是有那麼髒是不是?」林水波每看到一次方小祖這個動作,就一定要罵一次。

  「抱歉,我只是太習慣性動作……」方小祖放下自己的手帕,「我知道二柱都洗得很乾淨。」

 

  「嗯?很難說喔,說不定我都特地在你的筷子上加料也說不定。」二柱誇張地晃動著身體,擺明就是在挑釁方小祖。

  「二柱!你敢這樣做我要你把洗碗精都給我吃下去!」林艾琳也總是在二柱開玩笑後跳出來護著方小祖。

 

  「不用,依美幫我拿來。」林鴻山擦了一下嘴巴,伸出手示意要依美拿什麼出來。

  「山哥給你。」然後她從一邊袋子裡拿出一整把的衛生免洗筷,放到林鴻山手上。

  「這專門準備給你的。」林鴻山訕訕的笑了一下。

 

  方小祖順手調整了一下眼鏡,拿下那一整把衛生免洗筷。

 

  「可是衛生筷上都是漂白劑或其他化學物,我不用衛生筷……謝……」

  「你真的是嫌東嫌西什麼都要嫌,下次你自己帶你的餐具來!」還不給方小祖講完話,林水波又破口大罵。

 

  「其實……我有帶。」方小祖默默的,說出了這句話。

 

  只見小高靈敏地從背後抽出一套餐具組,快速的拆開放在方小祖的碗旁邊。「本來我不是很敢拿出來,但阿公你都這樣說了,我就……」

 

  「誰是你阿公啊!而且我只是在調侃你,你還真的給我當真!」林水波搖搖頭,「你這個公主病什麼時候才要治好!」

  「阿公,你不要一下子叫人家方小豬一下又說人家公主病啦!」艾琳急著跳出來為方小祖說話。

  「阿不然叫他王子病好了!」林水波繼續唸著。

 

  「阿公,其實我這個人也是有脾氣的。」方小祖默默地冒出這一句話。

  「怎樣?現在是要跟我嗆聲了?好啊,之前裝順從,現在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林水波拍了桌子站了起來。

 

  「不是,阿公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我的脾氣雖然不太好,但是在這邊我會盡量壓抑。」為什麼總覺得方小祖感覺不像是在解釋,像是在找死?

  「方小祖,你現在是在說什麼!」艾琳急忙摀住他的嘴巴,防止他又說出什麼讓林水波爆走的話。

 

  「好,你就盡情壓抑,壓不住我剛好可以把你掃出去,讓你永遠都不接近我們艾琳一步!」林水波用力的坐了下來,雙手插在胸前。

 

  「呵。」忽然,依美一聲輕笑。

  「依美你是笑什麼?」林鴻山輕輕問著。

 

  依美的笑容很好看,她看了看眼前的四個人。「我是覺得,這幾天有方小祖在這裡,感覺很溫馨很熱鬧。」

  林鴻山皺著眉頭看著依美。

 

  「依美,你是懷孕後眼睛也看不清楚嗎?我們這樣叫溫馨?」林鴻山冷冷地問著。

  「不會啊,我覺得很溫馨阿。叔叔每天早上都很有活力的在大聲說話,艾琳也很有活力,而且山哥你每天都會一起坐在餐桌前看他們說話,比起前一陣子家裡總是低氣壓,我覺得很最近讓我覺得溫馨很熱鬧。」

 

  依美說完,對艾琳眨了一下眼睛。

 

  「這叫吵鬧吧?」林鴻山眼神撇往方小祖身上。

 

  「我一句話都沒有說喔。」只見方小祖微微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方小祖一點都不想矛頭又指向自己。

 

  然後,你一言我一句的,又吵起來了。

  這林家的早餐飯桌,這幾天來似乎沒有一天是平靜的,但是比起以前林水波動不動叫要拖方小祖去種,現在至少還能坐在同一張餐桌上把一頓早餐吃完,也算是很大的進展了。 

 

 

  萬方集團。

 

  一個帶著墨鏡的高大男人站在那偌大的辦公桌旁邊,拿著手中的資料夾,整肅的唸著。

  「祖少,剛剛您在會議時,美國那邊傳來消息,之前我們最大的客戶peterson針對回到我們萬方的合作經營模式,有回信了,可能麻煩您在確認一下信件內容。」

 

  方小祖坐在桌前,手停在鍵盤上。

 

  「有,我看過信了……小高,待會你幫我撥一通電話給高天誠,我需要跟他約一個時間碰面談這件事。」方小祖聲音聽起來很嚴肅,畢竟那是關係到之前造成他們萬方集團財務危機的重要客戶,所以謹慎處理是合理的。

 

  「是。」然後小高收起資料夾。「下午兩點有和大發百貨的招商會議,現在已經十二點了,是不是要先吃午餐?」

 

  方小祖整個身體往後放軟,靠在辦公椅上。

 

  「不用,跟秘書說,兩點前一律不接電話還有訪客。」方小祖閉起眼睛,聲音有點累。

  「祖少,我覺得,你最近太勞累了,是不是早上的爬山可以不用每天去……」小高看的出來自己服侍的主子每天要應付像山一樣的事情之外,還要一早起床去運動的那種身心俱疲。

 

  「你待會一點四十五分叫阿德去幫我買一杯拿鐵咖啡和美式咖啡,就這樣吧。」似乎不想回應小高的提議,方小祖轉移了話題。

  「是,那一點四十五分我再來……」小高也很識相的,不會繼續追問。

 

  忽然間,小高的電話響了。

 

  「你先接吧。」方小祖依然閉著眼睛。

  「喂。」小高用著冷酷的聲音接起電話。「你是……是?」原本冷酷的聲音,瞬間有點驚慌。

 

  方小祖也跟著睜開眼看了小高一眼。

 

  「林……嗯,好、是。」然後雙手捧著電話,有時候還搭配點頭的動作。「好,我待會會再傳訊息過去給你,是,再見。」然後緊張地掛掉電話。

 

  「誰啊?沒看你那麼緊張接過電話過。」方小祖對於這個幾乎二十四小時跟在他旁邊的保鑣很了解。

 

  「嗯?喔。」小高緊張地把手機收進口袋。「沒有,是我媽,我媽叫我傳資料過去……」

  「你媽?你還問他是誰?」方小祖皺起眉頭,看著小高。

 

  「嗯?不是……是……其實……」小高似乎一下就被識破了,完全說不出話來。

  「好啦,不用緊張,你先去忙吧,我要睡一下。」方小祖輕笑了一下,伸出手在空中揮了揮。

 

  反正解釋不了的事情有很多,又何必追問到底……

  只見小高對著方小祖點了頭,關上辦公室的門出去了。

 

 

  我抬起頭,看著眼前這高達三十幾層的高樓,門口最大的立體招牌寫著「萬方集團」。

 

  拿出手機看了一下上面的時間,顯示十二點十五分;手上拿著一杯熱咖啡,搭配這艷陽高照,其實有點燙手。

 

  「不知道小祖吃飯沒?難得今天可以單獨碰面,提早過來約他去吃個午餐等兩點再開會,好像還不錯?」我愉悅地笑著,偷偷過來給他一個驚喜好像還不賴。

 

  雖然自己終於承認愛上了他,但從醫院那天後,兩個人完全沒有單獨相處的時間,除了每天早上因為去爬山完後可以在餐桌上相處一會外,其它時間就是上班去公司,下班就會被阿公奪命連環摳回家,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可以和小祖約會。

 

  上次因為他住院關係的招商會議延到了今天,終於有時間可以偷偷碰面了。

 

  

  「嗯?不能進去嗎?」在董事長辦公室門口前的秘書團隊,拒絕了我的會面。

  「是,我們董事長交代,暫時不接見貴賓。」其中一個看起來是秘書頭頭的女人這樣笑著回應我。

 

  我的笑容僵在那邊,手上拿著咖啡。

 

  「妳、妳要不要去問一下……我如果來了你們董事長不知道,你們可能會倒大楣喔。」我還是笑著這樣說。

  「是,我們知道林總經理,但是我們沒有權力放行您進去……實在抱歉。」看樣子是個腦筋很硬的秘書。

 

  我嘆了口氣,也是,有方小祖這種董事長,與其擅作主張,照他交代的做才是明智之舉……誰知道他生起氣來會做出什麼事?

 

  「林總經理?」忽然,一個低沉的男生出現在背後。

  我一回頭,看見那九天來已經很熟悉看見的撲克臉。

 

  「小高,你在真是太好了。」就像看見光明燈一樣的照亮我的笑容。

  「您有提前跟祖少說要來嗎?」小高似乎已經聽到我剛剛和秘書的爭執了。

 

  「沒有欸,我只是想說開會前約他吃個飯……」我乾笑了一下。

  「那您進去吧。」小高說完,秘書緊張地阻止。「不行啦小高,如果董事長怪我不聽命令怎麼辦?」

 

  小高推了一下墨鏡。

 

  「你讓林總進去,只會有獎勵,不會有處罰。」就像是已經完全知道方小祖的心思一樣,小高輕輕地打開了小祖的辦公室門,要我進去。

 

  我對著小高笑了一下,回頭看了看錯愕的秘書們,也對他們笑一下。

 

  門又關上了。

 

  很安靜,這辦公室空間很寬敞,陽光很充足,一旁的沙發牛皮發亮,桌上整齊地擺著一盤鮮花,讓花香味飄在這辦公室中。

  沒看見方小祖?

 

  我朝著辦公桌走去,繞過那背對著門口的辦公椅,那個我想要看見的臉龐正坐在辦公椅上……熟睡著。

  我看著桌面乾淨整潔,堆著很高的資料夾卻排列得很整齊,電腦還開著顯示在收信件內,每一封信都已讀過,標題都是英文,而且電腦螢幕底下有好多閃著橘紅色的未讀視窗。

 

  要做的事情真的是堆積如山吧?

  我在看向辦公椅上的他,整個人身體放鬆地靠在那看起來很舒服的椅子上,眼鏡還沒有脫下來,眼鏡閉著,看起來睡著很沉。

 

  很累吧?

 

  一定很累人……他每天一早要七點準時出現在我家,還得去爬山,然後趕快到公司處理堆積如山的公務,自從方黑龍死後,小祖接董事長的職位以來,各種經營危機似乎天天都在上演。

  即便前五個月他刻意消失的那段時間,三不五時都可以從電視上看見他們萬方集團到處腹背受敵……

 

  即使是現在各種危機好像都稍微暫緩壓下,但是卻不見他鬆懈下來過……

 

  我看著他微微緊皺的眉心,伸出手,想要撫平眉心間的煩擾……

 

  忽然,一隻大手抓住我的手腕。

 

  「嗯?」我緊張的身體震了一下。「小祖……我吵醒你了嗎?」

 

  拉著我的手並沒有放,緩緩的小祖張開了眼睛。

 

  「妳在外面跟祕書講話我就聽到了……我看這辦公室隔音要做好一點了……」聲音傭慵懶懶得,但充滿磁性。

  「你現在是嫌我聲音很大聲嗎?」我緊張得先將手中的咖啡放在桌上,想要抽出被他握著的手。

 

  但反而被他稍微用力一拉,身體往他身上坐下去。

 

  「喂,這是辦公室欸……」我緊張地朝四周看一看,但明顯的這四週是沒有任何透光效果的牆壁。

  「我也沒有要幹嘛,妳緊張什麼?」沒想到方小祖居然露出一抹微笑,將我的身體圈抱得更緊。

 

    我也放棄掙扎,其實應該是我根本沒想要掙扎……

      我伸出手,輕揉的摸上小祖的臉。

 

     「抱歉……都是我阿公跟叔叔,讓你每天還要來運動,讓你那麼疲憊……」我的語氣中充滿心疼,因為我知道方小祖是再累也不太會再其它人面前表現出來的人。

 

      看著我,方小祖輕輕地用手指點了一下我的鼻尖。

 

  「看到妳就好了。」然後他將頭輕輕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感覺到他的呼吸,不疾不徐的吸吐著;他又將眼睛閉上,看來是真的很累……

     我伸出手,輕輕地撫摸了他的髮絲,想將他把那些煩惱跟勞累從髮中撥去。

 

  方小祖,我記得依美姐曾經和我說過,「老天爺要陳家寶忘記我,愛上另外一個女人,又把你安排到我身邊,一定有他的道理。」

 

  曾經我想不明白,這是什麼狗屁道理?愛情為什麼非要這麼困難?不過就是我愛著你、你愛著我這樣簡單嗎?

  為什麼老天爺要安排這種讓人撕心裂肺、痛徹心扉,又匪夷所思的轉折?

 

  看著熟睡的你的臉龐,我想我或許明白了一點,不是在愛情中逞強或大聲就是贏家,即便我勉強自己逃避你,我卻逃不了自己早已經在你身邊打轉的心……

 

  或許現在這刻我依然還不是太明白自己到底是哪時候真正喜歡上你?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刻的我,好喜歡你。

 

  我輕輕將頭靠在他的頭上,他身上傳來淡淡的香水味,混合在辦公室內的花香……讓我的心感覺的無比平靜……

 

  但這平靜,維持了不過五分鐘……

  辦公室外,似乎傳來騷動聲?雖然不是很明確是什麼事?但可以大概聽見有人在和秘書爭執……就像我剛才一樣。

 

  「外面怎麼了?」小祖緩緩睜開眼睛。

  「把你吵醒了?」我看著被那些微吵鬧聲吵醒的小祖。「不知道,好像是一個女人在和秘書爭執?」

 

  「嗯……怎麼十分鐘前我才聽到一模一樣的聲音?」沒錯他說的那個十分鐘前就是我……

  「方小祖!」我伸出手捏了一下他的臉頰。「你現在是嫌我吵到你睡覺嗎?」

 

  「欸欸欸,很痛。」他露出一副真的會痛的表情,我馬上放手。

  「抱歉,你還好吧?」我趕緊揉了揉他的臉蛋,好像有一點紅掉了?

  

  忽然他拉起我的手,在我的臉頰輕啄了一下。

  我緊張的摸著臉。

 

  「你捏我的臉,我親你的臉,扯平了。」然後他居然嘴角輕輕笑了一下。

 

  可惡,這種時候還能捉弄我……

 

  「不可以,我們董事長目前暫不見客。」傳來一聲是小高的聲音,看來想要闖入者已經到辦公室門口了。

  「我能親自過來一趟,你們董事長不出來迎接我就算了,你們這些手下還一點禮貌都沒有地把我擋下來?」聲音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

 

  「江總經理,現在的確是我們董事長的休息時間,不如等下午兩點會議之後在安排會面時間。」小高似乎沒有想退縮的感覺。

 

  是順利集團的總經理,江敏敏?

 

 

 

====================================================================

 

大家好~~

我又來新增文章啦!!!

 

昨天晚上一口氣寫了三回

真的超喜歡鍵盤答答答快速敲打的聲音

真是心情愉悅!

 

首先,很開心方小祖目前成功度過九天

但是因為被波波阻止,不能跟艾琳放閃戲

所以要趁著可以見面的空檔偷偷閃一下(眼鏡準備

 

而且寫著自己真的覺得好想有一個小祖寶貝(沒在賣謝謝

當作者的好處是,妳可以把自己想要的U質好男人強加在主角身上

謝謝,小祖寶貝給我兩打(說了沒在賣!

 

而且依美姐那句話,我覺得放在這邊剛剛好

那時候依美對著不承認自己感情的艾琳說,當然諸多否認

但是自己很喜歡艾琳打臉自己(嗯?)承認別人都是對的~

 

這一刻,我也好喜歡小祖寶貝(喂夠了!

 

然後閃個五分鐘

敏敏之亂終於還是來了~~

但相較於正劇的敏敏超爛假病歷與滾錯床之亂

希望自己可以有一個不一樣的改變

 

自己也很想看見腹黑祖,公主魂請先退下(不

真正的(假)商業鬥爭,即將展開

請繼續收看泣台八點檔大戲

 

泣國四少(不對

 

總之,江敏敏到底要幹嘛?

讓我們繼續期待下一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