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家。

  將包包隨便丟在沙發上,整個人癱軟的癱在沙發上。

 

      「妳回來了。」依美姐從我旁邊冒出來,順手將我的包包放好。

 

  我趕緊坐起身來,讓出一個位子給依美姐坐下。

  「快點,我們偉大的準媽媽趕快坐下來休息。」我看著依美姐,開玩笑和她說笑著。

  「謝謝妳。」依美坐了下來,隨手打開電視。

 

  「寶寶,妳今天過得怎樣啊?我們好期待妳出生喔,要乖乖的喔。」我對著依美姐肚子說說話。

  「雖然還不到三個月,但是寶寶有那麼多人疼愛一定會很乖很聽話的。」依美姐笑的很溫暖。

 

  我看著依美姐,真心覺得如果要我選一個我最羨慕的人,那一定就是依美姐了……愛的人陪伴在旁邊,現在還有寶寶,最平凡的才是最幸福的……

 

  「艾琳。」依美姐忽然握上我的手。「我最近看妳狀況好像不好,應該沒事吧?」

 

  嗯?沒事……怎麼會有事呢?

  除了想念無法阻止,思念無法切斷之外,一切都再好不過了……

 

  「最近為了公司,焦頭爛額,那個新城的招商有一點瓶頸……所以我……」

  「妳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依美姐看著我。

 

  我一直都是個喜形於色的人,從小到大或許是跟著阿公耳濡目染,開心就大笑,難過就大哭,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也學會忍住不哭?學會當個安靜的人了呢?

 

  「這些日子相處,我知道方小祖絕對不是一個始亂終棄的人,我也想過或許他有他的難處,但是不管怎樣,我希望妳不要委屈了自己。」依美姐的聲音,是那樣柔軟,充滿溫度。

 

  看著依美姐,我抿了一下嘴唇,想刻意把一直壓抑住的委屈吞下去。

  「依美姐,我記得妳跟我說過,『陳家寶的離開,讓方小祖朝我走了過來,都是老天爺的安排。』後來我覺得妳說的很對,我真的覺得,方小祖真的是一個很疼我很適合我的男人……」我一邊說,一邊捏著自己的手。

 

  「但我始終還是忽略,他除了是追著我跑的方小祖,他還是萬方的董事長、他還有好多責任在肩膀上……但我不想無理取鬧,我想要相信他……他說他會為了我改變,我也想為了他改變……」

 

  然後我緩緩嘆了一口氣。

 

  「可是,我發現好難……越叫自己不要想,我就無時無刻都在想他,好想打電話給他,但我怕一聽到他的聲音我就變得太幼稚,會讓他的計畫全都打亂……」眼淚,還忍在眼眶中沒有掉出來。

 

  依美姐抱上了我,輕輕拍了我的背。

 

  「艾琳,成長是好事,誰不是在跌跌撞撞中學會怎麼去愛人,妳很棒,真的很棒……」依美姐的話,讓我的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

 

  "今天晚上六點在君悅酒店由萬方集團和順利集團聯合舉辦的募款餐會,是為了受虐兒童之家的募款餐會,最近方小祖與將江敏敏很常一同出席活動,讓大家見證他們絕對不單純只是企業聯姻的感情……"

 

  電視傳來我很想聽見的名字跟很不想聽見的名字……

  我刻意不去看電視,只是擦去自己不爭氣流下的眼淚。

 

  「謝謝妳依美姐,每次跟妳聊天,都我覺得我又充滿力量……」我的話還沒說完,新聞的播報聲刺耳的穿進我的耳中。

 

  "就在稍早的餐會現場,江敏敏藉著致詞之時,宣布自己已經懷了方小祖的孩子,以下是江敏敏的訪問。"

 

  等一下,我耳朵有聽錯嗎?

  我馬上眼神盯著電視,只見電視上江敏敏笑容滿面春風得意的,接受採訪。

 

  "「雖然說,台灣習俗有未滿三個月不能說的禁忌,但因為今天參加這個募款餐會讓我覺得感同身受,孩子是我們的寶貝,他們都該被捧在手掌心,而我也非常幸運,也有了跟小祖愛的結晶。」"

 

  愛……的結晶?

 

  我、我是不是太累了聽錯了?

  

  「依、依美姐……電視、電視是不是壞掉了……」我緊張地看著依美姐。

  「艾琳……這……」依美姐也驚恐地不知所措。

 

  "就在江敏敏宣布完後,方小祖看起來好像也是當下才被告知,表情有點驚訝,聽聽方小祖怎麼說?"

 

  鏡頭轉到那個穿著正式西裝的方小祖身上,他的表情除了大家熟悉的冷漠外,的確多了一絲驚訝,微皺的眉頭,就在記者詢問後,漸漸回復平靜的表情。

 

  "「謝謝敏敏送我一份大禮,我相信,這個小孩絕對是我成功的關鍵。」方小祖回的一點都不是身為人父該有的初次喜悅,反倒像是……得獎感言?"

 

  我看著方小祖的臉,我看不出他臉上的表情究竟意味著什麼?是喜悅?是不可置信?是……不管是什麼,剛剛還覺得委屈的心,好像瞬間空了……像被掏空一般。

 

  呵,這是在開玩笑吧?

 

  方小祖,難道你說的,戲開始演了就停不下來,一定要演那麼入戲嗎?你要我相信你、等你、都真的只是哄我安慰我嗎?

 

  那我剛剛說的那些、對你的信心什麼的……都變成最可笑的話了嗎?

 

  

  「艾琳!」忽然,阿公衝進門,後面叔叔還有二柱也跟著進來。

  「阿……公……」我的聲音有點顫抖,臉色大概是鐵青的。

 

  阿公似乎留意到新聞畫面,馬上衝過來關掉電視。

  依美姐使了個眼色給阿公,似乎在提醒阿公……我該看的都看到了。

  

  「艾琳阿……妳放心,我馬上叫二柱去把那個方小祖處理起來……」平常氣焰很高的阿公都不知道該怎麼跟我講話,連說這句話都有氣無力的。

 

  別說是阿公了,連我都不知道怎麼面對自己……

 

  我該怎麼辦……

 

  "嗶嗶"手機傳來簡訊聲。

 

  我拿起來,是小高。

  用著強忍淚水的視線,看了小高傳來的信息:「請艾琳小姐相信祖少。」

 

  又是這樣嗎?什麼都不解釋,叫我相信你嗎?

 

  方小祖,我是林艾琳,我是一個人,我有血有肉有心,不是在背後默默被刺一刀卻完全悶不吭聲的那種人……

 

  像一個失了魂的人一樣,我沒有回答阿公的話,只是轉身走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將自己反鎖起來。

  我靠著門,跌坐了下來。

 

  我體會過失去愛情的撕心裂肺、我知道失去很痛苦,我曾經以為,就算我真的不幸又失去第二次,或許有經驗就沒那麼痛了……

 

       原來我真的太蠢了,這種事不是多幾次經驗就好……

  我好痛……真的好痛……

 

  我的心好痛……

  痛到好像快不能呼吸了……

 

  方小祖,到底我該怎麼相信你……

      你告訴我啊……

 

 

 

  我坐在書房裡,看著那一封封的祝賀信、祝賀訊息、祝賀報導……脫下眼鏡,拿起一旁的今日最新晚報,斗大標題寫著:「方小祖進度超前,黃金單身漢確定升格人父!」

  我拿起報紙,盯著那標題幾秒,然後伸出手,撕毀了它……我把報紙撒在空中,看著那緩慢飛下的報紙碎屑……

 

  對不起艾琳……

  妳應該不再相信我了吧?我好想馬上衝到妳身邊,和妳解釋一切……馬上就被天誠阻止了……離成功剩下幾步,如果我失控了,一切都沒戲唱了……

 

  成功對我來說,很重要。

  但……如果真的失去妳,成功真的還重要嗎?

 

  「阿──」我大叫了一聲、弄亂了桌子,小高瞬間衝進門。

  「祖少,你怎麼了嗎?」或許小高很少看見我崩潰的樣子,所以他本來沒什麼情緒的臉有點慌張。

 

  「沒事……」我雙手叉進口袋,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了下來……

 

  小高看了看散滿報紙的書房,認命的撿著那些碎屑。

 

  「小高。」我看著那個話很少的隨扈。「你覺得,艾琳現在是在痛哭?還是一樣相信我?還是……正在幫我準備棺材?」我到底是有多無助,居然問小高這種問題……

 

  小高還是撿著報紙,沒有馬上回我的話。

 

  「連你也覺得我太過分了吧?」我伸出手,刻意用手掌將臉蓋住。「現在的我,就跟以前的我有什麼兩樣?為了萬方、為了錢、為了利益……但我連去和艾琳解釋的動作都沒有……」

 

  "喀。"

  我聽見關門聲。

  小高也看不下去出去了吧?這傢伙最近真是脾氣越來越大了……算了,真正過分的人是我……

 

  我放開手,眼睛閉著,頭靠在沙發上。

 

  「好想念……我的林艾琳……真希望她現在衝到我面前來打我一巴掌,罵我幾句……」我對著這空無一人的書房,自言自語著。

 

  忽然,我被人拉起,瞬間一個巴掌,飛在我的臉上。

  熱辣辣的,熟悉又陌生……

 

  我慌張地抬起頭,看著眼前……那個我剛剛還想著要見的女人……我的女人……

 

  「艾、艾琳……」我有點錯愕,跟那巴掌沒關係,而是為什麼她會出現在我家?

 

  是,眼前的人是我非常想念的人,林艾琳。

  她戴著棒球帽,穿著大黑色的外套,就這樣站在我面前,最重要的是,她的臉看起來肯定狠狠得哭過……

 

  「你不是要我打你一巴掌嗎?」艾琳高亢的聲音,刺耳卻讓我好想念。

 

  "啪──"

 

  一巴掌,她又打了下來。

  「一巴掌根本不夠!」一邊吼著,她眼淚又流下來了……

 

  正當她打算伸出手,打第三個巴掌,我伸出了手拉住她。

 

  「放手!你有什麼資格阻止我,像你這種人,我當初就應該叫阿公把你埋起來,才不會被你的花言巧語騙得團團轉!」嘶吼的,艾琳對著我咆嘯。

 

  我看著她,胸口隱隱作痛……跟以前的心臟疼痛是不一樣的,那是一種纏繞在胸口的刺痛感,像針在扎一樣……

  但我相信,艾琳她絕對比我更痛……

 

  我硬是拉著她,拉近我的懷中,我緊緊的抱住她。

 

  「你給我放開!方小祖!你都已經和江敏敏有小孩了,你到底還想要怎樣!」艾琳激近瘋狂似的在我懷中扭打,我沒用的被她三兩下就掙脫了,她只是死命地揮著拳頭在我身上亂打,力道時大時小,但每一拳都可以感受到她的悲傷還有憤怒……

 

  我也不管自己會不會受傷,又再一次將艾琳緊緊抱著,這次我用了全身所有力氣扣住她,直到艾琳揮舞完自己的力氣後,癱軟在我懷中……

 

  「為什麼……為什麼我無條件相信你……你卻這樣回報我……」她的聲音,少了剛剛的氣焰,多了滿滿地無助……

   「方小祖……還是我哪裡做錯了……我已經很努力很努力在忍了,我以為你一定會馬上回到我身邊,所以再想你我都忍了……可是你為什麼是這樣對待我?」艾琳的力氣似乎已經耗盡了……

 

  對不起艾琳,我錯了……

  我應該在第一時間去找妳解釋,我應該在記者還來不及播送畫面前就去找妳說明一切,而不是蠢到還在等證據出來……

  讓妳一個人面對一切,面對自己的恐慌,面對自己的害怕,面對自己被背叛的痛苦……

 

  我將艾琳扶了起來,將她帶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

  看著她的裝扮,她肯定是變裝偷偷跑來我們家的,因為現在我們家外面跟了一堆狗仔,她一定是忍受不了了才義無反顧地跑過來要我給她答案……

 

  我走到辦公桌旁,拿了一個白色信封袋,走到艾琳旁邊坐了下來。

 

  從袋子裡拿出一張紙,遞到艾琳前面。

 

  「現在要我看你跟江敏敏結婚證書嗎?還是要我簽不再纏著你同意書?」艾琳完全沒有看我一眼,只是無力的嘲諷著我。

  「妳看一下。」我嘆了口氣。

 

  「真好笑。」艾琳看都不看把紙丟在一邊……

 

  我站起來,過去將那張紙撿起來,遞到艾琳眼前。

 

  艾琳本來哭腫的雙眼,終於願意將眼神看往那張紙……只見她忽然坐起身,搶下那張紙。

 

  「方小祖!」忽然,她又對著我大聲咆嘯,響徹在這書房內。

 

===================================================================

 

阿阿阿阿!

方小祖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喔!(手槍上膛

我的槍沒有長眼睛喔!(掃射

 

(你冷靜點好嗎

 

嗯....好,大家好

我來新增第十回了

第九回時大家在敲祖琳同框,雖然我有先預告有同框但.....

我要閃不要虐阿阿阿阿阿!!!

 

江敏敏囂張個P!小孩哪來的?

方小祖你胃口真好!我不依我不依~~~(夠了喔,你要等方小祖解釋啊!不要太激動

 

嗯,好。

 

總之,正劇裡,大家原本超期待祖琳的初夜,初夜完居然被設計成滾錯床

真是 What the hell ......(沒收工不能罵髒話對不起

 

當然我之前有先聲明過,正劇裡發生的一切關鍵點,琥珀的文章都會採用

然後會重新改編。

所以江敏敏懷孕也是剛好而已(什麼剛好!!森77!!!

 

記者會上看得出江小祖也不知情

倒底什麼時候滾床的(我不想知道拜託)

一切只能靜待下一回揭曉....

 

希望讀者們不要太森77...(我怕

艾琳心痛我也好心痛喔...

我想起那時候艾琳跟阿公吵架,說她會繼續義無反顧愛著陳家寶(方小祖飾)

然後撿到手機想送去飯店卻發現原來被當87耍後,回家哭得亂七八糟那種既視感還在

 

我的劇本中,當她對著依美姐說想要為小祖改變,卻聽到那個方小豬(太生氣了我要叫他小豬)有別人的寶寶了

一樣的無地自容和崩潰吧(摔椅子)

 

阿阿阿阿

這就是戲劇無情的地方!

 

但是下一回非常重要!

到底艾琳大叫方小祖!是為什麼呢?那張紙到底是不是結婚證書呢?(少來

方小祖跟林艾琳到底會怎樣發展呢?

下一回讓我們繼續收看~

 

《題外話》

最近金家的劇情真的無力感很重....有一搭沒一搭的看(難得一整檔沒一個令人津津樂道的CP)

更感謝到現在還有人會支持祖琳CP我才可以繼續寫文章~

雖然不知道現在倒底有多少人看文章

但還是謝謝大家願意來點開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