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呼吸聲,平穩的在我耳邊響著。

  我別過頭去,看著那個在我旁邊熟睡的臉,那好看的五官、那獨有的氣息……他就這樣睡著,在我身邊安心安穩的睡著。

 

  我輕巧的拉開被子,拿起剛剛他穿的襯衫穿了進去;寬大的襯衫,長度剛好蓋在我的大腿上,我扣上扣子,偷笑了一下。

 

  雖然很害羞,但一直就想這樣做看看,穿著男朋友的襯衫,是一件多浪漫的事啊。

 

  曾幾何時,我都快忘了,自己也是一個女人,雖然脾氣不好、總是大吼大叫,但對於浪漫的定義和見解,就和電視電影演的是一樣的,自然都會嚮往、會希望可以親身體會。

 

  可惜,我在體驗過浪漫之前,先體會了電視劇裡收視必備的背叛還有狠狠傷害,一直到現在,雖然和預期中的有一點不一樣,但總算有一點感受到浪漫的感覺……

 

  我躡手躡腳的,離開這張床,走到書房。

  我看著偌大的辦公桌上,散亂好幾封信,桌子明顯被攪動過,眼鏡還丟在桌上,那時候我站在書房門外,聽見他嘶吼了一聲,可能真的已經身心俱疲吧……

 

  連這個嚴重潔癖的他,都可以把桌面弄得凌亂……

 

  我將眼神轉移開,看向桌子旁一整排的書架,因為是書房,這個書房也很有方小祖的風格,滿滿都是書,而且清一色幾乎都是我很不想深入去理解的書。

  「成功的不二法門」、「投資最重要的事」、「英國巴菲特教你投資的A+股」這類的……光是書名看到第三本我覺得有點眼花了……

 

  眼神看見了一本「大債時代:第一本看懂全球債物危機的書」,我嘴角偷偷笑了一下……這本書是那時候下意識地跑到書店去,想說看能不能碰到小祖,沒想到真的遇見他了。

 

  然後在那本書旁,出現了一本突兀的書名。

  我伸出手,把那本書拿下來。

 

  為什麼說它突兀?因為在各種看起來就會令人頭昏想睡的書名中,這本算是超級平易近人的。

 

  「第一次約會就上手?」我唸出了書名。

 

  為什麼小祖會看這種書?而且還放在這些書堆中……

  而且書還沒打開,明顯可以看見書頁中夾了很多標籤紙……就像學校課本做筆記那樣……

 

  我翻開其中一個標籤紙。

 

  "第一次約會,TOP10地點,絕對零失誤"

 

  裡面內容寫了很多,但在其中兩個被螢光筆畫了重點。

 

  "書店……第一次約會,在書店看看彼此間的默契!如果對方喜歡看的書性質與你雷同,恭喜你!你們的話題隨時都能展開,藉由聊著書裡面的內容、對作者的想法、對於書本要呈現的價值觀下,都是你們更拉近彼此間距離的不二法門!"

 

  書店?

  所以,方小祖那時候帶我去書店,是看書學來的?

 

  但在那建議下面,有一些娟秀的字體寫上:

 

  "只說優點,卻沒提醒別人,如果對方對看書完全沒興趣,還會覺得你這個人完全沒用心規劃,反而在對方心中扣分。"

 

  我噗疵了一笑。

  方小祖你是在幫這本書寫評語嗎?我第一次看見有人居然還會在書上寫下心得報告的……好可愛啊你方小祖。

 

  然後看到第二個螢光筆畫下的選項。

 

  "電影……一定是看電影,而且絕對不能選鬼片,一選鬼片就會被女人發現你的動機不單純,可以選擇文藝抒情或愛情片,沒有女人不喜歡浪漫的,是吧?"

 

  阿……那時候我明明很生氣,他還堅持帶我去看電影,原來是規劃了不照著行程走不可以嗎?

 

  果然底下又有評語:

 

  "說的不錯,但你沒有想到那個女人居然選了鬼片……我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我五年多沒看電影了,一看就是鬼片想要我的心臟白換的嗎?"

 

  呵呵呵、我第一次看見會跟書的內容置氣的人,實在是……方小祖你實在是太可愛太有趣了!

 

  我試圖想繼續往後翻,忽然,從書本裡掉出一個東西。

  拿著書,看著掉在地上的東西……那是已經乾掉的草……被圈成戒指形狀的草……

 

  我將書本合起來,蹲下去撿起戒指……

  草戒指……是我那時候幫假扮成陳家寶的小祖編的那個草戒指嗎?他連這個都留著嗎?為什麼要留著這個東西?當時後的我是在幫你假扮的陳家寶編戒指阿,我甚至不知道有你方小祖這個人存在……

 

  忽然,一雙手臂輕輕地還過我的身體,將我整個人圈在他的懷抱中。

 

  「小祖……」我有點緊張,甚至下意識地把那個乾掉的草戒指藏在手裡。「我吵醒你了嗎?」

 

  我背對著小祖,我看不見他的表情,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我看到草戒指……

 

  「有人在那邊一邊看書一邊笑的那麼大聲……我當然醒了……」他的聲音很慵懶,但是好好聽。

 

  「你醒了還在那邊偷看我!」我假裝生氣的,對他悶哼了一聲。

 

  「誰叫你穿著我的衣服,笑容滿面的樣子太好看了,我就多看了一點……」他用著氣若游絲的語調,嘴貼在我的耳邊,雙手將我攬得更緊。

 

  心跳好快……真的,好快……

 

  「好看什麼……我明明……一頭亂髮……」我刻意假裝整理一下頭髮。

 

  草戒指,不小心掉到地上。

  嗯……馬上就露餡了……現在我是該怎麼樣?要問他幹嘛留著草戒指嗎?還是要裝傻笑一下過去?或者……

 

  「妳想要問我幹嘛留這個嗎?」然後方小祖居然一句話直接刺破我的焦慮。

 

  我有點慌張眨了眨眼。

 

  「因為……這個戒指……是當初我幫以為是陳家寶的你戴的……」支吾其詞,因為以小祖這種佔有欲很強的人來說,還留著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隨後,小祖鬆開了手,將我轉回正面。

  

  他看著我,那張和陳家寶很相似,卻又完全可以區隔開來的臉……有多久看著這張臉不曾想起陳家寶這個名字了呢?

  那個在我的心中早就被驅逐出境的名字。

 

  「所以這個戒指被我壓在書裡永不見天日。」他刻意裝的態度冷淡,來表達對這戒指的懲罰。

 

  我看著他的臉,噘了嘴。

 

  「你就丟掉就好了……」如果丟掉我就不會看見、也就不會又想起那個名字……

 

  「就算丟掉了戒指,過去是丟不掉的……」他說完,輕輕將我的頭髮塞到耳後去。

 

  我看著他,眼神中的迷幻似乎正在加強能量……

 

  「我已經丟掉了……那些回憶我都丟掉了……」我刻意說的有點用力,就像是在提醒自己,我確實已經忘的一乾二淨了。

 

  「回憶也是丟不掉的……」方小祖伸出手,摸上我的臉。「只有被更多回憶給取代……」然後,他輕輕的吻上我的唇。

 

  心跳,躍馳。

 

  腦中瞬間閃過好多好多……

 

  拖著還在復健身體奔跑的他、被流氓追著騎著腳踏車的他、躲流氓在後巷親吻了我的他、在揭穿陳家寶後一直要為我贖罪的他、在說好做朋友後消失不見的他、在書店在電影院的他、在醫院裡坦承彼此感情的他、為了我每天和阿公他們打交道的他……

 

  他是方小祖。

  我的回憶中,都是滿滿的方小祖……

 

  我閉上眼睛,胸口的悸動隨著唇間的碰觸傳遞著。

 

  原來……我跟家寶的回憶,會因為看見一些信物而被找回,但卻又會馬上被如大浪般的新回憶給淹沒覆蓋……

  我之前一直在尋找,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才喜歡上你,現在我忽然明白了……那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我無時無刻都瘋狂的愛著你……

 

  結束了唇間的互動,小祖將額頭靠在我的額頭上。

 

  「是不是整個腦袋只剩下我?」不知道倒底哪裡來的自信,我想這就是我真的拿他沒辦法的原因……

 

  「我……」我害羞的,刻意將臉轉開。

 

  忽然,小祖伸出手,解開我身上衣服的一顆扣子。

 

  緊張地,我抓住衣領!

 

  「小祖,你又要……」我還沒心理準備……

  「妳穿走我的衣服,我有點冷……」他靠在我耳邊輕聲地說。

 

  可惡,我還以為你又要……是我想太多就對了!

 

  「幹嘛捉弄我!」我習慣性地打了他一下,就這樣碰在他胸口上。

  「噢……」他也習慣性的低嘔了一聲。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反射動作……」以前藏在衣服下,所以從來都不知道,他的胸口上接近心臟位置,有一條像蜈蚣一樣的疤痕。

 

   我的手輕輕碰觸在那條疤痕上,那是他活過來的證明……

  「我從來都不知道,你的心臟病到底有多嚴重……現在看到這條疤,終於知道你真的很努力活著……」忽然覺得我以前三不五時都用力的將氣出在他的胸口上,真的很過分……

 

  小祖輕輕的,把我抱進他的懷中。

 

  「這條疤,也是我的過去……我們的過去都不會消失,但我們可以創造更多未來去取代……知道嗎林艾琳,我很慶幸我的未來有妳。」他抱著我說著。

 

  方小祖,平常你的話不多,但總會在一些重要時候講出很多令人心跳不已的話,讓人毫無招架之力……

 

  「所以我可以拿回我的衣服了嗎?」然後……又被將了一軍。

  「拿去……全都拿去……」我伸出手,抿了嘴唇。

 

 

  方小祖,我的未來,也很慶幸有你。

 

  在那未知的未來中,或許還會有很多的挑戰,但我現在更有信心和你一起去面對一切了……

 

 ※

  

 

  電視的新聞聲,已經不間斷的傳來關於昨天的江敏敏在餐會上宣布的喜訊。

  茶杯已經乾掉了一陣子,因為泡了好幾輪的茶,喝的也有點飽;杜飛虎跟小高也沒把心思放在電視新聞上。

 

  小高正襟危坐的,看著杜飛虎。

 

  「其實,我是被我媽半夜帶著逃出來了。」小高用著他習慣冷淡的語氣說著。「為了躲我那個酗酒又家暴的爸爸。」

 

  杜飛虎點了點頭,皺著眉頭。

 

  「所以你是逃來台北,才遇到方黑龍的?」看來飛虎跟小高已經聊了一陣子天了……

  「對,我媽年輕時在方董事長公司工作過,方董事長因為我跟祖少年紀差不多,把我安排在祖少旁邊,也至少讓我不用擔心吃住還可以讀書,也能讓我媽專心去賺錢工作。」

 

  這樣聽下來,方黑龍其實也不像外界傳聞的那麼無人性……雖然他的名聲隨著他的死亡已經無法辯駁或洗白了,但人真的不能只單看某一個表面。

 

  「至少你還有媽媽可以帶著你,我連我的爸媽在哪裡都不知道……」飛虎假裝伸個懶腰,表現出無奈但卻有些不在意的感覺。

 

  小高看著飛虎。

 

  「你可以去DNA中心留資料建檔。」然後默默地說著。

  「嗯?DNA中心?」 飛虎停下伸懶腰的動作。

  

  「今天剛好有接觸到相關的事情,所以有了解到不少失蹤兒的父母都會去建檔DNA,如果失蹤兒長大知道去建檔,配對成功了就找到父母了。」小高簡單的說明著,但清楚明瞭。

 

  是阿,自己怎麼從來沒有想到?身世不明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杜飛虎,一直以來最希望的就是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茫茫人海中一點線索都沒有,現在聽見小高這樣提議,真的覺得,越來越欣賞眼前這個戴著墨鏡的男人了。

 

  「小高,真多謝你和我說這個資訊,我一定會去……」飛虎表情喜出望外,是真正的喜悅著。

 

  小高沒有多說什麼,但感覺不苟言笑的臉,似乎嶄露了些許的微笑?

 

 

  艾琳站在鏡子前面,正在綁著頭髮,衣服當然已經穿回原本為了潛進方家所穿的寬大衣服;忽然,身體又被人冷不防地從後面抱住。

 

  是方小祖。

 

    「好不想讓妳走……」小祖將臉靠在艾琳的耳朵邊,輕聲說著。

       「我也是……」艾琳看著鏡中到映出來的方小祖,臉好像又紅了起來。「可是事情還沒結束……我會等的,我會等你……可是不要等太久,好不好?」

 

        方小祖的眼神,對上鏡中的艾琳。

 

       「好,我答應妳。事情結束後,妳要怎麼懲罰我都可以。」那種令人著迷的神色,就是方小祖僅會對艾琳顯露出的眼神。

 

  「這是你說的喔!我這段時間一定要想好一百條懲罰,讓你生不如死!」習慣性鬥嘴的,艾琳故意裝作生氣臉看著鏡中的小祖。

  「遵命,我的大小姐。」小祖反而寵溺般地看著艾琳笑著。

 

  「好了,飛虎已經等我太久了,我要趕快回去……」小祖擋在他後面礙手礙腳的,艾琳只好放下綁頭髮的手,頭髮也跟著散下來。

  「飛虎?」忽然小祖放開手,鏡子中可以看見他的臉變得很嚴肅。「是杜飛虎跟妳來的?」

 

  「對阿,新聞消息一播出沒多久,他馬上就打電給我了。」艾琳看著鏡中的小祖,可以感覺的到他的不悅。

  「他不打電話給江敏敏,打給你幹嘛?」然後小祖把艾琳身體轉了過來,臉上的確表情難看。

 

  看著他似乎有點生氣,調皮的艾琳想要藉機捉弄他一下。

 

  「嗯?還不是你跟江敏敏兩個聯手起來讓我們這兩個愛情苦主傷心,我們兩個同病相憐的當然要互相取暖啊!」艾琳故意說的很矯情。

  「都被江敏敏利用完了……才轉過來找妳……怎麼知道他不是故意要接近妳?」聽起來,小祖真的生氣了。

 

  「方小祖,飛虎是我很好的朋友,你不可以這樣說他。」艾琳也有點生氣地看著小祖。

  「我是男人,我看男人才準,妳把他當朋友,他可能根本不只是想當朋友。」小祖說的頭頭是道的,但擺明他只是把每一個靠近艾琳男性生物都當成敵人了。

 

  艾琳呼了口氣。

 

  「如果他不把我當朋友,他會聽到我要死不活後,還勸我來聽你解釋;還聯絡阿德幫忙先支開妳們家門口的那些狗仔,偷偷帶我進來,還把我送上來這邊嗎?」艾琳手插著腰,看著眼前那個小心眼又愛吃醋的男人。

 

  方小祖看著艾琳,剛剛的憤怒似乎有點一點軟化了……

 

  艾琳伸出手,戳了小祖的臉。

 

  「我說小祖寶貝,可以請你不要那麼愛吃醋嗎?」然後,艾琳對著小祖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臉。

 

  只見小祖眨了眨眼,眼神有點飄向別方。

 

  「什麼……小祖寶貝……」然後伸出手,假裝咳了兩聲。「總之,以後不要什麼事都只要找杜飛……阿阿阿!」

 

  就在小祖話還沒說完,艾琳忽然拉起小祖的手,在他手臂上咬了一下。

 

  「林艾琳!妳為什麼咬我?」抓著自己的手,艾琳咬的很大力,手臂上已經有齒痕了。

 

  「嗯?人家養小豬不是都要在腳上蓋印章,證明是自己家的豬嗎?我剛剛在幫我的小豬蓋印章阿,這樣我的小豬就不需要擔心主人不要他……」艾琳還刻意拍了拍小祖的肩膀。「主人我現在可是親自認證了喔!」

 

  小祖抓著手,不可置信看著眼前那個調皮的女孩……

 

  林艾琳,我才真的是輸給妳了……

 

  「好啦,快走吧!」艾琳拿起棒球帽,蓋住自己一半以上的臉,開了門走出去。

 

  小祖看著那齒痕偷偷傻笑了一下,但馬上回過神來跟著走出門去。

 

===================================================================

 

又到了禮拜五的新增時間囉!

其實這回也是甜蜜蜜的吶~

 

男朋友襯衫的感覺真的不錯阿阿阿

很多電視劇很愛演這類的~寫起來也覺得甜蜜但真的害羞

 

其實書店跟電影院是看書學來的,是我七年就就想好的

只是因為一直沒有寫後續

而且如果是七年前應該就不會太詳細了

因為那時候都是在PTT上直接打直接發~文章也都偏短

不可能像這個梗埋的那麼後面

 

看見書上寫評語,我覺得方小祖又被我陷害了哈哈哈

他真的是一個很悶騷的人

平常話不多,心裏OS好多,連書都跟他寫評語

他以為自己是老師還打分數哈哈哈

 

但是還是很可愛

艾琳笑得不要不要的。  

 

至於看到草戒指後,小祖跟艾琳間的對話

是我覺得很大的重點。

 

小祖這個人很妙

他沒想過要抹去陳家寶這個人在家心中的位置

(其實很多男人都是希望女朋友不可以提到前男友不可以想起前男友)

 

因為對他來說,他有足夠的信心可以直接淹沒陳家寶的位置(欸這樣說合理嗎

感情說真的,最殘酷也殘忍

 

曾經的心痛心碎,當另一個人走近心理後

那些過去都變得令人發笑,僅僅只是回憶的其中一小個片段

因為回憶只會源源不絕的增加,那些艾琳跟小祖的一切回憶

 

草戒指,只能隨著時間過去,任由乾掉枯黃

就跟那段過去回憶一樣。

 

 

那個泡茶耗時間二人組

看來小高似乎交到一個朋友了

(雖然很難聊)

 

但聽到他跟飛虎談小時候

又幫他隨便加了一段悲慘過去(我好壞

瞬間覺得小高應該也出一個短篇外傳(要出多少外傳)

 

其實就是剛好帶到去驗DNA啦

比起正劇...這個林家孫女孫子有多少人當過...尤其是江敏敏跟本來亂的

 

我就省略這部份了

劇情太多了....哈哈哈

 

 

自己也很喜歡艾琳幫飛虎說話的時候

即便方小祖認為飛虎就是想接近艾琳...

 

但對艾琳來說,朋友就是很重要的朋友

方小祖你不要那麼愛吃醋OK?

 

甜蜜過了....商戰還是要繼續...

還是請大家敬請期待!!!

也謝謝大家喜歡我的文章

 

 

(最近金家家好煩躁......一直外遇齊發....應該改名叫金家愛外遇好了....)

鈞0明明很登對看起來就是不順眼,演起來好無感

權茹就不想說了....什麼時候才要下一檔啊!!!!

以上純抱怨一下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