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鬧哄哄的,大門似乎傳來爭執聲。

 

  小高看了飛虎一眼。

  「你到廚房去躲一下。」小高冷靜地說著,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只要飛虎出現在這個家裏都不是好事。

 

  飛虎點了頭,轉身往廚房去。

 

  忽然,大門被打開了!

  兩個身影竄了進來,瞬間把門關起來鎖上。

 

  「小雯小姐?」小高看著兩個竄進來的身影,有點驚訝。

 

  居然是方小雯還有李文星。

  小雯挺著一顆像氣球一樣的大肚子,一臉恐慌的看著小高。

 

  「小高,家外面為什麼那麼多記者?我這次回台灣行程很保密阿,他們沒道理會發現?」小雯滿頭大汗的,看來剛剛肯定被記者追著跑。

 

  「小雯寶貝你有怎樣嗎?那些記者也太誇張了,還偷偷調查我們的行程知道妳要回來待產,還守在家前面,我們都歸隱山林那麼久了,又想挖什麼八卦嗎?」好久不見的李文星,說話還是這樣浮誇。

 

  「我怎麼不知道妳要回台待產?」忽然,一個聲音從樓梯上傳來。

 

  小雯緊張地看向樓梯。

 

  「哥!」小雯聲音聽得出來很喜悅,但馬上轉變成心虛。「我、我是想說偷偷回來,這樣記者也不會藉機做文章……」但話都還沒說完,馬上發現到站在小祖後面那個人。

 

  「你後面那是誰?」對於家裡出現一個陌生人,一定會提高警覺性,尤其是像小雯這樣神經質的人來說。

 

  艾琳刻意將帽子壓低,感覺想刻意隱瞞。

 

  「小雯寶貝,好像是艾琳欸……」李文星馬上戳破了艾琳的掩飾。

  「林艾琳?」小雯覺得肚子陣痛了一下,打從剛剛記者追問開始,好像太過激烈了,更沒想到居然在自己家裡看見林艾琳?

 

  艾琳緩緩拿下了帽子。

 

  「好久不見,小雯。」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小雯,自己怎麼覺得像是做壞事被抓包的小三啊?

 

  「哥,我在美國看新聞你說跟江敏敏要結婚,今天在飛機上的報紙都是江敏敏懷了你小孩的新聞,我覺得已經夠離譜了,但為什麼出現在家裡的居然是林艾琳?」小雯不解也有點憤怒地問著。

 

  「小雯寶貝你不要激動,我想國舅爺只是金屋藏嬌,沒什麼沒什麼?」李文星怎麼像是來落井下石的?

 

  「什麼金屋藏嬌?李文星你怎麼去一趟美國回來講話還是那麼難聽?」艾琳激動的忍不住回嘴,明明自己才是正宮,偏偏被說成小三實在整肚子都火。

 

  「小雯,文星。」小祖沒有被這三個人激動的情緒左右,還是一臉平穩的,伸出手,摟上艾琳的肩膀。「不可以對大嫂講話那麼沒禮貌。」

 

  艾琳有點吃驚的看著方小祖,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阿方小祖……

 

  「大、大嫂?哥!」小雯果然更激動了。「之前我偷偷跟李文星在一起,你還罵我如果不愛漢昇要跟他離婚放他走,現在是怎樣?在外面說要跟江敏敏結婚,卻要我們叫林艾琳大嫂?你這樣跟我當年有什麼不一樣。」

 

  「小雯寶貝,那個當然不一樣啊,妳那時候有了我們愛的寶寶,但現在國舅爺是跟江敏敏有愛的結晶欸,居然還直接稱林艾琳是大嫂,不虧是國舅爺,霸氣!我喜歡!」李文星還對著方小祖比一個讚。

 

  「李文星,你如果要說廢話,就給我閉嘴。」忽然,飛虎從一旁冒出來,阻止了李文星繼續廢話。

 

  「杜飛虎?」小雯驚訝的看著飛虎。「哥,現在連江敏敏的特助都出現在我們家,妳還跟林艾琳偷來暗去?你到底在幹嘛?」

 

  「小雯我再慢慢跟妳解釋,只是妳是不是應該先跟我解釋,妳為什麼都沒通知我偷偷跑回台灣?」

 

  只見剛剛還氣憤著的小雯,眼神顯得閃爍,甚至不敢看的小祖。

 

  「哥、我想說……我如果跟你說,你一定不答應我……」他摸著自己肚子,覺得痛覺好像更明顯了。「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繼續住在小菲那邊了!」

 

  「對阿國舅爺,你都不知道,住在小菲那邊壓力有多大?她每天都在發脾氣,罵陳家寶跟罵傭人一樣,就算我想幫陳家寶說話,還會被嗆說我沒資格跟她講話,那個大小姐脾氣真不是蓋的!」李文星跟著跳出來幫著小雯說話。

 

  「哥,你也知道小菲這一年多她求子不順,看見我一個孕婦在她面前晃來晃去,她有時候連我都罵,真是完全沒大沒小,我實在不想繼續住她那邊看她臉色……我想回家……」小雯說出她想回家的時候,看起來真的很難過。

 

  是阿,不管在哪,都比不上在家……

 

  小祖他看著小雯的臉,輕輕拉起小雯的手。

 

  「回來就好。」聲音,就像哥哥該有的溫度一樣。

 

  小雯抬起頭,看著小祖,這幾個月以來,累積的情緒還有孕期的那些心酸,混雜著和自己的哥哥發生過的那些過去種種……

  眼淚不聽使喚的落下來。

 

  「哥……哥……我真的好想爸、好想你、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我也知道你不會真的跟我計較……真的很謝謝你……哥……」小雯哭著,情緒很激動。

 

  「小雯寶貝、妳不要太激動欸,雖然妳還有一個月才要生,但這幾天胎動已經很不穩了……妳還是先冷靜……」

 

  李文星都還沒安慰完,哭得亂七八糟的小雯,手摸著肚子,表情看起來不太妥……

 

  「文星……我、我肚子好像……」看起來真的很痛苦。

 

  「會不會要生了啊?」艾琳緊張的問著。

 

  「什麼?可是還有一個月欸?現在就要生嗎?」李文星緊張地手足無措。

 

  「小高,去準備車,叫阿德跟大茂帶著其他人待會記得把記者擋好,不要讓他們碰到小雯;文星,她的行李都帶著,先去醫院再說。」小祖看起來冷靜,但語氣倒是有點緊張。

 

  「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地方嗎?」艾琳緊張的問著。

 

  「飛虎,等一下記者一定會跟著我們去醫院,你再帶艾琳回去。」小祖一邊看著飛虎說著。「送她回家就可以了,其他地方都不要去。」然後指著飛虎,像再命令他。

 

  「哥……好痛……我的肚子……」小雯已經臉色慘白了。

 

  「小雯寶貝,你忍著點,我們馬上開車帶你去醫院……」李文星也緊張地攙扶著小雯。

 

  小祖看著艾琳。

  「艾琳,相信我,知道嗎?」又是命令般的說著。

 

  艾琳看著小祖,這次離開他,不知道還要等多久,這個男人才能回到自己身邊?但自己一定可以的,攙和著相信的勇氣,肯定能夠支持下去的……

 

  「祖少,阿德他們部屬好了。」小高通報。

 

  「走吧。」然後,小祖打開了大門,走了出去……

  

 

 

  七點多的河濱公園,運動的人相當多,空氣也格外清新。

 

  我吃著剛剛在便利商店買來的三明治,一旁放著一罐牛奶,兩三口就快吃完了。

 

  「艾琳,妳也吃慢一點。」飛虎拿起牛奶遞給我。

  我接過牛奶,喝下一大口冰涼的牛奶,忽然覺得身心舒暢。

 

  「我整天都沒有吃,快餓死了。」

  

  飛虎一臉輕鬆的看著我。

 

  「看吧,我就說要來找方小祖聽他怎麼解釋,單看新聞就哭得要死要活的……」

  「你不要嘲笑我啦!我不相信你一開始聽到江敏敏宣布時,會冷靜到哪裡去?」我對著飛虎嗆聲。

 

  「與其說是驚訝,不如說是死心了……」飛虎將臉往上抬,眼睛盯著星空。「其實我也一直都在騙自己,以為江敏敏真的有把我放在心裡……結果,她對我一句解釋都沒有,只叫我可以對她死心了……」飛虎的聲音聽起來充斥著無奈還有心灰意冷。

 

  我咬著三明治,看著他。

 

  飛虎轉過來看著我。

  「欸,妳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一點都不需要同情,妳應該幫我慶幸我終於清醒了。」飛虎搖搖頭,無奈地苦笑。

 

  「嗯,要不要幫你開派對?」我故意裝的神采奕奕。

 

  「最好幫我辦一場記者會徵友。」飛虎也對著我開了個玩笑。

 

  我看著飛虎,對他笑了。

 

  「笑什麼?」飛虎對我突如其來的笑臉,感到疑惑。

 

  我放下牛奶,伸出手,一把勾上他的肩膀。

 

  「我說杜飛虎阿,我真後悔太晚認識你了,如果我早就認識你,我一定幫你教訓那個江敏敏,讓我阿公拖他去山上種!」我刻意咬牙切齒。

  「欸欸欸,我說林艾琳大小姐,多謝你的好意,我知道妳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但也不需要真的插刀阿……」飛虎似乎很怕我說到做到。

 

  我還是勾著飛虎的肩膀,伸出食指搖了搖。

 

  「嘖嘖嘖,所以我剛說如果是以前……放心,現在小祖會幫你報仇的。」刻意靠近飛虎,對他咬牙笑著。

 

  飛虎臉轉向我,距離頂多一個拳頭近,看著我。

  從沒那麼近看過飛虎,他的眼睫毛很長,眼睛非常漂亮有一種獨特的氣息?

 

  「我想,如果方小祖知道現在妳和我勾肩搭背,還靠我這麼近,他在解決江敏敏之前,會先解決掉我。」飛虎的逗趣的說著。

 

  我點了點頭,放了開手,刻意稍微跟他保持一個距離。

 

  「放心,他身邊的保鑣可能還打不過你。」我拍了拍飛虎的肩膀。

 

  飛虎看著我,沒有回我的話。

 

  「幹嘛換你不說話。」我眨了眨眼,看著安靜下來的他。

 

  飛虎緩笑了一下。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有家人,是不是就像和妳相處這樣?有說有笑、互相打鬧,但對方如果被欺負、難過生氣,你就想站在她這邊為她出一口氣?」飛虎說著,看得出他表情多了一絲惆悵。

 

  我知道飛虎很希望有自己的家人,從他出生就被遺棄在孤兒院,家人對他來說,非常陌生,也很渴望。

 

  「飛虎,我之前有跟你提過,其實我有一個妹妹出生時就被抱走了吧?」我看著飛虎,這樣問著他。

 

  飛虎點了點頭。

  「我知道,是江湧為了報復你爸,才這樣做……」這個故事我在不久前難過時曾說給飛虎聽。

 

  「雖然我無緣跟我妹妹一起相處長大,但既然我覺得可以碰到你,也算是老天爺想讓我們可以擁有家人,讓我當妳的姐姐吧!」我這樣看著飛虎說著。

 

  飛虎有點詫異地看著我。

  嗯,或許這個提議來的有點突然?又或許飛虎根本不想有我這樣一個兇巴巴的姐姐?

 

  「欸!哪有人考慮那麼久的?怎樣?你是對我這個姐姐覺得不滿意嗎?」我開始覺得有點尷尬,如果不喜歡就明講啊!

 

  忽然,飛虎噗疵一笑。

 

  「呵、不是啦、我只是在想……如果方小祖知道妳認我當弟弟,他應該更想讓我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嗯?又是方小祖?

 

  「不會啦,都說是弟弟了還有什麼醋可以吃……」話還沒說完,就有點後悔自己說的話……「不對,他這個人醋桶超大桶,應該會生氣……」

 

  「對吧?」飛虎搖笑了一下。

 

  「不管啦!從現在開始你要叫我姐姐!」我才不管方小祖要打翻多少醋桶,我林艾琳決定了的事,就不會改變!

 

  「阿……那我不就要叫方小祖姐夫了……」飛虎表情一臉不願。

 

  「你不要管方小祖啦!到你要不要叫我姐!」我指著飛虎的臉。

 

  「……我沒叫過……一時叫不出來啦……」難得可以看見飛虎害羞的表情……飛虎慌張地站了起來。「之前方小祖叫我直接送妳回家,我們還在這聊天,等一下被發現,我又要被刁難了……快走啦。」

 

  看來他似乎是想要逃避這個話題。

 

  「杜飛虎!快點叫我姐阿!」我趕快拿起沒喝完的牛奶,快步追了上去。

 

  河濱公園人來人往,來運動的、來散步的、來跳舞的……不管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我想都是為了感受那種煩惱被洗滌後清爽而來的……

 

  直至昨天晚上,我還覺得人生沒有任何希望,但不過才過去一天,忽然又覺得生命充滿光彩了……

 

  所以,只要不放棄,就沒有迎接不了的希望……

 

  我想,應該是的。

 

 

==========================================================

 

新增時間到囉!

小雯跟文星出現了~之前一直在猶豫該不該讓他們倆出現

畢竟在正劇裡,他們也是世紀婚禮的其中一對,算是完全由邪反正

(其實幾乎每個人都是由邪反正啦,去看一次家和的維基,幾乎每個人的說明都是:早期歹角,後來改邪歸正....)

 

時間線重拉了一下~

一邊在寫兩個人,順便揣摩一樣兩個人的說話方式~也是挺有趣的說

(我其實非常喜歡小雯每次理直氣壯,但是只要他哥方小祖一講話都就講不出來像洩氣皮球一樣的設定,哥哥威嚴不能抹煞!)

其實只是要讓他們叫艾琳大嫂啦!

祝小雯順產

 

在來是飛虎跟艾琳

關於兩人彼此間關係認同這件事情。

 

就算距離靠的再近,不是愛情的感情

相處起來就是有一種舒服的感覺

 

但我相信如果狗仔偷拍他們勾間搭背的照片刊登出來的話

小祖會先崩潰然後失控

(只可惜我沒有安排狗仔哈哈哈哈

 

就算沒有DNA報告證明,早在心裡認同他們是對方像家人一樣的存在

就算艾琳再受傷,幸好都還有飛虎陪在他旁邊

(如果是以泣的風格,早就安排飛虎橫刀奪愛等等髒,所以飛虎艾琳的清新算是編劇值得誇獎的地方)

 

前兩回小祖跟艾琳閃的不要不要的~我也好想多寫一點

從這之後其實幾乎都是不同框要好幾回

請大家繼續期待兩人再度同框的畫面!先迎接滿滿商戰哈哈哈哈

(江敏敏:終於又有我的戲分了!

 

【題外話】關於小高外傳

之前大家有在敲小高外傳(小高:我怎麼那麼紅?)

目前其實我也寫了幾回,本來想說也是寫個短篇,但我廢話的習慣很難改

還是應該會至少5回左右(或更多...因為目前寫到(4)...

 

想問問大家,你們比較希望我是星期三新增番外小高

還是等正篇都發完了在新增小高外傳呢

小高外傳是少年小祖和小高的故事,完全不影響正篇的進度

但是會從外傳可以了解一些為什麼小祖和小高會有那些過去那些變化

 

其實我是想要星期三發,但怕會不會打斷大家看文章的情緒哈哈哈

畢竟是幾乎是兩個故事線了~

想問問大家的想法呢?

 

 

最後還是謝謝大家看文章喔!!!

最近又有一兩個新的讀者來回覆留言~

超開心的欸(灑花轉圈圈

 

希望大家有看到文章~有什麼想說的~都可以來留言聊聊天喔~

我最喜歡聊天了~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