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叫高天賜。

 

  十六歲,在高雄排名第一的學校就讀二年級,但是,我休學了。

 

  就在學期開始的第三個月,那天半夜,我媽帶著我從家裡逃了出來,因為我那個酗酒愛亂打人的爸,因為我沒有跟喝完酒回家的他打招呼,就發狂似的揍我……

 

  我媽無力保護我,趁著他酒醉不省人事的時候,帶了身上僅存的幾百元,坐著最後一班客運車緩慢的北上,直到我們的路線到了盡頭。

 

  台北,我長那麼大第一次離開高雄,我對台北的第一印象就是清晨的陽光充斥著滿滿的水氣,因為我們坐了五個小時的客運抵達,那時台北天微微的亮了。

 

  我們什麼行李都沒有帶,我只帶了幾本上課的講義,那是下周期中考的講義,我明知道自己一定沒辦法再回去考期中考了……但我還是帶了那些書。

 

  我們站在一間豪宅前面,跟我住的那種髒亂的矮平房不一樣,那種三層樓獨棟的建築,還蓋在象徵有錢人的信義區中,這肯定就是有錢人。

 

  我媽拉著我,就站在這房子前面,不久後,只見一個年紀大約和我媽差不多的男人走了出來。

  他的身形瘦瘦的,清瘦的五官看起來有一股難以抵擋的傲感。

 

  「秀媚,真的是妳?剛隨扈跟我說,我以為搞錯了……」我不喜歡他的表情,因為他看起來很勢利眼。

 

  「抱歉老闆,我真的走投無路,但是我還是厚臉皮來找你……想讓你幫幫我兒子。」我媽哽咽地說著,把我稍微推出去一點。

 

  清晨雖然還沒完全天亮,但也夠看清楚我臉上我嘴角還有手上的傷了。

 

  「這?這是天賜嗎?怎麼傷成這樣。」剛剛那張刻薄的臉,瞬間流露出一點人性……或許我不該直接以外表評斷這個人才對……

  「都是、都是阿奇……是阿奇打的……」我媽幾乎瞬間潰堤、泣不成聲,我刻意將臉轉到一邊去,咬著嘴唇,握緊拳頭,想把那些憤恨都忍下來。

 

  我媽激動的,拉住了眼前這個他叫他老闆的男人。

 

  「老闆,可以拜託你,先幫我照顧天賜嗎?他有人照顧我才能先去找工作,才能讓他繼續讀書,而且他在你這邊至少阿奇不敢來找他,拜託你……老闆……」我媽幾乎是跪在地上在求這個男人。

 

  我痛苦到感覺連喉嚨的那口口水都吞不太下去,我把我媽從地上抓了起來。「我不要在這裡,妳去哪我就去哪,我不要讀書我沒差、我也可以去工作!」我對著我媽喊著。

 

  「不可以!你怎麼可以不讀書!你爸如果醒來發現我們不見,我不知道他會對我們做什麼事……你才被你爸打成這樣,我沒有能力保護你……你、都是媽媽沒有用……」我媽哭喊著,在這凌晨的豪宅區內顯得淒涼且引人注目。

 

  「秀媚……」那個男人清了清喉嚨。「我叫隨扈先幫妳安排我們萬方代工廠的工作,那邊也有配員工宿舍……至於這孩子,先留在我這邊,他上學的事情妳也不要擔心,我再處理。」他在一瞬間似乎已經決定好了幫我媽這個忙……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媽會跟一個這樣的有錢人有交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一口就答應這種看起來就像隨時會引來麻煩的爛攤子?

 

  但是我好不甘心……為什麼?為什麼我明明很痛恨那個被稱做爸爸的男人,我無數次想殺死他,但他只要在我面前,我都會害怕到動彈不得,我不知道他到底討厭我什麼了?為什麼看見我就像看見仇人一樣到處找我麻煩?

 

  我媽就是一個軟弱的女人,他根本保護不了我,只能看著每次被打得遍體鱗傷的我,為我擦藥,然後替那個男人說話,說他只是誤會了什麼……他是愛我的……

 

  愛我?怎麼不說是恨死我呢?

 

  我看著其中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他們稱為隨扈,把我媽安置上一台高級車裡,就離開了。

 

  留下我一個人,滿身是傷,站在這一點都不相襯的豪宅前面。

  那個男人拍了拍我的肩,打斷了我滿腔的怒氣。

 

  「天賜?你是叫天賜吧?先進去吧……」他用著冷漠的語氣說著,但我似乎感覺得他的對我的關懷……

 

  我不想進去,但我就算轉身要跑,我也沒地方跑……

  抱著手中的講義,我忍下隨時都想奪眶的眼淚,跟著他走進那間豪宅。

 

 

  豪宅,顧名思義,華美且豪大,空間寬敞,一樓還是挑高的大廳,整組真皮的沙發看上去高貴不已……我沒有多觀察眼前的環境,因為我覺得這種地方跟我完全格格不入……

 

  甚至總覺得我多看一眼馬上會被認為是小偷,想偷取這屋裡任何一樣名貴的東西那種自卑感由然而生。

 

  「董事長,藥箱拿來了。」其中一個隨扈地上了醫藥箱拿給我。

  「來,我來擦吧。」但那個被叫董事長的男人卻親自接下藥箱……

 

  我下一步馬上搶過藥箱。「我自己擦就好……我很熟練了。」我像是在嘲諷自己似的,看著那醫藥箱的每一罐藥水和紗布。

 

  很安靜。

  我靜靜地拿那些藥水,熟悉的動作著;那個男人靜靜看著我,身邊站著一個隨扈一動也不動。

 

  直到,我關起醫藥箱。

 

  手上紗布我也是隨便包的,因為就算傷口再痛,我也習慣了……我將醫藥箱推回去。「謝謝。」禮貌性的我還是需要道個謝。

 

  那個男人眼睛充滿一股邪氣,他看著我。

 

  「天賜,沒記錯的話,你今年是十六歲吧?高二嗎?」他居然知道我的年齡?

 

  我點了點頭。

  但被迫休學了……連夜逃出來,連休學手續都沒辦……這是我覺得最無奈的事情,在那種環境下成長的自己,連完成一個學業都是像登天一樣困難……

 

  「這段時間你就住我家,放心住下來,我會叫人幫你辦轉學……吃的住的不用擔心,在我家你爸不敢靠近。」他的語氣很和緩,就像一個和藹的……爸爸一樣。

 

  「董事長……」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位長輩,只好跟著隨扈叫了。「我可以去跟我媽住嗎?」

 

  我還是一點都不想住在一個不屬於我的豪宅內。

 

  「天賜,想想你媽為什麼選擇跟你分離也要把你留在這。」董事長他沒有教訓我,但也沒有直接跟我說明為了什麼?

 

  我看著他那陰沉的目光……

  怎麼會不知道,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媽是為什麼留我下來……但是我在這邊比被我爸打還不自在……

 

  「對了,在我們方家,除了我的孩子們,每個人都要付出才能有收穫。」董事長顯露他表面上清晰可見的勢力眼看著我。

 

  「從今天開始,你幫我跟在小祖身邊陪他吧。」他這樣說著。

 

  我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誰是小祖?跟在他身邊?要我當隨扈嗎?

 

  忽然,一個高亢的聲音從樓梯上傳了過來。

 

  「爸!他是誰?」是一個女聲。

 

  我轉過頭去看,一個綁著整齊馬尾的女孩,看起來小我一點,趾高氣昂的看著我。

 

  「小雯?妳醒了?」董事長這樣叫著那女孩的名字。

 

  忽然,另一個身影從樓梯上跑下來,一口氣撲像董事長。

  「爸──good morning!」然後在董事長臉頰親了一下。

 

  是一個穿著像一個公主的小女孩,看起來頂多才國小。

 

  「小菲妳也醒了喔。」董事長叫他小菲。

 

  小祖、小雯、小菲……看來是他三個孩子……所以他剛剛說的小祖,就是其中一個?

 

  小雯走下樓梯,走到董事長旁邊。

 

  「爸,他是誰?」這個叫小雯的,年紀看起來跟我差不了多少,看起來卻很氣焰高……而且他爸沒回答她,她還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對阿,你看他臉上還有血欸!髒兮兮的很噁心欸!」那個穿著像公主的小菲,說出來的話倒是比那個小雯更沒水準……那不是血是紅藥水好嗎?

 

  「小菲,不可以這樣講話。」董事長馬上制止那個沒禮貌的公主。「這是爸朋友的兒子,今天開始先暫住我們家。」

 

  「住我們家?為什麼?」一堆問題的那個小雯,果然馬上提出反駁。

  「我才不要跟這麼髒的人住!」超沒禮貌的那個小菲,馬上拒絕我的細菌侵入。

 

  「我已經決定了,而且他和妳們哥哥一樣大,剛好可以陪妳們哥哥。」董事長又再提了一次要我陪那個叫小祖的人。

 

  「為什麼啊?哥身邊有我們,為什麼還需要別人陪?」問題小雯又問了。

  「我才不要!哥哥怕細菌,爸你不可以讓這個大細菌靠近他吧!」沒禮貌小菲又反駁了。

 

  「你們不要吵了,快去準備吃早餐,我今天要提早進公司,待會一起送你們去學校。」董事長一點都沒制止她們看不起我的這種行為,但也沒讓話題繼續下去。

 

  兩個令人看了很不爽的女孩,撇了我一眼走進了飯廳。

 

  「隨扈的房間都在一樓,我待會叫阿德和你介紹環境你順便梳洗一下……小祖真的比較不能忍受細菌,你多注意。」董事長逕自說完,就走掉了。

 

  完全不給我提問還有反駁的機會。

 

  我已經覺得因為跟豪宅格格不入想走人了,現在發現家裡有一個命令就是全部的董事長、一個問題小姐小雯、一個沒水準的公主小菲,還有一個我雖然還沒見到,但聽他們說起來感覺也是會很難搞的小祖……

 

  潔癖……不能接受細菌……這樣是有強迫症之類的吧應該去看醫生啊?

  而且都十六歲了,一個朋友都沒有還需要專人陪……是多孤僻還是多高傲?

 

  我已經不敢想下去了……

 

  我有一種,我媽把我從一個火坑,拉進另一個火坑,人生從絕望變成更絕望的感覺了……。

 

============================================================

 

大家早上好啊!

從這禮拜開始每個禮拜三我會更新小高的外傳喔!

目前外傳已經寫完了,總共六回,所以至少六個禮拜三都有文章發了哈哈

 

關於小高。

其實之前我有提過,他只是無心插柳寫到的一個角色

想讓大家熟悉的隨扈不只有阿德跟大茂兩個搞笑班的....

而是一個與其說是隨扈,更像萬能貼身小秘書身兼朋友的那一種

 

其實目前番外篇裡的小高

雖然每回裡都有他(堪稱出場率第二高的配角)

但他的畫面其實不多,話也就那幾句,但也就這些少少的鏡頭,居然也可以有粉絲敲外傳!

 

果然計畫通就是名不虛傳。

 

小高在我原本的設定就是一個高智商的人。

而且他很擅長觀察環境上的變化。

 

但他原本絕對不是像現在話少又面無表情的人。

(小高的冷酷跟小祖不一樣...小祖是會讓你發毛的冷,小高是讓你尷尬XDDD

 

他說他不擅長聊天,但是當他跟飛虎泡茶聊天七小時那天,其實可以看的出來

他是滿能聊天的※請參考番外:心跳的節奏(12)

而且在裡面他稍微提到他的遭遇.....

 

所以就擅自幫他擴編啦哈哈哈

因為重點是我很想寫少年小祖XDDD

 

第一回方家人都出現了,唯獨少年小祖沒出現

但是還是如同大家熟悉的小祖一樣:潔癖、孤僻

對小高這樣每天生活在水生火熱下的小孩,肯定無法理解這豪宅內發生的事情

而且方家的小孩真不是普通的難搞

 

看看問題小雯,跟沒禮貌小菲XDD

接下來的孤僻小祖,到底會怎樣跟小高展開第一次親密接觸呢?

要等下禮拜三XDDD

 

是不是太過分連小祖都沒出現一個影子?

重點是小高嘛小高!

 

謝謝大家看文~除了期待每個禮拜三的【番外:小高】

也要繼續期待每個禮拜一、五更新的【番外:心跳的節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