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

 

  

  方家隨扈不少,但會住在方家的隨扈都是有輪到值班的人,所以隨扈的四間房裡是來來去去,唯一固定住著的是我。

  阿德,隨扈之一,今天是輪到他值全天班,一個看上去頂多剛退伍的年輕人,很有活力,但是感覺也是嘴砲一掛的,就是說的總比做得多的那種。

 

  家裡很安靜,因為董事長還有超反感兩位公主去上班上學了,只剩下阿德還有一個叫做大茂的隨扈,還有我。

  大茂似乎出去採買了,剩下阿德受了董事長指派,帶我認識整個環境。

 

  一樓不多說了,就是客廳、廚房、三間衛浴、四間隨扈房、兩間儲藏室這麼複雜的祖合,之後我們沿著那氣派的旋轉樓梯走到二樓。

 

  長長的一條走廊,轉了兩個彎。

 

  阿德一邊走一邊介紹著。

  「這裡是董事長房間,但是你不需要進去,董事長的隨扈是固定的四個人在伺候。」指著第一間房門。

  「這裡是董事長書房,通常是董事長辦公的地方,你也不需要進去。」不虧是有錢人,真的有書房這種東西存在。

 

  「這裡是祖少的書房,書房裡有一間小房間,是方便祖少讀書累了不想回房間睡的話可以休息的。」祖少阿……那個小祖嗎?

 

  一個家裡有兩間書房就算了,書房還有房間,到底是多懶?懶到不想走回房間……房子大也沒這麼誇張吧?

 

  然後走到最後一間。

  「這是祖少的房間,通常沒有他的吩咐,不要進去,因為他最近不能受太多細菌干擾……」又是這句細菌干擾……他乾脆住無菌室算了……

 

  除了沒朋友、嚴重害怕細菌、這個少爺根本是比連續劇裡的還誇張。

 

  「阿德先生,這個小祖……我是說祖少。」在別人家還是跟著叫為妙。「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

 

  「誇張?你是指?」阿德似乎不解我的問法。

  「就是,哪有人那麼誇張,就算潔癖也沒到用什麼細菌干擾這種說法……」從早上開始我實在是忍不住滿腔的疑問,關於這個毫無常理可言的有錢家庭……

 

  「那是因為祖少……」阿德才正想解釋,樓下客廳電話鈴聲響了。

 

  「我去接個電話,你先不要亂動,尤其是三樓不要上去喔!」阿德特意叮嚀著我。

 

  我站在原地,看著跑下樓的阿德,內心大概翻了幾百次白眼。

  別說上去三樓,如果可以我真想下一秒就離開這間豪宅……

 

  我站在那間所謂祖少的房間門口,滿心不悅……居然我還要陪這種少爺當朋友……我的人生到底可以悲慘到什麼境界,我真期待……

 

  "乓噹!"就在我內心自嘲自己時,一聲明顯的玻璃破裂聲從那個祖少門內傳出來。

 

  我嚇了一跳,因為聲音滿明顯的;我往樓下看了一下,阿德似乎沒有發現這個聲音,因為他還大聲地在聊天……

 

  我回過頭看了那扇門……想起剛剛阿德交代的,沒祖少交代不要進去,因為我充滿細菌。

 

  我嘖了一聲,就是打破玻璃杯而已吧……

 

  「外面……有人……」雖然不明顯,但隱約有聽見聲音從那扇門傳來。

 

  我特意將耳朵貼近門上,但沒有聲音了……

 

  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我又聽到樓下阿德的笑聲……內心交戰了一下,到底應該承擔被罵的風險衝進去呢,還是遵守本分不要進去呢?

 

  腦袋想起剛剛稍微偷看到阿德的隨扈手冊,第二條明確寫著:「不多管閒事。」

 

  我的手握在門把上,內心大概又翻了幾次白眼,緩緩吐了口氣。

  反正我不是什麼隨扈,只是一個很慘的受虐兒……管個閒事就算被轟出去,也剛好瞭了我的心願。

 

  我轉開門,衝了進去。

 

  門後,沒有我想像中的高傲冷僻大少爺、也不是全身包緊緊的潔癖王……是一個倒在地上的普通年輕人……

 

  一個碎掉的玻璃杯,水灑出來了,剛剛的破碎聲應該是這個杯子;那個年輕人臉色完全蒼白,我這輩子看過最像要死掉的臉色,大概就是從這個人臉上看到的。

 

  他倒在地上,身邊撒了一堆藥。

 

  是吃藥然後跌倒玻璃杯碎掉所以沒吃到藥嗎?我自己內心根據案發現場隨意揣測了一下。

 

  我趕緊蹲在他旁邊,但我不敢動他,不移動案發現場才是上策。

 

  「欸欸,你還好嗎?你有聽見嗎?」我推了推他的肩膀,CPR的三步驟"叫叫ABC"我執行了第一步,但我希望我不要執行下一步人工呼吸……

 

  他睜開了一點眼睛……幸好沒昏死……

 

  「你要吃藥嗎?哪顆藥?還是全部?」我看著散落的藥五顏六色共六顆,但只有一個藥包袋,應該是同一包藥。

 

  他沒有回話,感覺真的快死了……

 

  我趕緊看了四周,桌上有一壺水……玻璃杯破了……算了!

 

  我拿起水壺,撿起地上的藥……把他躺平張開他的嘴把藥塞了進去,拿起水壺灌下去……特意再將他頭稍微抬起來點,想讓藥可以順著水滑下去喉嚨。

 

  我成績很好,但我不是讀第三類組,不過是人稱的理工宅……所以急救步驟我也不會,基本的口對口人工呼吸跟胸外心臟按摩學校都有教過,但目前不適合練習……

 

  不管,先讓他把藥吃下去好了……總比什麼都不做好……

 

  我看著他,好像喉結的地方鼓動了一下……應該吞下去了?我放下水壺,喘了一口氣。

 

  看著倒在地上,臉色慘白的年輕人,看上去年紀跟我差不多,但長得比我好看多了……五官很精緻立體,搭配那種快死掉的氣質,完全就是漫畫中會出現的超病態美少年那種板模……

 

  所以,這個方小祖,他們口中那個潔癖怕細菌的方小祖……有病嗎?很嚴重的病嗎?

 

  忽然,阿德撞進門邊。

  「祖少!」他的臉色鐵青,一種死定了的反應。

  「高天賜!你對祖少做了什麼?」阿德傻眼的問著。

 

  我看了看四周……

 

  碎裂玻璃、灑出來的水、躺在地上的大少爺,還有一個滿臉傷剛收進豪宅的受虐兒……如果阿德懷疑是我弄傷大少爺的,也很合理。

 

  我內心翻了白眼,我都還沒怪你這個隨扈只顧著拿電話講廢話,連你家少爺快死了都沒發現,現在居然怪我喔?

 

  阿德衝過來揪住我的衣領。

  「快說!你把祖少怎麼了!」

 

  「我才沒有對他……」

  「阿……德……」就在我想要回嘴反擊的時候,一聲很孱弱的聲音,從一旁喊了出來。

 

  「祖少!」阿德鬆開我的衣領,轉身跪在那個大少爺旁邊。「祖少你沒事嗎?我先叫梁博士過來一趟幫你看看!還是我先通知董事長……」阿德感覺快哭出來一樣。

 

  躺在地上的大少爺伸出手,拉住阿德。

  「不用跟我爸說……我沒事了……」他的聲音很虛弱,真的像鬼門關回來的那樣。

 

  「扶我……起來……」他感覺連要爬起來都沒力氣。

  阿德趕緊將那個大少爺扶起來,走到床邊讓他微躺下來。

 

  「祖少,還是跟梁博士聯絡一下比較安心,你的臉色不好……」阿德感覺快嚇死了一樣。

 

  只見那個病弱美少男大少爺臉上讀不出任何情緒,只是緩慢眨了一下眼睛。「記得,叫梁博士……別通知……我爸。」連說話都好慢。

 

  「好,祖少,我先去聯絡!高天賜你還不快出來,讓祖少……」

  「你,留下。」大少爺用那副完全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只知道他快死了的臉看著我。

 

  「祖少……他只是新來的,留在這會打擾你休息……」

  「我說,你留下。」大少爺就是大少爺……一句話讓那個對我頤指氣使的隨扈一句都不敢吭。

 

  阿德只好摸摸鼻子,關起房門。

 

  留下超尷尬的我和他。

 

  我站在門邊,不輕舉妄動,他坐在那床邊,看著我。

  我刻意避開他的眼神,因為我不過跟他對望那不到兩秒,就覺得有一股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得毛骨悚然穿越全身……

 

  有一種已經完全被看穿的不安感。

 

  他看著我……大約過了十幾秒,這種尷尬就維持了十幾秒;只見他忽然動了,緩緩轉了側身,拿起放在一旁床頭櫃的眼鏡,戴了上去。

 

  嗯,病態美少年戴上一副斯文的金斯框眼鏡,更符合漫畫中令女性著迷的那種模樣了。

 

  「我剛看不清楚,抱歉。」這是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剛剛謝謝你。」這是他對我說的第二句話。

 

 

  氣若游絲,語氣輕盈到隨時要被死神拉走那樣,眼神迷濛著看著我,只因為他沒有戴眼鏡看不清楚我的長相,留我下來就是要跟我說一聲謝謝嗎?

 

  我倒抽一口氣。

  

  「沒、我只是……因為阿德他、所以我擅自……」可惡,我連解釋一句話都說不好,到底在緊張什麼?

 

  「你,說不客氣……就好了。」就像我說的,他的眼神可以一眼看穿我全身一樣,戴上眼鏡的他果然目光如鷹,我馬上被看得一清二楚。

 

  我眨了眨眼,看著眼前那個大少爺。

 

  「你是高天賜?」什麼?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對……你怎麼知道……」我不自在的問著。

 

  「爸上班前……有跟我說了,本來想……晚餐時間再認識你……沒想到提早了。」他緩緩地,拔下了眼鏡,將眼鏡輕緩地收合起來,放在手中。

 

  「我、我只是暫住,我不會住太久,我會出去找工作!找到我馬上會搬出去,我不會賴在你們家!我不會弄髒你們家……」極力澄清著,我不是看上你們家有錢才住下,我最痛恨被人家誤會……

 

  「小雯只是……口氣硬了點,小菲……講話就是……口無遮攔,你不要……跟她們計較。」他說話很慢,慢到我聽完他講一句話都可以睡著。

 

 

  我看著眼前這個從早上開始一步房門都沒有出的大少爺,他居然可以從我一句辯駁知道我被他兩個妹妹羞辱過了?

 

      肯定是他這兩個妹妹很擅長羞辱人吧……

 

  「有錢人看不起我們這樣的人,剛好而已,我沒有要跟她們計較……」我緊緊握住了手,習慣性地用自嘲的方式說話。

 

  抬起頭,我看著那個大少爺。

 

  「所以我不會賴在這裡,你也不需要我這種大細菌陪,我也不會偷走你家任何一樣東西,請你放心。」我再重申了一次我的決心。

 

  他看著我,眼神大概因為近視又散發一種迷濛……

 

  就這樣一秒、兩秒……五秒過去……他才輕嘆一口氣。

  這個人到底是反應太慢還是怎樣啊?

 

  「短時間……你沒辦法走,這是你……保護你自己的唯一辦法。」然後,他用著像是在播慢動作的步調,說出了這句話。

 

  我看著他,那雙看透人的眼神。

 

  我拳頭緊緊地被捏住了……把所有不甘心都捏進拳頭中。

 

  「你……不要看不起我,我可以工作、我可以保護我媽……」

 

  憑什麼?一個才見到我不過三五分鐘的毛頭小孩,憑什麼直接揣測我那難堪的處境?憑什麼擅自剝奪我做決定的權利?憑什麼?

 

  我感覺的到全身都在發抖,但我卻無力反駁……即便我再生氣我也無法直接表達出我的想法我的不滿,就像我爸就算把我揍得半死,我很憤怒但依然只會發抖那樣……

 

  「如果你像我這樣……你就會發現……逞強是活不了命的……」一邊說,他居然嘴角輕輕帶著一點微笑。

 

  看著他,我很震驚。

  震驚的不是他的話,震驚的是他的反應和態度。

 

  一個看起來剛從鬼門關旅遊回來的少年,居然能用那種令人詭異的笑容看待剛剛的那一陣死亡挑戰……

 

  我不知道他的病多嚴重?但我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大少爺似乎讓我改觀了一點點……

 

  和他兩個外顯放肆的妹妹不一樣、和我一樣年紀,卻有看穿一切事情的本事……

 

  忽然那一個瞬間,我覺得我暫時留下來,或許會是一件挺有挑戰的事情……對於眼前這個病弱大少爺,那個方小祖。

 

 

========================================================

 

大家早上好阿(哈欠)

雨下個沒完沒了~我都要發霉了阿阿阿阿

 

總之今天是小高新增篇!今天沒有忘記(呼

畢竟連假過去了一切回復正常~比較不會忘記XDD

 

少年小祖終於出現了!

第一次出現就快死了,他與小高的相遇也算是漫畫老梗的橋段既視感

配上漫畫花美男的外表~以為你們兩在翻拍偶像劇嗎?

 

其實從一個簡單的狀況看的出來,小高在緊急狀況也真的是滿能冷靜觀察並處理的

小高根本小祖救命恩人(幸好小高不是女的不然就要以身相許了)

 

小祖這回說的話不過幾句,但隨便幾句就戳破小高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我真的滿喜歡"逞強不能活命"這句話

很多人都喜歡逞強,即使是嘴巴逞強也不願承認許多困境

逞強有什麼用?改變才有用XDDD

 

就讓小祖寶貝來改變你吧!讓你變身高級小高!敬請期待下一回小高番外!

 

謝謝大家看文!

也歡迎留言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寫寫畫畫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害羞不留名的訪客
  • 嗨嗨琥珀大大我來了~~
    雖然人在國外旅遊中
    但還是定期fokk ow你的更新
    小高外傳中看到天賜病弱美少年昏倒真的尖叫(哇)
    畫風瞬間轉BL(十年後的艾琳:放開我家小祖)
    不過少年祖雖然身體病弱 但小時候已經顯露狐狸本質
    跟小高的對手戲蠻精彩的
    或許小祖從天賜的危機處理看出他是個人才吧
    小高的反應確實不像一般孩子遇到緊急狀況的反應
    想必小祖在方黑龍把小高安排跟在他身邊時
    已經對這個人的身家做很詳盡的調查
    畢竟集團接班人都要比別人看得更前面
    很感謝琥珀大大願意開這個少年番外
    讓我能更腦補小祖現在的性格
    是如何從少年時期就開始養成
    還有他和小高之間的兄弟情~~
    想當初負心寶都能從小祖身上學到沈穩冷靜
    想必跟在小祖身旁的小高更是厲害吧
    (還好小高不是女的..不然不就劇情畫風直接轉金秘書哈哈)
    最近真的蠻中金秘書這個韓劇的毒
    總覺得副會長的那種氣質其實跟小祖也蠻像的
    當然艾琳的氣質就跟金秘書不同
    (艾琳:親媽是要移情別戀了是嗎....
    艾琳別擔心你是小祖的菜 他認定你了哈哈哈
    以上純屬哈拉543希望琥珀大大不要覺得
    我太過扯東扯西~~~~
    期待週五更新唷!(水汪汪期待眼)
  • 艾琳親媽好!!!
    真好人在海外旅遊中~~快帶我走(賣亂

    哈哈哈~病弱美少年~根本超級無敵吸引人(病態感爆棚
    其實從寫番外開始,我三不五時寫到小高小祖我都有滿滿的BL感
    但畢竟這是艾琳跟小祖的故事,小高我只能跟你說SORRY啦

    小高:SORRY個P,我有女朋友的(等一下這是什麼猛爆性宣言)

    後面幾回可以更看的出小祖的人格養成~(養成遊戲PLAY
    其實這個階段的小祖也不是一個真的想到接班人那麼遠去(畢竟身體不好不要說接班人,連呼吸都有困難)

    其實我一直覺得他心臟病這麼嚴重拖到二十幾歲才去換心臟有點厲害啦~可以撐那麼久哈哈哈哈

    幸好這是一篇純兄弟友誼的BL...不對,是純兄弟友誼的共同成長故事,算是清新小品(被家暴哪門子的清新XDD

    當作調劑身心的小短篇故事~XDD

    金秘書你也點開看了吧(笑
    真的超超超超超好看的啊~我都一邊看一邊竊笑傻笑顆顆笑
    如果說副會長跟小祖相似的地方,那就是戀愛幼幼班,然後瞬間升級讀碩士了這樣!哈哈哈

    其實小祖好像沒那麼自戀和自負,而且副會長花錢如流水啊啊啊!
    (忽然覺得有錢人的錢真的都是這樣花的嗎?我是不是要讓方小祖花個前一下XDD到底多想花錢)

    只是兩個人同樣的是氣場都很強大XDD
    而且兩個都好帥~(圈粉模式開啟

    我個人也超愛東扯西扯的~快跟我亂扯~我都可以接話XDD
    星期五更新已奉上~請查收

    amber0324 於 2018/06/22 09: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