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坐在超商的吧檯前,看著自己的新手機。

 

  墨鏡放在一旁,這是第一次看見小高拿下墨鏡……濃眉大眼,雖然是單眼皮看上去也是挺有個性的,跟平常看起來不苟言笑的他有一點出入,表情看起來滿淡漠的,大概還是正在懊惱居然被抓包吧?

 

  「小高?」忽然,背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

 

  小高緊張的拿起墨鏡戴上,轉過頭……是飛虎?

 

  「飛虎?」原本正襟危坐的狀態,瞬間有點放鬆。「你怎麼在這?」

 

  只見飛虎無奈的,手上提了好多帶購物袋。「來幫我老闆送嬰兒用品去醫院……」

 

  小高點了點頭,充分明白他的無奈。

 

  「你怎麼自己坐在這?你不是都隨時跟在方小祖旁邊嗎?」飛虎也順便坐在我旁邊,一派輕鬆地問著小高。

 

  「嗯,發生一點事……」小高明顯表情很落寞。「對了,我換手機號碼了,我再傳電話號碼給你。」

 

  「嗯?怎麼忽然換手機號碼?這樣不是很麻煩嗎?要重新輸入電話?」飛虎問著小高,兩個人似乎從那天長達七小時的相處之後,相處起來滿自然的。

 

  「其實還好,重要電話我都背得起來,背不起來的也不重要。」小高似乎很有自己一套做事情的規則,只要在他規矩範圍內的事情,都可以正常發揮。

 

     「喔?那我的電話算重要嗎?你有背起來?」飛虎似乎想捉弄一下小高。

 

      「09267*****嗎?」小高反而很流利的背起飛虎的電話。

 

       飛虎睜著眼,覺得佩服。「厲害,你記憶力真好。」默默地又更佩服小高一點。

 

  「你是江總經理的特助,又是祖少的情敵,背起你的電話是應該的。」小高有點失神的說著。

 

  「我什麼時候……是方小祖的情敵了?」飛虎對小高的話感到不解。

 

  小高轉過來看著飛虎,墨鏡到映出飛虎的模樣。

 

  「現在應該不是了……」

  「我根本沒追過艾琳好嗎!你講得一副我追失敗了一樣!」飛虎對於小高總是能精準批判出當下狀況覺得乍舌……

 

  的確自己就算真的想要對艾琳有異心,自己也不可能插得進去艾琳跟方小祖之間了,更何況……自己從來就沒要追艾琳阿!到底為什麼全世界都要把我當成方小祖的假想敵?

 

  「不管怎樣,與其看見祖少對付你,我比較樂見現在這樣,你是個好人。」小高看著飛虎這樣說。

 

  飛虎有點驚訝的看著小高,與其說他是一個猜不透的隨扈,不如說他是一個方向單純到令人難以抓錯處的人。

 

  他每一句話裡都充滿方小祖,他的出發點總是方小祖……我想,他們方家說不定沒有外界傳聞的那麼冷血、雙面……他們肯定也是很用心對待自己家裡的每一個人,才能讓每個人都這麼忠心的為老闆著想……

 

  "嗶嗶"小高的新手機,傳來簡訊聲。

 

  那張撲克臉開了訊息,傳訊人是方小祖。

 

  "高天賜,關於你私下跟艾琳聯繫的懲處,從今天起,每個月加薪一萬元,合約我會叫愛咪打好,五點前進辦公室簽。然後,新電話簿不可以加入艾琳,知道嗎?回來幫我買一杯咖啡,謝啦"

 

  原本剛剛一臉陰鬱的小高,看著簡訊,臉上瞬間露出種奇妙的光彩。

  

  參雜著喜悅、驚訝、不可言喻的那種表情,很明顯得,那封簡訊的主人,一定是那個影響他很深的人。

 

  飛虎看著小高,忽然覺得馬上就應證了自己剛剛內心想的那樣。

 

  方小祖,或許是一個值得交心的人……或許吧? 

 

  

  拿起杯子,我緩緩喝了一口水。

 

  「小雯坐月子應該狀況還好吧?」天誠問著。

  「月子中心的照顧一定好的……而且還有李文星在。」我推了一下眼鏡。

 

  「也是,李文星也算是真心為了小雯改過自新了……想以前你我還有漢昇,生活在那個方家,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天誠若有似無的感嘆著。

 

  「應該說,我們都改過自新了……」我輕聲笑了一下。

 

  的確,我們把以前那些暴戾、殘忍都丟的差不多了……為了我們愛的女人……

 

  「重點是,這個蕭漢昇,是要不要來?」天誠看了一下手錶。

 

  我放下了杯子,推了一下眼鏡。

 

 

  「這樣也好,不然你跟他進來時間太相近,容易被發現。」我緩緩的說著。

 

  天誠挑了一下眉,輕鬆的靠在沙發上。

 

  「每次我們三個要見面討論事情,都要這樣躲躲藏藏,感覺像是我們再做壞事一樣。」天誠拿起一顆櫻桃,吃了下去。

 

  「我們的確不是再做什麼好事,小心使得萬年船。」我一邊說,一邊輕笑了一下。

 

  "叩叩"敲門聲。

 

  「是我。」門口傳來是漢昇的聲音。

 

  小高機警地馬上將門打開,漢昇走了進來。

 

  「抱歉,剛剛出門的時候為了SUN RISE的事情耽擱了一下。」漢昇說著,跟著坐了下來。

 

  「我們蕭大老闆手邊要忙的業務實在是太多了,我們怎麼敢催你呢。」天誠習慣性的調侃著漢昇,並拿起自己的酒杯喝了一下。

 

  「你把虧人的力氣拿去對付邱金蘭就好。」漢昇撇了天誠一眼。

 

  「好了,不要抬槓了。」我坐起身來,應該快點進入主題。「小高,你先去外面顧著。」

 

  小高點頭後,便離開這個包廂,剩下我跟天誠還有漢昇三人。

 

  這個組合,如果說出去,或許不會有人相信,因為我們三個曾是彼此猜忌、厭惡的那種關係。

 

  蕭漢昇,小雯的前夫,同樣身為集團企業的接班人,家財萬貫那是當然的,以前的他也和我和天誠一樣,為了利益總是不畏懼社會良心做事,我跟漢昇和天誠,經歷了太多無法三言兩語說完的事情,也因為誤會而真正了解彼此。

 

  現在的我們,方向和目標一樣,相互幫忙著彼此。 

 

  「之前小祖跟我說,江敏敏匯款五百億之後,我就派人去守著江樂天……果然,前天我發現他鬼鬼祟祟的一個人去了江家在山上的一棟別墅,手上拿著一些資料,如果沒猜錯的話,那些應該是秘密資金的帳戶資料。」漢昇露出了一抹邪氣,這樣說著。

 

  我用大拇指稍微點在嘴唇上。

 

  「一定是江樂天發現江敏敏挪用了他們之前從順利偷偷挖過來的錢去付peterson的保證金,所以要把資金帳戶另外藏起來,避免被江敏敏給全部花光。」我推論著,這當然也是我們計畫中環節的一部分。

 

  天誠點了點頭,看著我。

  「最近我也常常跑去騷擾邱金蘭,我也發現,順利集團每個禮拜呈報到核銷部的資金流像跟之前他們說有動用到預備金兩百億的金額不符。」

 

  「不符是差多少?」我雙手交疊,看著天誠。

 

  「因為也是找機會看到那些資料,雖然不是完整數目,但如果是付給peterson的保證金,匯出金額頂多一千萬,根本不是兩百億。」天誠說著。

 

  「這個江敏敏,兩百億可以作假帳成一千萬,這個邱金蘭還都沒有發現?要說他多機靈,我也不相信……」我輕蔑的笑了一下。

 

  「反正不管是一千萬還是兩百億,我想順利的錢已經快要被榨乾了,只是帳面上看起來當然還是很漂亮。」天誠喝了一口酒,笑著說。

 

  「不管順利要不要被榨乾,反正錢是落到我們手中,那就好了。」漢昇自信滿滿的說著。

 

  「但是,沒有證據,都是白說……」我推了一下眼鏡。

 

  「是啦,但是順利集團戒備森嚴,加上江家山上那棟別墅也都有保全守著,我們根本很難下手……」天誠說著目前唯一的問題。

 

  我緩緩地眨了一下眼睛。

 

  「那就要找,在江家可以來去自如的人幫忙了……」雙手交疊,我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小祖你是說……杜飛虎?」天誠馬上猜中我的想法。

 

  「可是這個杜飛虎,他是江敏敏的特助,再怎樣應該也不可以幫我們的忙……」漢昇說的很合理,更何況杜飛虎還是江敏敏的老相好。

 

  我伸出手,搖了一下。

 

  「這很難說,據我所知,杜飛虎已經幾乎要和江敏敏決裂了,還在她底下做事,或許只是想要一份工作而已……」然後我推了一下眼鏡。

 

  「還是……我們可以請艾琳幫忙說服杜飛虎?」漢昇這樣說著。

 

   艾琳?

 

  「對啦對啦!誰不知道外面傳言杜飛虎跟林艾琳的交情甚篤,說不定艾琳去說,杜飛虎會被說動轉過來幫我們。」天誠居然跟著附和。

 

  我轉過頭去,冷冷地看著漢昇和天誠。

 

  「除了艾琳,什麼辦法都可以。」我怎麼可能,把艾琳推出去當誘餌拉杜飛虎過來當盟友……

 

  門都沒有。

 

  忽然,高天誠的手機鈴聲響了。

 

  「我先接個電話。」說完,天誠接起電話。

 

  「喂,嗯……我就是……什麼?你說誰?」天誠本來平穩的聲音,發出了疑惑。

 

  我跟漢昇同時將目光移向他。

 

  「是……你確定嗎?……嗯,好,可以麻煩以將資料現在送到我這邊嗎?費用我會出……對,地址是台北市信義區XX路10樓,好,麻煩你快一點。」說完,天誠掛了電話。

 

  我跟漢昇同時看著天誠,心中燃起一種奇特的不安感?

 

  「是誰?什麼資料?」漢昇等不及的問著。

 

  天誠看著電話,歪了一下頭,然後將眼神移到我身上。

 

  「看來,你勢必得用艾琳當作籌碼去跟杜飛虎談合作了。」然後,天誠笑了……

 

  笑到你心裡發寒,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

  完全無法理解天誠這句話中的意思……但是,要我把艾琳當成籌碼來引誘杜飛虎,就算要我再重申一百次,都是「門都沒有。」

 

 

  ※

 

 

  【江敏敏宣布懷孕的募款餐會後】

 

  江敏敏還在外面接受記者採訪,我快步的往休息室走,一走到休息室,我大力將門甩上!

 

  用力地扯開脖子上的領結,憤怒沒有從我胸口中消氣,只有越來越滿。

 

  「祖少,冷靜點,記者都還在外面……」小高很理智的提醒著我。

 

  「我知道!我知道!」我刻意壓低著聲音,將我即將爆發的情緒壓在喉頭底下。

 

  「我只是真的好想掐死她!」我緊緊捏著自己的拳頭。

 

  「祖少……艾琳小姐……如果看到電視……」小高,似乎提醒了我一個現在不該花時間在生氣上的重點。

  

        對、艾琳!

   即使我知道我那天是被江敏敏設計抬上床,但我明知道什麼事都沒發生,她要栽一個現成老爸的戲要給我演,但江敏敏那個瘋女人居然在募款餐會上跟記者宣布!

 

   連我知道自己被設計的當事人也覺得驚訝了,更何況是完全不知情的艾琳……

 

  「電話!我的電話給我!我要打給……」就在我焦急的想要拿電話撥給艾琳時,我的電話響了……

 

  "高天誠"來電。

 

  可惡!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聽,現在沒有什麼比跟艾琳解釋還重要!

 

   「祖少,你還是先接電話比較好。」小高似乎看出我的理智線斷裂,試圖想接回一點我的理智線。

 

  我深深吐了一口氣,接起天誠的電話。

 

  「天……」

  「方小祖,你冷靜一點,你還沒打電話給艾琳吧?」天誠完全不等我說話,馬上阻止了我的行動。

 

  我並沒有回他話,說真的我完全不想理會他說什麼。

 

  「你現在打給艾琳一點意義都沒有,你沒有證據,解釋聽起來就像是在辯解。」天誠就像是我眼前的一盞光明那樣,正在阻止我跌入黑暗。

 

  「還是你要去跟艾琳說你這些日子在計劃什麼?讓林水波打死你?再讓二柱去跟記者爆料?讓我們快要成功的計畫都破局?」天誠狠狠地說出了我所有最在意的點……

 

  我剛剛那斷裂的理智線,似乎真的被接上了一點……

 

  「但是,我不馬上解釋,艾琳一定會……」

  「對,她會哭、會歇斯底里,她會怨恨自己又相信錯你,但是,你如果拿到證據證明江敏敏小孩絕對不是你的,這樣子艾琳就絕對會完全相信你了!」我對著電話,一種絕對的無奈感爬滿全身……

 

  艾琳……艾琳……我居然,居然又被迫要選擇犧牲妳……

 

  "碰"用力的,我的手砸向桌子。

 

  很痛……但我可以想像的到,當艾琳看到新聞後……會比我痛上千百萬倍……

 

  「祖少……你沒事吧?」小高擔心的看著我因為揍向桌子有點流血的手。

 

  「小祖,你有聽到我說的嗎?你有在聽嗎?」電話那頭,天誠的聲音很急切。

 

  「有。」我的聲音,終於從慌亂,回復成冷漠。

 

  「聽我說,就像我們之前預想過的,當她要把小孩賴給你的時候,你趕快帶她去婦產科,藉機讓醫生幫你驗DNA。」是阿,我們早就料想過這件事了。

 

  從那天江敏敏設計要騙我上床之後,我們早就猜到她到底想怎麼樣……只是我沒想到,她會在大庭廣眾下宣布,讓我連掩飾隱藏的機會都沒有……

 

  江敏敏,你明知道艾琳看到新聞一定會撕心裂肺,妳卻選擇這樣做?妳敢動我的艾琳,我會要妳付出更多代價……

 

  「妳有沒有聽到?」電話的天誠,聽見我完全沒有回應,又積極向我確認。

 

  「我知道,我等一下就安排……天誠,再幫我一個忙……」我的聲音終於恢復理智那般的冷冽。

 

  「你說。」天誠。

 

  「我知道你在記者會場外,幫我拿到江樂天跟杜飛虎的頭髮。」

 

  「好,我拿到再送過去醫院給你。」天誠馬上就答應了我的請求。

 

  掛上電話,我轉頭看向小高。

 

  「小高,你去聯絡一下副院長,越快越好。」我吩咐著。

 

  江敏敏,我本來對你肚子裡的孩子老爸是誰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既然你要挖這個坑給我跳,那我就把你的洞挖大一點,讓你跟你的孩子還有孩子的爸爸一起埋進去…

 

  ※

 

  「漢昇、天誠。」服務人員幫忙開了門。

 

  艾琳拉著林水波,後面跟著林鴻山還有依美,當然還有陰魂不散的二柱,一群人走進包廂內。

 

  「林董、林總,艾琳,你們來了。」漢昇很有禮貌的和大家問好。

 

  「漢昇阿,沒事幹嘛把我們全家人都叫來?而且為什麼還有高天誠?」林水波大嗓門的問著。

 

 

  的確,漢昇如果和正男請艾琳吃飯那還說得過去,但漢昇居然請艾琳一定要帶著全家來吃飯?那就奇怪了。

 

  「林董,會特地叫你們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天誠親切的笑著。

 

  「重要的事情?」林水波疑惑看著漢昇問。

 

  「是,是關於,林家子孫的事情。」漢昇猛爆性的發言,讓在場的大家都措手不及。

 

  「漢昇……你在說什麼?什麼林家子孫?你說是我的事情嗎?」艾琳不解的看著漢昇問。

 

  「也算跟艾琳妳有關,總之,等一下妳們就知道了……」

 

  忽然,漢昇的電話響了。

 

  漢昇看著電話,然後看向林家的人。

 

  「等一下麻煩兩位長輩還有再場的大家,都靜靜的聽就可以了,暫時不要發出任何聲音。」說完,漢昇接起電話,按下擴音鍵。

 

  我們全部的人都對看了一下……到底……要做什麼?

 

  關於林家子孫……

  到底是……?

 

       電話那頭,傳出了一些聲音……

 

====================================================

 

大家下午好~~

又到了新增的星期五了!

 

這回幾乎沒有艾琳

只有滿滿的計畫XDD

 

關於小高的處罰...不虧是小祖朋友

公司也是很分明的

 

其實處罰小高很沒有意義啦!畢竟小高那麼幫她們兩個的忙

還讓艾琳跟小祖可以久違通話中XDD

 

小高恭喜你加薪!

 

再來就是正劇裡本來就存在的飛虎是林家這件事

也正準備要爆料了

想當初正劇裡林家人知道時整個畫面亂七八糟

也沒有真的認親或者是其他的畫面~感覺有點可惜(又或者是我跳著看有漏掉啦XDD

 

總之下一回!

即將要正式進入揭發江敏敏的劇情了~~

希望大家喜歡!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害羞不留名的訪客
  • 琥珀大大哈囉~~
    最近沈迷世界盃熱潮中
    現在邊看著足球邊打心得
    這回的時間線曲折了點
    原本文章往下拉還想說怎麼突然時間線
    跳回敏敏宣布懷孕餐會後
    一開始有點看不太懂 後來就串起來了
    原來要接林家子弟DNA的情節!
    原本還盼望繼續看小祖吃飛醋的說~~
    揭開身世之後小祖就是飛虎的姐夫惹哈哈
    然後小高根本本文最佳助攻+艾琳好閨蜜+一個畫風不對就是BL了 XDDDD
    尤其飛虎還說小高一直祖少長祖少短
    真的常常會覺得小高就是艾琳的最大情敵(整個畫風亂)
    然後也很喜歡三少合作結盟的情節!
    飛虎快加入吧 加入就是F4啦o(^▽^)o
    感謝琥珀大大定期努力不懈更新
    沒有定時回覆的我去面壁思過一下!(跪)
  • 我最近也沉迷於世界盃!
    唯一支持法國姆巴佩(不要在這邊宣揚)



    哈哈哈
    有時候我也覺得是不是讓時間軸太混亂了一點
    這比較類似於一種回憶片段

    這種真的要看完才能知道到底為啥忽然迸出這一段
    (不然大概以為我貼錯了XDD

    小高真的一個畫風不對就是BL了
    看他看到小祖的加薪簡訊還偷笑了
    儼然戀愛中的小男人(不對不要歪!

    飛虎加入真的就是F4了
    代表商戰要結束了

    結束商戰就有祖林同框了
    真累人~

    有回覆我就很開心了喲!!!
    不用壓力大!!!

    amber0324 於 2018/07/04 09: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