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5)

 

  安靜的巷弄。

 

  大力把我爸拖走,過了也差不多十幾分鐘。

  方小祖輕輕的靠在那花圃的圍牆上,拿著他的手帕擦拭著他手上因為跌倒站上的灰塵。

 

  我身體的顫抖沒有那麼明顯了,但我內心的憤怒還有不甘心越來越滿。

 

  「待會大力回來,先去醫院看一下。」方小祖甩了甩手帕上的灰塵,說著。

 

  「你受傷了嗎?」一聽見他要去醫院,我緊張的仔細看了看他的身上有沒有傷口。「剛剛跌倒有怎樣嗎?還是心臟又痛了?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好了……」

 

  「我是說你要去醫院。」方小祖看著緊張的我,冷漠的說著。

 

  然後他把手帕遞給我。

  「你的嘴角都有血,先擦一下。」態度冷靜的就像剛剛沒發生過那種可怕的事一樣。

 

  我接過手帕,看著他。

 

  「你都不怕我爸真的會打死你……還跳出來擋,真佩服你……」我拿手帕擦上我的嘴邊,痛感席來。

 

  方小祖推了一下眼鏡。

 

  「我很怕,剛以為我就要死了。」他居然面無表情的說他很怕……

 

  這個人要不是顏面神經失調,那是去打了肉毒桿菌嗎?怎麼能夠這樣都面不改色地看待所有事情……

 

  「對不起……我、我回去馬上離開……我不會、不會再造成你們的困擾……」我抓著手中那沾著血的手帕,緊緊的捏住,想把我滿腹的不甘捏進去手心中。

 

  「我、我還是……我還是跟我爸回家好了……」我已經快要忍不住,我聲音中的難堪。

 

  方小祖看著我。

  「又要逃嗎?」諷刺的,他這樣諷刺著我。

 

  我緊握著拳頭,滿臉的不甘願。

  「不然你教我?你教我怎麼辦?教我怎樣才能不再害怕他?教我怎樣逃離他給我的夢魘?」

 

  沒用如我。

 

  就算再討厭、再憤恨,只要我爸對著我大聲吼叫,我還是會沒用的感到恐懼,我不怕他的拳頭,因為頂多痛那一瞬間,但我害怕他的眼神……

 

  想要我消失的那種眼神。

 

  "天賜,你出生時,你爸好開心,他幫你取了名字叫做天賜,因為你是上天賜給他的禮物。"我看著我爸的眼神,腦中永遠都會浮現這句我媽告訴我的話。

 

  多諷刺?

  我是上天賜的禮物嗎?我是上天賜的麻煩人物吧……我一點都無法將我媽那句話連結起來,因為從我我印象開始,我爸對我只有不屑、只有打罵。

 

  雖然他沒喝酒時還會和我說個幾句話,會問我功課怎樣?會問我吃飯了嗎?但這種時間越來越少,後來幾乎沒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酒氣,還有對我出氣。

 

  我只能盡量避開他。

 

  漸漸的,我越來越看不起我自己,除了逃避,我似乎什麼事都做不了,我也想過,如果我去練個空手道跆拳道什麼的,或許我還能硬起來反擊他,這樣至少他就不敢隨便看不起我了……只是我依然毫無作為,只把自己埋在書本後面。

 

  但是,連我自己都快要看不起我自己。

 

  連方小祖都敢用他全身的力氣去推開我爸、連一個不認識的路人女生都敢拿木棍打我爸……我卻只能站在原地求饒希望他放過我們……

 

  我真的……好不甘心……

  

 

  「你知道嗎?」方小祖,打破了我內心的那些自言自語。「從我有意識以來,

我除了在家,就是去醫院。」

 

  我看著方小祖,看著他一臉淡漠。

 

  「看醫生、吃藥、急救、住院、回家,如果嚴重一點,我會一整年都在這個輪迴裡……就算狀況好一點,能夠讓我去上學,但我從沒撐超過半學期……所以別說交朋友,班上同學幾乎不太知道我的存在……」

 

  然後,他又推了一下眼鏡。

 

  「一開始我常常哭,我覺得不公平,為什麼別人可以正常上學、可以交朋友、可以運動、可以……總之所有正常的人做的是為什麼我都不可以……我每天都在哭、在摔東西……」

 

  沒想到,眼前這個總是冷靜的方小祖,也有這種過去嗎?

 

  「有一次,我把花瓶朝小雯丟過去,弄傷了小雯……但小雯不但沒哭,她還安慰我說她不痛,要我不要擔心,我爸也完全沒有教訓我,他只是叫隨扈先帶小雯去醫院包紮……那時候我忽然意識到……我很痛苦,但我也讓我身邊的人都跟我一起痛苦了……」

 

  方小祖閉上眼睛,看起來是在平撫自己的情緒。

 

  「他們每天生活在我的壓力下,卻不能像我一樣抱怨、還要忍受我的崩潰……我知道,我錯了,錯的很離譜……我的痛苦就算很痛,我也不要轉到別人身上……」

 

  「我開始學會冷靜,把那些難過悲傷藏在我的表情後面,就算在不甘願,我也學著讓自己在發怒前,先在心裡消化自己的情緒……直到幾乎所有人都看不出我現在內心到底想些什麼……」

 

  淡淡的,他平舖直述的說著。

 

  「但是這樣,你的難過只能自己忍受……你自己會內傷吧……」我看著方小祖,對於滿肚子的不甘願只能往肚子裡吞的感覺,一定很不好受。

 

  他轉過頭來看著我。

 

  「一開始很痛苦。」他淡淡的說著。「但久了,我發現自己在冷靜之中,可以靜靜的思考,什麼是我要的,或者是我該怎麼去應對對現況才比較有利……總比無意義的到處發脾氣但卻只能得到滿滿的空虛,來的有意義多了。」他這樣說出,自己情緒演變的一種過程。

 

  我認識方小祖的時間很短,才不過一個月;我和他相處的時間也不多,但總能在每一次他和我說過的一句話或一段話下,了解這個人,比尋常人還不一般。

 

  或許,因為那種生病的身體,讓他比我們同年齡的小孩還要成熟很多,但我沒料想過,他把自己封閉的人生,轉化成自己想要的人生。

 

  比起我總是在抱怨與不甘心,卻毫無作為,我真的是輸慘了……

 

  「回去被你爸繼續打,還是待在我家讓自己生活過得更好,你自己選。」方小祖看著我,這樣問著。

 

 

  「可是如果我爸……又來找你麻煩……」

  「我剛叫大力不要讓他出現在我們面前了……」他居然冷漠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頭……

 

  這瞬間,我才終於感覺到他很像方家人……

 

  「要讓人家怕你,你要先隱藏自己的害怕。」他放下手,看著我。

 

  的確,我看不見他臉上的恐懼,就算剛剛我爸拿著木棍要脅他,他也沒露出任何一絲害怕……

 

  我……我也想改變,即便我腦中告訴自己無數次,我想改變現狀,我不要只是生活在我爸的恐懼底下,我不要讓我媽總是哭哭啼啼地向我爸求情,我媽都鼓起勇氣逃出來了,我憑什麼還活在那十幾年的恐懼底下繼續生存?

 

  我哭了,我不自覺地哭了,我為自己的懦弱哭、為自己的悲傷哭、為了自己的不堅強哭了,但是我哭完後,我想學著把那些悲傷不甘願都丟棄,用一種全新的態度過生活……即便那需要一點時間適應,需要花一點時間改變……

 

  但,你不踏出那一步,你永遠不會改變……

 

  「給你。」我一邊哭,方小祖從他的包包裡拿出一支墨鏡,「全新的我還沒戴過。」

 

  「我、幹嘛……幹嘛給、給我墨鏡?」我很努力要擦掉不受控制的眼淚,另一隻手拿過墨鏡。

 

  「如果覺得隱藏自己很困難,把墨鏡戴起來,至少別人看不到你眼神中的閃爍。」他用著前輩的姿態教著我。

 

  我啜了氣,拿起那墨鏡,默默的戴在我的臉上。

 

  好,從現在開始,我會改變的……為了我媽、為了我自己,我要變的更好……我不要在當那個,只會活在我爸恐懼下的高天賜了……

 

 ※

 

 

  「你真的不去醫院?」方小祖坐在他家的沙發上,冷冷地問著。

 

  「不就揍兩拳,更可怕的我都挨過……」我看鏡子中的自己,把藥水抹在自己嘴角上。

 

  方小祖也很有他的個性,沒有要逼迫我的意思,就只是看著我擦藥。

  大力站一旁看著我。

 

  「我如果早點到你就不會挨揍了。」難得聽到大力這樣輕聲對我說話。

  「不會啦,至少你還是來了……方小祖沒受傷比較重要……」我摸了摸藥水擦過的地方,紅紅髒髒的,但至少乾掉了。

 

  「你應該叫他祖少,或少爺。」大力還是很守規矩的教訓我。

  「喔……」但要我直接叫他大少爺我真的叫不出口。

 

  「你隨便叫就好。」方小祖又幫我緩和了大力的高壓政策。

  

  我看著大力,對他笑了一下,表示恭喜我獲得大少爺特權。

  大力感覺不是很開心,但他也不敢多說什麼。

 

  看著大力,我沒有問,他最後把我爸怎麼了?

  因為就算今天他就這樣被打死了,我也覺得無所謂,因為如果他真的死了……我跟我媽就可以完全解脫了。

 

  但事實證明,我想多了。

 

  「天賜!」我媽緊張的,衝進了方家。

  她抓著我,看到我臉上的傷,眼淚果然又瞬間掉下來。

 

  「你沒事吧?你爸是不是去找你了!你又被她打了嗎?你看你的臉……這個壞蛋、怎麼每次都這麼狠……」我媽哭著,跪坐在地板上。

 

  我無奈的看著我媽。

 

  「我沒事,有方小祖和他的隨扈在,我沒事……」我把她從地板上拉起來。

 

  「還是、還是我們去別的地方,不要待在這裡了……」我媽很本能的,想到的依然是逃跑。

 

  我抓著我媽的手,緊緊的抓住她。

 

  「媽,我不要逃了……」看著他淚流滿面的臉。「我要在這裡,把書讀好,就算被方家的人認為我是賴在他們家我也沒關係,我不想再逃走了。」

 

  我媽的臉,表現出的是驚訝。

 

  也該驚訝,他從沒看過這麼堅定的我……從以前到現在,就算我不服從不甘願,我最後總是只會說句隨便你們就放棄掙扎,這麼明確表達出我的意志,那真的是第一次。

 

  我媽眼神轉向坐在後面沙發的方小祖。

  方小祖這次反到很輕盈的給我媽一個淺淺的笑容。

 

  「阿姨放心,在方家他不會被欺負,我會罩他。」然後用難得感覺到溫度的語調對著我媽說。

 

  我回過頭,看著方小祖。

 

  有一句很俗套的話,叫做「當老天爺為你關了一扇門,肯定會為你開一扇窗」,如果說老天爺把我的財富、親情、知識的門都關閉了,那肯定開了一道叫做「方小祖」的窗……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感謝老天爺……

  感謝我的,朋友……方小祖。

 

 

  書房,小祖的書房。

 

  我看著今天買的三本新書,其中一本我已經看完了,他內容講的是經營的藍海策略,雖然跟我以往所接觸的世界絲毫一點關聯都沒有,但是新書的味道聞起來就是舒服。

 

  中午被我爸打,從我媽離開後,我就一直待在書房。

  或許我不想出現在樓下,因為我大概可以猜到,董事長會用命令的方式叫我去醫院檢查,小雯照樣不理我但會用鄙視的眼神看我,然後小菲會用嫌棄的態度看著我的傷口說我很髒。

 

  與其這樣,我還是待在這個暫時躲避一切的小書桌前,反正我就是在陪方小祖嘛……

 

  他看書,我也看書。

 

  「小高。」忽然,方小祖叫了我。

 

  不是天賜,是小高。

  「是。」我站了起來。

 

  只見方小祖站了起來,從抽屜拿出一個白色小信封,走到我的書桌前遞給我。

 

  「這……什麼?」我看著信封袋,完全不知道什麼意思。

 

  「你的薪水。」方小祖說著一個我從沒想過的名詞。

 

  薪水?我的薪水?

 

  我緊張的拿起來,看了一下所謂的薪水……

 

  「五千?你說……這是要給我的?」我緊張地問著,因為我從沒看過那麼多錢……我連零用錢都沒拿過,更何況是五張藍色的錢同時出現在我面前,而且是我的錢?

 

  我眨了眨眼,看著方小祖。

 

  「為什麼要給我薪水?我……我不要……」但理智告訴我,我什麼都沒做,我為什麼可以拿這個錢?

 

  我馬上推到小祖手上。

 

  「你的工作不是陪我嗎?你工作一個月了,雖然沒有其他隨扈錢多,但這也夠你用了。」方小祖一臉不懂看著我。

 

  「拜託,我又不是嫌錢少……我是說,我不就是坐在這裡看書,為什麼要拿錢?我不要拿錢。」我撇了一眼看方小祖。

 

  只見方小祖瞇起眼睛,望著我。

 

  「這錢是我跟我爸申請的,是他審核過的合用花費,是我爸撥下來給你的薪水,代表他非常認同你的工作內容,這是你應得的。」說完,方小祖把錢用力的拍到桌上。

 

  我看著方小祖,又看了桌上的錢。

 

  認可嗎?他認可我的工作內容……就是陪方小祖說話讀書這樣嗎?所以這真的是我應得的嗎?

 

  「你不是說你要改變?與其逞強,不如拿每個月的薪水去買喜歡的書、學你想學的、做你想做的事,讓自己變的更有能力。」方小祖的每一句話,都像當頭棒喝一樣瞬間敲醒了我。

 

  我看著他,除了佩服之外,我開始羨慕起這個跟我一樣年紀,卻想的很遠的人。

 

  只是口頭說要改變,卻一點作為都沒有的我,充其量就是一個嘴砲王……他說的對,逞強是沒有用的,只有讓自己變的更好,才是最有用的……

 

  我又看了一下桌上的錢。

 

  我轉過身,拿起我背袋裡的那副墨鏡,戴了上去。

 

  「戴墨鏡幹嘛?」方小祖對我的舉動提出疑問。

  

  我拿起薪水袋。

  「我怕被你發現我看見薪水袋時眼中閃過的喜悅,所以我要隱藏一下……」然後默默地我把薪水袋放進我的包包裡。

 

  「呵。」他笑了,小祖居然笑了。

 

  嗯?我模仿的不對嗎?不是他教我要把那些閃爍藏起來的嗎?笑什麼啊?

 

  我緊張的拔下墨鏡,對方小祖嘖了一聲。

  「笑屁阿……我就看到錢開心不行喔……」我用著以前對班上那些男同學說話的方式,回應了方小祖。

 

  但方小祖馬上收起他的笑容。

  變成那個平常面無表情的方小祖。

 

  我……好像用詞不當了……

 

  「不是、不是……我沒有要罵你的意思……我只是,太放鬆了所以……」我緊張的解釋著,可惡,我才說要隱藏自己的負面情緒,結果馬上又露餡了……

 

  方小祖冷漠的推了一下眼鏡。

 

  「爸……」他忽然,拉開一點嗓子對著門外喊。

 

  「等等!方小祖!我錯了!我說錯話……你不要……」怎麼有人那麼幼稚,居然叫爸爸……還是叫那個很可怕的董事長爸爸!

 

  「哈哈哈哈!」然後,方小祖又笑了,放聲大笑那一種……

 

  「你、你好蠢……這樣也可以被騙……」他笑的很開懷,我就像笨蛋一樣……

被捉弄了……

 

  「欸!方小祖你!」我感覺到我一定滿臉三條線。

  「哈哈、對不起,我只是……只是覺得太好笑了……」他還不停止,這樣笑著。

 

  「閉嘴啦!」我看著方小祖,看著他開懷的笑,我又默默的把墨鏡戴上,想遮掩我臉上也止不住的笑意。

 

  我想,這才是我們這個年紀該有的笑容,沒有苦難、沒有病痛,只有很低的笑點,很真實的友情。

 

 

 

  方黑龍,緊張地開了他房間的門走出來。

  「奇怪?我怎麼聽到有人大笑?」這是二樓從來不曾出現過的笑聲,更別說笑聲好像是從小祖的書房傳來的。

 

  然後走到方小祖書房前面。

  當他正想開門進去時,聽見裡面傳來吵鬧的聲音……

 

  「好啦我不笑了、笑的我心臟很痛……」是小祖的聲音,第一次聽見他說話……那麼有活力?

 

  「心臟痛嗎?藥……趕快……藥……」

  「比喻啦!你緊張什麼!」小祖又輕喊了一聲。

 

  「欸,你很奇怪欸!這樣你不心臟病發我的心臟病都藥發了!」

  「好啦!好啦!」

 

  書房傳來,兩個大男孩的吵鬧聲……原本想開門的方黑龍,放下握著門把的手,臉上出現了很少出現的笑容……

 

  溫暖,又覺得欣慰的,笑容。  

 

 

==============================================

 

今天發文的時間拖得太晚了(土下座)

因為整天都在外面奔波~而且我大比利時輸了嗚嗚嗚(完全跳題XDD

 

小高

下一篇就是完結了

 

小高,標準的墨鏡和撲克臉

那些原來都是方小祖教他的

 

或許在很多人眼中,方家的價值觀不是正確的

但如果可以讓自己活得更有自信與價值

或者找到自己生活的新方向

 

沒有作奸犯科之下,這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而且我們可以明白了

真心的付出比任何都還要重要

 

這一對兄弟檔,由一件令人難以接受的暴力事件開始

逐漸了解且接納彼此,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陪伴朋友

 

好感人~

 

下一篇完結~希望大家鎖定到最後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寫寫畫畫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