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6)

 

  大學成績放榜。

 

  我考上了台大,方小祖也考上台大。

  他在家自學一樣可以參加大學考試,以他的聰明才智,就算不在學校讀書,他也不會讓他爸失望。

 

  我,也不會讓我爸失望。

  即使一年多我完全沒有他的消息,就像方小祖說的,他要我爸消失在我們眼前,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爸,就算我知道你一點都不在意,但我還是考上了……我會繼續讀書,永遠的脫離你的陰影,並且我這一年在方家拿到薪水也存了一些,我也去補了我喜歡的課程,這些都要多虧了你,能讓我遇到方家人,而他們沒有把一直賴在他家的我趕出去。

 

  在外人眼中,方家是一個很霸道的有錢人家,董事長的行事作風像山洪猛獸一樣的很不留情,但我不太管別人怎麼看留在方家的我,把我當成隨扈也好、把我當成幫助他們方家使壞的壞人也罷。

 

  我不需要把別人的想法強壓在自己內心的認同感上……

 

  只因為我覺得很幸運,我有一個叫方小祖的朋友……應該說,必須稱呼他是祖少的朋友。

 

  「天賜……」電話那頭,是我媽。

  

  「媽,我下禮拜是高中畢業典禮,你記得一定要請假喔!」我叮嚀著我媽,因為她總是埋頭工作著。

 

  「天賜……好,媽會請假……」我感覺她想說什麼,但卻不開口。

  她嘆了好長一口氣。

  「天賜……你爸被關了……」就是要說到我爸,所以才支吾其詞嗎?

 

  我眨了眨眼,所以他消失那麼久,是因為被關了嗎?是方小祖他們做的嗎?要用什麼名目關他?酗酒傷人?虐待孩童?

 

  算了,反正那都,不關我的事……

 

  「所以呢?」我刻意壓低我的語調,我練習了一年多,也算小有成就。

 

  「你……你要不去去看看你爸?他說,他有很多話想跟你講?」我媽的聲音聽起來很委屈,而且擺明還是向著我爸的。

 

  拜託,還想跟我說什麼?

  還要羞辱我嗎?罵我雜種嗎?還是要叫我小心等他出來會繼續找我嗎?

 

  「不需要。」很好,我又成功了一次,讓自己刻意冷淡。

 

  「天賜……其實,其實你爸……你爸只是……誤會了,很多誤會他不想解開就一直錯下去……」我媽又開始求我,就跟他這十幾年一直求我爸不要打我一樣。

 

  「媽,我們現在過的很好,以後會更好,不需要再把自己推進不好的地方,先這樣,我要忙了。」我狠下心來,掛了電話。

 

  我這樣做就對了,無數次的心軟和原諒,只有換來無數次的責罵與挨打。

 

  誤會?

  就算是天大的誤會,我這十幾年也受夠了……

 

  「喂!」忽然,一聲沒禮貌的聲音,出現在我背後。

 

  我趕緊戴上墨鏡,轉過去看著那個小不點。

  「小菲小姐。」我也學會在家裡,用隨扈對主人的稱呼稱呼他們。

 

  「你是不是在哭啊?愛哭鬼!」這個沒禮貌的小菲,即便過了一年多,升上了國二,還是一樣沒禮貌。

 

  「你看錯了。」我刻意低下頭,想隱藏我剛剛激動的表情。

 

  「你幹嘛不敢看我!」然後她伸出手,抓住我的手。「心虛了吧?你心虛了嗎?」

 

  這個小菲真的很煩……

 

  但我沒有推開她,因為她幾乎天天都是這樣子,無聊就來找我麻煩,不然對我動手動腳的……

 

  「小菲。」忽然,方小祖從樓上走了下來,叫住了小菲。

 

  「哥!」小菲並沒有放開我的手,只是很愉快的叫了方小祖。

 

  「你放開小高,一個女孩子成天拉著別人的手。」方小祖有時候也是會找機會教育一下自己的妹妹,畢竟我就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方小菲就是一個青春無敵的少女……

 

  但我對她一點興趣都沒有就是了。

 

  「我不要!」方小菲到是一如往常的叛逆,把我的手拉的更緊。

 

  「小菲小姐……請妳放尊重一點……」我看著小菲推開她的手,冷漠的說著,語氣到也三分像樣。

 

  「吼,妳幹嘛一直學我哥啦!好的不學,學他冷冰冰!」方小菲噘起嘴,他很喜歡這樣噘嘴,想表達她很可愛吧?

  

  「小菲,那麼閒就去讀書,妳不是這禮拜考試?」方小祖坐上了沙發,推了一下眼鏡。

 

  「我不要!我要小高陪我去逛街!」方小菲又拉上我的手。

 

  「方小菲。」方小祖冷漠的,直接叫了方小菲的全名……

 

  只見小菲又噘起嘴。「哼,讀書就讀書……不稀罕啦!」然後她又蹦蹦跳的跑走了。

 

  我鬆了一口氣,把墨鏡拿了下來。

 

  「她就是三八三八的,你不要跟他計較。」方小祖看著我說著。

 

  「沒關係,她也不是第一天這樣。」我覺得有點累,尤其時剛剛聽到那種心情不好的消息,又被那個方小菲搗亂……

 

  「剛,阿姨打給你了嗎?」方小祖,似乎是有意要切入這個話題的。

 

  「……嗯。」我有點洩氣的回應著。

 

  「其實,前一陣子我讓大力去找過你爸。」方小祖雙手輕輕交疊,淡淡的說著。

 

  「什、什麼?」果然,我離徹底冷靜還要學好長一段時間。

 

  「我想很久,到底該不該去,後來決定還是要去。」一邊說,他眼神看向我。「因為我很在意,那天他說的那句話。」

 

  態度冷漠,我卻可以感覺的到他些微的怒氣。

 

  那句話……被打那天,那句董事長是我媽就情人那句話嗎?還有我爸說我是雜種是我媽跟董事長的孩子那句話嗎?

 

  拜託,那都是他自己的幻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開始想像我媽有別的男人,還覺得我是偷生的……雖然我從不知道他說的那個男人是誰,我只覺得他是喝酒喝到頭腦壞了……

 

  我也是那天,我爸發神經說的話我才知道,這些年他說的人是董事長。

 

  「他有妄想症……你不用在意……我相信我媽,她不可能……」

  「我在意,而且我和你一樣,我也相信我爸……只要動到我們家的人,我就無法忍受。」這個時候,他真的就像一個百分之一百的方家人。

 

  我沒話可說。

 

  「所以我想了很久,前陣子才做了這個決定。」這個方小祖,應該要說他太沉的住氣還是太過於城府?

 

  一年多前的疑問他可以忍到現在才決定?

 

  「因為這個決定很不尊重你,所以我猶豫了很久……」

 

  不尊重我?

 

  「我叫大力驗了你跟我爸的DNA。」我幾乎不敢相信我聽到的……

 

  這種感覺就是八點檔才會出現的名詞,從他一個十八歲的小孩口中說出來,真的是讓我驚呆……

 

  「方……方小祖……」有的時候我也會覺得錯亂,到底他對我像對隨扈命令呢?還是他真的拿我當朋友呢?

 

  一般人會這樣對你的……朋友嗎?

 

  「我知道你會生氣,但我考慮很久,你爸只是因為懷疑但不去求證,就讓你們忍受這種暴力這麼久,我不希望造成更多更糟的局面。」又來了,又是他很擅長的,講那些聽起來很有道裡卻又完全沒道理的話……我錯估了他方小祖不是一般人。

 

  忽然,我的怒火降下來了。

  或許是這一年多練習還多少有一點成效,我馬上去消化了他那句話的涵義……

 

  我自己,總是聽著我爸叫我難聽的雜種,我相信我媽,所以我根本不理會他……但我從沒想過去求證,因為我求證了,等於我懷疑我媽……

 

  但這些逞強,就如同方小祖跟我說的,不僅無意義而且沒必要。

 

  如果我早點問清楚,跟爸和媽把誤會說開,情況是不是會不一樣?

 

  我吞了口水,看著方小祖。

  「所以,結果呢?」我刻意壓住我還有點慌張的聲線。

 

  方小祖稍微偏歪了頭,看著我。

  「當然不是。」

 

  心,瞬間鬆了一口氣。

  曾經閃過那麼一絲,如果是,難道要我叫你弟弟嗎?這太扯了根本不可能……幸好,的確不可能。

 

  「所以,我爸看到,他說什麼?」

  「他沒說話,一句話都沒說,大力說他臉色很難看。」方小祖一副淡漠的樣子。

 

  所以嗎?媽才會打來說他有很多話想跟我說嗎?

  要跟我道歉嗎?

 

  有意義嗎?

 

  不是自己的兒子,就可以隨便虐待?自己的兒子就要捧在手心嗎?方董事長對著不是他兒子的我也都照顧有佳,即便他在商界的名聲是那樣難聽,但至少他不會隨便這樣對小孩出手……

 

  我想,根本沒意義。

 

  我也不想,再讓這一切有意義……

 

  我默默的把墨鏡戴起來,坐在小祖旁邊。

 

  「謝謝,至少我媽不需要繼續擔心我被打了……」或許吧,我唯一獲得的幸好,是幸好那個人不會再出手揍我了,我媽也不需要擔心受怕了……

 

  幸好……幸好……

 

  眼淚,不爭氣的滑下臉頰,墨鏡也擋不住眼淚。

  結束吧。

 

  讓我哭完這一次,就讓一切悲傷在這一刻結束吧。

  沉冤得雪也好、雲撥見日也好,我不需要後面爛戲拖棚的劇情線了,自己做的那些惡,就讓你自己在牢獄中承擔吧……

 

  而我身上受過的傷,即便會因為時間而消失,但我心靈上的恐懼,是你就算對我道歉幾百幾千萬次都洗刷不掉的。

 

  或許我媽會責備我,覺得我狠心為什麼不選擇原諒?

  但是在方家,至少我學會一件事,當對方對你狠心,你不需要留良心給他,聽起來或許很殘忍,但這就是我想要去執行的。

 

  爸,或許我這輩子不會再見到你?但我不會知道之後會怎樣去改變?或許我的心態再過幾年又會不同?

 

  但我只可以肯定一件事。

 

  我,叫做小高,不再是你們口中天賜了……

 

 

  我整理了房間桌上的那些信件還有帳單,這是一些簡單的工作,我也都順手會跟著做,後來大力走了進來。

 

  「大力今天是你輪班嗎?」我將信收好,準備晚點再處理那些帳單。

 

  「對,而且晚上祖少要回診。」他開始著裝,屬於隨扈們統一裝扮。

 

  我看著他,三十多歲,但臉上有一股滄桑感,話不多但卻很可靠的感覺,尤其是他一身肌肉,看上去就可以以一擋百,真是隨扈的最佳人選……

 

  「大力,你以前是做什麼的?」我問著他。

  

  或許因為我從來沒找他攀談過,他先是鈍了一下,但又繼續穿襯衫。

  「混混。」

 

  原來嗎?

  「那為什麼會來做隨扈?」我這樣問是不是不太禮貌?

 

  「……」他打上領帶。「算報恩吧?」

  感覺有一段故事?

 

  大力打完領帶,看著我。

  「五年前,我被砍進了醫院,住院的時後,那些兄弟跟老大沒人管我,我也沒錢付醫藥費……本來想逃跑的,遇到祖少……他剛好開完刀在醫院住院,他幫我付了醫藥費。」

 

  原來,這間豪宅內的每一個人,都是有故事的嗎?

 

  「很可笑,但也很感謝,剛好讓我認清想通……」他又拿起西裝外套,穿上去。

 

  他講的很簡短,但大力的內心肯定經過無數次的懊悔與感恩、那些對與錯的交界線要怎麼去選擇……

 

  「你今天問題怎麼那麼多?」大力看著我,又開始想教訓我。

 

  「嗯……發神經吧。」大概太有感而發了吧……

  好多的無奈、權衡之後,下了什麼決定,都要用同等份量去承受還有接受……

 

  「我要帶祖少去回診了。」大力似乎不想繼續跟我談下去。

  「大力!」瞬間,我叫住了他。

 

  「怎樣?」他回過頭來看我。

 

  我默默拿起這間房間的隨扈手冊。

  「應徵當隨扈需要考試嗎?」我有點緊張的問著。

 

  他默默的看著我。

  

  很安靜,靜道我覺得尷尬蟲爬滿全身……

  「我只是,想說……其實我根本也沒真的做什麼事,我大部分都只有跟方小祖一起讀書,還有薪水拿,所以我想當小祖身邊真的隨扈……」我緊張又害羞的,這樣說出我的應徵理由。

 

  「真的隨扈?」大力反問我了。

 

  「嗯,就是……和你一樣,我就是想……報恩……」這種理由從自己口中說出來,真的怪尷尬一把的。

 

  他又不說話了。

  「還是我需要先鍛鍊身體?我很耐打,我如果再去練……」

 

  「你不行。」他直接拒絕我。

  「為什麼?」可惡,這個大力是不是真的很瞧不起我?

 

  「因為你是祖少的朋友,他不會把你當隨扈。」大力,居然這樣說了。

 

  我眨了眨眼。

 

  然後他就關門出去了。

 

  留下一個我在空蕩蕩的房間……

  我還來不及消化,剛剛大力的那一句話……

 

  門又開了。

  是方小祖。

 

  「小高,你跟我去醫院。」命令的,他這樣說。

  

  是我的朋友,方小祖。

  我戴起墨鏡,將我眼中那種無法解釋的喜悅還有莫名其妙的眼淚藏在眼鏡後……

 

  「是,祖少。」我走到他旁邊。

  「幹嘛叫我祖少,少噁心。」他帶著眼鏡,鄙視的看著我。

 

  「因為我想賺更多錢,我想應徵隨扈,所以先練習了……」我隨便掰了一個理由,搪塞過去。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哭嗎?真的是愛哭鬼!又幹嘛哭?」

  「沒有,你看錯了,祖少。」 

  「再叫我祖少我就扣你薪水了。」

  「對不起,祖少。」

 

  我住的那間隨扈房間門,關起來了。

  我和方小祖的吵鬧聲,還繚繞在這房間內。

 

  說報恩,真的太矯情了。

  只是單純覺得,在方家這段期間,我也很熟悉和適應,要賺更多錢也是真的,但最單純的理由,是想跟在方小祖旁邊,總覺得在他旁邊我可以看見更多事、學到更多事……

 

  或許以前的我總是急性子、毛毛躁躁,但是我願意讓自己變成更好的那種人,我的改變,就是從遇到方小祖開始。

 

  我是小高。

  我是方小祖身邊的隨扈。

 

  我也是他朋友,只是很多人都不知道。

 

                                                                       (完)

 

=====================================================

啊啊啊啊

當初無心插柳的小高番外篇,告一個段落了

謝謝大家對小高特別有愛

 

讓我給了他一個很有愛的小番外滿足一下

 

其實有點跳脫家和的架構來寫一個小插曲番外篇

真的挺新鮮有趣的!

 

讓小祖有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朋友情感

(不然正劇裡小祖完全把家寶當成他的兄弟.....我實在HEN不開心XDD

 

也謝謝大家追到小高最後!

 

話說題外話

最近已經完完全全棄追金家了

又改看韓劇(電視播的)

 

真的覺得或許下部戲在轉回泣看看吧

但看來至少要等到年底了(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寫寫畫畫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琥珀大,妳好

    時間過得很快,六個禮拜就這樣過去了,
    謝謝妳撰寫「祖高外傳」番外短篇文,
    讓我們了解小祖、小高 少年時期的成長經歷
    知道在小祖冷冰冰的外表之下
    知道在小高的墨鏡底下
    都有一顆赤子之心
    也讓我們明瞭 逞強是不能解決事情滴
    遇到事情『定、靜、安、慮、得』
    才是處理事情的法則


    我想小祖跟小高的情誼, 是從少年時期就建立了,應該遠勝於跟 天誠、漢昇…的兄弟情吧!


    ※※※※※※

    還有 小高,
    我不只知道你是方小祖的隨扈,我也知道你是他的好朋友喔。 哈哈哈~~~


    繼續期待祖琳甜蜜文的 粉粉 留
  • 粉粉晚上好!!!!

    真的時間過的真快,一開始說至少要六個禮拜還覺得還好長一段時間呢!
    沒想到一個眼眨就過去了

    小高的小故事也水落石出了

    或許人的生命終會遇見很多難以承受之遭遇,但也可能會有一些生命中的貴人出現拉你一把
    在小祖身上,小高學會用小組的角度和方法去承受去解決

    至少他並沒有讓自己導向更悲慘的未來
    而是更知道自己想要怎麼做

    他們之間的情誼是沒人可以取代的~但幸好,我讓孤零零的小祖多了一個額外的朋友~也是覺得開心

    謝謝粉粉連番外篇也這麼支持!

    amber0324 於 2018/07/22 2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