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4)

 

  我站在,一個熟悉的地方。

 

  一個可以仰望美景的地方……這裡是?秘密基地?

 

  有點緊張的往後退一步,發現我的左手無名指上,別著一個草戒指。

 

  「為什麼……草戒指?」這是,我和陳家寶的秘密基地、還有草戒指?

 

  「艾琳。」忽然,一個聲音在背後叫住了我。

 

  我緊張的回過頭去,那好看的臉蛋,陽光的笑容,輕鬆的穿著……即便是一模一樣的長相,但表現出來的氣質完全不一樣。

 

  「陳家寶?」有多久,沒親口說出這個名字。

 

  是陳家寶,自從他和小菲去美國後,已經沒再見過他了…只見他笑著,一如往常的笑容,陽光且毫不掩飾。

 

  他走到了我面前,拉起了我的手。

 

  「對不起,艾琳。」陳家寶對著我道歉。

 

  我看著他,心裡一陣平靜。

  不重要了,你的抱歉、你的一切、關於你陳家寶的所有,對我林艾琳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了。

 

  我輕輕的,拔下手中的草戒指,放在他的手上。

 

  「過去是抹不掉的,但是謝謝你,讓我擁有了新的回憶。」我一說完,身邊那風和日麗的景色,好像漸漸消散而去……包含陳家寶、包含草戒指……

 

  我把過去埋藏在風裡,擁抱全新的自己了。

 

  那屬於,我和方小祖的回憶。

 

  「艾琳……艾琳?」熟悉的聲音,焦急的聲線。「快、先去叫小雯,說艾琳醒了。」

 

  緩緩地,我睜開了雙眼……我看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好看的臉,眉間皺縮著,斯文的氣質配上那副眼鏡框襯托得如此完美……

 

  「小祖……」而我也不可能再認錯這個人……我心愛的男人。

 

  「艾琳,妳還好嗎?有哪裡不舒服嗎?頭還暈嗎?」方小祖一直問,一直問,我從沒看他那麼緊張過。

 

  我手稍微一用力,發現小祖一直牽著我的手。

 

  「我……怎麼了?」我其實沒什麼印象了,印象大概只到江敏敏被警察帶走後,記憶就很片段了……大概是頭太暈了吧?

 

  「妳昏倒了,還流鼻血,妳身體不舒服就應該在家休息,為什麼要繼續待在那邊?」小祖口吻焦急又自責,感覺的出他很在意我是為了他才硬撐在那裏。

 

  「我……我只是想……陪你在那邊……」我還是覺得有點失神,但是就照著心中想說的說了出來。

 

  忽然,方小祖被拉到後面去。

 

  「喂方小祖!論地位你也應該是排在我後面,哪有你先看艾琳的道理!」是阿公,他還是習慣性對小祖大聲嚷嚷。

 

  阿公的臉出現在我眼前,他皺著眉頭,臉色也不太好。

 

  「就叫妳不要只想著那個方小豬!叫妳回家,妳偏不要!飛虎說妳昨天也流了一次鼻血!那麼嚴重了妳還想陪他!」阿公總是用那種愛之深責之切的方式關心著我,雖然語氣總是急躁。

 

  我看著阿公,輕輕地笑著。

 

  「阿公──我只是有點累,沒事啦,我答應你,我以後不會再逞強了,你不要生氣了。」我也很知道怎樣安撫阿公。

 

  「好啦好啦!待會醫生會來,他有幫你抽血檢查,先等醫生來看看怎樣再說。」阿公握上我的手,語氣很慈祥。

 

  沒多久,小雯和兩個護理人員,匆匆走了過來。

 

  「林董、林總。」小雯有禮貌地對阿公和叔叔打了招呼。

 

  「小雯你這麼快回醫院上班嗎?」我看著小雯,其實也她才剛坐完月子不久。

 

  「是哥太擔心,叫我來幫你檢查看看。」小雯有點無奈。

 

  「抱歉,還麻煩妳,小祖太大驚小怪了,其實我只是沒睡好而已……」我有點抱歉,畢竟小雯也應該要多休息才對。

 

  小雯有點淘氣的看著小祖。

 

  「我這個哥哥,任性起來也是非常任性,我們做妹妹的都拿他沒辦法。」趁小雯機調侃了一下小祖。

 

  「小雯,現在的重點是艾琳的檢查報告。」小祖臉色有點尷尬,想把話題回到正題。

 

  「是啦,我姊昨天跟今天都有流鼻血,而且還一直暈眩到暈倒,不知道抽血報告出來了沒?」飛虎緊張地,跟小雯報告兩天來的狀況。

 

  「你姊?艾琳是你姊?」小雯似乎聽到難以理解的話。

 

  「我回去再跟你解釋,妳先處理艾琳的事。」小祖緊張的,叫小雯不要在岔開話題了。

 

  「好啦。」小雯拿起手中的檢查報告。「報告看起來……沒特別異常……」但是忽然,小雯睜大雙眼,還特意眨了兩下眼睛。

 

  「怎樣?有什麼不對嗎?」小祖馬上發現小雯的細微變化。

 

  小雯吐了口氣,放下檢查報告。

 

  「艾琳,妳除了頭暈流鼻血,還有沒有覺得食慾不振?或是噁心?」小雯開始問診艾琳。

 

  「食慾……昨天因為頭有點暈,所以的確吃不太下……早上我也沒吃,因為嗯……覺得噁心。」我一邊回想著這些症狀,就如同小雯說的那樣。

 

  「所以是什麼問題?檢查報告有異常嗎?」小祖聽到我證實小雯的問題,緊張的看著小雯。

 

  「艾琳的問題不小。」只見小雯看著小祖。

 

  聽到小雯這樣說,全部的人都緊張了起來,包含我……

 

  不會真的,得了什麼病吧?不行……我才剛剛拿回我的幸福……我怎麼可以……

 

  「艾琳現在是懷孕初期,所以噁心頭暈食慾不振也是正常生理現象。」小雯說著,嘴角露出笑容。

 

  我眨了眨眼。

 

  嗯?我是聽錯什麼嗎?

 

  「懷孕……初期?」小祖搶先驗證了我的疑惑,他緊張的抓上小雯。「是真的嗎?艾琳、艾琳懷孕了嗎?」從沒見過小祖這樣激動,一舉一動都充滿活力。

 

  「對,驗血報告顯示是懷孕沒錯。」小雯拿著報告這樣說著。

 

  小祖馬上轉身,緊緊的抱住床上的我。

 

  我感覺的到他全身的顫抖,那是一種喜悅的表現,明顯亦見,跟當初江敏敏記者會上那種驚恐是不一樣的。

 

  「艾琳、艾琳……我、我要當爸爸了……我、」他激動到連一句話都講不好……

 

  我被緊緊摟著,看著眼前所有人露出了喜悅的表情。

 

  「我……我要有曾孫了嗎?」阿公笑得合不攏嘴。

  「恭喜妳,姊!」飛虎笑著看著我。

  「恭喜妳!艾琳。」叔叔摟著依美姐說著。

  「大小姐、我、我想哭了……」二柱一如往常的那樣浮誇……

 

 

   看著眼前的每一個人,還有那緊緊抱住我的小祖,我的家人們……

  一股暖流暖暖的流進我的身體、我的胸口、我的全身……直到眼淚不受控制的隨著眼眶而下,內心的喘動,伴隨著小祖擁抱著,緊緊的聯繫著。

 

  世界上最平凡且樸實的幸福,大概就是指這個時刻吧?

 

  「哥,你不該那麼激動,艾琳目前狀況沒有很穩定,可能加上過度壓力造成也有關,而且現在週數還太小應該超音波照不太到,總之待會我會幫她打一隻安胎針,也會開安胎藥給他,艾琳只要回去好好睡一下休息。」小雯把我們從這極端的喜悅中拉了回來。

 

  小祖馬上放開我的身體,但他還是緊緊牽著我的手。

 

  「要緊嗎?需要住院嗎?還是住院觀察一下好了,對了流鼻血沒關係嗎?要多準備補品給艾琳吃嗎?」我看著緊張的小祖,覺得心裡好暖和,加上他的手一直沒有放開,這一刻我更覺得世界上再也沒人比我還幸福了……

 

  「哥,你給我冷靜一點。」小雯大概有點受不了這個跟平常不一樣的哥哥。「艾琳只是需要多休息,不用特意補補品,注意三餐均衡營養就好。」

 

  「好、小高,你馬上去把VIP病房準備好,然後叫阿德吩咐飯店主廚幫我準備……」小祖馬上就開始吩咐,但我拉住他的手。

 

  小祖停下他的佈署,看著我。

 

  「怎麼了艾琳?」

 

  我看著他,那個焦急卻又溫暖的小祖。

 

  「我不要那些……我想回家。」我緊緊抓著小祖的手,那是我唯一的要求。

 

  我不需要高級病房、不需要五星級大餐、不需要備受禮遇的伺候,我只想要,回到我溫暖又舒適的家,靜靜地待在你身邊,待在我的家人身邊……

 

  就夠了。

 

 

  

 

  輕輕的,我坐上了床邊。

 

   「有想喝什麼?還是要吃什麼?剛剛你在醫院也沒吃什麼……還是我叫小高……」小祖又是這樣深怕我餓到一樣。

 

  我搖了搖頭。

 

   「不用了,我想睡一下……真的,好想睡覺……」我笑著,看著在我房間內的大家。

 

  「那艾琳,你先休息,你如果有想吃什麼再跟阿公講,阿公都買給妳!」阿公藏不住臉上的笑意,看著我。

 

  「好,阿公,我知道。」我也回應了阿公的笑臉。

 

  「好啦,我們出去,讓艾琳睡覺。」阿公把大家都趕出房間門。「嗯?方小祖你不走還在幹嘛?」尤其特別盯著小祖。

 

  我拉著小祖的手,看著阿公。

 

  「小祖可以留下來嗎,阿公?」我有點害羞,對著阿公這樣講。

 

  阿公皺了眉頭,但他馬上指著小祖。

  「你給我好好照顧她,有需要什麼再跟我們講。」然後悻悻的,阿公關上門走出去了。

 

  我的房間,只剩下我跟小祖了。

 

  「艾琳你快躺下休息……」小祖也很盡責的,想讓我早點躺下。

 

  我拉著他的手,看著他。

  「小祖你可以抱著我睡嗎?」我覺得我就像一個小孩,想要盡情的對眼前的男人撒嬌。

 

    我就是想把,之前那兩個月沒有擁有的,一次補回來。

 

  小祖看著我,眼神的吸引力總是那麼迷人。

 

  他輕輕的騷亂了我的頭髮,笑了一聲。

  然後把我摟進他的懷中。

 

  「我抱著就不放開了。」我感覺的到他擁抱的力量,是那樣真實,那樣有溫度。

 

  「嗯,不要放開我了。」我回應了他的擁抱,緊緊地摟著。

 

  從經有無數次,我問著老天爺,給我一段簡單、純淨的愛情,真的有那麼困難嗎?為什麼愛一個人,總是要存在著猜疑、不信任、權謀、委屈,但到這一刻,我好像懂了……

 

  沒有你抓不住的幸福,只有你自願放棄的幸福。

 

  如果當初,小祖因為我的刁難與捉弄,就放棄追求我,或是當初我選擇困在家寶的傷痛中,不去面對小祖的感情,我是不是就沒辦法知道,原來愛情不只是只有一種可能……

 

  「小祖,我怎麼覺得很不真實?」我躺在他的懷中,的確不真實。

 

  「嗯?」小祖只是輕輕的順著我的髮絲,一種舒服的感覺隨著他的手勢傳達到我的全身。

 

  「在我昏倒前,我覺得世界很吵雜,是我的一切、卻又抓不住,很不安、很不確定、很慌張……頭昏腦脹……」我抓著小祖的手,僅僅的抓著。

 

  「但我醒來後,眼前好像全都開闊了……家人在我身邊,你在我身邊……連寶寶也來到我們身邊……」一邊說,我覺得難以忍受的情緒,瞬間湧上,眼眶被浸潤。

  

  「太幸福……幸福到好不真實……」我的眼淚流出了眼眶,我更是緊緊抓住小祖的手。

 

  小祖輕輕的,把我拉開他的身體,回握著我的手,另一隻手撫摸上我的臉。

 

  他看著我,眼鏡下的雙眼,藏不住他眼中的捨不得和關愛。

  然後無預警的,他又吻了我。

 

兩次、三次。

  

  「真實吧?」他靠著我的額頭,低聲的問著。

  真的是……這種反應和回應,真的只有你方小祖做的出來……

 

  與其說再多,這最真實的吻,直接且明白的告訴我自己,這份幸福,真切且真實。

 

  「小祖……」我笑了,又哭又笑的笑了。

 

  他又親了我,四次、五次、六次……第七次後我就不想再數了……就讓這些親吻來一次一次的證實,我林艾琳,真切的擁有了這份幸福。

 

  「可惡……」然後,小祖的唇停在我的脖子之間。

 

  「怎麼了?」我有點慌張的張開眼睛,看著小祖。

 

  小祖拉開了我們之間的零距離,然後躺回床上,把我放回他的手臂上。

 

  「小雯說妳要多休息,快睡覺。」小祖忽然的,閉上了眼睛。

  

  我躺在他的手上,抬起頭看著他,他刻意避著眼睛,但我可以感覺到他臉上的焦躁……我好像忽然有點明白他剛剛那句可惡,是在表達什麼。

 

  我嘴角揚了起來,看著小祖。

 

  「妳不要再看了,快睡覺。」小祖似乎感受到我調皮的視線,他煩躁的說著。

 

  我故意拉起他另一隻手,放在我的肚子上。

 

  「寶寶,爸爸現在在懊惱,因為他剛剛差點忘記你已經存在了喔……」

  「快點睡。」小祖一副被說中的樣子,把手抽走擋住自己的臉。

 

  輕輕的,我抬起頭,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我愛你,小祖。」然後,我將身體整個圈進他的懷抱中。

 

  小祖沒說什麼,他只是跟著我的動作將我抱得更緊了。

  或許是真的累了,把兩個多月來的壓力,瞬間都散去後,我深深的睡著了……在我最愛的人懷抱中,香甜的睡著。

 

 

===========================================================

 

花哈哈哈哈哈

恭喜恭喜我們小祖瞬間升格當爸爸啦!

但我希望不要被讀者說我進度太快,因為我還是想要照原本正劇的進度來走

畢竟這是一個番外而已,也不好在繼續寫太多額外的篇章出來

 

(其實真的覺得已經可以了XDD在拖戲下去我怕我棄寫)

 

但首先我們還是要恭喜艾琳,終於不用再擔心害怕、終於不用在心心念念卻抓不著

也恭喜小祖不需要在隱藏躲匿、可以正大光明的擁抱自己最愛的女人

 

愛情就是這樣的裡所當然

當是屬於你的也完全沒有阻礙的時候

反而覺得缺乏真實感

 

放心,接下來屬於你們的愛情,已經不會有人來搗蛋了

阿...除了肚子裡那一個害爸爸不能......之外(真正來搗蛋的其實是作者本人我XDD

 

希望大家可以承受與接受

也謝謝大家觀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寫寫畫畫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琥珀大,妳好

    這真是太甜蜜了啊,害我都差點拿起墨鏡來戴了,
    小祖、艾琳恭喜你們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囉 ~
    小祖啊,你從小對抗心臟病,那麼努力的活著,現在終於值得了,
    因為你的生命中有了艾琳而更加完美了,
    而祖琳的戀情也因為琥珀大的後續文章而更美滿喔
    就讓這樣的甜蜜再多個幾回合吧!身為讀者的我們很樂意接受滴
    謝謝妳,琥珀大

    看完文章 嘴角上揚的粉粉 留
  • 粉粉你好晚上好!

    是的~終於可以甜蜜了當然要甜蜜好幾百倍
    一定要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啊啊啊

    雖然真正幸福後過沒幾章就完結了
    但,本來幸福後就完結感覺也很合理XDD


    之後希望繼續讓你們上揚嘴角吧!
    拉拉嚕拉拉

    amber0324 於 2018/07/22 22: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