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5)

 

  妳說覺得不真實,我也是這樣想。

 

  這場戲,終於落幕了,雖然造鎮計畫依然得繼續進行,沒人知道後面還會不會有什麼困難,商場的宗旨就是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怎麼到來。

 

  但幸好,我的明天永遠都有妳在,我的艾琳。

 

  還有我們的寶寶。

 

  我看著睡得很熟的艾琳,然後輕輕地碰了她的肚子。

 

  寶寶嗎?真的已經在艾林的肚子裡了嗎?是我們的寶寶……只是寶寶,你要乖,乖乖的不要讓媽咪太累,媽咪因為爸爸很累了,你要好好體諒媽咪知道嗎?

 

  從來沒想過,我會有這一天,就是對著一個看不到的生命碎念……

 

  怪尷尬的,但幸福感很滿。

 

  我又看了懷中的艾琳,輕輕地在他額頭親了一下。

 

  艾琳扭動了一下身體。

  「嗯……小祖我還要……」然後跟著說了一句夢話……

 

  嗯……妳做什麼夢阿?還要什麼?我摀上自己的嘴,妳真是太可愛,可愛到我好想無時無刻佔有妳……但是現在暫時不行了,可惡。

 

  艾琳一個翻身,滾到床的另一邊,我的手瞬間清空出來了。

 

  看樣子艾琳的睡姿和她的人一樣,十分不羈。

  我甩了甩手,因為已經麻掉了……我從來沒有手被一個人壓著那麼長時間,之前看書看影集情侶間都是這樣子摟著睡覺,這樣真的有辦法睡一整個晚上嗎?

 

  我看著那隻發麻的右手。

 

  「看來我要練一下了。」我刻意弓了弓手臂,不管艾琳是要睡一個晚上還是睡一輩子,我都可以。

 

  我坐了起來,靠在床頭,眼睛看了看四周……

 

  是艾琳的房間。

 

  乾淨簡單,梳妝台前好多保養品,一看就是女生的房間,房間飄著一股香味,大概是保養品的味道吧?

 

  然後看到一旁的床頭櫃,上面放著一本粉紅色的筆記本。

 

  不大本,很適合隨身帶著的那一種。

  我不打算拿來翻翻,因為隨便翻別人的東西不太禮貌……但是不小心被我發現,那本筆記本的封面右下角,畫了一隻小豬。

 

  我看著那隻小豬。

 

  心理的直覺告訴我,這隻豬應該就是我。

 

  我再看了看一旁熟睡的艾琳。

  我拿起那本筆記本,認真的看著那隻小豬。

 

  「我幫你做記號了,你現在是我的專屬小豬囉!」腦袋想起那天她在我手上咬了印上齒印的那句話。

 

  我伸出手,翻開那本筆記本。

 

  第一頁,空白頁,寫著一行字。

  「方小祖。」

 

  嗯……所以這是一本關於我的筆記本嗎?

 

  我看了一下內容,裡面包括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一些動作所代表的意思……

 

  「小高……」下意識,我想起小高說過,艾琳想知道關於我的一切,所以私底下去問他。

 

  但這也太詳細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原來我推眼鏡不說話是在想下一步要做什麼?我只是眼鏡滑下來所以想推一下吧?出賣我出賣的也太徹底了……

 

  這個小高,好歹也說一些我的好話阿……實話是沒錯,但懂不懂的美言幾句……還說我不喜歡吵雜的人,這的確沒錯,但艾琳看到會不會又想很多……

 

  內容還不少,大約寫了七八頁那麼多……

 

  到底什麼時候開始聯絡的?可惡,我想打給艾琳都要忍住,你這個小高居然還可以跟艾琳說那麼多……

 

  我有點憤怒的,隨意往後多翻了幾頁,然後停在中間其中一頁。

 

  感覺是刻意隨便挑一頁中間的頁數,但很明顯這頁被壓著很久,才會很容易的停在這。

 

  這頁不像前面寫得滿滿的,只寫了三個字。

 

  「好想你……」我看著那上面的字,胸口覺得很難受。

 

  妳寫下三個簡單的字,壓著這頁,在上面看了多久?有多想念,就會看多久嗎?妳必須壓抑著想念,等著我……

 

  我關上筆記本,放回床頭櫃。

 

  我躺回艾琳身邊,伸出手緊緊的抱住了她。

 

  不會了,我不會再讓妳一個人想念了,從現在開始,我們的思念不再只能平行前進,我們會陪著彼此一輩子走下去……

 

    

 

  「奇怪?大小姐是什麼時候跟方小祖見面的?」二柱的聲音,在這客廳顯得明顯。

 

  「這很重要嗎?」飛虎不想談論這個問題,雖然他明知道是什麼時候。

 

  「不是阿,從方小祖要跟江敏敏結婚,大小姐不是在家就是在公司,也沒跟方小祖見面……」二柱看事情看的也真是表面。

 

  「二柱,有時間講廢話,不如快點想晚餐要幫艾琳準備什麼。」林水波馬上跳出來斥責了二柱。

 

  「晚餐喔,對啦大小姐現在要好好補一下,依美姐,孕婦都要怎麼補,還是我照著妳的菜單做就好?」二柱拿出筆記本,打算抄一些依美的食譜。

 

  「其實營養均衡就可以了,而且艾琳現在初期,剛剛聽她的食慾應該不好,而且每個孕婦的胃口不一樣,還是要讓艾琳挑。」依美姐說的好像很詳細,但就跟沒有說一樣。

 

  「嗯?我怎麼聽不懂依美姐妳的建議?所以我到底是要做什麼菜啊?」二柱完全抓不到頭緒。

 

  「不如,讓祖少去煩惱就好。」站在一旁的小高,默默地說了一句。

 

  大家目光看向他。

 

  「你的意思是,不要管大小姐,準備我們自己吃的嗎?」二柱對著小高發出疑問。

 

  「我認為祖少,應該想親自幫艾琳小姐準備所有東西,所以晚餐二柱應該就照常幫大家準備就好了。」小高墨鏡下的臉,還是覺不出他的情緒。

 

  「對,聽小高的就對了。」飛虎第一個發出同意,因為在這陣子相處之下,他發現只要跟方小祖有關的任何事,照著小高的意思做,事情只會更好不會變糟。

 

  「嗯?我這個阿公也很想幫我孫女準備東西啊,為什麼要以方小祖的意願為主?」林水波擺明就是在跟孫女的男朋友爭。

 

  小高沒有說話,頭有點低。

 

  「我想小高的意思是說,我們都可以幫艾琳準備,但艾琳跟方小祖才剛剛可以安心在一起,妳們也知道孕婦口味是很難捉摸的,脾氣也很難捉摸,那就讓方小祖去伺候他的艾琳,剛好可以黏在一起。」依美姐試圖想壓下林水波那隨時都針對方小祖的脾氣。

 

  「是啦,叔叔,反正艾琳這在家裡,沒嫁出去前我們隨時要怎麼照顧她都行,不用跟方小祖爭這一頓晚餐。」林鴻山也試圖緩和林水波。

 

  「好啦好啦!說的好像我很小氣要跟那個方小祖爭寵一樣!」林水波嚷嚷著。「我說小高,你也坐下來,一直站在旁邊不累嗎?」

 

  對於林水波的關心,小高稍微推了一下墨鏡。

 

  「謝謝林董,我站著就好。」很遵守自己的規矩,小高這樣回應著。

 

  「這裡又不是在方家,在我們家你看二柱也坐得輕鬆自在,你不用那麼拘謹。」飛虎指著在一旁翹著二郎腿坐著的二柱說著。

 

  「欸欸,飛虎少爺話不是這樣說,我在這個家幾十年,我相處自在是理所當然的。」二柱急忙為自己澄清著。

 

  「我的意思是說,不用分什麼職位,在我們家輕鬆自在就對了。」飛虎看著小高,笑著說。

 

  小高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飛虎。

 

  一秒、兩秒……沉默到地五秒時,飛虎揮了揮手。

  「算了算了,當我沒說,你耳朵硬的跟什麼一樣……」

 

  居然,小高移動了自己的腳步,緩緩地在二柱旁邊坐了下來。

  看不出他的表情是什麼情緒,但其他人倒是笑了。

 

  「這個小高真的很奇妙欸!」二柱在一旁拍了拍小高。「你平常在方小祖家是壓力有多大?放鬆一點放鬆。」

 

  小高轉過頭去,看著二柱。

 

  「祖少對我很好,我只是想做好自己的事。」看來,小高只要有人想意圖數落方小祖,就會馬上跳出來反駁。

 

  「好啦好啦,知道你家少爺人很好,不用一直強調。」二柱一點都不想聽的感覺。

 

  笑聲,又在這個林家的客廳響了起來。

 

  這個家,加入了更多的成員,歡笑聲又更響亮了……嗯,應該是說吵鬧聲,又更響亮了。

 

  ※

 

  天黑了。

  陽光末入了黑暗,但卻帶不走曙光。

 

  關於我們愛情的曙光。

 

  伸了一個懶腰,將全身都打直了,張開眼,看見那張熟睡的側臉。

 

  太好了,原來不是夢。

  我伸出手,戳了戳那張臉,好看的臉、令人想一直看著他的臉,屬於我的沒有消失,都是真的……

 

  我轉個身,用手肘撐住床,稍微爬了起來,在他的嘴上啄了一下。

 

  起床之吻就是這樣子吧?

  我看著他笑著。

 

  「妳這樣,會讓我失去理智。」閉著眼的方小祖,居然默默地回了話。

  我身體抖了一下。

 

  「你、你醒了?」這個方小祖怎麼每次都假裝睡覺啊!

 

  他緩緩地張開眼睛,迷濛的眼神真是吸引人……

 

  「你又戳我又親我,誰還睡的下去。」說完,小祖直接把我抱住,臉在我的臉頰上磨了磨。

 

  「你……你怎麼……那麼容易醒……」我噘了嘴嘀咕著。

 

  「妳的本子上不是寫著我很淺眠嗎?一點聲音就會醒了……」小祖抱著我說著……本子?什麼本子?

 

  等一下!

  我看了床頭櫃!

 

  完蛋了,我忘記收起來了,昨天整晚都看著,居然就忘記要收起來了……

 

  我緊張的坐了起來,習慣性地用手捶了他。

 

  「方小祖!你怎麼可以看我的本子?」好羞愧,羞愧到我好想挖的洞躲進去。

 

  但方小祖居然一臉淡漠,看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慌張感。

 

  「欸,我都這樣講了,你至少表現的緊張一點,不然我很尷尬。」我眨了眨眼,真的很難應付眼前這個方小祖。

 

  「我在想要怎麼回妳,我很慌張。」方小祖悠悠的說著。

 

  「你少來,你看起來一點都不慌張!」我又捶了他的胸口一下。

 

  方小祖摸了摸他的胸口。

 

  阿對了我又忘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你的……痛嗎?會痛嗎?」我緊張的看著小祖。

 

  反倒小祖忽然拉起我的手。

 

  「其實,早就不痛了。」他的手輕輕的游移在我的手指上。

 

  「不痛?方小祖,那你現在是在轉移話題嗎?」我瞇起眼睛,看著眼前那個像狐狸一樣奸詐的方小祖。

 

  「對阿,因為我不知道要找什麼藉口。」他倒是說的理直氣壯的……「不然妳要處罰我的一百條裡面再多加一條好了。」

 

  這個方小祖……奸詐的方小祖……

  我就是拿他沒辦法的方小祖……

 

  「放心,一百零一條我都想好了,你乖乖等著受領吧!」我揚起嘴角,瞇起眼睛,露出我招牌的艾琳微笑。

 

不要碰我。」然後,我抽出他的手。

  

  終於,他臉上有反應了,終於不再是面無表情了。

 

  「什麼?」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我靠到方小祖耳邊,刻意用氣音,吐在他耳邊。

  

  「我說,不可以,碰我。」

  「辦不到。」瞬間,他捧住我的臉,對我親了一下。

 

  「吼,方小祖!是你說懲罰你都會照做……」

  我還沒吼完,身體被壓到床上去,又被親了一次。

 

  「如果是這種懲罰,就算下地獄我也要拒絕。」他壓住我的手,表情看起來十分認真。

 

   我噘了噘嘴。

 

  「開玩笑的嘛──那麼認真……」

  「不可以開這種玩笑。」他一臉正經地看著我。「好不容易可以真正跟妳在一起了,不要開這種玩笑。」他一個翻身,到我的身旁坐了起來。

 

  他的情緒沒有被眼鏡給蓋住,很明顯他的眉頭微微皺在一起。

 

  我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他。

 

  忽然覺得自己心虛了起來……阿,自己好像真的又幼稚了起來……我們好不容易真的可以在一起了,我開這種玩笑真的,好像不太適當。

 

  「對不起……我……」我跟著撐起床墊,坐了起來。

  我還來不及道歉,他回過身,伸出手捧著我的臉頰,又親了我一下。

 

  我眨了眨眼,看著方小祖。

  

  伸出手,他又習慣性地順著我的髮絲。

 

  「要說對不起的是我……這些日子,我讓妳一個人……就算再委屈,妳還是忍耐住,就為了讓我可以無顧忌的做完這件事……」然後他將我的身體摟過去自己懷中。

 

  「我知道妳把壓力都攬在自己身上,妳是個很堅強的女孩子,但是這樣的堅強讓人很捨不得……」他緊緊的摟住我。

 

  我在他懷裡,聽著他說著。

  只是靜靜的聽,把那些這兩個多月來他想說的,一次都說出來。

 

  「我每天都在問自己,這樣做對嗎?值得嗎?為了這個計畫讓妳一個人這樣對嗎?我從來沒有後悔自己在商場上做的任何一個決定,但這是我每天都在後悔的一件事。」他的聲音聽起來充滿自責。

 

  「在記者會現場,看見妳暈倒,我真的覺得我的世界好像要崩解一樣……」說到這,他的手用力著,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徬徨與緊張。

 

  「我問自己好多次,如果我親手把我們的幸福賭掉了,那我還剩下什麼……即便身體健康可以隨意呼吸、就算我賺了很多錢過了很好的日子,但如果失去妳,這些一點都不重要了……」悲觀的,小祖說著他心裡底層的那些絕望。

 

  我伸出手,輕輕地握住小祖的手。

 

  「方小祖。」我輕聲的,叫住他的名字。

 

  他沒有回我,或許只是在等著我說下去。

 

  我從他懷中起來,看著他的臉,伸出手,我撫摸著他的臉頰。

 

  「沒錯,我覺得很委屈、很不滿,但那天,當我看見你朝我的方向走過來,就像你答應我的,你的終點只有我,那些委屈跟不滿,全都不見了。」

 

  他看著我,眼神充滿不捨。

 

  「我愛你,好愛你。」

 

  一個擁抱、一個親吻、一次撫摸,都不足以填滿這些日子以來在彼此身上失去的。

 

  但是我們選擇用理解來換取埋怨,選擇用愛情來填補空虛,直到彼此互相契合的心意,找到真正的出口……

 

  這天,真的已經來到了。

 

  我們牽著彼此的手,一起走向終點的那條路,已經找到了。

 

 

==========================================================

 

呼呼呼 哈哈大家晚上好

又弄到現在才發文了~星期一都快過了(對不起大家)

 

關於這場商戰期間

祖琳兩人的那些忍耐、那些不滿和委屈

終於可以一次清楚明白的表現出來

 

小祖比較可憐一點~他肯定忍很久了XDD

但現在不可以失控,不然就尷尬了!這也算是最殘忍的處罰了XDD

 

距離完結剩最後兩回了

我會許一個完美世紀婚禮(?)給大家的~

希望大家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寫寫畫畫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