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天空湛藍。

 

  那樣的藍色,更接近寶石的璀璨,搭配朵朵白雲四棉花糖樣的隨處點綴在這片藍天之中。

 

  海水隨著一次次的拍打,打上沙岸邊,綿延的海岸線,在這沙灘上十分美麗。

  在沙灘岸上不遠處,有一座用白色木頭打造的大型平台,平台旁延伸一整排的度假飯店,這裡是南灣著名的海灘度假五星級飯店。

 

  平台的四周圍,布置了許多花朵,還有不少可愛的裝飾品;在平台的入口處特別放置一個斗大的招牌。

 

  「今日酒店沙灘暫不開放。」顧名思義,這片沙灘已經被包下來了。

 

  平台旁,特別設置了記者拍攝區,記者老早就來卡位了,就是為了待會硬照著夕陽,可以拍到最絕美的照片,登上今天晚上的頭條版新聞。

 

  忙碌的,小高今天依然臉上掛著墨鏡,穿著他標準的西裝,一臉嚴肅的到處指揮著。

 

  「那邊,坐位的椅套沒有用好,還有晚餐的buffle在幫我確認一次菜色,另外不吃牛肉的親家長輩餐點要另外幫他出餐。」小高跟著飯店人員再交代一次。

 

  「小高。」飛虎從一旁跑了過來,手上拿著一朵染著漸層淡紫色的花朵。「這是要給姐夫的胸花,我姐的捧花我幫他送過去了。」

 

  小高接過胸花。

  「好,我再拿過去,對了寶寶跟貝貝那邊準備得怎樣?」

 

  「放心,小西裝跟小禮服都準備好了,正男在幫他們著裝,還有進場要使用的小汽車也準備好了。」飛虎確認著那些正點項目。

 

  「飛虎!」忽然,林水波在後面快步走了上來。「你幫我看看我的領結有沒有歪掉?剛剛被寶寶扯了一下。」

 

  飛虎伸出手,幫林水波將領結調整至正常位置。

 

  「好了阿公,這樣超帥!」飛虎特地對林水波比一個讚。「對了阿公,待會你要牽著姐進場,不要再亂跑了喔,再十分鐘就要準備開始了。」

 

  林水波點了點頭,他看起來十分緊張。

 

  一定的,今天是他從小捧在手掌心疼愛的孫女的終身大事。

 

  那純白的拱門上,點綴著各式的花朵,美不勝收。

 

  「各位貴賓、記者朋友,我們的婚禮即將開始囉,請各位先請就坐。」司儀在一旁,提醒著現場的嘉賓們。

 

  林鴻山牽著依美姐還有他們快兩歲的女兒就定位;飛虎和二柱也就定位,漢昇與正男、天誠與永真牽著他們各自的孩子也就定位了;小雯文星也牽著他們的兒子坐在方家的主要大位上,一堆黑衣人也佔滿了方家的位置席。

 

  這場婚禮,隆重且盛大,但是卻溫馨又迷人,僅邀請生命中最重要的家人朋友們出席,但又是萬方集團的結婚大事,記者一定得請來做做面子。

  

  「歡迎現場各位貴賓、記者朋友,還有方家和林家最重要的親人與朋友,一起來參加新郎方小祖,與新娘林艾琳的婚禮。」司儀一聲宣布,這場婚禮的開端。

 

  「首先,我們先歡迎小花童,也就是新郎新娘的雙胞胎兒子女兒,寶寶跟貝貝出場。」可愛的開場樂,一聲奏下。

 

  只見兩個年紀約一歲多的小孩,一個穿著可愛的吊帶褲西裝,一個穿著公主的小洋裝,各坐在一台電動小汽車上,一路開上紅毯,開進婚禮現場。

 

  「哇!多可愛的寶寶和貝貝,一次可以擁有一對小寶貝,真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啊!」司儀愉悅的介紹著,只見寶寶很開心的一直跟四周熟悉的叔叔阿姨揮手,貝貝卻一臉不開心正在扁嘴。

 

  電動車被遙控至那拱門花下,小高馬上拿了兩包寶寶餅乾給他們,讓他們至少多一點耐性坐在汽車上。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今天的新郎,方小祖先生。」司儀大聲唱和。

  只見那入口處,方小祖穿著一身正式的西裝,脖子上別了一個別緻的領結,臉上一種檔不住的光彩,搭配那張難以捉摸情緒的表情,當然少不了他臉上那隻斯文的眼鏡。

 

  方小祖緩緩地,走了進來,沿著紅地毯,接受了大家的掌聲,一路走到寶寶與貝貝的中間。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新娘林艾琳,與她最敬愛的阿公林水波先生牽著她的手進場。」

 

  林艾琳,一身白紗,上頭點綴著閃耀的施華洛碎鑽,樸實帶著華麗,剛好襯托艾琳的獨特氣質,旁邊牽著她的,是她的阿公,林水波。

 

  林水波,牽著艾琳,走上了紅地毯,隨著腳步一步一步往前,心中的踏實感越來越確定。

 

  直到腳步停在方小祖面前。

 

  「現在,我們請阿公把孫女的手,交到新郎手上。」司儀照著流程說著。

 

  只見林水波抓著艾琳的手,卻遲遲沒有交出去……現場只剩下柔美的旋律繼續響起。

 

  「嗯?呵,看來阿公應該是捨不得,還是阿公想要跟新娘說幾句話,再把手交給新郎呢?」司儀趕快打個圓場,一直僵在那也不是辦法。

 

  林水波緊緊握著艾琳的手,看著方小祖。

 

  「方小祖,你們姓方的,我一直都信不過。」很有殺傷力的,林水波嗆了這麼一句。

 

  方小祖感覺眉毛有點顫抖,但臉上看上去還算冷靜。

  「阿公!」但一如往常的,總是艾琳先跳出來替小祖檔攻擊。

 

  「聽我說完啦!」林水波拍了艾琳的手。

  接著他伸出手,拉起了方小祖的手。

 

  「但是你方小祖是例外,我就相信你了。」一邊說,他將艾琳的手放在方小祖的手上。「你要是敢虧待我們艾琳,我就把你拖去埋了!」

 

  林水波一直都是一個粗人,講話的方式、動作習慣,都是維持著他豪放不羈的處世態度,唯獨可以看見他最柔軟的那一面,就是在艾琳身上,他的孫女,從小疼愛呵護長大的孫女……

 

  即便到最後,林水波只說出句話就將他的孫女交出去了,但這句相信你,就代表他對艾琳最大的放心。

 

  此時在林水波心中,一直以為艾琳她還是那個喜歡跟在自己屁股後面阿公阿公叫的小女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長那麼大了?懂得去爭取、懂得去適應、懂得原諒、懂得愛,回來看才發現,我的孫女已經走那麼遠了……

 

  艾琳一手牽著方小祖,另一隻手擁抱住了林水波。

 

  「阿公,謝謝你。」艾琳的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但是那絕對是充滿感激與喜悅的眼淚。

  

  現場響起許多掌聲。

 

  或許,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不會是絕對完美,艾琳雖然沒有父母陪伴,但他有一個比誰都愛她、挺她的阿公,讓她生活無虞,身心靈健康的成長,這才是一生最富足的。

 

  「好,謝謝我們艾琳的阿公。」四周掌聲響起。

 

   「接下來,我們請新郎小祖跟新娘艾琳,互相交換戒指。」司儀這樣唱和著。

 

    小高拿著兩個戒指,捧著來到小祖面前。

    小祖拿起專屬於艾琳的戒指,閃耀澄亮的鑽石,透露著璀璨的光芒,小祖拿著戒者,輕輕牽起艾琳的手。

 

  眼神中的迷眩,看著艾琳眼中的澄澈。

 

  此刻,不需要說什麼,從眼神中就可以讀出對彼此許下的承諾。

 

  輕柔的,小祖將戒指套上了艾琳的無名指;艾琳也拿起另一只同款戒指但很明顯是適合男生戴的樸質純色面款式。

 

  艾琳拉起小祖的手,輕緩地放進手指。

 

  「恭喜我們的新郎新娘,戴上了象徵彼此永恆的誓言婚言,象徵自此對婚姻忠貞,對彼此互相體諒,對未來有共同理念而努力。」司儀用著輕合柔軟的聲音說著。

 

  「最重要的,我們現在請新郎親吻新娘,來像現場賓客宣示他們的愛情甜蜜!」司儀說完,四周掌聲響起。

 

  小祖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輕輕地撫摸上艾琳的臉蛋,看著眼前這個女孩,那個一開始覺得霸道但又令人心動的女孩;令人心力交錯卻又無法放棄的女孩;勇敢堅強卻又令人不捨的女孩。

 

  現在,真正屬於自己的那個女孩。

 

   彼此的臉龐逐漸靠近,享受那最甜美一刻的到來,正當唇即將觸碰的那一刻……

 

   「媽媽!媽媽……嗚嗚嗚……我要媽媽……」一旁坐在小汽車裡的寶寶,忽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嗚阿阿阿!我要爸爸!」看見寶寶大哭,另一台車的貝貝也跟著大哭。

 

 寶寶跟貝貝,此起彼落的哭喊著。

 

 小祖的嘴唇停在艾琳的面前,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艾琳無奈的轉過頭,看著車上的兩個小寶貝。

 

 「姊、姊我先抱走他們……阿啊!」試圖抱走貝貝的飛虎瞬間大叫。「貝貝你!你不要拉舅舅頭髮阿阿!」

 

 「寶寶你就忍耐一下!來餅乾給你吃今天好康大放送欸。」小高抱起了寶寶,趕快拿出餅乾給寶寶。

 

  但兩個小孩完全不賞臉,就這樣一直大哭著。

 

  艾琳跟小祖對看了一眼,無奈地對著彼此苦笑了一下。

 

  「小乖乖,媽媽抱、媽媽抱。」艾琳走過去,抱過了寶寶。

  小祖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也是一把把貝貝接了過去。

 

  兩個孩子不哭了,笑得開心地摟著他們懷中的爸爸媽媽。

 

  「哇,看來我們的小祖和艾琳,有這兩個可愛的雙胞胎寶貝,真的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啊!」司儀為這場混亂的婚禮,下了一個最完美的結論。

 

  或許,生活總是充滿各種挑戰,但是只要有彼此在的那一瞬間,都會是最美的瞬間,是吧?

 

 

 

  我看著熟睡的寶寶和貝貝,親吻了一下他們的臉頰。

 

  「幸好兩個小鬼今天玩太瘋,很早就睡了。」站在一旁的飛虎笑著說著。

 

  只見小祖輕輕吐了一口氣。

  「幸好睡了。」真不知道該怎麼揣測他說這句話是在代表什麼?

 

  「好了姊,今天晚上兩隻小搗蛋交給我顧吧,你好好享受沒有孩子的新婚之夜。」飛虎看著我,這樣說著。

 

  「說話越來越不正經!」一定又是跟二柱學的,在我們家生活這兩年,可以說是越來越會耍嘴皮子……

 

  「交給你了飛虎。」小祖倒是感覺很焦躁似的,一把拉起我的手,頭也不回地走出房門。

 

  今天是我們的婚禮,從知道懷雙胞胎後,過了兩年才舉辦了這個婚禮。

 

  因為我想要用最漂亮的狀態來舉行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場婚禮,所以生完孩子後,適應了一段時間的精神與時間折磨,再慢慢回復該有的體態,保持到最好的狀態,才舉辦我跟小祖間的婚禮。 

 

  婚禮結束後,我們也招待親友在飯店住一晚,畢竟都特地來度假飯店,當然要好好放鬆一下再回去。

 

  小祖拉著我,我們走在渡假飯店的走廊上,他的腳步有點急促,看著他的背影我總還是會覺得心跳不已。

 

  「小祖你走慢一點啦!」我有點抱怨,因為這不太像是小祖平常的步伐。

  「不行。」他的語氣有點冷漠。

 

  我摸不透他又再想什麼?生氣嗎?也沒理由生氣吧?

 

  總統套房,就在私人沙灘的正前方,大片落地窗外就是一整片沙他,不遠處望著海,最棒的是因為角度位置的關係,這片沙灘唯一的通道是這間總統套房,其他人是進不去的。

 

  小祖拿出房卡,房門隨即開了。

 

  我被小祖拉了進去。

  "碰"一聲,門關了起來。

 

  我的身體被輕微壓制在門上,我根本還沒任何反應時間,小祖無預警的就親了我……而且是有點強硬的那樣……

 

  我可以感受喉嚨間的乾澀,小祖的唇很柔軟,一開始的強硬到互相接觸後,彼此互動、互相調整出適合彼此的力道,一次又一次,我感受到他一點都不想停止親吻。

 

  他的手還是習慣性的壓在我的髮絲之間,隨著臉部互相左右擺動,我的頭髮大概已經有點凌亂了。

 

  我不知道他親了多久?

  直到他終於願意放過我的嘴唇讓我呼吸一點新鮮空氣……

 

  他習慣性地親吻完後將額頭靠在我的額頭上,我總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喘息。

 

  「小祖……你又怎麼了……」即便兩年來早已經像是一般夫妻正常生活,但是我總是會對他突如其來的猛烈攻擊感到措手不及、然後覺得羞怯。

 

  他伸出手,撫摸上我的臉。

 

  「就是,好想親妳……」然後手指頭又揉了我的耳朵,「然後,不只是親妳……」手馬上無縫接軌的,直接滑下,伸進我穿著輕便的T恤內。

 

  他的手很冰涼,一碰觸上我的肌膚我可以馬上感受到一股電流竄過全身,然後那股冰涼隨著他的游移,滑過我的腰間、移到我的胸前,接著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嗯……小祖、我……」我根本無法抗拒這種攻勢……因為這種時候的方小祖比商場上的方小祖還要霸道。

 

  「好不容易,沒有那兩個小鬼頭……」一邊撫摸著我,小祖靠在我耳邊說著。「妳是我,一個人的。」說完,他居然輕輕咬了一下我的耳垂。

 

  我覺得,快要站不住了……

 

  雙手也很自然的,環住他的脖子,跟著他的撫摸,伴著他的呼吸,褪去身上所有的束縛,擁抱這個只屬於我的人,方小祖。

 

  伴隨著窗外傳來海浪隱約的拍打聲,這一刻,我們真正的陪伴在彼此身邊,只有彼此,沒有其他人的打擾。

 

 

  海浪聲,規律且平穩地拍上岸邊。

 

  我躺在小祖的身邊,一種幸福滿溢的感覺散佈全身,不知道從什麼開始我只要躺在沒穿衣服的他旁邊,我的手只會游移在他胸口前那道疤痕前面。

 

  「很癢……」小祖看了一下手機,時間顯示晚間十點二十分。

  我不理他,繼續在疤痕上點了點。

 

  他抓住我的手,放下手機。

  「妳在引誘我嗎?」他講話真是越來越直接……都不會害羞的喔?

 

  「我又不是你……」我噘起嘴。「滿腦子這種事……」

  「因為妳很容易讓人失控。」他居然一邊笑了一邊說。

 

  「你才讓人失控想揍你!」我又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但我感覺自己應該滿臉通紅。

 

  「我要去洗澡了……」他話題跳的還真快,說著他就拉開了蓋在我身上的棉被。

 

  我緊張的拉回來。

  「幹嘛拉我棉被?不是你要去洗澡?」我感覺嗅到了不妙的味道。

 

  他又馬上拉開我的棉被,一把把我抱起來。

  「是我們,一起去洗澡。」他看著我,眼神中的迷濛在搭配他的低沉語調,嗯……我……又拿他沒辦法了……

 

 

 

  在我腦袋裡,已經想過無數種,等到記者會結束那瞬間,能跟艾琳真正在一起,我必須怎麼寵著她愛著她、陪她到處去玩、她說一我也說一,讓她感受到自己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讓她完全忘記那些為了我而隱忍下來的委屈和難受。

 

  只是,我漏算了一個可能,就是雙胞胎來到我們彼此身邊。

 

  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晚一點有雙胞胎,或許我可以跟艾琳多一點甜蜜的二人生活,寶寶貝貝出生後,孩子佔據我們生活的百分之八十,我們僅能擠出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擁抱彼此,而常常也會被雙胞胎給打斷。

 

  但到現在,我似乎有點理解。

 

  或許,幸福不該只有一種定義。

 

  為了對方哭、為了對方笑、擔心受怕、委曲求全,為了彼此忍受壓力、為了彼此學會成長,每一種不同的選擇和決定,都會影響你對幸福的定義。

 

  我明白了,雙胞胎讓我們學會在生活中更懂得理解對方,或許有爭執、或許有分歧,但那都是我們對彼此愛情的證明。

 

  就如同我胸前的那條疤痕的意義,代表我全新的生命,還有為了艾琳重新跳動的心臟;或許有一天,我們的愛情會隨著時間漸漸變得和一開始不一樣,像一般老夫老妻那樣生活,而生活中少了一些激情與衝動,不管會怎麼變化,但不會變的只有一件事……

 

  艾琳我愛妳,永遠。

                               (完)

=======================================================

 

終於終於!

我終於給他完結篇了啊!

 

有一種拖著拖著也終於完結篇的概念

本來七年前就應該要完結篇的文章,硬生生拖了七年後還應要拖一個商戰在裡面

哈哈哈哈哈自己也滿欠揍的

 

雖然不知道還有沒有讀者在看就是了(心傷

哈哈哈哈

 

但也算是給自己一個完美的交代了

當初對於所謂的世紀婚禮整個只有傻眼跟傻眼

 

加上最近又看了金秘書的婚禮才覺得那才叫世紀婚禮吧!(澳我的金秘書

雖然祖琳在我心中的婚禮的確不夠浪漫與夢幻

 

當然加入雙胞胎只有吵鬧跟折騰

但是這種圓滿可是以後回想起來絕對會開心笑著的感動啊!

 

最後感謝這些日子陪著我寫文章看文章的大家!

謝謝你們、也謝謝當初的祖琳給了我最美好的感動與悸動(撇除掉從肺動脈高壓開始的劇情的話XDD

 

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琥珀大,妳好

    最近身體有點不舒服,
    腸胃消化不太好 ( 甜在心饅頭吃太多了 )
    臉部肌肉也有點僵硬 ( 長期的嘴角上揚 )
    還好 ,這些症狀隨著「心跳的節奏」最終回 而能逐漸恢復。哈哈哈~~

    謝謝琥珀大這幾個月來 拼了老命為我們編寫這一系列的文章,
    彌補七年前祖琳戀的一些遺憾 ( 甜蜜回合太少,結局非常草率 )
    在大大文章中,
    祖琳有了世紀婚禮( 在正劇裡是一場草原聯合婚禮 )
    在祖琳婚禮中,
    遇到的是寶寶、貝貝甜蜜鬧場 ( 不是正劇裡的追趕跑跳 )
    大大寫的婚禮文,真的遠勝泣台那令人傻眼的劇情。

    想像祖琳婚後的生活,除了滿滿的天倫之樂外,
    艾琳啊,
    以後妳措手不及 ( 小祖突然狂吻 )
    無法抗拒 、拿小祖沒辦法 ( 小祖愛的行動 )
    的這種情形,將填滿妳幸福的人生囉~~

    ※※※※※※※※※※※※※※※

    時間過的真快,
    當初無意中看到琥珀大所續寫的祖琳文
    到現在也三個多月了,在這段時間中,
    琥珀大每週幾次的更新,成了生活中的小期待,
    現在也已完美結束了 ( 任何事都有落幕的一天 )
    以後若是閒來無事,
    或是覺得 空虛 、寂寞,覺得冷的時候
    就再看看這些文章,讓自己嘴角再往上揚囉~

    琥珀大,再一次謝謝妳,
    帶給我們不一樣的祖琳戀情發展~

    既是沖哥粉,也是星爺粉的讀者 留
  • 粉粉晚上好啊!
    首先很開心妳能夠留言到最後~
    身為星爺粉的我也是十分感動!

    其實當初能寫完原本的完結我已經覺得對人生有一個交代了
    也是很開心一直有人敲番外我才繼續這樣寫
    寫著寫著時間也默默過去了

    一開始寫的時候還常常寫到半夜呢
    (我就是一個三分鐘熱度的患者XDD)

    關於草地上的世紀婚禮,雖然很明白這世棄台的唯一老梗
    婚禮除了永遠辦不成,不然就是借一套不划算一口氣要借五套
    大家一起穿的概念

    能夠給我心目中的祖琳一個完整而幸福的婚禮我也算是瞭了心願了
    可惜沒辦法繼續寫肉慾祖的婚後生活
    讓一切美好的想像留在大家心目中吧!



    也謝謝妳可以留言給我
    讓我感受創作路上不孤單
    只要有人喜歡,就是寫文章的動力喔!

    謝謝你!!!

    amber0324 於 2018/08/04 0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