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腦補文】三立八點檔《炮仔聲》至明與辛蒂:三年之間

 

undefined

 

△純創作,內容與正劇無關

△辛蒂視角、至明視角

△暫不會有家芸、也不會有契約戀愛

 

 

 

  不告而別。

 

  那是最荒唐也最令人痛苦的一句話。

 

  連一句再見都沒有留下,我就選擇轉身離開,我曾經怨恨,恨老天爺為何在我最幸福的時候,給我一記當頭棒喝?

 

  「急性骨髓白血病」,也是大家所謂的血癌。

 

  那是我不曾想過會出現在我身上的兩個字,那麼簡單卻又令人屏息的兩個字。

 

  我想告訴你,至明。

 

  在你拿著戒指和我求婚的那天,我多想告訴你,我想和你面對,我覺得如果是你,一定可以陪我度過、一定可以成為我心中的支柱。

 

  但我沒有這麼做。

 

  我沒有告訴你,卻選擇轉身離開──一聲不響地逃到美國,留下錯愕與無助的你……

 

  我數不清多少個日子?我到底哭了多久?

 

  醒來就是流眼淚,睡著了也會默默流出淚……無時無刻,我都好想飛回台灣,飛到至明的面前,緊緊抱住他,告訴他好想他……

 

  但我答應了阿嬤……

 

  阿嬤他希望能夠有一個身體健康的媳婦,他不希望至明在事業正要起步時,花一堆時間陪我傷神又傷心……所以我只能用最殘忍又可笑的方式不告而別。

 

  我告訴自己,只要能戰勝癌症,我絕對可以用最健康、最美的姿態再回到至明的面前。

 

  雖然我也想過各種可能,其中最壞的可能,就是至明對我的愛意,累積到最後只會變成滿滿的恨意……各種矛盾每天都壓抑在我的心裡,那就像一根根的刺埋進我的內心,逐漸成長、長成一顆裝滿針刺的大樹。

 

  當我想要碰觸對至明的依戀時,那尖刺就會將我刺傷……

 

  醫生告訴我,我還年輕,可以嘗試用藥物治療,只是藥物治療一方面殺死癌症細胞,也一邊在攻擊我身體裡健康的細胞……

 

  我虛弱的速度比想像中來的快,飯吃不過幾口可以隨便就吐了出來,身體總是軟綿綿的沒什麼力量,梳子隨便一梳頭髮可以成堆成堆的掉,那些似乎只會在電視劇出現的畫面都一一在我身上驗證。

 

  那過程很痛苦,但是想念著心愛的人卻無法飛奔到他面前的那種感受,讓我更難以忍受……我不知道要花多久,我才能從掉髮、嘔吐、還有病容之中蛻變?

 

  我每天都在祈禱,至少再見到至明,我還是以前的那個辛蒂,那個有點傲骨、但總是自信滿滿的那個辛蒂……

 

  我很努力,我很努力在對抗著。

 

  

  〝唰──唰唰──〞

 

  馬桶的沖水聲,在我耳邊響起,我虛弱地從馬桶邊站了起來……我吐第幾次了?不知道,數到我已經懶得數了。

 

  我扶著廁所旁的扶手,勉強撐住身體,往廁所門外走去……病房外沒有人,媽媽或許去找醫生了……持續藥物治療了半年,我的病情似乎沒有什麼起色,反而每天一而再而三地被藥物治療產生的副作用折磨……

 

  我轉頭,看著鏡子……鏡子被蓋在桌上,蒙上淺淺的灰……我多久沒去動過那面鏡子了?

 

  大概是兩個月前,我看到體重來到三開頭後,我就不願意再照鏡子了……因為我不想認得鏡子那個女人,那個曾經容光煥發,現在卻是頭髮掉了一半又面黃肌瘦的骷髏頭……

 

  我拿起放在病床上的手機,身體虛弱無體的趴在病床上……

 

  半張臉埋進床邊,我手拿著手機,那隻早已換掉台灣號碼的手機……手機裡存了幾張照片,那是我從舊手機裡傳過來,想念時就會拿出來看一看……

 

  照片裡是自己與至明。

 

  那是大學時參加夏令營結業式時兩人的合照,笑得那樣燦爛,那樣耀眼……我按掉照片,一點都不想再看見照片中那樣曾經光彩奪目的自己……

 

  「至明……我好累……」我嘴巴悶在棉被中,眼淚又盡情的流竄著。

 

  我的手點進了通訊錄,通訊錄中只有三支電話……我按著其中一個電話,眼淚卻怎樣都停不下來……

 

  這半年來,我只敢想念,卻不敢告訴他……我怕他被我破壞前途,本來自信滿滿藥物治療後我就可以健康的回去……只是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惡化,那些藥物似乎不見起色。

 

  搞得自己傷痕累累……身心俱疲。

 

  「至明……我好想你。」我的聲音逐漸衰弱,眼睛緩緩閉了起來……

 

  累了吧?我真的好累……如果有你在身邊,我是不是還有力量撐得下去……我覺得我快要不行了……

 

  閉上眼,我無意識地睡著了……

 

  手還放在手機上,一個晃動,撥了出去……

 

  〝嘟嘟嘟──〞

 

  〝嘟嘟嘟──〞

 

  電話那頭響了好多聲……直到響了第八聲後……

 

  『……喂?』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那聲音……那就算生氣聽起來也好聽的聲音……那我極盡所思念的聲音……

 

  『喂?誰啊?……半夜三點打無聲電話是什麼意思?』那聲音聽起來氣急敗壞……

 

  我瞬間睜開眼睛,看著手機螢幕。

 

  〝至明──通話中〞

 

  等等!我剛剛不小心按到了嗎?

 

  『真的不說話?……瘋子。』至明聽上去聲音很睏。

 

  我拖著身體的疲憊馬上坐起身來,將手機緊緊貼在耳邊。

 

  「至……」我急著想叫住他,但電話那頭已傳來被掛電話的聲音……

 

  通話結束了。

 

  我思念著盼著望著與至明的連結,在短短的三句話內結束了……我拿起手機,手機顯示美國時間是下午兩點……

 

  我皺著眉,猛然地眨著眼睛……

 

  「台灣現在是半夜三點……我……我居然……打電話吵他睡覺……」我握著手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臟跳得很快,或許是太久沒聽見至明的聲音讓我喘息?或者是因為我在無意識間終於邁出第一步的聯繫而感到悸動?

 

  我承認我雖然吵到至明睡覺,但這一刻的我好開心……

 

  我的想念,似乎稍稍從無底深淵釋放出來了些……那無可救藥的寂寞,似乎得到一些釋放的線索了……

 

  ◇

 

  我知道,對至明而言,我只是一個一聲不響就逃跑的前女友,雖然阿嬤答應過我,會幫我和至明講好聽話,讓他等我回來,但我覺得在我這付病容面前,我誰都無法信任……

 

  唯一可以信任的,只有我自己了……

 

  我看著手機,和至明最後一次通話是五個小時前,現在時間是美國晚上七點,而台灣時間是早上八點,而這個時間他應該已經坐在餐桌上準備吃早餐了,在半個小時他就會到公司去上班……

 

  而我昨天半夜三點打了無聲電話給他,惹他非常生氣還掛了電話,既然……老天爺給了我這個機會,或許我是不是應該把握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對比於下午的全身虛弱,我現在忽然覺得活力充沛,身體似乎充斥著滿滿的能量……因為我正準備計畫做一件事……

 

  我點了點頭,吞了口口水。

 

  滑開手機,我下載了LINE,並且設置了自己的帳號,大頭貼的地方,我放上了那間我跟至明最喜歡的巧克力店賣的巧克力照片,然後我將至明的手機輸入,跳出了他的視窗。

 

  我跟他不是好友,但是我依然可以傳訊息給他……

 

  我又吞了口口水,手有點顫抖的,在手機鍵盤上打了好多個字……打了又刪……刪了又改了說詞……覺得不妥的又刪了幾個字,就這樣,我一句短短的話,我就花了快十分鐘……

 

  我可以感覺的額頭的汗珠在冒著,手顫抖著停在發送處。

 

  「好,辛蒂,不管太多了,就當作……一個不認識的人道個歉而已……不要緊張、不要緊張……」我吐著氣,對自己安撫。

 

  手抖著,按下傳送鍵。

 

  「阿──」我緊張的將手機蓋在床上,身體捲曲的,感覺到心跳快要飛出來了……這感覺就像是當年至明跟我告白時的那種感覺……

 

  心臟皺縮,但卻又忍不住滿滿酸甜的感覺一直包覆在胸口。

 

  忽然,我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辛蒂!妳怎麼了?」是媽媽……她緊張地拿著一盆鮮花走了進來,可能剛剛我的尖叫聲太大,嚇到她了。

 

  我傻笑地搖著頭。

 

  「沒事、我只是……手機看到嚇人的新聞,所以嚇到叫了一聲……」我笑得有點尷尬,拿起手機裝模作樣一下……

 

  媽媽緊張的撫了撫胸口,將插滿百合的花盆放在一旁的沙發椅旁櫃上。

 

  「早叫妳別一直看手機,嚇死我了……好了,待會媽媽去幫妳買晚餐,妳休息一下。」媽媽走到我身邊,摸了摸我的臉。

 

  「辛蒂阿……我怎麼覺得晚上妳臉色看起來好很多?」媽媽撫摸著我那已經凹陷的臉頰,聲音顯得溫柔,臉上也露出許久不見的笑臉。

 

  我不自在的眨了眨眼睛,嘴角止不住微微笑意。

 

  「有嗎?說不定病快好了吧。」我笑著看著媽媽,裝的有點俏皮的模樣,說出一句我最希望也同時令人存在著絕望的話

 

  媽媽嘆了口氣,拉起我的手。

 

  「對,一定是這樣的,妳還年輕,一定會有很大的機會康復,辛蒂……我們都一起加油,知道嗎?」媽媽一邊說,聲音已經哽咽了……

 

  我一把抱住媽媽,才發現她的腰又更纖細了,這半年多來陪著我,也食不下嚥的,都操累操瘦了……

 

  媽媽離開了病房,留下我在這高檔的病房內……我手上握著手機,心情有點緊張……

 

  從剛剛傳出去到現在,過了大約十分鐘,不知道至明有沒有看到?

 

  緊張的,我拿起手機,按下密碼……點進去LINE,按回剛剛傳送訊息的畫面……

 

  〝你好,我是昨天半夜打電話給你的人,抱歉因為不小心撥出,所以吵到你了,想一想還是決定傳個訊息跟你道歉,抱歉:D〞

 

  我睜著眼睛,那短短的道歉內容,標示「已讀」。

 

                             (待續)

 

 

大家好!

好久沒有幫泣國的角色二創,有點緊張,也有點想吐(喂)

上一次的創作是祖琳(阿久遠)

 

這次我還是又為了冠霖來寫文章了(意圖明顯)www

 

我不得不說,這一檔「炮仔聲」我是十分期待冠霖演出,但我對於和李燕的配對有小小的陰影在(遙想寶菲)

 

而劇情正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熟悉到好像已經好幾檔都演過類似的

"前女友得癌症不告而別,男主角和女主角契約戀愛,最後前女友回來,讓男主角兩難抉擇"

 

當然,我明白官配絕對是契約戀愛兩位,我也樂見其成。

只是我覺得莞婷跟冠霖同框的畫面好美好好看,雖然我炮仔聲目前是跳著看,或許我錯過了不少片段,但明顯的辛蒂目前人很善良又很溫和。

 

讓我好愛辛蒂好想把她揉進懷裡(不

 

所以私心寫了關於離開那三年的一切,也私心加了一些其它的橋段……我想讓辛蒂不告而別又完全沒聯絡的部分融化一些……

 

雖然想短篇寫完,但是可能還是得分個兩三回完結這三年,希望大家見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