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01.PNG

 

△純創作,內容與正劇無關

△辛蒂視角、至明視角

△暫不會有家芸、也不會有契約戀愛

△請洗清正劇裡至明那個吃碗裡看碗外的形象,我這裡的至明深愛辛蒂。(重點強調)

 

 

  時間來到半夜兩點,美國時間。

 

  這是我第一百二十五次點開LINE的畫面,除了顯示已讀,還沒有任何回應……我坐著背靠在病床上,已經好幾次告訴自己一定要趕快睡,但我在床上翻來翻去就是睡不著……

 

  身體的某部分已經感到疼痛,但我的精神卻超越了那股疼痛……沒用如我,我就是傻等著至明會不會回我……一句話也好、甚至一個貼圖也可以……

 

  只是沒有,從我七點傳訊息到現在經過了五個小時,一個字都沒有。

 

  以前的至明如果是我傳的訊息,就算再忙他一定會抽回個幾句……

 

  我淺緩嘆了一口氣,想什麼呢我?都說那是以前,以前至明對辛蒂是多麼疼愛和保護,而現在我不過是一個半夜吵他睡覺的陌生人,有什麼好期待的?說不定至明以為我是個變態……

 

  我又嘆了一口氣,手機依然緊緊握在手上,我放下靠墊的枕頭,身體側躺在上面,身體疼痛的某部分似乎又多了幾處,眼睛盯著手機依然黑黑的手機螢幕,眼皮已經有點沉重……

 

  至明,我是不是太過貪心了?

 

  明明和阿嬤說好,專心治療好就回去找你,但是我卻犯規的想要用旁門左道知道一點你的消息……我真的,太貪心了。

 

  眼皮變得沉重了。

 

  手機螢幕,卻亮了。

 

  畫面出現短短的幾個字。

 

  〝至明:沒關係。〞

 

  「啊!」我緊張的,睜開眼睛,瞬間坐了起來大叫了一聲,我趕緊摀住自己的嘴巴,病房的門沒被打開,幸好沒有驚動護理站的人……

 

  我興奮的拿著手機。

 

  回我了!他回我了,林至明他回我了!

 

  我抓著手機,點開LINE,那看起來單薄的聊天畫面,除了我那一句道歉單獨在上頭待了五小時後,終於有人回應了。

 

  我看著那一句「沒關係。」

 

  我緊張的咬著大拇指,心跳的好快,呼吸顯得有點急促,至明他回我了,回一個半夜吵醒他的陌生人……

 

  「沒關係……至明說沒關係……」善良的至明果然就是不會計較,如果是一般人可能會直接無視,封鎖加刪除,他還回應了我……

 

  怎麼辦?

 

  現在我應該趕緊回嗎?剛剛回我訊息了代表他現在應該在用手機吧?說不定有機會再多回我一點?

 

  「可是他會不會覺得我是奇怪的人啊?道歉完還纏著他聊天?」我咬著嘴巴,自己一個人這間病房碎念著……

 

  辛蒂、辛蒂妳冷靜點。

 

  只有冷靜下來才能好好應對……我吸吐了幾口氣,試著讓自己的身體冷靜下來,我點著對話的畫面,出現了手機的注音鍵盤,手有點顫抖的有回應打了幾個字……

 

  〝謝謝你不計較,我昨天本來要說話的,後來你就掛電話了,我並不是故意打無聲電話……我不是奇怪的人……〞

 

  按下發送之後,我就後悔了……

 

  阿,我這樣打是不是感覺更是一個奇怪的人啊?

 

  正在我又在煩惱跟後悔的時候,螢幕又亮了……

 

  〝至明:沒關係〞

 

  阿……至明又回我了……但回的還是一樣的三個字;他應該覺得這個陌生人為什麼一直纏著他不放吧?怎麼辦?現在我該怎麼繼續?

 

  輕輕咬著自己的大拇指,皺著眉……

 

  是不是該編個什麼藉口或理由可以讓他覺得我不奇怪又可以繼續聊天的?要說什麼呢?要說些什麼……

 

 

  「妳為什麼都一個人坐在這?」忽然,我腦海中想起第一次和至明見面那天。

 

  那是一個夏令營,一直以來自己都不喜歡參加這種要適應團體生活的活動,因為我實在不善於應付這些需要短時間就虛情假意的社交活動。

 

  我就是這樣坐在椅子上,看著遠方一群人……

 

  直到那個聲音叫住了我。

 

  我還來不及反應,一個身影直接坐在我身邊,一張明顯長得帥氣的側臉靠近我。

 

  我有點緊張、也覺得奇怪……沒事幹嘛跑來坐我旁邊?

 

  他看我一點反應都沒有,轉過來看著我,年紀看起來和我差不多的一個男生,帶著一支全黑框的眼鏡。

 

  「現在不是團體互相認識的時間嗎?妳不去跟大家認識,待會營長要問起來妳會不及格。」他一邊說,一邊笑著。

 

  那笑容不得不說,很好看。

 

  「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去……」我向來對於過於主動的人都有點排斥,即便對方長相很不錯也是一樣。

 

  「那就認識我好了。」那個男生不等我把話說完,這樣接著我的話。

 

  「嗯?」我睜著眼,有點驚訝。

 

  「我說,我叫林至明,今年20歲,水瓶座,O型,身高178公分,體重65公斤。」他用著輕快的語調忽然介紹起自己。

 

  我眨了眨眼,看著眼前那個作風清爽、長相帥氣,卻又不扭捏的男生……原本總是平靜的胸口,似乎有了一點微微的變化。

 

  「換妳啦!」他看我發呆,催促著。

 

  「喔。」我稍微坐正的說:「我叫辛蒂……20歲,處女座,A型,身高165公分,體重……秘密。」我對照著他的話,照本宣科的說著。

 

  說完,我用手指抓了抓自己的臉,覺得有一部分的不自在。

 

  「好,那認識完了,之後妳跟我一組啦!」說完,他站了起來。

 

  「一組?為什麼我要跟你……一組……」我緊張的問著,就算要一組,我本來也以為是找一個女生,畢竟之後要做任何活動都是女生感覺也比較方便。

 

  他看著我皺著眉,我的臉上充斥著憂慮。

 

  他站在我面前,雙手插進自己褲子口袋裡,看著我,嘴角隱約微笑著。

 

  「因為我就是想跟你一組,辛蒂。」說完,一陣微微的暖風吹拂著,那陽光映在他的背後,那個叫做林至明的男生,直接卻又令人難以招架。

 

  林至明的直爽、林至明的果斷,都是讓人難以拒絕的魅力。

 

  我拿著手機,看著那LINE的螢幕畫面,或許……這次得該我主動……才行。

 

  我按著手機按鍵,心臟不由自主的跳動著。

 

  〝或許,你會覺得唐突,但我想和你交個朋友,可以嗎?〞

 

  一記直球,發送。

 

  我大概可以想像至明現在看到這個訊息,會有各種摸不著頭緒的表情,就跟當年的我一樣,覺得你有什麼問題為什麼要直接跑來找我?

 

  我覺得身體有點不自覺地顫抖,大概這樣的刺激的確不太利於我的病情,但是這樣難得的機會我是一點都不想錯過……

 

  手機的對話訊息更新了──

 

  〝至明:為什麼?〞

 

  為什麼嗎?他回為什麼嗎?因為我是辛蒂阿……我好想好想你,這麼想念卻只能靠這種旁門左道來取得和你的一點聯繫……

 

  深深吸吐了口氣,我想都沒想,回了長長一串文字。

 

  〝你可能會覺的我很奇怪……但因為我來美國半年,一個朋友都沒有……我很想交個朋友……陰錯陽差打錯電話給你,覺得應該把握一個可以說中文的機會:D

 

  阿,這樣子夠直接了吧?而且我也不算有說謊,我的確在這邊一個談心說話的人都沒有,只有媽媽陪著我……

 

  然後,至明就沒有馬上回我了,應該是說,接著半小時他便不再我回了。

 

  我看著時間,美國時間三點……我居然就這樣忙亂到三點了……身體已經痠痛的疲累到極致了……

 

  阿,或許我的計畫就此失敗了……或許我應該想一些更平易近人的說詞,才不會嚇跑至明才對……

 

  阿,我又少了一個可以和至明聯絡的機會了……

 

  阿……我好想你,至明……

 

  睡著了,身體的疲累不讓我繼續應付這漫長的等待,我就這樣握著手機沉沉睡去了……

 

 

 

  「辛蒂……辛蒂。」我的身體被輕輕推著。

 

  猛然睜開眼睛,看見媽媽站在我面前……

 

  「妳怎麼沒蓋被子這樣睡著了?感冒了怎麼辦?」媽媽聲音顯得焦急。

 

  阿……我睡著了嗎?我本來在等至明的訊息,結果睡著了……訊息?

 

  我緊張的看著床面,手機呢?我的手機呢?

 

  「媽,我的手機……」我緊張的看著媽媽,昨天睡著前都還握在我手中的手機,怎麼就不見了?

 

  媽媽一臉不解?

 

  「什麼手機?」媽媽四處看了一下,蹲到床的地板旁。「在這裡……怎麼會掉到地板上……」

 

  大概昨天抓著睡著,睡著後手鬆開掉下去了……

 

  我按著手機按鍵,沒電了……我趕緊打開床旁邊的抽屜拿出充電線,慌張的下了床,走到袖櫃上的孔洞插電下去……

 

  「妳這一大早在忙晃什麼?」一臉依然不解的媽媽看著我問著。

 

  〝手機充電中……開機中……〞

 

  看見畫面出現,我稍稍緩了口,轉過身將身體靠在袖櫃上,我露出尷尬的笑容。

 

  「嗯……就手機沒電了阿……所以我在充電……」我的笑容肯定假到明顯人一眼就能看穿。

 

  媽媽皺著眉看著我,他拿起沙發上的外套走到我面前,將外套披在我身上。

 

  「妳這孩子,毛毛躁躁的,不會身體不舒服吧?」媽媽說完,將手摀在我的額頭……

 

  「媽,我沒事……」我將媽媽的手拉了下來。「我很好,身體的感覺比前兩天都還好,我覺得精神也不錯……」我不算說謊,就算我昨天熬夜了,現在的身體依然覺得神清氣爽的……

 

  媽媽一臉無奈的看著我,她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頰。

 

  「那就好……看到妳有精神我就放心了……只是不要一直看手機,傷眼睛知道嗎?」媽媽放下了她的手,一付教訓孩子的口吻。

 

  我笑著看著媽媽。

 

  「是,我知道了。」我拉著媽媽的手,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這是我最喜歡的撒嬌方式,因為無論我給外人的印象是多麼孤僻,只要這樣做,都可以讓人放下心防……

 

  我也很喜歡這樣對至明……

 

  只要被至明碎念大道理的時候,我只要說一句「是,我知道了。」然後在貼在他的肩膀上,至明什麼氣都會消……

 

  我靠在媽媽的肩膀上,心狠狠的酸澀了起來……

 

  「好了,先來吃早餐……待會要和主治醫生談相關治療和情況……」媽媽拉著我的手,走到一旁的小圓桌,桌上已經放了媽媽自己做的早餐……

 

  媽媽總是會幫我做好早餐,因為我最有胃口的就是早餐了……午餐和晚餐常常配合用藥的關係會一口氣都吐光……

 

  今天媽媽幫我做了蛋煎的法國吐司,熱呼呼的燙手,正當我拿起吐司準備放進嘴裡時,放在一旁袖櫃上的手機,發出了〝叮──〞的聲音。

 

  我緊張的放下吐司,趕緊走到櫃子上拿起手機。

 

  「辛蒂妳又怎麼了?妳手機到底有什麼不能漏接的重要訊息嗎?從剛剛開始就這麼緊張手機?」媽媽坐在桌前,看著一舉一動都很奇怪的我問著。

 

  我拿著手機,有點顫抖……

 

  眼睛不自覺地眨了好多下,甚至我還拿還沒擦手沾的一些油漬的手去揉了揉我的眼睛……

 

  手機螢幕正在充電中──

 

  畫面彈出一格訊息回覆──

 

  〝至明:你是台灣人?〞

 

  我緊張的摀住嘴巴,至明這個意思就是答應我無俚頭的交朋友請求了嗎?我完全掩蓋不住臉上那快要飛起來的笑意,就這樣拿著手機呆站在那看那那短短五個字的回覆瘋狂。

 

  「至明?林至明嗎?」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湊到我身邊,而她正看著我的手機。

 

  我一時回過神來,將手機藏了起來。

 

  「媽──妳不可以偷看我的手機啦!」我雖這樣說,聲音倒是很撒嬌。

 

  「嗯?妳一副就是要我過來看的反應……」媽媽一臉無奈的搖一搖頭。「妳怎麼還有跟至明聯絡?妳不是還叫我跟妳爸爸都不要說出妳的行蹤?」

 

  「這個……」我一時語塞,我到底該怎麼解釋關於我意識不清時打的那通騷擾電話?

 

  媽媽看著我,嘆了一口氣拉起了我的手。

 

  「辛蒂……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妳選擇都不告訴林至明偷偷跑來治療,還要我跟妳爸爸都不能說……妳知道林至明剛開始前幾個月幾乎天天都跑到我們家去追問妳的下落……妳爸爸都快被他煩到差點說出來了。」媽媽皺著眉看著我。

 

  是嗎?

 

  媽媽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些事,或許是怕我治療身體疲累,怕跟我說這些我的心會更累吧?

 

  但是媽媽,我也很想他……只是我無法說服阿嬤,我只能照著阿嬤給我的路走……原諒我無法和妳們說明那個我和阿嬤之間的約定,我怕妳們會就此遷怒至明他們家,我真的不希望至明還要應付這些事情……

 

  「所以現在妳跟至明聯絡了,我可以讓爸爸鬆口了嗎?」媽媽看著發呆的我,追問了一句。

 

  「不、不可以!」我緊張的看著媽媽:「我、我沒有讓至明知道是我傳的訊息給他……至明不知道是我……」情急著,我只好和盤托出給媽媽知道。

 

  媽媽又深嘆了口氣。

 

  她緊緊抓著我的手。

 

  「辛蒂……有的時候我真希望,妳不要那麼堅強,妳就應該告訴林至明,讓他陪著妳,這樣子妳治療的時候至少有人能讓妳心裡開心點,說不定病情會好的多……」媽媽聲音已經帶些哽咽,眼眶閃著晶瑩看著我。

 

  我懂,我懂做為父母看著孩子生病受苦的那種不捨……甚至希望能夠有一個人作伴在身邊,讓自己的孩子在那病痛折磨時陪在身邊……

 

  「媽……妳知道嗎?我本來每天都在後悔……」我緊緊握著媽媽的手,嘴角硬是擠出一些笑容:「我後悔不告而別、我也好想每天都看的到至明……但最近我開始慶幸我並沒有告訴他……」

 

  媽媽皺著眉,不解的看著我。

 

  我緩緩低下頭,看著自己那雙骨瘦如柴的雙手。

 

  「因為我現在這副模樣,我一點都不想讓至明看到……他認識的那個辛蒂很愛漂亮、很注重打扮,每根頭髮都還要定期保養修護,為了不要因為拉大提琴讓手太粗糙所以很勤勞的保養……他眼中的辛蒂應該是這個樣子……」

 

  我抬起臉來,看著媽媽,眼淚已經掉下來了。

 

  「而不是現在連頭髮都少了一半,瘦到連一點肉都擠不出來,不要說拉大提琴……連拿琴弓可能都會癱軟沒力的這副模樣……」

 

  我不堅強,我一點都不堅強……如果可以我也好想放肆的軟弱……但我卻無法將這份軟弱攤在至明面前……

 

  「所以……我現在只想趕快把病治好……把病治好了,趕快回到以前的樣子,這樣才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情……」我趕緊胡亂擦去我的眼淚,因為我知道我再哭,只會讓自己的親人更心痛。

 

  媽媽緊緊的抱住了我。

 

  「妳這個孩子,林至明如果因為妳變這樣就不要妳,那他才不是什麼好男人……」媽媽說著。

 

  我輕輕笑了一聲。

 

  是阿,但我就是知道他不會是這樣的人,但他會因為我的治療疲於奔命、會因為我的病情跟家裡爭執、會因為我的軟弱心力交瘁……

 

  但我卻不是這麼神聖的人……

 

  我明白阿嬤說的或許很殘忍,但不無道理……我不告而別,至明他面對的或許只是失戀,但陪我面對,至明要面對的就不僅僅只有失戀,而是各種排山倒海的折磨……

 

  我也懂阿嬤想保護他的孫子,我是那個可以被排除的人,既然沒有什麼兩全之策,走一步算一步……是目前我唯一能選擇的……

 

  我緊緊回抱了媽媽。

 

  「媽媽……讓妳們擔心我……我會趕快把病治好,趕快讓辛蒂回到妳們面前。」這是我目前僅有的希冀。

 

  只要一切回復原狀,就好了……

 

  如果至明無法理解我、甚至等我回去他已經氣我、忘記我、那至少在他心中的那個辛蒂曾經如此完美無缺,而不是現在這副可怕的模樣……

 

  我很自私吧至明?

 

  但讓我自私這一次吧……我只想成為妳心中那個總是那麼耀眼的女孩……

 

  

 

上禮拜本來很開心的想寫一篇創作

結果沒想到一個禮拜內的劇情進展彷彿地震般的崩潰

讓我光是調適心情就停滯了很久(哭)

 

但我還是繼續寫完吧,為我辛蒂鞠一把淚

還請先大家忘記至明從深情辛蒂,瞬間變成吃碗內看碗外的家芸的形狀,這個創作還是以前十幾集塑造的那個至明為主(記憶消除)

 

然後恭喜正劇的至明

馬上在跟辛蒂婚禮上轉頭求婚家芸成功

我心已死,辛蒂再見~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