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戀與製作人
 
 
《如果我不是那個悠然x白起》:侵犯
 
 
△此為幻想同人文,與遊戲內容無關
△自己的腦洞自己開,若有冒犯請見諒
△此文無車,但有狂虐,請小心服用(茶)

 

 

【正文開始】

 
  “咖鏘——”
 
  手槍上膛,雙手捧著槍托,將那帶著些許重量的槍身抵到自己的眼前,毫不思索的瞄準前方那纖細的身影。
 
  “碰——”
 
  扣下板機,槍聲作響,白色煙硝附在槍口,而那不長眼的子彈迅雷不及掩耳的抵達前方那身影的右前臂。
 
  「呃⋯⋯」那身影整個跪在地,一雙本該柔弱的神情閃過一抹邪惡,那淡咖啡色的眼眸瞪著我,如果不認真看,我幾乎要認不出眼前這個人,居然是我那個總是少一根筋又單純的學妹⋯⋯
 
  「悠然⋯⋯」我的聲音有點顫抖,因為我從沒想過我會需要用這種冷漠的語調和她說話。

  我將拿著槍的手垂在腳邊,覺得腳步沈重的往哪已經受傷的身影走去,我停在她面前,看著那已經跪坐在地上的女孩⋯⋯
 
  那個總是對我笑著,叫我學長的那個女孩⋯⋯
 
  「為什麼是妳?」我無法馬上轉過思緒,為什麼一直以來我在追尋的那片黑暗之中,居然包括妳⋯⋯
 
  妳抬起頭看著我⋯⋯左手壓著自己的右臂,鮮血在這黑暗中卻如此鮮豔,毫不掩飾地流出。
 
  「學長⋯⋯你應該問,為什麼我要被你發現?」悠然那張總是淡淡笑著的臉,居然在嘴角露著一股訕笑⋯⋯
 
  「妳⋯⋯妳是故意出現在我面前的?」我無法理解她這種舉動是代表什麼意思?
 
  一直以來,我把悠然當成一個需要我、保護著她的重要女孩,但我無法理解,眼前這個人,為什麼成為踐踏自己一片真誠的人?
 
  「呵⋯⋯既然,你發現我不過是、是要和你們這些EVOLER作對、咳、的人⋯⋯那⋯你⋯⋯」悠然一邊說,手緊緊捏著右臂,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痛苦⋯⋯
 
  接著,一個瞬間,她的身體往前一倒⋯⋯
 
  「悠然!」我看著那往前倒的身體,俐落的捧住了她,她右臂的血源遠流竄著⋯⋯她昏倒了。
 
 

 
 
  疼痛。
 
  當那一槍射下來,直直貫穿我的手臂,當下我除了疼痛襲來,內心卻散發一股暖和⋯⋯
 
  或許是一種釋放?
 
  從我被找上接下任務要混進那四個人之間,或許在我已經完全控制住他們的心之後,就能不費吹灰之力的送他們上路。
 
  但我錯了。
 
  我錯估的不是自己的能力,是自己的心⋯⋯
 
  那已經無法對他移開迷戀的心。
 
  「學長⋯⋯」喉嚨一陣乾涸,下意識地喊出我心底最深處無法說出的那份在意。
 
  「我在這。」只是我沒料到,這名稱的主人,還能回應我?
 
  我猛然睜開眼,右臂上的疼痛襲來⋯⋯
 
  「唔⋯⋯」我沒有忍住痛,或許這幾年太習慣在學長面前假裝柔弱,讓我誤以為自己是想要人保護疼愛到女孩⋯⋯
 
  「別太用力⋯⋯子彈才剛拿出來⋯⋯」學長的聲音,是學長的聲音⋯⋯他就和以前一樣,對我關心的聲音。
 
  只是多了一份冷漠⋯⋯
 
  我躺在床上,看著那熟悉的天花板⋯⋯是學長房間的天花板。
 
  我只來過兩次,我忘了那兩次是為了什麼?但我知道那兩次都讓我的心越陷越深⋯⋯
 
  我閉起眼睛⋯⋯
 
  「你為什麼要幫我拿子彈?你應該把我抓到其他三個人面前,好好想想怎麼 拷問我或處罰我?」我故意裝著調侃的語氣,這樣對學長說著⋯⋯
 
  學長⋯⋯不,白起他看著我的眼神,跟學長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我感受得到他眼中的冰冷,那是一種讓人徹底絕望的眼神,而他從來沒有這樣看著我⋯⋯
 
  雖然我早該料到,他的溫暖只屬於那個假裝出來的悠然,而不是真正的悠然⋯⋯
 
  「為什麼不說話?在想怎麼處置我嗎?」我刻意避開自己的心,冷冷地問著他。
 
  「為什麼?」白起閉起眼,我看見他緊握自己的雙拳,或許他在忍耐⋯⋯
 
  以他的個性,對那些壞到骨子裡的人,是絕對不會有惻隱之心的,但⋯⋯或許他還對我存在一絲憐憫嗎?
 
  呵,別傻了⋯⋯或許他只是在想怎麼把我碎屍萬段吧?
 
  我避開他的眼神,我深怕看著他會變得軟弱⋯⋯
 
  「沒為什麼,這是我的任務,而現在我的任務失敗了,回去是死,在這也是死,所以你要怎麼做都隨便你⋯⋯」我說著話,喉嚨覺得都乾燥到幾近灼燒⋯⋯
 
  是啊,我累了⋯⋯
 
  曾經信心滿滿可以完成這個棘手任務,讓那四個人陷入我設下的陷阱⋯⋯
 
  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他們面前,我的假裝越來越真實,我的笑容也越來越真心⋯⋯
 
  尤其是在面對白起時。
 
  雖然從學校畢業後再次相遇,是我設定的橋段,只是我沒有料到,那個總是有著不好傳聞的學長,是這麼溫暖的人⋯⋯
 
  而他的溫暖,只屬於我⋯⋯
 
  只屬於那個總是笑著、少一根筋、常常陷入險境的單純女孩⋯⋯
 
  我不該貪心。
  我不該貪戀一段根本不屬於我的情感,因為我的身分不過是他們十分痛恨的那個組織中,其中一枚棋子⋯⋯
 
  所以我累了⋯⋯
  我不想假裝了,每次看見學長朝我走近一步,我的心會更痛一層⋯⋯
 
  我錯了,原來在愛情面前,我不過是一個可笑的失敗者⋯⋯
 
  「所以,真的我要怎麼處置,都隨便?」在靜默許久後,那是白起回應我的一句問話。
 
  我深深吸了口氣。
 
  「對,隨便你。」鐵了心,似乎就沒什麼做不到?
 
  至少,可以死在自己愛的人手中,換個角度來說,還算幸福⋯⋯
 
  悠然⋯⋯妳已經可笑到這麼卑微在渴求愛情了⋯⋯
 
  閉著眼,乾燥的唇,瞬間被覆蓋住——
 
  我緊張的睜開眼,我無法理解目前在我眼前是什麼情況?
 
  白起⋯⋯
  他吻著我?
 
  他的唇,正附在我乾燥的嘴唇上⋯⋯

  我緊張地挪動了一下身體,但白起的手壓住我的肩膀,嘴唇似乎完全不打算離開?
 
  我眨著眼,看著白起吻著我,我知道學長沒有任何接吻經驗,但是在慾望面前經驗什麼的似乎不是重點⋯⋯
 
  因為他的吻是那麼真實、那麼猖狂——
 
  心跳,劇烈——
 
  我躺在床上,右臂疼痛、左肩被壓制著,白起坐在床邊親吻我,在第四次離開我的嘴唇才停了下來⋯⋯
 
  「學長你做什麼?」我吞了口水,我已經感到喉間的乾澀,看著距離我兩個肩頭距離的白起。
 
  他的眼神淡漠,眼中的琥珀色塊顯得冰冷,我的倒影清晰的映在他的瞳孔,看上去真是狼狽不堪⋯⋯
 
  他緩緩站了起來,但他不是離開床上,而是跨了雙腳,橫跨在我的身上,他的雙手撐在我的頭旁邊,臉緩緩靠近⋯⋯
 
  「妳不是說⋯⋯怎麼處置都可以嗎?」他的聲音好冷,冷得像一塊冰。
 
  「學⋯⋯學長⋯⋯」我無法止住自己聲音的顫抖,因為下一秒他更激烈的吻上我的唇——
 
  或輕、或重——
 
  我掙扎著,我想要扭動身體,但馬上被白起壓住。
 
  右臂的疼痛傳來,白起無視我手臂剛包紮好又滲出鮮血;他激烈的吻著我的唇,絲毫不在意我如何掙扎、
 
  從唇、含著我的耳垂、他的手用了點力扯開我的襯衫,扣子在他的力道下無力地被撕扯彈了開來!
 
  我感到渾身顫動⋯⋯一陣毛骨悚然竄至全身,這種不是親密⋯⋯
 
  只是單純的侵犯⋯⋯
 
  我喜歡學長,我很喜歡學長,雖然他少言不多話、但總是把我當寶貝一樣保護在手掌心⋯⋯
 
  我曾經奢望過,自己能夠擁有一段屬於我和白起之間的愛情,單純的那一種⋯⋯
 
  但我知道那不可能⋯⋯因為我只是一個充滿謊言欺騙著他的爛人,只要我們彼此間存在就不可能。
 
  雖然我不曾奢望擁有白起,但我更不希望總是保護著我的那個學長,如今變成只想撕裂我的那個人⋯⋯
 
  眼淚,無法控制的流出眼眶;身體,不自覺的顫抖。
 
  「拜託⋯⋯不要⋯⋯」我聲音抖動,與其被這樣的白起侵犯⋯⋯不如、不如直接拿槍轟掉我⋯⋯
 
  瞬爾,白起停下了動作。
 
  我的眼中已經佔滿淚水,但我看見他本來緊抓我衣服的手鬆了開來,他將身體抬了起來,雙手拱在我頭旁,看著我。
 
  我無法讀出他的情緒,因為我幾乎看不清他的臉,但顯而易見的,我的臉大概像一個笨蛋一樣愚蠢⋯⋯
 
  白起看著這樣的我,想什麼?
 
  蠢死了,都這種時候還裝什麼清高嗎?還是他在想要怎麼更粗暴的修理我?
 
  我不知道?
  在這他停住動作的幾秒鐘裡,我除了無法停止哭泣,腦中還跑過多更糟糕的狀況⋯⋯
 
  只是我錯了⋯⋯

  在白起面前,我沒有一次猜對過⋯⋯
 
  他緩緩離開我的身上,坐在床邊,順手他將棉被拉到我的身上,蓋著我已經被扯壞衣服露出胸罩的身體上⋯⋯
 
  我看著白起的背影,他那件總是有點皺痕的牛仔外套,他寬闊的背膀顯得垂頭喪氣⋯⋯
 
  「對不起⋯⋯」我沒料到,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不是去死,而是⋯⋯對不起?
 
  「學⋯⋯」我還沒來得及叫他,馬上又被他阻止。
 
  「我⋯⋯一時失去理智,我、我不想這樣對妳⋯⋯不管妳是真的悠然、還是⋯⋯我都沒想過這樣對妳⋯⋯」他在對我道歉⋯⋯
 
  那個白起,那個被我欺騙的男人,居然為了剛剛的舉動和我道歉⋯⋯
 
  難怪,難怪我這麼喜歡你。
 
  喜歡到我想要放棄那份會危及生命卻能讓我榮華富貴的任務、喜歡到我明知道不可以動心還是無法自己的陷下去⋯⋯
 
  白起⋯⋯我,這輩子做的最對也最錯的事情⋯⋯我想就是喜歡上你了吧。
 
  對不起,欺騙了這樣真心對悠然好的你。
 
  對不起⋯⋯
 
  我擦去眼淚,將眼神移到白起的腰間,伸出手,迅速抽起腰間掛著的手槍。
 
  「悠然!」瞬間感受到身體的狀況,白起瞬間回過頭來。
 
  我已經拿著手槍,抵著自己下巴。
 
  「悠然妳幹什麼?放下槍!」白起皺著眉,緊張的看著我⋯⋯
 
  這表情,是我認識的學長沒錯。
 
  總是擔心著我、希望我不要出事情、把我護在背後擔心著的學長⋯⋯
 
  我雙手抓著槍,但從沒真正開過槍,我不過為了任務受了一些關於射擊的訓練,更何況我這次把自己當成射擊目標。
 
  「學長⋯⋯」我盡量壓抑著我聲音中的抖動,因為在這最後的一刻,我希望能清楚的,說完這一段話⋯⋯
 
  「我知道我解釋再多,都沒有任何意義⋯⋯一直以來,我對你說的話或許都是假的⋯⋯」我的手顫抖著,手槍上膛。
 
  「悠然,妳不要開玩笑、我還沒決定怎麼處置妳⋯⋯妳不可以自己⋯⋯」
 
  「學長!」我阻斷了白起的喊話。
 
  「我只想跟你說一句,我最真心的話⋯⋯不再騙你了。」我的眼淚,掉落下來。
 
  「學長⋯⋯對不起。」我閉上眼睛。
 
  「我好愛你。」扣下板機。
 
  “碰——”
 
  煙硝聲,響起。
 
  “哐——噹——”
 
  子彈殼,掉在冰涼的地上。
 
  一切,隨著那槍響,一轟而散——
 
 

 
 
  我以為,我不是個輕易對人打開心房的人,但我好像錯了⋯⋯
 
  我好像遇到一個,拼死也想保護她的女人⋯⋯
 
  說起來有點、難以啟齒、
 
  但,我好像,喜歡她⋯⋯
 
  嗯⋯⋯如果可以,我想一直待在她身邊陪她⋯⋯如果可以的話,我想這樣做。
 
                        


======================================

啊啊啊啊
我哪根筋不對勁,第一篇同人文,居然虐得學長不要不要的(我錯了學長

我要哭了,真是好壞(踹

其實我也是忽然想到,如果悠然她不是大家想的那樣,那會是怎樣?

所以腦洞第一槍,就朝著學長開了

(我這個白太太好狠的心啊⋯⋯)

但我是滿喜歡虐戀的(欸)

好的,其實如果喜歡虐的人可以停在剛剛的結尾就好,但無法接受的人⋯⋯

你可以期待下一篇哈哈哈哈(喜歡跟琥珀玩也可以偷偷參考一下粉絲團 #琥珀的塗鴉日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