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我坐在沙發上,眼鏡這樣泰然的戴在臉上,雙手輕輕交疊,思考著……不,與其說我是在思考,不如說我是在想著等一下要怎麼讓自己少挨一點揍……

 

  應該一進門會先有一次攻擊吧?

  上次艾琳在,我只挨了兩拳……今天艾琳不在……

 

  深深得,我吐了好大一口氣。

 

 

  "叩叩"敲門聲。

 

  「祖少,林董他們來了。」是小高,他把門開著,只見林水波還有林鴻山走了進來。

 

  「林董、林總,請坐。」我馬上站了起來,但我刻意離他們一段距離,大概是身體的保護機制,很怕待會無預警揮過來一拳。

 

  「小高,幫我準備新進的碧螺春茶……」

 

  「不用!我今天沒心情喝茶。」林水波很直接的就拒絕我了。

 

  「好……還是準備白開水吧……涼的就可以了。」我特別吩咐水的溫度,也算是隨時都要防範一下可能變成武器的所有道具。

 

  「請坐。」只見林水波跟林鴻山坐了下來,目前看起來還沒有要出拳的意思?

 

  小高馬上準備兩杯開水遞到兩位長輩面前。

 

  「小高,你在外面守著。」我叮嚀著小高,不管今天的談話結果是如何?都不能讓江敏敏有任何懷疑的地方才行……

 

   安靜……好安靜……安靜到我以為是不是時間暫停了?這太不像林水波的風格了……我都做好心理準備先挨上幾拳,但到現在我還完好如初,真的是老天眷顧。

 

  「方小祖。」終於,林水波說話了,而且他居然不是叫我方小豬而是小祖?

 

  「是,林董。」我有一點難以適應,但還是正襟危坐的對應著。

 

  「你知道我今天為什麼來找你?」阿……居然是直接問我嗎?連一點迂迴的空間都不給我……好吧。

 

  「傷害了艾琳,我很抱歉。」只能認錯了,因為我的確是做錯了。

 

  「方小祖,你從上次我們來揍你開始,只會說對不起,除了對不起就什麼都不說,你就真的當我們兩個老到都可以隨便唬弄了?」林鴻山也算是直接,單刀直入的切入話題。

 

  因為除了認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你們解釋……即便我就算說我是在佈局、我是在計畫弄倒順利集團,但這些對他們兩個老人家來說,根本不是在意的點。

 

  他們在意的是,我沒有把他們最重要的艾琳放在第一位思考,而是要她躲在背後默默隱忍……

 

  所以,就算我說了再多……我對不起艾琳也是最真切的事實……

 

  「現在是變成啞吧了嗎?」林鴻山看著不回答的我諷刺著。

 

  「我就說這個人一定又要裝傻!」林水波看來已經忍到極點了,我要被揍了!

 

  「叔叔!」居然,林鴻山把林水波擋了下來。「記住,都是為了艾琳。」好像是在對林水波講什麼警告標語一樣,林水波居然又坐了下來。

 

  「其實,我們也有猜到,你為什麼忽然倒向江敏敏那邊去,雖然我們心疼艾琳,但是她甘願為你隱瞞原因,我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林鴻山一邊說,一邊轉著他的戒指。

 

  的確,我也早料到,他們一定會去揣測我到底想幹嘛?或許他們料的到我只是在計謀什麼,但對他們兩位來說,我計謀什麼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們不想看見艾琳受傷。

 

  「但是,你居然還讓江敏敏懷孕,也不知道到底跟艾琳說了什麼?她還說要去幫你妹妹買新生兒的禮物?我很怕我們原本一個好好的正常女孩,被你方小祖騙到腦袋不正常……」林鴻山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也有點憤怒,但正在壓抑著。

 

  是嗎?艾琳還想著要幫小雯的孩子買禮物阿……艾琳真是貼心……

 

  「所以,你是不是應該至少給我們一個解釋?聽完看是要我們放過你?還是要我們打死你?」林鴻山停止轉動戒指,就再說完打死你後,眼神停在我的臉上。

 

  感覺好像他們已經準備不管聽到什麼都會選擇打死我一樣。

 

  我有點緊張的推了一下眼鏡。

 

  我一直都不是個很容易被威脅的人,也不太容易感到緊張,但每次面對林水波和林鴻山時,總是會不自覺的有一點退縮……但僅止一點而已。

 

  我站了起來,走到辦公桌旁,打開抽屜,拿出一張信封袋。

 

  「幹嘛?要拿結婚證書給我們看嗎?」林水波不屑的看了那信封。

 

  真不虧是祖孫……反應都一模一樣……

 

  「請林董看一下就知道了。」我伸出手示意請他們拿出信封內的紙。

 

  林水波一臉狐疑的,拿出了信封內的那張紙……不陌生的表情,不陌生的反應……

 

  「方小祖!這是什麼?」太特別了,真的連問的話都一模一樣。

 

  「基因檢測報告。」我輕輕推了一下眼鏡。

 

  「這……?這是……你跟江敏敏……」林鴻山試圖解釋這報告上的的每一個字。

 

  「叔叔,我先收起來。」我阻止了林鴻山的闡述,馬上收下他們捏在手上的報告,放回原信封,放回抽屜內。

 

  我背對著他們,我不敢去揣測他們現在內心在想什麼?

 

  很驚訝、很傻眼、很慶幸?

  不管是什麼,他們或許都在為艾琳鬆了一口氣,至少我從來沒有在身體上背叛過她,即便我的心也不曾背叛過,但我沒有解釋他們不會知道……

 

  或許他們能稍微理解一點點,為什麼艾琳最後還是選擇站在我這邊吧?

 

  「阿公、叔叔。」我沒有轉過身來,或許沒看見他們的任何一舉一動,我比較能像平常那樣冷靜表現。

 

  「在你們面前,我就是為了利益可以犧牲一切的方家人,就是一個對不起艾琳的垃圾,所以我只能對你們說對不起,我知道再多的解釋聽起來就像是廢話……我從沒跟艾琳說過我在計劃什麼,是我不想讓艾琳捲進來這一場爭鬥裡,她什麼都不知道,就不會受傷…就像我不跟你們說的道理一樣。」我,推了一下眼鏡,然後轉過身。

 

  看著林水波和林鴻山。

 

  「阿公,叔叔,可以請妳們幫我一起保護艾琳嗎?」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學會最真切地說話方式,就是以那個人為出發點去說。

 

  不是請他們原諒我、不是請他們為我著想、更不是請他們用怨恨我的方式來保護著艾琳。

 

  林艾琳,是林水波最疼的孫女;是林鴻山唯一的姪女,更是我心裡最重要的一個女孩,她是我們心中最疼最想保護的女孩……

 

  雖然我們保護她的方式不一定相同,也不一定能被對方認同,但是我們的出發點都是一樣的……

 

  他們看著我,同樣我也不敢去揣測他們內心可以被我說動多少?但至少我是真心誠意的,希望艾琳可以不被八卦記者騷擾、不被江敏敏針對、不被外界干擾,在這段腥風血雨中,她依然可以平穩的過著原本的日子。

 

  「江總經理!請您稍待片刻!我們董事長有重要客人!」忽然,辦公室外傳來小高的大聲呼嘯。

 

      小高在辦公室外,刻意加強了音量,提醒我們不速之客來了。

 

  「既然是重要客人,我身為你們萬方未來董娘、又是你們萬方繼承人的媽媽,我就更應該一起見才對!小高你最好給我讓開!」江敏敏沒水準的又三不五時把那些抬頭掛在嘴邊,深怕別人不知道她到底多想巴著萬方集團而鄙棄江家養女的身分……

 

  我看著林水波跟林鴻山。

 

  我走到林水波面前,抓起他的手,扯住自己衣領。

  「阿公,請你打我一拳。」看來,今天勢必還是得挨一拳阿。

 

  林水波疑惑看著我。

 

  「你給我閃開小高!等一下害我動到胎氣我看你要怎麼跟董事長賠罪!」看來,小高是擋不住江敏敏的。

 

  門瞬間打開!

  一拳瞬間落下!

 

  我的身體踉蹌的被打趴在辦公桌上……臉頰傳來陣陣刺痛。

 

  「方小祖,雖然我們艾琳跟你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但是我就是看你不爽!今天只揍你一拳,下一次被我遇到就是躺棺材了!」林水波對著我大聲咆嘯,罵的真是夠很又帶勁,完全就是他早就準備好罵我的台詞。

 

  江敏敏果然馬上黏到我身上,把我拉起來。

 

  「喂!林水波啊!這裡是萬方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不是你們家那個流氓地方,你怎麼可以跑到人家辦公室來打人啊!」江敏敏對著林水波罵著。

 

  「怎樣?要說流氓,也比不過你們家江湧那隻老狐狸流氓啦,妳不要龜笑鱉無尾!老子今天就是爽,就過來揍這個垃圾一拳!」看來今天不管林水波有沒有要相信我或原諒我,他還是帶著真實的恨意在幫我掩護阿……

 

  「飛虎!還不快把這兩個流氓趕出去!」江敏敏大喊著。

  飛虎站在一邊,但感覺沒有要動作。

 

  「杜飛虎,現在是怎樣?我說的話都不聽就對了?」江敏敏總是對飛虎沒有好口氣,這樣底下的人怎麼肯心甘情韻幫你做事呢?

 

  只見飛虎看著林水波。

 

  「請麻煩林董還有林總經理先行離開,畢竟這裡是萬方集團,很多人在看,如果記者也知道你們又跑來,可能又會做文章。」飛虎似乎是在提醒林水波他們,不要把問題搞得變複雜了嗎?

 

  「杜飛虎阿,我看你跟艾琳也是好朋友,人也不錯,建議你不要再幫江敏敏做事了,跟錯老闆衰一輩子啊!」林水波這樣指著飛虎說著。

 

  「鴻山,走了。」隨即他便拉著林鴻山離開我們辦公室。

  「我去送林董事長他們。」飛虎跟著腳步走出去。

 

  「真是的,先是林艾琳和二柱,現在又是林水波和林鴻山,他們姓林的怎麼今天一直出來跟我作對啊!」江敏敏碎嘴念著……手還是攙扶著我。

 

  我推開她的手。

 

  「妳剛剛說什麼?妳遇到艾琳?」我的口氣有點冷淡。

 

  「不是啦,我剛好去他們百貨買禮物想說要送給小雯……剛好去遇到艾琳,沒想到她居然還一直羞辱我,也不想想她不過是被你拋棄的女人,還一直妄想纏著你……」

 

  還不等江敏敏把話說完,我伸出手扣上江敏敏的脖子。

 

  「小、小祖!你、你在幹嘛?」江敏敏一臉恐慌,因為我正掐著江敏敏的脖子。

  

  「江敏敏,我是不是跟妳說過,叫妳不要去找艾琳麻煩?」我的語氣冷到到像一塊冰,想必我的表情應該滿可怕的?

 

  「小祖、小祖我是剛好遇到……我並沒有去找她麻煩?」江敏敏抓著我的手,試圖想將我拉開。

 

  但我生氣起來的力道,是我自己都控制不了的。

 

  「剛好?全台北那麼多百貨公司,妳就偏偏挑他們百貨公司去?」我冷冷對她笑了一下。

 

  「小、小祖……你先放手……我、我這樣對寶寶……」江敏敏臉已經通紅了。

 

  「方小祖!你在幹嘛?」忽然,進門的杜飛虎看見我掐著江敏敏,馬上衝過來把我的手拉下來。

 

  只可惜我的確是贏不過杜飛虎的力量。

 

  「咳、咳咳、」江敏敏多喘了好幾口氣,臉上還顯露著驚慌。「方小祖!你是瘋了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大概仗著杜飛虎在,我應該也動不了她,又回復本性的對我大吼大叫。

 

  我走到她面前,杜飛虎刻意擋在我們中間,避免我又衝動想對江敏敏不利。

 

  雙手緩緩放進我的西裝褲口袋,我站在杜飛虎前面,眼神冷漠的看向躲在飛虎後面的江敏敏。

 

  「我說的很清楚,我們的交易裡面,不包括艾琳,不管你今天是故意去找她也好,還是巧合?下次再讓我聽到妳故意去為難她,我會怎麼失去理智我也不知道。」我的語氣像刀鋒一樣尖銳,又像極地一樣寒冷。

 

  「方小祖,差不多就好了。」杜飛虎冷眼看著我,低聲的對我說著。

 

  我撇了杜飛虎一眼。

 

  「我這個人很簡單,條件說好了,只要照做我一定都配合,但是不遵守約定,我是一個會不顧一切毀掉一切的人。」與其說是在對江敏敏講,不如說我是在對飛虎說。

 

  我唯一的地雷,就是艾琳。

 

  誰都不要想碰她,江敏敏是,你杜飛虎更是。

 

  杜飛虎看著我,忽然對我輕聲笑了一下。

 

  「以後我會記得提醒我的老闆不要亂踩地雷的。」

  「杜飛虎,你不幫我出口氣你還……」江敏敏似乎吞不下這口氣。

 

  「總經理,遊戲規則簡單明瞭,不去踩地雷就可以輕鬆過關,妳是聰明人自己應該知道怎麼判斷。」飛虎對著他背後的江敏敏說教著。

 

  是阿,杜飛虎,這麼簡單的道理,那個江敏敏怎麼還會蠢到不懂呢?

 

  江敏敏看起來就是一臉不情願,但他也不得不低頭。

 

  「好,我會記住,以後看見林艾琳我就閃遠一點!」然後他推開杜飛虎,伸出手指著我。「但我也要你記住,不管你多麼放不下林艾琳,你都是我肚子孩子的爸爸!你們永遠不可能在一起!」

 

  我看著這個拿著小孩來威脅人的女人,多麼囂張阿……

 

  伸出手,力道跟剛剛的狠不同,我輕輕的拉住江敏敏指著我的手。

  「我做過的事,我不會逃避。」或許我語氣中夾雜著一些雙關,但這哪會是那個一直沉浸在我要做現成老爸的江敏敏可以理解的。

 

  只見她似乎有點勝利般的笑了一下。

 

  我放開江敏敏的手。

 

  「好了,你今天跟我約十一點,是來做什麼的?」一點都不想繼續跟他演這齣現成老爸的戲,還是轉移話題吧。

 

  江敏敏吐了口氣,看來她再不願意,也無法從這場交易中脫手……

 

  「飛虎,你先出去等我。」江敏敏特意支開飛虎,飛虎也馬上就離開了辦公室。

 

  飛虎才關上辦公室的門,就看見本來應該要走掉的林水波和林鴻山,就站在門口。

 

  「林……」正當飛虎想叫出聲音時,小高站在一旁比了一聲噓。

 

  辦公室外一個人都沒有,秘書們大概都被支開了;小高比了一個手勢,要大家一起走到外面的走廊。

 

  走廊上燈光明亮,小高刻意在將董事長室外秘書室的大門也輕輕帶上。

 

  「為什麼林董和林總經理還沒走?」飛虎終於可以提問了。

 

  「這麼好看的戲怎麼可以走?」林鴻山輕聲笑著說。

 

  飛虎質疑的看著小高。「所以小高你讓林董他們在外面聽?」

 

  小高帶著墨鏡,還是看不出臉上有什麼情緒。

 

  「我覺得或許會對祖少的形象有幫助,所以擅自做了決定,但你放心,所有秘書在你們進去後我都撤走了,你們總經理的未婚妻形象並不會有什麼損失。」小高有條理地分析出一些剛才的情形。

 

  飛虎看著小高,不禁又對他感到無比讚嘆。

 

  在這麼短短幾秒內,他可以任意指揮這些事情,把情況調整成對自己老闆有利,又不會不利於其他人的狀況……

 

  「可是……剛剛你們董事長是掐住我們總經理想掐死她,被林董他們看見方小祖這麼狠……這也算對形象有幫助嗎?」飛虎疑惑的看向林水波。

 

  但林水波跟林鴻山反而一臉不以為意,還點了點頭。

 

  「我覺得不錯,氣魄很夠。」林水波居然……誇獎了方小祖?

 

  「至少他是為了艾琳才發飆……」林鴻山也默默的倒向方小祖?

 

     飛虎看著反應出乎意料的兩個長輩,眨了眨眼。

   

  「好啊啦!在這邊待太久了,我要走了!」林水波不耐煩的,跟著林鴻山往這走廊盡頭走去。

 

  看著林家兩位長輩的背影,飛虎忽然覺得,如果要跟方家和林家打好關係,最應該巴結的人……是小高才對!

 

 

=============================================================

 

等一下!

我忘記今天是星期一了!

端午節廉價放太爽,回到家這麼晚才想起今天不是星期日!!

我還沒更新欸欸欸欸(欠揍

 

趕快來更新一個!

有趕再12點前!幸好沒有拖稿XDD

 

總之,15回一開始

就是小祖與波波的攻防戰!

 

覺得小祖在預想待會會被揍幾拳真的是頗有趣!

然後小祖又明智的拿出基因檢測報告讓林家兩老閉嘴,正所謂基因會說話

連林家人的基因也不能騙人!祖孫的反應一個樣!

 

祖波談判過程中

重點是擺在;不論用的是什麼方法,能夠保護艾琳不受傷害,就是最好的方法。

 

欸方小祖你真的很會內

黑的被你說成白的!恭喜你快要洗白了

 

這回的最重點就在"江小祖發狠!怒掐江敏敏"

 

說實在的我覺得像江小祖這種人

沒弄好他就是一個恐怖情人(抖)

 

總之他為了捍衛自己所愛的,在失去理智的事情他都做得出來

雖然他從未真的動手去做傷害人的事情

掐脖子也只是警告而已,沒事沒事(欸  ※好孩子不要學喔(眨眼

 

江敏敏真是蠢,蠢到真的以為有一個孩子就可以凌駕於艾琳之上(聳肩

 

然後關於在門外偷聽的林家兩老

默默地對於動手掐住江敏敏的方小祖加了很多恩(到底哪裡怪怪的

哈哈

但我一直覺得這樣超有林家人的風格

 

不是品學兼優家財萬貫可以加分

而是一心一意為了自己的孫女奮鬥著(欸?

 

總之,看到這

你還不趕快跟小高做朋友嗎?哈哈哈

有一個小高勝過讀萬券書(眨眼

 

謝謝各為收看!

歡迎喜歡文章的人留言喔(眨眼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