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種,心裡酸酸的、緊緊的,是戀愛的感覺?」


  ※


      夜空,依然掛著一輪彎月。
      方小祖微皺著眉頭,看著那被黑染過的夜。


      以前被那煩人的心臟病纏身,心臟如果抽痛一下,或許就是生命被警告了一下。
      但現在已經不需要煩惱心臟的任何問題了,為何還會有這種惱人的情緒晾在心頭呢?


      可是這陣子以來,心臟這種酸楚,似乎都令他原本思緒清晰的腦袋,蒙上一些的疑惑?

 

      瞬間,一個影像略過了他的腦袋。


      「又來了。」小祖碎念著,稍微嘆了一口氣。  

 

     每次都是這樣,當他腦袋浮現這種疑惑念頭時,下一秒會出現的影像,就是那個女人...

     幾乎把他當作仇人的林艾琳。

 

      方小祖,活了這幾乎三十個年頭,從來沒有嘗試過什麼是戀愛?
      即便以前好幾次方黑龍為他安排向親,都被他狠心的拒絕了。因為對以前那個孱弱的他而言,擁有另一半,決不是一件好事。

 

      但,現在呢?

      腦袋,瞬間閃過,那天在巷弄裡,兩辦嘴唇碰上對方的那一刻。 

 

     柔軟、又帶有一點乾澀。

      方小祖有些顫抖的伸起手,伸出那纖長的手指,無意識的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而臉上露出了一種像是害羞、又像是不知所措的表情...


      心臟,似乎跳動得更快了。


      在那個瞬間,方小祖撫上了自己得胸口,持續跳動著的心臟,好像暗自下了什麼決定?


  ※             

 

       眼睛有點浮腫。


      「艾琳阿,妳沒睡好喔?」一旁吃著早餐的水波大,看著有點失神、臉色又很差的艾琳,這樣問著。


      但艾琳似乎沒聽見水波大的疑問,眼神持續放空,但手中的叉子還是動著。


      奇怪?昨天回家聽二柱說艾琳心情不好,就跑出去了,今天又這樣失神失神的,一定有奇怪的地方?


      「林艾琳!」連名帶姓的叫法,瞬間將艾琳從放中之中帶回現實。
      「啊?你不要想我原..諒..你...」原本聲音很大聲的艾琳,一看見水波大的臉,才發現自己糗了..


      水波大一臉疑惑。「妳要原諒誰?」
      只見艾琳心虛般的眨著大眼,「沒、沒有啦,吃飯!阿公快吃飯!」

 

       眼神飄移的、胡亂吃著盤中的煎蛋。


      可惡,林艾琳阿...妳在恍神什麼啊?
      即使昨天那個方小祖再怎麼溫柔,也不可以忘記他對你做過的事阿!更何況看見他的臉,就會想起陳家寶怎麼傷害我...


      所以不管這個陰險狡詐的方小祖腦袋在打什麼鬼主意,都絕對千萬不能動搖啊!

 

      扒了幾口,艾琳隨意的擦了擦嘴。
     「我、我先去上班了,阿公。」快速的,艾琳刻意掠過水波大那懷疑的眼神,便出門去了。

 

   ※


      拿起一隻筆,放在嘴唇與鼻子之間。

      噘起嘴,艾琳無趣的將筆刁在人中之上。好像有一點無心工作,整個心理有一點亂糟糟的,但就是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鈴鈴鈴、」辦公室的電話響起來了。
      艾琳嘴邊的筆依然刁著,接起電話來,電話那頭傳來的是秘書君君的聲音。


      「那個、有訪客...」嗯?有訪客?
      「是...方、方、方小祖...」君君話才說完,刁嘴人中上的筆,應聲掉落。

 

      寬敞的辦公室,裡頭充滿著艾琳身上的香水味。
      淡淡的果花香。


      而眼前這個人,眼前戴了一副斯文的眼鏡,一種和陳家寶比較不一樣的氣質,展現出來。

 

      「我有打擾到妳嗎?」臉色的確比昨天好很多,方小祖有點隨意的看了看四周。
      「徹底的打擾,請你回去。」艾琳雙手插腰,習慣性的對眼前這個男人面露不屑。


      方小祖推了一下眼鏡,將眼神移回艾琳面前。
      「妳真的,一點贖罪的機會都不給我?」疑惑的,方小祖用疑問句開了頭。


      機會?
      到底為什麼這個方小祖要堅持贖罪?我們之間早就該跟陳家寶切斷一切之後,就該徹底結束了啊?


      苦苦的,艾琳輕蔑的笑了一下。
      「你不覺得這樣問我,很好笑嗎?」

      只見方小祖稍微楊起眉毛,臉上的表情是很平靜的那一種。
      「好笑?」                         

 

       淺嘆一口氣,艾琳臉上的輕蔑收起。

      「我說過,你對我最好的贖罪,就是徹底消失在我眼前!」瞪著方小祖,艾琳咬牙切齒的對他說著。


      就像是萬試萬靈一樣,每當只要艾琳露出這種生氣般的神情,方小祖勢必一定會感到一陣驚慌。

      但這次,要鎮定!
      不能被她壓下去!

 

     昨天決定好的事情,今天如果不做到,就喪失了特地跑來這找她的意義了!


     壓抑住自己的驚慌,撐著那冷靜的表情。

     就是這股冷靜,是他能夠輕易和陳家寶區隔開來的一種決定性氣質。


    「避開我,是因為怕看到我.....」方小祖的眼神,看向艾琳。「會讓妳想起陳家寶?」

 

     方小祖的聲音,冷卻無情的直接刺穿了艾琳的心臟。
     就像一把狠心不留任何情面的刀一樣,毫不掩飾的割開了他內心的那最後一道防衛。

 

     艾琳皺起眉,咬著嘴唇。
     一股不甘心,表現在臉上。


    雖然現在陳家寶對她而言,是不值得讓她哭的那種爛人,但過去的種種,並不是說丟就可以毫無保留的丟棄...


    自己已經非常努力了。
    這幾個月以來已經非常努力在遺忘了,但為什麼眼前這個男人往往都把她的努力當成笑話一樣?


    胡亂的就看穿...讓她無地自容?


    「是...被你說中了...」艾琳低下頭,緊緊的捏起自己的手,拳頭緊緊的握著。「你最聰明、最厲害、什麼都要被你看透...」


     「算我輸了,可以吧?」心中的不甘心,似乎已經滿到最高點了。

      抬起頭,看著眼前的方小祖,一滴淚,滴了下來。


      心臟,開始跳動著,看著眼前這個落下一滴淚的女孩。


      方小祖,往前跨了一步。
      他緩慢的,舉起手。「我今天來,不是要跟妳挑戰...」手指,輕輕的撫上艾琳的臉頰。

    「我是來,和妳與陳家寶的回憶挑戰...」方小祖的手指頭,劃過那掛在臉上的淚珠。


      溫柔的,方小祖舉起雙手,捧上艾琳的臉。


      「我要創造方小祖跟林艾琳的回憶,打敗陳家寶。」那種,傲氣般的狂妄,混合溫柔般的細語。


      方小祖的神情,堅定卻又透露著不安......

     一股不知該如何解釋的味道,迷散在這充滿艾琳身上的花果香中......

 

  ※


       這個男人,陰險狡詐心機重。       

       這個男人,詭計多端壞心腸。


       但這個男人,卻又同時擁有令人不知如何是好般的溫柔。


       我似乎已經搞不清楚,這個男人腦袋裡打著什麼主意了?
                                                            

 

    ==============================================================

 

嘿嘿嘿嘿。

 

方小祖的挑戰,好棒喔!(自己說不臉紅)
其直這是琥珀想來想去,最適合合理同臉人的梗了(攤手)


與其去整型,不如讓以前一樣臉蛋的回憶徹底被蓋過。
忘了陳家寶!只有方小祖!

(好吧,如果凹的很爛琥珀只好認栽了XDDDD)

總而言之,希望大家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