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4)

 

  方家隨扈。

 

  清一色穿著黑色西裝外套,通常出勤務才會戴上墨鏡,跟我熟悉的隨扈不多,因為他們大多都是來來去去,有些有家庭的隨扈並不會住在方家的房間裡。

 

  他們都稱呼這間房子的主人為董事長,兩個大小姐,一個祖少。

 

  但我除了叫董事長之外,我從不稱呼其他三個孩子為大小姐跟少爺……因為我認為我只是一個借住在他們家的外來物種,我不是隨扈,我也不想當什麼隨扈。

 

  我只要好好讀書,讀好大學,出來就可以找一份科技業工作,每天爆肝到最後,賺錢花錢養活我媽,不要再看見我那個酗酒老爸,是我這輩子的生存目標。

 

  「我不要。」我對著電話,語氣有點不佳。「我都待一個月了,妳也領薪水了阿,我也可以出去打工,租個小套房就好啊!」

 

  我對著電話那頭,執意要我續住在方家的媽抱怨。

 

   『天賜,你聽媽的話,你就乖一點,至少、至少等你考完入學考試好不好……』真的很討厭我媽用這種拜託的方式跟我說話……我一點都不喜歡她這樣子可憐的求情。

 

  「這樣我還要等過完寒假,很久欸。」我的確也很不耐煩了,明知道不該這樣跟媽說話,但總是會忍不住。

 

  『天賜,媽拜託你了……好不好……』

  「我還能說什麼,好了我要出門了,先這樣。」我不悅地掛上電話。

 

  「喂!高天賜,你跟你媽說話也太沒禮貌了!」訓我話的,是一個叫大力的保鑣,他大約三十出頭,身材非常高壯。

 

  「不要叫我天賜啦!我最討厭人家叫我天賜!」氣頭上,我也沒禮貌的回嘴著。

  「你這個小孩!現在是跟誰發脾氣啊!」大力生氣的,看起來想扁我的樣子。

 

  「大力。」忽然,方小祖從樓梯上走下來,叫住了大力。

  「祖少。」他馬上轉過頭去恭敬的看著方小祖。

 

  「好了,出發吧。」不知道方小祖是沒聽到我們在爭執?還是刻意想讓大力不要針對我?

 

  「是。」

 

  我跟在方小祖後頭,出門去了。

 

※ 

 

  書店。

 

  就算是平日上午,人潮也是不少,但比起假日當然是清幽很多……我待在方家一個月,今天是方小祖第一次出門,是來買書的。

 

  這是他唯一的消遣。

  他的休閒嗜好,是讀書……只能是讀書……

 

  什麼逛街看電影運動打網咖,他一律都不能做。

 

  我站在方小祖後方,而大力跟在我們後面,方小祖站在財經區前面翻著書。他很喜歡財經區,大概是身為一間大公司的繼承人,讀懂財經金融管理是必要入門的。

 

  「大力,你先去開車,我們十分鐘後下去。」就在方小祖選完第六本書後,這樣跟大力說著。

 

  「我還是跟著……」

  「有他在,沒事,藥我帶著了。」方小祖似乎是有支開大力嗎?

 

  大力沒有反駁,點了頭便離去了。

  他將第六本書放在我手上。

 

  「你也挑幾本吧。」他悠悠的說著。

 

  嗯?我?

 

  「什麼?我?我不用……」我哪有錢買書啊!

  「我送你,你就挑想要的。」方小祖直接看穿我的顧慮,而且無視我的拒絕。

 

  「可是、花你的錢……我……我如果被發現……」但我的心覺得很雀躍。

  「當作我買的就好,你只有十分鐘可以選。」他又無視我的拒絕,還給我限時選購……

 

  我吞了一下口水……可以嗎?我可以買喜歡的書嗎?

 

  看著他,我點了點頭……站在財經區前面,我很認真的看著書皮,看著書名……是不是應該選一本最划算的,一本可以看很久的……

 

  「小高。」忽然,方小祖在我難以抉擇之際,在背後這樣叫了我。

 

  我有點懷疑的,轉過頭去看著他。

  「是……叫我嗎?」但這裡除了我沒別人,而且我是姓高沒錯。

 

  「以後就叫你小高。」他看著我,回答了我的疑問。

  「嗯?為什麼……」沒事幫我取綽號是怎樣?

 

  「你不是說不喜歡別人叫你天賜嗎?我就叫你小高。」原來,他聽到了……他聽到我跟大力置氣時吼出來的話了。

 

  我放下手中挑選的書,看著方小祖。

 

  我真的覺得,那種一眼被看穿的感覺,除了尷尬……還有難堪……

 

  憑什麼?憑什麼……

  你們一個個都憑什麼隨意決定我叫什麼?我討厭爸媽給我取的名字,我也討厭別人隨便幫我取綽號……

 

  方小祖看著我,我想他又在揣測我現在臉上的不甘願倒底是想表達什麼?

 

  「我不要。」我緊緊捏著書。「不管是高天賜、天賜還是小高,我都不要,你們沒有權利決定我叫什麼……」我咬著牙,把早上對著我媽發狠的恨意疊加上去。

 

  方小祖看著我,他只是睜睜的看著我,臉上沒有任何情緒……直到幾十秒後,他才緩緩推了一下眼鏡。

 

  「我曾經想過,我為什麼要叫方小祖……經過一次一次的鬼門關,我開始想這個問題,然後花了一點時間勉強想到了……我爸大概希望祖先保佑我這樣常常要跟死神拔河的小孩吧……」方小祖用著稀鬆平常的情緒,說著。

 

  「你爸媽幫你取名叫天賜,肯定有他的用意……我思考自己名字的用意花了一年多,你從現在開始思考,說不定不久後可以得到答案……」方小祖,真的很擅長用著一種聽上去很有道理,但仔細想卻又毫無道理的話跟你說。

 

  我剛剛的怒氣,稍微的降低了下來。

 

  他說的有道理,我對我的名字生氣,不該把情緒施加到不相干的人身上,我只是把早上的情緒轉施壓給別人而已……

 

  「對不起,我不該擅自決定怎麼叫你。」他……他居然跟我道歉了!

 

  等一下!我居然讓那個大少爺跟我道歉了……我緊張的眨了眨眼睛……

 

  「小高,小祖,小雯,小菲,我覺得好記,才這樣想。」他又用著一種幽幽的語氣說。

 

  吞了一下口水。

 

  我真的是,哪根筋不對勁?

  的確,我討厭自己的名字,我痛恨我的爸爸,我對於自己的軟弱覺得憤怒,但我不該將這種情緒轉嫁到別人身上……

 

  而且方小祖他,只是想幫我轉移注意力,想幫我避開我的顧忌……

 

  「方小祖!對不起!我才要對不起!是我的問題……我不應該對你生氣……」我慌張的,不知所措,只能道歉。

 

  方小祖輕輕吐了一口氣。

 

  「你剩一分鐘可以挑書。」他看著手錶,這樣說。

 

  嗯?

  方小祖是在轉移話題嗎?轉移我的歉意嗎?

 

  我眨了眨眼,趕緊把情緒移到那幾本書身上……

 

  「就、就這本好了,這本比較厚……」我拿起其中一本我連書的內容都沒有理解的書,只覺得最厚大概可以看最久。

 

  方小祖瞇起眼睛看著我,似乎對我的決定很不滿意。

 

  我抱起剛剛方小祖挑的六本書加上我的一本書,趕緊走向櫃台。

  

  店員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看起來大概是大學生那樣,親切地看著我。

  「你好,今天是七本書……」他拿起書正準備刷條碼時,從我背後又放下兩本。

 

  「九本。」是方小祖,他放下的那兩本是我剛剛三本之中在挑選的另外兩本……

 

  「是你,你好!」看見方小祖,那個可愛的店員笑更燦爛了。

   方小祖沒有多說什麼,對她點了頭。

 

  「我剛剛看見常常跟著你的先生先離開了,還想說怎麼沒看見你。」那個店員似乎想找些話題跟方小祖聊天,但她擺明不知道方小祖的名字。

 

  不虧是病弱美少男,我是女的也想跟她攀談。

 

  「他去開車。」方小祖也很符合漫畫主角的設定,話少得要命,感覺又很難親近。

 

  「喔……那這位是新來的隨扈嗎?之前沒見過?」她似乎不死心的繼續問著。

 

  什麼隨扈?我才不是隨扈……我看起來還是一個未滿十八歲的年輕男孩吧……

 

  「不是……他是我朋友。」方小祖,淡漠的回應了這一句。

 

  我有點不敢置信地看著站在我旁邊的方小祖……朋友?朋友嗎?我是……他朋友嗎?我才剛剛對他大吼,他居然說我是他朋友?

 

  「第一次看見你帶朋友來……」那個女店員睜著她的大眼睛說著。

「好了,這裡總共是兩千七百六十元。」一邊聊天,她也完成手中的結帳動作。

 

  方小祖拿出一張信用卡結帳……可惡,一個十六歲的學生可以拿著信用卡隨便刷的嗎?

 

  「謝謝,下次再度光臨。」她將袋子遞給我,一副就是不可以讓祖少拿那麼重喔的概念。

 

  我們走出了書店,來到書店的側門巷子,這裡沒什麼人,但是是停車場出來最近的接送點。

 

  太陽有點大,但是冬天裡的陽光還算舒適。

 

  沒看見接送的車,看來大力還沒到?

  「不是說十分鐘嗎?」方小祖自己碎念了一下,他似乎很在意時間觀念。

 

  「可能停車場人多吧?」我想輕鬆地搭上一點話題,畢竟我們剛剛才爭執過。

 

  方小祖沒有回我……可惡,這個人一下感覺很好相處,一下又很難親近……

 

  「那個……我,我沒有不喜歡被叫小高……」看來,我只好先放低姿態了。「剛剛、我只是借題發揮……」

 

  方小祖站在我身邊,臉上似乎露出一點倦容。

 

  「比起天賜,還是叫我小高好了……」我有點不自在的抓了抓我的頭。

  

  他還是沒有說話……

  

  就在我還在考慮要怎麼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忽然我的身體受到一拳重擊!

 

  一種熟悉又恐懼的感覺,瞬間席向我的臉,一個拳頭狠狠地從旁邊竄出,揍上我的臉,我的身體倒在一旁的花牆上。

 

  「高……」方小祖似乎嚇到了,想叫我的名字。

 

  「高天賜!」但卻被那個我最痛恨的名字給搶先了。

 

  我被從花牆上搋了起來,扯住我的衣領,把我整個人拉起來。

 

  「好啊!被我逮到了!再躲嘛!你們母子倆再躲啊!」凶狠的恐嚇聲配上濃濃的酒味,這個人,就是我的爸爸。

 

  我臉上的疼痛似乎不再重要了,因為我內心的那股恐懼,瞬間瀰漫全身。

 

  方小祖站在一旁,想要推開我爸。

  「你、你放手!」但一個小孩的力氣根本不可能抵過一個發酒瘋的成年人,更何況還是身體虛弱的方小祖。

 

  「你又是誰?我教訓我兒子關你屁事!」一個甩手,我爸把方小祖甩到一邊去,理所當然方小祖直接跌到地上。

 

  「方小祖!」完蛋了!我被打習慣了,但方小祖那個玻璃身體,這樣一摔摔壞怎麼辦?我要怎麼賠董事長?

 

  「爸!你要打我隨便你,你不要碰我朋友!」我緊張的對著我爸大聲吼叫。

 

  「你厲害麻,來台北沒多久馬上會跟我反駁了是嗎?早知道你媽帶著你這個雜種來台北,就是來投靠他的老相好,你以為住在方黑龍那邊就沒事了嗎?我就堵的到你!」這個渾身酒氣的王八蛋,說著很難聽的話來污辱我、污辱我媽……

 

  我聽得很習慣了,從我有意識開始,他喝醉酒就愛叫我雜種,說我是我媽討客兄生的……現在居然把這種層級的幻想加諸到董事長身上了……

 

  方小祖從地上撐起他的身體。

  「你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他冷冷地說,看著我爸說著。

 

  比起那種外放的憤怒,方小祖臉上那種冷到無法解讀他的溫度的憤怒,更讓人毛骨悚然。

 

  「我說過,我要教訓我兒子,就算我今天要把他打死也不關你的事!」才說完,那個發酒瘋的人感覺真的瘋了,他出了拳頭,又拼命往我臉上揍了兩拳。

 

  第三拳要下來的時候,方小祖從地上爬了起來,直接把我爸推開,我無力地掉到地上。

 

  「可惡你這個死小孩!」我爸憤怒到似乎想把拳頭轉向方小祖!

 

  不可以!

  要打你打我!不可以打我朋友!

 

  我趕緊護住方小祖,只是同一個瞬間,我聽見一聲棍子甩下來的聲音。

 

  「啊!阿啊!誰啊?」很清楚的,是我爸哀嚎的聲音。

 

  我緊張的轉過去,看見一個很難以理解的畫面……一個女孩拿著木棍敲打我爸?

 

  「不要臉!哪有一個大人,這樣打小孩的!」一邊說,那個女孩使盡力氣得拿棍子打我爸,一邊叫喊著。

 

  「妳是誰?關妳什麼事?妳!」但她充其量只是一個狠勁十足的女孩,我爸轉過身馬上就抓住她手上的木棍。

 

  「既然妳那麼愛管閒事,我今天就好好教訓你們!」我爸真的瘋了,她抽掉那個女孩手上的木棍,逼近那個女孩。

 

  「欸!你要幹嘛?我勸你不要靠近我喔?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阿公是誰嗎?」那女孩感覺聲音在顫抖,但還是很有架式的對著我爸大喊。

 

  忽然方小祖撐起地板,爬了起來,擋在那個女孩面前。

  「我勸你,最好馬上離開。」冷冷地,方小祖對我爸說著。

 

  「怎樣?你要報警嗎?快打電話啊!但你們在警察來之前就會被我打趴在地上了!」我爸對著方小祖恐嚇著。

 

  我也馬上跑到方小祖方邊。

  「爸!不要再鬧了!你只是要我跟你回家!我跟你回去啊!」我對著他發狂的叫著。

 

  都是我的錯,這都是我的問題,但至少不可以讓無辜的人為了我受到傷害。

 

  但是我爸一點都不想理會我們,走到我們面前,拿著棍子。

  「我今天就是要讓你們知道,不聽話的小孩下場是什麼?」他伸起棍子。

 

  「大力!」方小祖對著我爸,大聲喊了一聲。

 

  瞬間,棍子被硬生生扯了下來,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抓上我爸的脖子。

  「祖少!祖少你沒事吧?」是大力,他比我爸還要高大很多,輕鬆地扭住了他。

 

  「沒事……」方小祖閉起眼睛,吞了一下口水,然後他睜開眼睛,眼神中露出了可怕的目光。

 

  「不要再讓他出現在我們面前,永遠。」他就像董事長一樣,用著像冰一樣的冷冽語氣這樣吩咐著大力。

 

  我無法止住全身得發抖,看著方小祖,又看著大力把我爸拎著走入巷子旁的暗巷內……

 

  「……方……方小……」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沒用的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沒事吧?」他看著我,我的臉應該很狼狽。

  我搖了搖頭,想試圖壓住全身的顫抖。

 

  方小祖轉過身,看著背後的女孩。

  「妳沒事吧?」看著那個看起來和我們差不多大,但比我們都還要勇猛的女孩。

 

  「我沒事……反到是那個……你的臉……應該要趕快去看醫生……」看來我的臉應該很可怕才對……

 

  「大小姐!大小姐!」忽然,一個男人跑向我們,他喘著氣。「原來妳在這?餐廳在那邊妳跑到這裡來幹嘛?董欸等很久等不到妳,還以為妳又放他鴿子。」

 

  「沒有啦!我路見不平,所以拔……」

  「好啦知道妳愛拔刀,但我們快走吧,董欸在生氣了!」那個人完全不給那個女孩解釋,直接把她拉走了。

 

  我們連這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女英雄都沒來的及謝謝她一句……她就這樣被拉走了……

 

  留下我們站在這巷子內……

 

  這安靜的巷子內,就像剛剛的爭執從來沒發生過一樣……安靜到,就像是在嘲笑我臉上的傷,都只是活該與罪有應得。

 

 

=====================================================

 

大家早上好啊!

16強終於打完了~可以休息兩天了XDD

 

今天是新增小高篇

這篇算是直接反摺小高的轉折點

 

那個大家口中的爸爸終於出場了

一如往常的持續暴力中(心疼小高兒

 

在這次爭執中

看見了小高對自己爸爸的恐懼

看見小祖就算弱的要命也不會抗拒邪惡

 

還有一個謎之女孩的拔刀相助(顆顆笑

別問我這個女孩是誰,大概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個路人而已

(p啦暗示的很明顯根本就是.....)

 

總之

幸好大力及時趕到,不然三個小孩要被打趴了

 

再兩篇就要完結了小高番外

下一篇大概算是小高改變心中一些想法跟轉變的開始

希望大家繼續鎖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寫寫畫畫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害羞不留名的訪客
  • 琥珀大大撒花~~
    沒想到外傳還埋了驚喜線!
    原來少女艾琳從以前就遇過腹黑病弱祖
    還救過小祖!雖然少女和親媽一樣不留名很害羞
    但是從耍寶二柱標準董欸台詞
    還有少女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還有我阿公是誰經典台詞
    我很合理判斷這個熱血少女就是我家艾琳啦~~
    題外話小祖小時候是多自體發光,連店員都要搭訕(哈哈
    喜歡小祖和小高之間這種朋友家人相處的感覺
    難怪小高後來願意為小祖衝鋒陷陣加愛情助攻
    畢竟年少時經歷這種救命般還有親情的轉折
    他們彼此都知道彼此的缺點和脆弱的一面
    碰觸過彼此心裡最軟的那塊 幾乎算是坦誠相見
    這樣的情感是最真誠也最忠心的
    小高寶貝你已經無形中被小祖少爺收服啦
    感謝琥珀大大辛苦更新~~
    期待下回小高因為小祖的救命之恩 會有以身相許告白(!?哈哈~~會持續鎖定的琥珀大大加油(超怕斷更!!)
    Ps待會準備來看克羅埃西亞對俄羅斯啦!!
  • 艾琳親媽你好~~~

    哈哈哈驚喜線莫名其妙加進去的~
    覺得小艾琳超適合出發救援的!畢竟正劇裡他也默默動手教訓過黑衣人拯就不知情的小祖~

    哈哈哈
    小高對小祖外貌的評價就是漫畫會出現的美少男
    所以店員搭訕個兩句感覺也合理XDD

    小祖跟小高在這一次爸爸事件之後
    就算是奠定的彼此間的情感基礎了(真的不在一起嗎?
    了解彼此心中最脆弱最害怕的一切

    面對了就可以敞開心胸接納彼此了(畫風別一直歪

    所以這應該是一個小祖收服小高神奇寶貝的故事

    哈哈哈昨天熬夜看比利時對巴西,老了沒辦法連續撐兩天
    而且還踢到PK賽啊啊啊!!!
    俄羅斯地基主發威~算是很厲害!!!不然克羅埃西亞算實力還不錯的

    接下來要星期三才有四強了~~
    應該也來買張彩卷了哈哈

    amber0324 於 2018/07/08 08: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