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今天不想上班系列》◤李澤言◢ 五分鐘
 
△二創文章,與遊戲主線劇情無關
△只有甜甜沒有刀刀,請放心融化
△微車~請斟酌欣賞

undefined

 

【正文開始】
  
 
  「大概⋯⋯就是這樣。」
  我的喉嚨有點乾,大概是因為一直滔滔不決說話的關係。
 
  這間辦公室偌大,那黑與白的色系完全就很符合這間辦公室主人冷酷性格。
 
  我坐在這辦公室的沙發會客椅上,講著我這次嘔心瀝血做出的企劃案,滔滔不絕的解說著。
 
  而坐在我面前那個華銳公司的總裁,也是這次我們影視公司的投資人——李澤言。
 
  他那雙修長的手來回翻著我花了兩個晚上做的企劃案,我這次可是卯足了十成的功力把這個悠然影視公司的年度企劃大案給盛出來!
 
  這次,總會誇獎我了吧!
 
  他停下翻閱,蓋上那本企劃案,總是一臉撲克的好看臉蛋盯著我。
 
  「你花了兩個晚上做的年度大案,就這樣?」我誤會了,我忘了他是李澤言,他會誇獎我⋯⋯才有鬼呢!
 
  「嗯?有哪裡不好嗎?」我嘴角僵硬地笑著。
 
  他瞇著眼看著我。
 
  「你應該問,有哪裡是好的,我比較容易告訴你。」果然,他一天不對我說惡毒的話肯定會渾身發癢⋯⋯
 
  我噘著嘴,瞪著他。
 
  「但有一點做得不錯。」忽然,他用這冷漠的聲音說出了一聲曙光。
 
  什麼?百年難得一見的,他願意誇獎我了嗎?
 
  「那就是公司負責人打上自己的名字。」他說著我一頭霧水的誇讚?
 
  「什麼意思?」我皺著眉頭⋯⋯他該不會又拐個彎要數落我了吧。
  
  他站了起來,走到我面前,一隻手插進西裝褲子口袋,一隻大手捏了一下我的臉頰。
 
  「因為這企劃案的負責人是妳,所以再奇怪的案子我還是會投資。」他說著,那總是板著一張臉的嘴角微微上揚。
 
  我眨著眼,看著他那張看起來惡毒的表情,但看著我的雙眼是充滿著⋯⋯寵愛。
 
  對啊,他雖然是毒舌總裁李澤言,但是卻也是最寵我的李澤言。
 
  我看著他,開心地站起來,雙手拉上他的西裝外套。
 
  「真的嗎?你的意思是會投資囉!」我開心的蹦蹦跳跳的,抓著他的手。「我就知道我的李總裁對我最好了!」
 
  雖然他老是說惡毒的話,但我倒是知道拿人手軟的道理,趕緊裝著嗲音感謝他大爺的大力贊助。
 
  只見他伸出手想稍微擋住他有點微紅的臉。
  
  「如果妳做企劃的功力有撒嬌功力的一半我就不用擔心了。」他說著像是在誇獎我又像是在數落我的話。
 
  我抬起頭看著他,甜甜的笑著。
 
  「那既然⋯⋯匯報完了,不然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吧!」我順著這完美的午餐時間,趕緊抓著時間問那個忙到我一點時間都插不進去的人。
 
  只見李澤言伸出手,看了一下手錶。
 
  「不行。」他馬上毫不考慮就拒絕我。
 
  我嘟著嘴。
  「為什麼?中午了再忙也要吃飯吧!」
 
  「因為妳的匯報比預期的多拖了十五分鐘,我本來在午餐會議前還有五分鐘可以閉個眼休息一下,但現在我的午餐會議已經晚了十分鐘了。」他說著我彷彿就是他人生中絆腳石那樣的說著。
 
  我嘟著嘴,眨著眼看著他⋯⋯
 
  「又怪我⋯⋯我不過只是找藉口可以多跟你相處一下嘛⋯⋯」我喃喃自語。
 
  雖然我們交往一陣子了,但是李澤言能讓我見到他的機會真是少得可憐。
 
  上禮拜他還去法國出差了一個禮拜,今天還是我用匯報名義才能見到他⋯⋯但他看起來怎麼一點都不想我⋯⋯
 
  只見李澤言沒有回應我,他走到辦公桌上的電話機按了按鍵。
 
  「魏謙,他們都到了嗎?」李澤言聲音冷冽。

  「是的總裁,他們都在第三會議室了。」魏謙感覺已經待命好了。
 
  「我五分鐘後過去。」看來,李澤言是真的不想理我了⋯⋯
 
  「總裁你需要準備茶點嗎?還是咖啡?」魏謙問著。
 
  「不用,你幫我買個豪華總匯三明治,要外帶,再買一杯奶茶糖少一點,五分鍾後拿進來。」他交代著魏謙。
 
  奇怪⋯⋯不是說不用準備食物?又叫他去買三明治⋯⋯這種奇怪的前後不一的指令有只有魏謙辦得到了⋯
 
  我站了起來,默默的背起包包。
 
  「那總裁,我先告辭了⋯⋯」聲音表現得像顆洩氣的皮球一樣。
 
  「妳去哪?」李澤言叫住了我。
 
  我看著他,不就是他在趕我走嗎?還問我去哪?
 
  我站在辦公桌前,一臉哀怨。
 
  「我這個礙眼的人不敢耽誤總裁寶貴的時間,請您善用這五分鐘好好休息⋯⋯我先離開了⋯⋯」有點酸溜溜的,我回應著。
 
  「所以我不是說了有五分鐘嗎?妳連五分鐘都不要?」李澤言一邊說,一邊繞過辦公桌走到我面前。
 
  他很高,高到我總是要抬頭看著他傲氣的鼻孔。
 
  「五分鐘⋯⋯可以幹嘛?光被你唸可能就佔了三分鐘⋯⋯」我嘟著嘴又在喃喃自語。
 
  「五分鐘⋯⋯可以做很多事。」李澤言說著,伸出手食指跟大拇指擠著我的臉頰,把我撇過去的眼神望向他。
 
  只見他總是板著的嘴角,輕輕笑了。
 
  雖然辦公室一直很安靜,但是一個瞬間我感覺到身邊連流動的空氣都變安靜了?
 
  連辦公室外偶爾會出現的喧鬧,都瞬間靜止般⋯⋯
 
  「李澤言⋯⋯你該不會?」總覺得好像發生了我想像的那件事⋯⋯
 
  但還不等我話說完,李澤言雙手攬住我的腰,像在抱一個小孩一樣,把我整個人抬放到他的辦公桌上。
 
  「李澤言!你要幹嘛?」我的心瞬間狂跳,這還是我第一次被這樣舉起來,而且還坐在辦公桌上。
 
  李澤言雙手框著我手架在桌面,臉靠離我非常近,撲克的臉看著我。
 
  「剛剛誰嫌五分鐘太短的?」說完,他直接貼在我臉上,吻了一下我的耳邊。「現在看妳想要這個五分鐘有多長?」
 
  我感到瞬間雞皮疙瘩。
 
  「什麼?我、我哪有要你⋯⋯暫停時間⋯⋯」我摸著左邊耳朵,大概已經全都紅了。
 
  李澤言還一臉不關他的事的表情。
 
  「剛剛誰一直在嘮叨我都沒辦法抽出時間陪她?」說著,他的唇又攻佔我右邊的耳朵。
 
  我全身僵硬,左眼閉起⋯⋯另一隻微微睜開。
 
  一隻手推著他的肩膀。
 
  「可是、可是這樣⋯⋯不太好⋯⋯吧?」我感到十分激動卻又有點擔憂⋯⋯畢竟這是李澤言的辦公室啊!
 
  李澤言在我說完,停下他的親吻,雙手離開桌子,雙手插進自己褲子口袋。
 
  「所以,不要了?」他的臉好像更臭了⋯⋯「好,那我解除⋯⋯」說著,他一邊準備轉過身。
 
  「李澤言!」
  我一個緊張,伸出手,拉住了他的⋯⋯領帶!
 
  他的身體被我拉者著領帶,轉不過去,又轉了回來,我看見他的眉心皺褶。
 
  「怎麼?」他看著我拉著他的領帶,目光沿著領帶移到我的臉上⋯⋯
 
  我看著他,心臟好像快要不能自己。
 
  「我要⋯⋯」羞愧到想挖一個洞鑽下去,大概就是我現在的做好解釋。
 
  李澤言往前貼在我身體前面。
 
  「再說一次。」在我耳邊問著。
 
  這個李澤言⋯⋯幹嘛那麼故意啊⋯⋯我刻意撇過頭,我感覺到他的呼吸貼在我耳旁。
 
  「我⋯⋯說⋯⋯我⋯⋯」正當我天人交戰,同一句羞恥的請求說不出第二次時,李澤言的手貼著我的臉,吻已經又從耳際旁從頭開始⋯⋯
 
  順序錯位,耳朵被侵佔、移到臉頰被溫熱、直接跳過嘴邊移到脖子上。
 
  然後離開我脖子上的親密,看著我。
 
  「妳知道還從來沒人敢拉我的領帶?」李澤言⋯⋯哪有人在親吻完女朋友之後開口威脅人家的啊⋯⋯
 
  我看著他、又不敢真的看著他⋯⋯
  臉大概紅到我自己都無法正視⋯⋯
 
  他還撫著我的臉的手,那指結分明的拇指輕輕的移到我的嘴唇上⋯⋯
 
  「我不會饒過妳,知道嗎?」說完,他毫不留情地將一直沒有觸碰到我的唇,重壓在我的唇上。
 
 
  他的吻節奏沒有輕重,只有一直強烈的入侵,就像他這個人一樣,那樣直接、那樣猛毒——
 
  他一邊吻著,一邊拉開剛剛被我扯過的領帶,解開自己身上那件潔白襯衫的扣子,我的手不自覺的停在他寬闊的胸膛前方。
  
  他的衣服還沒褪去,但他的雙手忙碌的緊接著將我紮進裙子的條紋上衣拉了起來。

  不只衣服、應該出現在身上的遮蔽衣物全都被拉扯開來;除了那件裙子還留在我身上。
 
  我的身體就這樣毫無掩飾的裸露在這辦公室裡⋯⋯
 
  在辦公室內的衣不蔽體,我從沒想過我會有一天真的這樣做,對象還是那個李澤言⋯⋯
 
  我的手靠在他的肩上,他的親吻從嘴巴溜到脖子上,再移到胸前,他的力道比起剛剛的狂烈、稍稍放緩,而我居然就完全沈浸在他給我的親密之中⋯⋯

  他總是穿的整齊的西裝已經在他忙碌之餘被他解開了,但我的裙子還穿在身上,他將我坐的直挺的身體壓回辦公桌上,我居然就這樣躺在他平常上班的辦公桌上……
 
  這種事如果傳出去、或者是李澤言的能力忽然解除魏謙闖進來的話,肯定會羞愧而死⋯⋯
 
  他的身體已經滑進我的雙腿之間,他的嘴回到我的耳際旁,冷冷的聲線中,呼吸帶著溫暖。
 
  總在這個時候,我或許會期待他的嘴會說出一些溫柔的話來⋯⋯
 
  「妳好香⋯⋯好像一顆正在烤的布丁。」我錯了,他果然還是講話總讓人無地自容的那個李澤言⋯⋯
 
  可惡,如果是一顆正在烤的布丁,那你是難道是烤箱嗎?
  阿,我到底在想什麼……
  
  但我不得不承認,就算他講話總是惡毒,我還是那麼、那麼喜歡他⋯⋯
 

 
  時間停住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到底這五分鐘過了多久?
 
  李澤言穿起剛剛那一件白色襯衫,熟練的站在鏡子前打領帶,雖然襯衫有點皺掉了,但如果外面套上西裝外套我想是不會輕易被發現的⋯⋯
  
  我已經把所有衣服整裝完畢,從李澤言背後緊緊抱著他。
 
  「話說,時間暫停了,監視器應該也會暫停錄影吧?」我看著李澤言豪華的辦公室,有點擔心的問著。
 
  他打著領帶。
  「就算被錄起來了,妳現在才想這個問題不會太晚嗎?」
 
  「好像⋯⋯有一點⋯⋯」我好像有點後悔了⋯⋯
 
  「笨蛋,我沒事在自己辦公室裝監視器幹嘛?到底在想什麼?」他的斥責總是毫不留情⋯⋯
 
  「我在想……好不想你去開會⋯⋯」我喃喃唸著,但內心覺得滿足。
 
  「還要?」他似乎發出驚呼?看著鏡子中的我。
 
  「不是啦!我就是想撒嬌一下⋯⋯我哪有那麼⋯⋯肉慾?」我刻意壓下最後兩個字,以免他又挑語病。
 
  「你這不是撒嬌,是耍賴。」他連我的撒嬌都要毒舌。
 
  他打完領帶,轉了過來。
  居然,又在我嘴上親吻了一下。
 
  看來,某人嘴上惡毒,身體卻總是很溫柔。
 
  忽然,身邊的空氣好像開始流動了⋯⋯
 
  我噘著嘴。
  「這下真的剩五分鐘了。」我拉著李澤言的手,用著他說的耍賴撒嬌。
 
  他握緊我的手,又彎下背,貼在我耳邊。
  「下午開完會,我就回家了,暫時不要再惹我了,知道嗎?」
 
  什麼惹你⋯⋯都是你喜歡隨便解讀自己撲向我的⋯⋯
  「對了李澤言……」我看著他,心臟碰碰跳。
  
  「嗯?」他被我拉著手,看著我。
  我墊起腳尖,他彎著背,我的嘴靠在他耳邊。

  「你之後在辦公桌上一邊看投資文件,會不會一直想到我躺在上面,然後一直出錯把錢都撒出去?」我反將他一軍。

  只見他瞬間皺起眉頭,看著我。

  「什麼白癡的問題!」看來,他應該會一直想起來我像一顆烤好的布丁躺在上面的畫面了。「妳真是越來越大膽了。」他伸出手推了我的額頭一下。
 
  瞬間,辦公室的門敲了響聲。
 
  「進來。」
  是魏謙,他開了門手上拿著剛剛李澤言交代他買的東西。
 
  「總裁,這個你交代的食物。」
  只見李澤言接過來,然後拉起我的手放在我手上。
 
  「回去的路上吃。」他命令著。
  我眨了眨眼⋯⋯原來這是幫我準備的⋯⋯
 
  啊,我忽然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總裁系列的小說了⋯⋯總是把妳掌握在股掌之間的霸氣,讓人不愛也難⋯⋯
 
                       
         【完】
 
 
大年初三新年快樂!
很開心《今天不想上班》系列,又在李澤言完美演繹烤布丁的畫面下成功結束了!
不虧是評價極低的餐廳總裁,很會做菜(好像哪裡怪怪的)
 
總之我很期待之後李澤言看文件簽名時都會一直走神(壞
 
說真的雖然我說開車文,但我覺得這對不少太太來說感覺搔不到癢處啊?(我真的盡力了,再多的形容詞我覺得我會羞愧而亡)
 
(看來我之後的技能點數都要點在羞恥力上才行)
看來琥珀的車文應該就維持在"搔不到癢處的最癢"的風格上好了(鬧
 
好的,謝謝大家喜歡這個新的系列短篇
最後琥珀祝大家!
新年快樂豬豬吉祥~

 

 


粉專| 琥珀的塗鴉日常

琥珀比較常出沒在粉專,歡迎來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ber0324 的頭像
amber0324

琥珀アンバー》吃喝玩樂追劇都促咪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