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戀與製作人》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醉翁之意》01:喝醉 ※BL慎入
 
 
△純愛啦我最擅長寫純愛,無車我也不會開
△再強調一次這是BL,雷者快走喔
△許墨與白起的場合,請忘記有悠然這個人(這個很重要哈哈)
△OOC我不知道呵呵呵
 
 
【正文開始】
 
  "叮咚──"門鈴響了。
  
  剛洗完澡的白起頭髮還沾著濕氣,白起伸手拿出手機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是半夜的十二點零七分。
  
  這時間會是誰?白起心中喃喃想著。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背心和球褲套了上去,隨後他打開了自家的門,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前,一襲淺灰色的襯衫配上西裝長褲,身上並不是平日裡熟悉的白色長大褂,而他拿著一只看上去很有質感的公事包,笑著。
  
  但是和他平時的笑不太相同?
  如果平時的笑容是淺淡的看起來溫和卻帶有一股虛偽,那這當下的笑容到是帶了好幾分的……真誠?
 
  「許墨?」白起皺起眉頭,一如往常的冷酷臉上更顯得困惑?這個時間許墨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家門口?
 
  而且還……渾身酒氣? 
 
  身高和白起相差無幾的許墨,微微抬著頭看著站在玄關上的白起,笑笑著,用著帶著更多真誠的笑臉。
 
  「晚上好。」他的聲音也比平常那種平穩的聲線略顯不同,感覺更為高亢些。
 
  白起眉頭依然皺的很,手撐在玄關旁的牆壁上。 
  
  「你這麼晚在這做什麼?」不知道是不是習慣成自然?白起對大家說話總帶著一些防衛感?總讓人顯得特別疏離。
 
  「阿……剛好在附近聚餐,有點喝多了,想說你家近所以順道來,按門鈴了。」許墨即便喝醉了,還是有條不紊的解說著自己的目的以及為何前來。
 
  「所以?」白起眨了眨眼,眼中的琥珀色彩無法猜測許墨的下一步? 
 
  許墨往前走了一步,那張乾淨的臉蛋湊到白起的面前,目光爍爍看著白起說:「讓我休息一下,我酒醒就走,好嗎?」
  
  酒氣,從許墨口中呼出。
  白起的眉心更緊了,他身體反射性的往後退了一步,想要離許墨遠一些。
  
  「我怎麼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變成借住的關係了?」白起伸出手,推了許墨的肩膀,因為許墨不知道是不是喝醉的關係?完全不似平常總離你一些距離,反而一直往前湊近。
 
  「所謂,有一就有二,借住一次,之後就可以成為這種──」許墨即使喝醉依然能說出滿口道理,只是身體和腦袋運轉的速度達不成正比,再加上白起一隻手抵擋住了許墨,讓他重心不穩的往前一倒。
 
  "碰!"的發出了聲響。
 
  「你!」許墨整個身體壓住了白起,他人高馬大的,即便白起平常健身重訓慣了,被忽然這麼一個大男人壓上,整個人跟著倒在玄關上。
  
 
  「可惡。」白起嘴邊喃喃念了一聲,試圖把許墨推開,他雙手拉住許墨把他奮力抬了起來,千辛萬苦才終於將他的頭靠在自己肩膀上,拉住他的手環過自己肩寬。
 
  酒氣濃烈,尤其是整個靠在他肩上的關係更為明顯了。 
 
  「這個平常看上去自制力這麼高的人為什麼喝這麼醉?」白起叨念著,一邊手拉上許墨的腰走到客廳的沙發上。
 
  "碰!"再一聲,那是許墨被放在沙發上發出的聲音。
  
  他似乎睡著了。
  整個人趴在沙發上的許墨露出了半邊側臉,一隻手垂在沙發外面,而家裡的三人坐沙發似乎很不適合許墨的身高,他的腿有點快要掉出沙發了。
  
  看樣子只要隨便一動就會掉下去。
  
  「真是……」白起深深的吐了口氣,瀏海還被吹動了下;伸出手拉上許墨的手,試圖將已經趴下的他拉起身來,醉得渾身癱軟的許墨頭軟綿得又靠搭上了白起的肩膀。
 
  白起稍稍閉起眼睛,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想試圖壓下積鬱在胸口的火。
 
  抱著許墨,伸出手將沙發邊的靠枕平放在沙發上,想將搭在他肩膀上如一灘爛泥的許墨放回沙發上,但……沒有成功。
 
  許墨伸出手,緊緊的抱住了白起。
  
  從沒被男人抱過的白起,眼睛睜大,胸口那股無法解釋的火似乎要爆發了!
 
  這個人、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想你……」頭緊緊貼著白起肩膀的許墨,呢喃得著說出了一些糊話。
 
  白起有點錯愕地看著那個抱緊他的男人。
 
  「你是瘋……」 
  「我想你們……爸、媽……」許墨好像哭了。
 
  雖然他緊緊抱著白起的身體,並未看見他的臉,但是顯而易見的他哭了;那平常總是笑著的人,哭了。
 
  本來想心一橫想把許墨互推開的白起,手卻停在了準備推開他的肩膀上;他眨了眨眼,胸口那股火氣好像瞬間被抑制了下來。
  
  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呢?
  
  今天如果是韓野喝醉了跑來自己家借住,也就當他躺一下就離開也不成問題才對,但今天為什麼要這麼生氣?
 
  因為自己很討厭這個人嗎?
  白起自己清楚知道並不是,雖然一開始知道他和高中時喜歡的學妹走得很近,但時間久了發現他並不是一個真的很討人厭的人,只是覺得這個人少了點真誠、多了幾分詭譎。
  
  但相處幾次後發現,或許他只是不希望別人碰觸到他內心最脆弱的那一塊罷了。
  
  「你們……在哪裡?」許墨的聲音依然感到恐懼。
  
  白起想起學妹跟他說過,許墨年幼時父母車禍離開了,而且他還是那場車禍唯一的生還者還有目擊者,或許就是因為這樣,許墨他心中總有一處不願被碰觸的地方。
 
  他選擇用笑容包裝起來。
 
  擺在肩膀上的手,緩緩地移到了許墨的後腦杓;手有點僵硬,但白起還是隨便的在後腦勺上摸了兩下。
 
  或許因為太過思念了才喝醉成這樣吧?
  算了,今天就……
 
  算了。
 
  許墨的喑噎聲停住了,靠在白起上的頭顯得更沉重,而他剛剛僵硬的肩膀也垂了下來。
 
  睡著了?
  白起微微瞥了一眼,看來腦內研究科學家就算喝醉了還是和一般人沒兩樣。
  
  「呵。」白起嘴邊輕聲笑了聲。
 
  他用了點力氣將許墨捧著緩緩放回沙發上;他睡著了……眼角果然還沾濕的眼淚,或許真的過份思念家人了;這種感覺白起也很明白,某些時候只要想起母親,胸口某一塊地方就會特別沉痛。
  
  喝醉了也很好,至少能夠在這幾小時內忘卻一切。
 
  白起緩著眼,看著許墨睡著的臉。
 
  這傢伙……還真的變成在自己家借住的關係了?雖然自己因為學妹的關係才認識這個人人口中的天才,但幾次在節目上碰到面反倒也沒這麼陌生了;這陣子開始許墨倒是有意無意的會出現在自己面前,有時候覺得有點煩躁,但某些時候到也沒那麼反感。
 
  算了。
  今天就算了,讓他睡吧。
 
  白起站了起來,被他這樣鬧疼一陣,時間又更晚了,本來洗完澡就該睡的,現在反而沒什麼睡意了。
 
  緩緩吐了口氣,白起走到沙發旁的衣架上,順手扯下一件外套,不偏不倚的丟到了許墨的身上,至少不會冷死。
 
  隨後白起回到了自己房內,坐回桌子前,拿起擱置了好幾天的工作;這些都是一些非立即性的文件,只是前一個禮拜自己忙於一個即時指派的任務這些文件也還沒處理。
 
  剛好睡意全無,把這些繁雜事處理了吧。
 
  窗戶緊閉著,房間的空氣並沒有流動,但這正值早晚涼爽的秋季卻也不是件難熬的事情;白起拿著筆在手上轉來轉去,隱約鼻間似乎傳來陣陣酒味?
  
  拿著筆,白起將鼻子靠近自己的肩膀。
  
  「許墨這傢伙……」似乎剛剛在他肩膀上靠這麼一會,酒味全都留在上頭了。
 
  難道要再去洗一次澡嗎?怎麼這麼麻煩……他沒事幹嘛選在自己家附近喝酒?喝醉了叫個車挺方便的,何必走到別人家睡覺?
 
  「還說是順便……」無意間脫口而出的碎念,讓白起的筆從手中掉了下來。 
  
  白起眨了眨眼,在這只有自己的空間他輕輕的咳了一聲。
 
  "咖、"悄然的,門外似乎然來一點聲響。
 
  白起走出了房門,看著客廳,以及空無一人的沙發。
 
  「人呢?」白起又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半夜兩點十五分,自己已經處理公事過了這些時間了;但這時候喝醉的人應該是睡得正熟吧?跑去哪了?
  
  白起走到沙發,那件被他隨意丟在許墨身上防止他著涼的外套已經折得十分整齊;連靠枕都被他擺放回原本的地方。
  
  「搞什麼?他不是喝醉了嗎?」這種整理方式還真有他許墨的風格。
  
  白起搔了搔頭坐下沙發,看見擺在茶几上的一張紙還有一支筆。
  
  還留了紙條?難道天才連醒酒都比一般人快嗎?剛剛他可是連路都走不好站不起來,還喝醉哭了的那種程度,睡兩個小時就能一切如常了?
 
  白起拿起紙條,昏暗的燈光下那字體依然娟秀好看;留下的字不多,卻令白起緩緩睜大了眼──
 
  『謝謝你的沙發、外套……還有肩膀,味道挺好聞的。』
 
  白起瞬間把那張紙條揉成一團,嘴角咬緊。
  
  「可惡、這傢伙根本沒醉吧!」咬牙切齒的,昏暗的客廳,白起自己也沒發現泛紅了的耳根。
 
                    【完】
 
 
  大家好。(姨母笑
 
  其實我之前有幾個小故事在腦海轉了一陣子了,都是BL哈哈哈哈哈哈哈,本來是打算畫出來的,但畫出來真的太麻煩了,我又不是很會畫漫畫的人,加上最近被魔道燒得我的腐女魂又跑出來狂奔。
 
  所以我寫了我BL文章初體驗。
  很緊張,跟開車一樣緊張;但放心這文章完全沒車連裸露都沒有哈哈哈哈!
 
  其實我覺得BL對我的奧妙之處在餘,並不需要真的有開車或是什麼,一句話一個小動作一句試探,我都可以傻傻呵呵笑很久。
 
  所以想說還是來試看看寫不寫得出來。
  希望大家還吃得下去嘻嘻嘻,而且這篇寫到這裡,我有一種好像可以寫下去的不妙感哈哈。
 
  而且我還有另外幾個人的劇本再RUN(不去跑校園文在這RUN這個
 
  如果大家喜歡我再寫(這句話好像滿滿中二感?
  還是大家喜歡幫我留言1,很喜歡幫我留言2,沒有不喜歡的選項謝謝(你滾啦
  
  好的小妹(?)退下了。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篇| 

 

 

白起與悠然完稿.jpg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人文|兒童節快樂 
 
◇白起與你與你們的女兒◇
 
▲短文創作,歡樂向吧(?)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人文 】女兒說長大要跟我結婚
 
 
舊文再一發!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我的兒子跟我搶老婆》
 

△歡樂向~懟懟兒子,OOC應該沒有,如有煩請告知。
△一個兒子四歲設定,四人都有份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今天不想上班系列》◤李澤言◢ 五分鐘
 
△二創文章,與遊戲主線劇情無關
△只有甜甜沒有刀刀,請放心融化
△微車~請斟酌欣賞

undefined

 

【正文開始】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今天不想上班系列》◤周棋洛◢ 充電
 
△二創文章,與遊戲主線劇情無關
△只有甜甜沒有刀刀,請放心融化
△微車~請斟酌欣賞

 

undefined

 

【正文開始】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今天不想上班系列》◤許墨◢ 研究
 
△二創文章,與遊戲主線劇情無關
△只有甜甜沒有刀刀,請放心融化
△微車~請斟酌欣賞

undefined

 

【正文開始】
  
  
  我已經,三天沒看到許墨了。
 
  因為我跟他吵架了;更準確的說是我單方面生氣,因為許墨永遠都沒有生氣的這種情緒,但他卻有把人推到深淵的能力。
 
  簡單來說,目前的研究狀況顯示,這叫做「冷戰」
 
  吵架的原因很愚蠢,我不想多提了。
  但許墨說出等我冷靜後,我們再談吧,就離開了他家。
 
  這是我們交往一陣子以來,第一次的冷戰。
 
  他都沒有回家,但是傳了些簡訊告訴我他會住在研究室中,因為有一個立即性必須完成的研究。
 
  怎麼這麼剛好吵完架就冒出一個立即性研究?連想一個合理的藉口都懶了……不想見我就說啊!
 
  「電視怎麼那麼難看⋯⋯」我轉著電視,已經一百多台輪迴轉了兩次,我也根本不知道在看什麼,只覺得這個天才根本是最過分的傢伙⋯⋯
 
  「可惡……」我把遙控器甩在沙發上!「平常這麼溫柔、這麼會說話、這麼會安撫人,現在居然一句話都不哄我⋯⋯」就這樣……讓我一個人獨守空閨⋯⋯討厭。
 
  「許墨⋯⋯」可是,我好想念許墨的懷抱、還有他身上的味道⋯⋯
 
  「我在。」冷不妨,一個溫和的聲音出現在我背後。
 
  我整個人嚇到全身顫了一下,猛然回過頭,發現他正站在大門旁,微微笑著。
 
  「你、你什麼時候出現的?」我整個人從沙發上彈起來。
 
  只見他熟悉的換上我家為他準備的專屬拖鞋,走了進來。
 
  「從妳說電視很難看開始吧。」他走到廚房的中島,順手倒了一杯水。
 
  完蛋⋯⋯那幾乎我的碎念他都聽見了!真丟臉。
 
  「你、你不是說要研究都不要回來?為什麼還回來?」不行、冷戰的重點就是氣勢不能輸⋯⋯
 
  只見許墨左手拿著剛剛倒的水,右手舉起一個資料袋。
 
  「回來拿資料。」他說的完全就是他回來與我無關那樣。
 
  我頓時覺得憤怒值正在燃燒。
 
  「你拿資料、那、那為什麼要來我家?你家、你家在隔壁吧!」我試圖想要跟他爭辯。
 
  只見許墨不動聲色,走到我面前。
  「拿資料,順便過來看看妳在做什麼?」他說完,把水放到我手上。
 
  我無法理解的看著水杯。
 
  內心的憤怒好像要爆發了!
 
  「順便?所以我對你來說只是順便?」我緊握著水杯,說不定一個憤怒我就把水潑出去了。
 
  許墨瞇著眼看著我。
 
  「如果你只是要抓我語病,那我就先走了。」他居然,不哄我也不低頭⋯⋯
 
  就想要轉身就走?
  怎麼可以?好不容易你又出現在我面前、你怎麼可以!
 
  水杯,鬆開了手,水灑了一地⋯⋯
  而我,緊緊抱住轉過身準備離開的許墨⋯⋯
 
  「不要⋯⋯你不要走⋯⋯」我將整臉埋進許墨的背後,抱得緊緊的,因為感覺許墨真的會直接走人。
 
  他溫和歸溫和,但是真的生氣起來,是很可怕的⋯⋯
 
  他回過頭,看著我。
 
  「妳剛剛叫我走,不是嗎?」他的語氣還是平和。
 
  「我哪有⋯⋯是你、你都不跟平常一樣⋯⋯都不理我、都、都不⋯⋯」我覺得自己就跟一個吵不到糖吃的小孩一樣,盡情耍賴之後還希望父母來摸摸我說別生氣了。
 
  「是誰先因為我跟學生說話就生氣的?」終於,他又提起那個我隨便亂吃醋的理由。
 
  「那是、那是那個女的⋯⋯不只說話、她還有、還有勾你的手⋯⋯」我的臉一樣埋在他的背後。
 
  「我不是推開了嗎?」許墨說著那天被我無意間看到的一個意外。
 
  「⋯⋯」我不知道要回什麼了⋯⋯在他面前我怎麼就像一個不成熟的小孩一樣。
 
  許墨終於轉過來,他拉開我的手,但緊緊握在他的大手中沒有放開。
 
  「悠然。」他和靜的叫了我一聲。
 
  我低著頭,看著地上打翻的水跟水杯。
 
  「悠然。」他又叫了我一聲。
 
  「嗯?」我緩緩抬起頭,但眼神還沒對上許墨的眼,唇已經被覆蓋住了。
 
  我睜著眼,許墨他正親吻著我,比起平時的溫柔,這次的力道比以往更深厚一些。
 
  我的手被他抓著,無法做出更多的反應。
 
  他吻著,舌頭不留情的侵入,直到親吻幾回之後,他才停下這突如其來的舉動。
 
  他鬆開了我的手,我不知所措的用手捂著雙頰。
 
  「你⋯⋯怎麼又那麼⋯⋯突然⋯⋯」我覺得剛剛那股憤怒好像全都不見了。
 
  他的頭低下來,伸出雙手捧上我的臉⋯
 
  「與其解釋那麼多,不如直接告訴妳⋯⋯除了妳,根本不需要擔心有誰會吸引我的目光⋯⋯」他的聲音輕柔到快要將人融化。
 
  「許墨⋯⋯」我噘著嘴,看著總是能有辦法把情況導到對他最有利的狀況⋯⋯
 
  忽然,一陣冰涼,從衣服外竄進我的腰間。
  
  我的身體一陣顫抖。
  
  「嗯?許⋯⋯」當然,他不等我回應,嘴唇又覆蓋上來。
  
  他的手,正熟練地在我身體中游走,並且熟練的,將我胸前的束縛解開來。
  
  「你、你不是⋯⋯」他的手已經碰觸上我的胸口。「還要⋯⋯還要回去⋯⋯研究室⋯⋯嗯、」
  
  嘴上雖然說著冠冕堂皇的說詞,但自己身體倒是誠實的反應著。
  
  他離開我的唇,濕熱的嘴唇貼在我耳邊。
  
  「我正在,研究妳啊。」多麼令人感到無地自容的一句回答。
   
  許墨⋯⋯你怎麼能,這麼自然說出這種話啊⋯⋯
  
  他的手指輕輕摩擦我的耳廓,全身性的顫抖無法自己。
  
  「這是……悠然的敏感帶阿……」他居然,真的開始做研究……
  
  接著指頭輕滑的滑過脖膀,移到胸前,手指頭在我穿著毛衣的胸前又畫了兩下。
  
  我又顫抖了一下。
  
  「還有這裡……」他居然又用一聲輕柔般的輕笑,說著他的第二個研究結果。
  
  「你……你不要說出來啦……」我覺得好想挖一個地洞把頭埋下去……這是哪門子的研究。
  
  他的唇輕輕舔了我的耳垂一下。
  
  「研究就是要寫成條列做結案報告,不說出來怎麼行?」我真是……不該跟一個熱衷研究實驗的人談研究報告的……
  
  他的手拉開了我的毛衣,親吻上我的肌膚、每一吋都像在他研究的軌跡上,一吋一吋的吻著,從胸前延續到腰間。
  
  他的吻停在腰上,蹲跪在我面前,抬起頭來,看著滿臉羞紅的我,他那總是充滿神秘吸引力的眼眸看著我,嘴角總是揚著的微笑,露出一股邪惡的角度⋯⋯
 
  「接下來,是哪裡呢?」他的聲音,彷彿一口氣把人推上研究台那樣。
 
   看來⋯⋯我好像變成專屬許墨的研究對象了⋯⋯
 
                         [完]
 
 
大年初一新年走春啦啦啦(我沒台詞只好啦了)~
相信大家如果看到你大年初一還認真看研究報告,肯定對你讚不絕口
(嗯?這是什麼研究報告?敏感帶的……不好說?)
 
許墨說到底,也沒有不想上班啊!
他的上班還是打著研究目的的,好棒!優秀!
撩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以後記得各位太太要叫腦公研究妳一下(不要亂教)
 
總之謝謝大家~
明天繼續放送《今天不想上班》系列──周棋洛:充電
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今天不想上班系列》◤白起◢ 感冒

 

△二創文章,與遊戲主線劇情無關
△只有甜甜沒有刀刀,請放心融化
△微車~請斟酌欣賞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如果我不是那個悠然x白起》:侵犯--續篇
 
看此篇前可以先觀賞無敵虐前篇
→《如果我不是那個悠然x白起》:侵犯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人文]戀與製作人
 
 
《如果我不是那個悠然x白起》:侵犯
 

文章標籤

amber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